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60章 龍騰邊荒

第1060章 龍騰邊荒

  “老夫我終于又爬上來了,我就不信,這孫子耐心會那么好,依舊正好等在上面!”

  九幽祇自語,同時心中略帶興奮,這次比上回爬的還高,已經看到天坑外面的景物,距離也不過數十丈遠。

  它美滋滋,在那里開口:“太陰太陽,孰弱孰強,老夫一出,天下稱王!”

  九幽祇帶著笑容,在石棺中一副心情舒暢的樣子,因為它已經利用特殊的靈覺對外探查一番了,毫無動靜,那小子應該不在。

  到了這一步后,他想放聲高歌一曲史前歲月的葬仙歌。

  “偶米耷拉阿丁……”

  別說,恢宏大氣的音波震動開來,帶著一股蒼涼氣息,仿佛間,看到一個無比恐怖的年代,進化者崛起,在那里葬仙。

  恍惚間,戰斗波及億萬里,進化史上一個節點共鳴,將要破碎。

  “二弟,你在唱什么歌,音律節奏不錯,就是這鳥語完全聽懂啊。”

  就在這時,一個年幼的聲音傳來,打斷九幽祇的情緒,讓正在奮力攀爬的他石化,渾身僵硬,石棺定在石崖間。

  “你……怎么又來了?”

  九幽祇的心理防線真的快承受不住要崩潰了,這孫子的耐心未免太好了,又等了他大半年?

  它那里知道,楚風動用的是場域手段,一直在通過地氣波動監測他的動向,早就計算他出什么時候能上來。

  “二弟,半年未見,別來無恙乎?甚是想念。”楚風滿臉喜慶,如同一只撲棱著翅膀的喜鵲鳥,落在天坑邊沿。

  “滾!”九幽祇忍無可忍,這次真想翻臉,甚至它有一種沖動,干脆自己跳下天坑算了,別等著被踹下去了。

  可是,事到臨頭它又糾結了,非常得不舍,艱辛爬了四年半啊,這才重見天日又跳進陰府,也太凄苦了。

  “二弟,你罵誰呢?!”楚風嚴肅地問他。

  “罵老天爺呢,不關你的事,我只是想起史前歲月,那個年代,老夫縱橫天下,誰與相抗,可是而今……我想哭。”

  “得了,別打苦情牌,冬青都說了,但凡是九幽祇,也就有點模糊印象,根本不可能記得前生事,你蒙誰啊?再有,你還想哭,說一說你究竟在雷擊山禍害了多少人,我沒有立即替天行道滅掉你這禍害就算不錯了。”

  九幽祇聲音鏗鏘,中氣十足,道:“我沒害好人,但凡死去的人都心中貪婪,帶著惡意,我不針對善良的人!”

  “你啥意思,分明害過我,你說我不是好人?”楚風偏著頭看下方,在那里翻白眼。

  “是不是好人,你心里沒數嗎,自己不清楚嗎?”九幽祇怒懟他。

  “咚!”

  回應給它的是一塊八十幾斤重的巖石,砸在石棺上,嚇得九幽祇簡直是魂飛魄散,以為這小王八羔子又發狠,要將他給砸下去。

  “你再說一遍試試看?”楚風恫嚇道。

  “大哥,手下留情,這次我帶著誠意爬上來就是想跟你談判啊,我們以史前的‘葬天咒’起誓,對雙方都有約束力,從此結拜為兄弟,有福共享!”

  毫無疑問,剛才那一塊巖石讓九幽祇慫了,想到真被砸下去的話,再次進入陰府中,那簡直生不如死。

  他估摸著,再進一次陰府,這石棺就會被那些恐怖的爪子抓裂,到時候他多半活不下來。

  “行,再來六罐孟婆湯。”楚風喊道,正式開始談判。

  “小王……八,那個,小哥,你太狠了,我總共就收集八罐孟婆湯,留著從石棺脫困而出后給自己補一補,你以前就搶走兩罐了,現在準備都給我洗劫干凈?一罐都不剩!做人不要太貪婪,要共贏啊!”

  “那好吧,給我五罐,有福同享!”

  去你大爺的有福同享,都是我的好不好?這是瓜分,哪里是共享,九幽祇氣的顫抖了,想毆打他。

  “兄弟,做人不能太古塵舟,給兄弟我留條活路吧,你說你,第一次將我扔下去,二次又將我砸下去,損不損啊,老夫等于是在下面幫你收集孟婆湯,辛辛苦苦一場,苦熬四年半,到頭來就只能自己留下一罐?”

  “兩罐留給你!”楚風小手一揮,一副很義氣的樣子,最后又強調道:“真的不能再多了!”

  九幽祇氣極,怒道:“就是史前的缺德天尊都沒有你這么無道德,小小年歲,實在可卑鄙無恥下流,老夫容易嗎,到頭來白忙活一場,再說你要那么多有什么用,想要徹底失憶嗎?!”

  楚風心頭一動,這東西喝多了的話,還真會徹底洗掉記憶不成?

  “這樣吧,我給你留三罐,如果我不夠用,再朝你要,最近身體比較虛,真的需要補一補。”

  “胡說八道,我分明感應到,你的身體機能旺盛到了一個極點,不信老夫言,到時候你肯定補過頭。”

  楚風不想聽他嘰歪,相互發了個誓言,讓他自己留下三罐孟婆湯,剩下都放在地上,直到最后楚風用場域給搬運上來幾罐,收為己有。

  “行了,二弟,咱們來商量下怎么結拜吧。”楚風向他詢問葬天咒誓言,跟石狐天尊師傅所著的最強手札中的一段記載進行印證。

  ……

  時間不長,九幽祇叫道:“什么,你真要當我大哥?笑話,老夫活了多久?俯瞰古今未來,原本想與你結拜,當你兄長,你居然敢提這種無理的要求!?”

  “你以前又不是沒叫過,咱就按照上次的稱呼,不用變了,當我二弟,你還吃虧不成,所謂的結拜,今后肯定是過命的交情,你若是心有怨憤,那干脆再去陰府呆著算了。”

  “你知道我誰嗎?”九幽祇叫道。

  “我二弟古塵海!”

  “你……”

  “你什么你,你總覺得自己史前厲害,那你跟我說說,為啥現在跳不起來,當我二弟,我庇護你!”

  一時間,九幽祇無言以對,雖然憤慨,但形勢比人強,再怎么堅持也無果,還會吃大虧。

  楚風問道:“二弟,你現在到底有什么用,我問你,我如果把你當成翻天印砸出去,三丈范圍內你是不是無敵,能活吞各路高手?”

  因為,上次他聽冬青說過,不要接近石棺,在一定的范圍內,這頭九幽祇可以逞出可怕的兇威。

  楚風有些顧忌,可是,當九幽祇聽到他的話語后,卻比他還要悚然,一陣心驚肉跳。

  “你啥意思,想將我當板磚隨便砸?”九幽祇忐忑地問道。

  楚風道:“咱們兄弟結拜后,我準備游歷天下,正式出道,如果你是個累贅,怎么與我共闖陽間大地,你得能自保才行啊,我得了解你什么實力。”

  屁大丁點,也想闖天下?九幽祇覺得,這孫子沒憋好主意,這是要帶上它上路當護身符,肯定是想去達成某種目的。

  “你是不是想去什么地方,自己不敢上路?”它警惕地問道。

  “故說八道,我只是想去會一會天下英雄!”

  哐當一聲,楚風用場域將石棺給接引上來,見到了初升的太陽,淡金光彩普照過來,讓石棺都不再陰氣繚繞,上面的斑紋都在發光。

  “來,二弟,馬上就結拜,咱以孟婆湯當酒,先喝一杯。”楚風開啟一罐,喝了一小口,一副陶醉的樣子。

  現在,他已經知道,喝多少不會昏沉,倒也不擔心。

  “我怎么喝,你放我走出石棺。”九幽祇道。

  “我打不開石棺,你可以送出一罐孟婆湯,我替你喝啊。”

  “我不想說話!”九幽祇憤慨,不過很快心情大好,這個混世小魔頭總算沒有再將它踹下天坑,滿心都是希望,看到了自由的曙光。

  哧!

  突然,遠處飛來一道可怕的光束,一支鐵箭砰的一聲,射爆楚風近前的土地,出現一個大坑。

  若非他躲避及時,就被一箭收割了性命,死在當場!

  關鍵時刻,他那超乎尋常、遠勝實際境界的強大靈覺救了他,畢竟曾為神王!

  然后,他便看到遠處出現一頭赤鱗獸,形似天馬,但滿身赤紅龍鱗,昂首長嘶,上面端坐著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帶著冷笑,慢慢放下大弓。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隨意射殺他人?!”楚風怒斥。

  “唔,放下你手中的石罐,那是我的機緣。”少年開口,帶著冷淡的笑,呈現不以為意的姿態,沒將楚風放在心上。

  他的眼神火辣辣,盯著裝有孟婆湯的石罐。

  楚風聞言,頓時怒火騰起,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搶他寶液,還要殺他,不可忍受。

  “不想死就放下石罐,滾一邊去!”少年開口。

  汪!

  林中,一頭巨兇犬跑來,足有房屋那么大,血盆大口張開,帶著恐怖的戾氣。

  “狗兒,去將他我撕碎,將我們的造化帶過來。”少年冷酷的命令道,看著楚風,露出譏笑,漠視他的生死。

  與此同時,山林中傳來人喊馬嘶聲,有一隊人馬沖來,共有十幾人,都是強者,帶著神圣光輝。

  這當中竟然有神祇!

  “你們找死,我成全你們!”楚風冷漠地回應,他知道這一戰避免不了,或許是時候龍騰邊荒、攪動風云了!

  還有兄弟有怨念啊,給你們一個單挑我的機會,先給你們在微信上看一段動畫,加看到與預約了,來吧。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