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61章 飛揚跋扈

第1061章 飛揚跋扈

  楚風憤怒,莫名遇上這個少年也太飛揚跋扈了,上來就以鐵箭要射殺他,想搶走他手中的孟婆湯。

  他嚴陣以待,對面那群人都不是善類,居然有神祇光輝沖起,一群人如同眾星捧月般護著那個少年向前趕來。

  沖在最前方的自然是那頭大狗,通體呈暗紅色,像是常年搏殺,沐浴各種走獸的血液,導致皮毛帶著血色。

  這頭四米多高的大狗,跑動時帶動起一股狂風,飛沙走石,并有濃重的血腥味。

  楚風臉上露出冷意,他與這少年原本無冤無仇,對方搶他的機緣,還要縱狗傷人。

  “紅獅,給我狠狠的咬,撕碎了他。”

  那少年在后面喊道,臉上帶著冷酷的笑,毫不在意的下命令,想讓這樣一頭高大的兇犬撕碎天坑邊上的孩子。

  這種言語,還有那種冷淡的表情,顯示著他為人的殘忍,漠視生命,根本就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如同在山林中狩獵。

  “吼!”

  這頭大狗聽到后,戾氣更濃重了,咆哮聲沉悶如同雷音,愈發兇猛,渾身暗紅色的獸毛立起,雪白的獠牙瘆人。

  “哈哈……”

  后方,一群人不以為意,毫無同情心,看著一個幼童將要遇害,坐看房屋那么高的大狗撲殺,全都在哈哈大笑,引以為樂。

  楚風嗖的一聲躲避出去,沒有立刻還擊,他更在意那群人中的強大進化者,是個大麻煩。

  而這頭大狗滿嘴都是血腥味,一聲兇殘的犬吠,宛若雷霆,猛躥過來。

  “哈哈,紅獅,動作麻利點,連一個孩子都撲不倒嗎?”

  “你可是敢殺山蛟,只身屠戮一個村莊的兇獸,別這么溫和!”

  后面有人起哄,大聲喊道,言語間帶出一些殘酷事實,命令這頭兇犬動作再迅猛一些。

  楚風眼神凌厲,又一次躲避出去,催動地磁氣,掌握這片地勢中蘊含的玄磁能,開始搬運石棺!

  無論是龍巢,還是天坑,都屬于天葫地勢,蘊藏著大量的磁石、甚至有不少磁髓,這種地帶對楚風來說可以借勢。

  “吼!”

  暗紅色的兇犬咆哮間,一躍就是十幾米遠,帶著狂風與腥味,沖到附近。

  沿途,一些林木被它撞斷,一些巖石被它的粗大腳爪踏中都裂開了,土石四濺。

  “這么小的身板,身手倒也敏捷,不過還是不夠紅獅塞牙縫,一爪子下去就要成為肉餅啊!”

  后面有人取笑,看著一副人間悲劇即將上演,卻都一個個興致勃勃,很興奮的樣子,生性殘忍。

  “嗡!”

  楚風借助地磁氣,運用非常深奧的場域妙術,隔空搬運石棺,而后猛然向著那頭撲過來的兇犬拍去。

  若非他年歲太小,而且自身實力有限,光是利用這種地勢就能施展出大殺術!

  “嗷!”這頭兇犬一尺多長的紅毛飛舞,越發兇獰,躍到半空中,俯沖向楚風這里來。

  它的身體格外的強壯,滿身腱子肉突起,方頭大耳,猩紅大嘴張開,露出白生生的獠牙,散發著濃重的殺氣。

  砰!

  這個時候石棺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攫住,掄動開來,轟的一聲拍擊在半空中,砸在這頭兇犬的身上,打了一個結實!

  這頭兇犬在半空中當即被砸的血肉模糊一片,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拍的慘叫,脊椎骨都斷掉了,皮毛脫落一大塊。

  石棺的材質何其堅硬?

  接著,大狗嘶吼,帶著嗚咽聲,剛才還兇氣滔滔,可現在卻連尾巴都夾起來了,奮力掙扎。

  然而,在被石棺拍落的過程中,砸在地上,它體內血液狂飆,自身迅速瘦弱下去。

  “悠著點!”楚風暗中傳音,怕自己這個心帶怨憤的二弟過于瘋狂,而導致場面過于血腥嚇人。

  砰!

  大狗落地后不動了,滿身都是血,流了一地,接連挨了兩下重擊,脊椎骨與頭顱都破裂,死的很慘。

  “找死啊,敢害死我的愛犬,給我殺了他!”端坐在形如天馬、渾身是赤紅色鱗甲坐騎上的少年下命令。

  他面沉似水,眼神陰冷,自己也張開大弓,搭上一支鐵箭向前射殺。

  嗖嗖嗖!

  一道又一道身影向前撲去,動作矯健,一個個都很強。

  當!

  楚風躲避,用石棺阻擋那支鐵箭,砰的一聲,鐵箭炸開,化成一片鐵粉,怎么可能撼動石棺?

  “天啊,這是天金石?一種天地奇珍材料,能煉制天尊級秘寶,天啊,這是最為神圣的器物,居然在這里見到一大塊,有人將它制成棺槨,太浪費了。”

  后面一個滿頭都是小辮子的老者大叫,無比激動。

  同時,也正是由他那里散發著神祇光輝,源自他手中的一個瓦罐,內部迷蒙出圣潔光輝。

  嗖嗖嗖!

  六七人一同沖來,帶著冷冽的殺氣,各自探出大手,向著楚風抓去,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都給閃開!”

  后方,那個滿頭都是小辮子的老者大喝,他盯上了石棺,眼神火熱。

  而這一次,楚風催動地磁氣,裹帶著石棺,毅然而決然,猛地翻下天淵,就這么跳下去了。

  “別出聲!”楚風傳音。

  不然的話,他怕九幽祇大叫出來。

  事實上,九幽祇驚的簡直魂飛魄散,它不想再進陰府。

  “你給我回來,留下至寶!”

  老者動用秘術,掌指間發光,向著天淵下方出手,要拘禁上來石棺。

  事實上,楚風最為顧忌的就是這老者,感覺到他身上有神之氣息,后來發現是源自他手中的瓦罐,稍微放心。

  現在楚風非常配合,將石棺拋出天坑外。

  嗖!

  石棺沖起,被那老者化的青色能量大手一把抓了過去,拘禁到眼前。

  “哈哈,果然是天金石,這是絕世煉器材料,罕見的珍寶,若是做成煉藥爐,效果最佳,今日合該我得到這樁大造化,成圣有望!”

  老者哈哈大笑,志得意滿。

  楚風瞬間躲在石罐中,怕被那老者拘禁走,甚至都準備動用前世道果了,然而卻發現老者興奮過度,眼中只有石棺。

  同時,他也明白,高估了對方的實力,老者只是一個半圣,一切的古怪都源自其手中的瓦罐散發的氣息。

  在這片大地上,半圣都沒有辦法離地而起,無法飛行。

  “六爺,這棺槨居然是稀世珍寶?”端坐在赤鱗獸上的少年詫異,眼睛微瞇,露出兩道精光,也想分走部分材料

  其他人也都聚集過來,向那石棺去觀看。

  石棺寂靜,并無動靜,自然是九幽祇特別配合,它比誰都貪婪,恨不得將所有人的血精都給吸干,在等所有人靠近呢。

  不然的話,對付那頭大狗時,就不是讓它血流一地了,而是全部吸走,一切都是避免暴露而嚇人。

  “看,這石棺上花紋繁復,做工講究,一看就是出自名家手筆,蘊含著非常驚人的道韻,單是這些刻圖就是寶貝啊,唔,不知道這棺槨中是否還有瑰寶,因為這絕非常人可用的東西,生前……最起碼是天尊。”

  滿頭都是小辮子的老者說到最后時聲音都微顫了,他無比的激動,或許這是他此生最大的一次機緣。

  “我有一種預感,這是……一樁絕世造化!”他顫聲道。

  石棺寂靜,九幽祇未曾發作,他想等這群人清醒一些,去尋楚風,最好將“結拜大哥”給干掉。

  楚風等了片刻,聽那些人絮叨,他反應敏銳,立刻覺察不對,依照九幽祇這孫子的性格,怎么會如此仁慈,還不動手,這是想坑他?

  “去找那少年,給我活捉過來!”果然老者開口了。

  那少年更是冷笑,道:“撕下他一條手臂,打斷兩條腿,再提過來,我相信他不是自殺在天坑那里,而只是躲在石崖下!”

  “蠢貨,你們手中的棺槨內有一頭兇物,還不趕緊扔掉!”

  遠處,楚風大喊,逼九幽祇迅速動手。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但也都反應迅速,有人直接倒退,動作如電,也有人帶著不屑的冷笑,非常淡定,根本不相信,認為他是在誆騙。

  然而,九幽祇自己得相信,頓時急了,怎么能容忍到手的獵物跑掉,他怕雞飛蛋打。

  轟!

  它爆發了,騰起恐怖的血霧,方圓三丈內都被籠罩,這片地帶頓時如同森羅地獄。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以那位半圣最凄慘,首當其中,剛才還是滿臉的笑,說這是此生最大的機緣。

  結果,笑容凝固在那里,都未來得及消失,他的肌體就開始干癟,霎時間皮包骨頭。

  “啊啊……”

  其人也都慘叫著,奮力掙扎,只有幾人掙脫出去,但也已經瘦骨嶙峋,整個人像是蒼老了數千年,跌落在不遠處。

  這是早先反應較快,聽到楚風“示警”就沖出去的人,逃出三丈范圍內的死亡禁地。

  而但凡淡定不屑的人都被吸附在石棺上。

  九幽祇不滿,道:“結拜兄弟你什么意思,干擾我收集萬物靈血,還是好兄弟嗎,還能一起仗劍走天下嗎?”

  “你還惡人先告狀了,剛才按兵不動,是不是想借他人之手害死我?!”

  轟隆一聲,楚風催動地磁氣,震動石棺,噼里啪啦,震落一地干尸,簡直是虎口奪食。

  九幽祇氣憤,叫道:“啊,你要干什么,這都是我的血食,太不仗義了!”

  “你……”那少年沒死,但是小小的年紀卻已經兩鬢斑白,不知道被剝奪了多少生命潛能,骨頭都透過松弛的皮膚映出來了,他很虛弱,倒在自己的坐騎赤鱗獸身邊。

  那滿頭都是小辮子的老者死了,雖然實力最強,身為半圣,但是卻死的最慘。

  一地的干尸,最終就活下來四人,且都衰敗到極點。

  “真無趣,原以為需要本神王親自動手呢,結果沒有想到還擋不住我二弟張口一吸!”

  狗屁神王!九幽祇最是不屑,一百二十個不相信。

  楚風走來,砰的一聲,將那少年踢的飛起。

  “別殺我,一切都可以商量,我可以告訴你一樁驚天的機緣造化地!”少年不再飛揚跋扈,而是軟語相求。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