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66章 正式出山

第1066章 正式出山

  陰州浩劫,生靈涂炭!

  陽間劇震,舉世矚目,席卷了洪荒大地。

  陰州一半的疆土被毀,連日來陰風怒號,鬼哭神泣,起初灰霧滔天,然后黑暗籠罩大地,看不到任何景物了。

  這是驚天之變!

  有神祇結伴去探究,深入陰州,結果一去不復返,再也沒有回來。

  有神王動身前往陰州,后方送行的人看著他深入黑暗中,最后聽到了他凄慘的大叫聲,便再也沒有了動靜。

  半步天尊出動,降臨陰州中,傳出一則消息,那里是無盡的深淵,當中哭嚎聲不絕于耳,之后便沒有消息了,那等人物也消失在當中。

  這引發世間恐慌,隨后有消息傳出,天尊進去了,到頭來渾身漆黑,七竅流血,遭遇不可名狀之詭異攻擊。

  “封鎖陰州,所有場域天師一起出手!”

  這一天,沉睡無盡歲月的大能出世,佝僂著軀體,親自從名山大川中走出,號令天師,并請老友出山,共封陰州。

  居然發生這么大的事,誰都沒有料到,突兀而又莫名!

  到頭來陰州被封鎖,沒有人可以再進入,誰都不知道它因何而轟然炸開。

  大能出世,封鎖陰州,越發的撲朔迷離,也盡顯可怕之處,這種大災難很多年未見到了,人們不可避免的想到黑血浩劫,當年也曾有整片的大州化作絕地,成為厄土。

  可是,那是非常古老時期的舊事了,除卻活的久遠的天尊以及以上的進化者外,沒有人經歷過。

  “竟是陰州,好狠的心,方圓億萬里疆土沉淪,成為死地,就此寸草不生,腐血蒸騰,竟行如此滅絕之事!”

  當天,有人站在陰州外,遙望那片黑暗,聲音很冷,帶著憤怒。

  他的雙眸化成金色符號,飛出兩道光束,照耀進瘆人的黑暗中,映照出幾許真相。

  整座陰州中心,出現一個巨大的深淵,黑洞洞,深不可測,霧氣濃重,化成各種厲鬼,各種的妖魔,哀嚎著,掙扎而出。

  “陽間第二十一處絕地正式成型,從此矗立,化作厄土,再也不能深入了。”

  另一個方向也有一人站立,是一個白發如雪的女子,面龐雖然紅潤,但眼底深處的滄桑卻出賣了她的年齡。

  在旁她身后,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天尊——太武,執弟子之禮,站在后面,可想而知女子身份之高。

  “難怪叫陰州,傳聞是真的啊。”女子漠然開口,最終轉身離去。

  尋常人根本不知道陰州之變究竟意味著什么,只有活的非常久遠的天尊,傳承來歷駭人的家族等才有所覺察,洞徹究竟。

  太武抬頭,以他這種層次的修為,也只模糊的聽到那女子最后的話語飄蕩開來。

  “傳說要變為現實,推演有了根據!”

  何意?太武皺眉。

  很快,陰州成為不毛之地,代表著死亡與恐怖,沒有人愿意接近。

  同時,這場風波也終于漸漸平靜下去,再驚人的災變也不可能持續被談論,半年過去就不再是熱點。

  當然,偶爾有人提及,依舊會引發討論。

  可惜,沒有人能找到真相,都不明白深層次的本質。

  “人王出山,教化天下,千百年后當是一段佳話,萬年后,吾的追隨者都將稱尊作祖。”

  半年了,楚風準備出山,走出邊荒。

  不遠處,石棺中的九幽祇撇嘴,很想說,這小王八羔子終于要出山去各地禍害了。

  “老九,你是不是撇嘴不屑呢?”楚風喝問。

  九幽祇驚詫,道:“你怎么知道?”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畢竟你還有那頭驢子都是身邊最早的追隨者,以后封爾等為左右仆從,天尊果位。”

  九幽祇反駁,道:“小王八羔子,越說越沒邊了,我是你仆從嗎,我是你結拜兄弟!再有,你什么意思,找頭驢子跟我并列?!”

  在石棺前,有一頭驢子高大神駿,比普通的馬王都健碩,這是一頭野驢精,是楚風從山脈深處降服回來的,如今用作拉車。

  車子以石棺為基,在它上面用了許多上好的木料做成車體。

  “你這是對我的羞辱,驢拉車,我的石棺成為車體的一部分?欺人太甚啊,當心我吸干你的血精!”

  九幽祇憤憤不平的叫道。

  然而,他也只是叫叫而已,現如今已經威脅不了楚風。

  這半年來,楚風反復研究,以場域手段嘗試封住石棺,最終真的成功了,一切都是因為無意間動用一種材料。

  那是石罐中的一堆土,是從輪回終極地帶出來的,當時,楚風不僅奪各種機緣造化,比如三十三年重天草、太陽龍河、六道輪回血等,還曾挖土,將那里的土質裝走一堆!

  現在,他發現可以用這種土封住天金石棺,讓九幽祇老老實實,本本分分。

  “你這是從什么地方找到的土,太邪門了,為何讓我渾身發冷,靈魂悸動,實在可惡!”

  九幽祇無比忌憚,那種土質居然可封天金石棺,太驚人了。

  楚風背負雙手,道:“遙想當年,史前歲月,葬天時代,老夫只身一人入輪回,血戰幕后黑手,打破輪回洞,取六種究極土壤,和泥成磨盤,鎮壓在輪回路上,磨盡前生記憶,保各族生靈可順利轉生。而今,吾掌天控地,探手進輪回,從磨盤上截取一角,研磨成土,用以封陽間各路妖魔鬼怪。二弟,我的仆從,你當慶幸,你是第一個。真心追隨我,日后賜予你無上道果。”

  九幽祇牙疼,他覺得這孫子滿嘴跑蠻龍,沒法聽他瞎白話,只能有選擇的琢磨一下,它預感到這土質真的太可怕與特別了。

  楚風又道:“驢子,看到你我就想到一位故人啊,表現好一點,以后虧待不了你,拉車走吧,駕!”

  他想到了老驢呂飛揚,不知道是否順利投胎,能否活下來,還能有再相見之日嗎?

  “是,主人,唏律律!”這頭驢子學馬叫,搖頭擺尾,渾身藏青色的皮毛很亮,如同綢緞子似的,還真不像一頭驢。

  楚風訓斥:“驢子你要自信點,要知道,你拉的驢車下,這口石棺中都橫著一個曾經的大能呢,你怎么一點志氣都沒有,學馬叫?”

  “好,我明白了。”驢精鄭重點頭,然后昂首而鳴:“啾啾啾……”

  “閉嘴,你是老家雀嗎,沒事學什么麻雀叫?”楚風恨鐵不成鋼。

  驢精道:“我學鳳凰初鳴,傳說不死鳥就這么叫。”

  “隨你吧!”楚風懶得理它了。

  “是,主人,啾啾啾……”

  九幽祇在后面幽幽開口,道:“讓我吃了這頭驢子吧,我丟不起這人!”

  “少廢話,趕路,回部落中去告個別,駕!”楚風道。

  他坐在驢車中,拍了怕屁股下面的棺材板,道:“老九,你說你那些家底都埋在土里千古了,都還在嗎?”

  九幽祇憤慨,道:“打住!第一,我不叫老九。第二,我的家底跟你有什么關系?第三,我快忍無可忍了,你一屁股坐我棺材上,什么意思,我不想當你的驢車!”

  “你不是九幽祇嗎?叫你二弟不愛聽,那就叫老九唄。咱倆是結拜兄弟,你的家底不就是我的嗎,提前問問不行啊,咱行走天下圖個啥,還不就是為了挖你當年的老巢老窩老寶藏去。再有,成為人王的座駕,將來必是一段佳話,我封你……王座!”

  “去你大爺的王座!”九幽祇忍無可忍,太窩心了。

  姬族部落外,姬狐與胖墩兒等人眼睛微紅,幾乎要落淚了,數年相處怎能沒有感情?

  姬海山與一些族老也嘆息,非常反對楚風遠行,但是,卻攔不住他。

  “哭啥,我又不是不回來了,胖墩兒、姬狐你們再過兩年就要娶媳婦生娃了,還這么哭哭啼啼,真沒出息!”

  “誰哭了,就是覺得你要遠行,喝不到孟婆湯了,也吃不到新鮮的烤火蛟了。”

  楚風笑道:“那些東西吃多了不好,孟婆湯容易讓人健忘,火蛟肉太補,你們又不腎虛,沒娶親前吃多了火大。”

  楚風嬉皮笑臉,淡化他們離別的傷感情緒。

  他曾將自己的孟婆湯分給村中熟人,也曾用石棺當翻天印去干掉一條火蛟,帶回來吃掉,都是部落中平日見不到的東西。

  “干爹,我走了!”楚風離開前,將一袋子人頭那么大的丹藥遞給姬海山,這幾年村中差不多快人手一顆大丹了。

  瑩瑩那位九爺爺不知道什么原因,這幾年都沒有出現,未曾找他來煉丹。

  同時,冬青還有那位小姐也沒有回來,這也是楚風下定決心離開的原因,需要他自己出山主動去尋找機緣了,迅速變強。

  石狐天尊提到那幾個地方,他都要去看一看。

  就這樣,楚風離開,坐在驢車上,開始所謂的仗劍走天涯。

  “駕!”

  “啾啾啾……”

  “老夫也曾統馭六州之地,姬大德你這么將我的棺材板改造成驢車坐在上面,你不覺得如坐針氈,屁股不自在嗎?”

  “渾身毛孔舒張,舒服極了,不愧是我的王座,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