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58章 孟婆湯
  楚風他們回到姬族的部落外,很匆匆,事實是所有人聽到那則消息后都心神不寧,皆是臉色凝重的離開。

  當年雍州那位太離奇與可怕,本就是一個頭九幽祇,然后悟透前生事,那席卷天下的大勢,簡直是誰擋殺誰,殺的日月無光,陽間發抖。

  至今回思,都讓了解那個時代的人頭皮發麻。

  “伊家的各位,不留下來休整一下嗎?”

  楚風站在部落外,看著不遠處的行宮,一群人正踏上超級傳送場域神磁臺,他在后面大聲地喊道。

  他還真想私下“交流”一番,那個酷似林諾依的小姑娘到底是誰,她的父母在哪里。

  磁石臺上,一些人倒也友善,回頭報以微笑,輕輕揮手,而后全部在光雨中消失,就此離開邊荒——禹州。

  冬青瞥了一眼楚風,道:“別看了,那小女孩身上有古怪,根本不像是一個幼兒,生命力太旺盛。”

  楚風眺望,看了又看,可是姬族部落外只留下一片行宮殘跡,連那神磁石臺都自動焚燒,化成巖漿。

  很快,他平靜下來,問道:“冬青姐,雍州那位到底什么來頭?”

  冬青濃眉大眼,鼻寬嘴闊,甕聲甕氣,道:“來頭大到可以震翻一片古史,不過先別說他,還是說說你吧,體質提升幅度怎么這樣大?”

  楚風揚起下頜,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然后背負雙手,做出一副傲視天下的姿態,道:“一代天驕,當如我!”

  對付他這種德性,冬青簡單而果決,用蒲扇大手削他,道:“說人話,這里面問題很嚴重。”

  “喝了真龍液,在龍窩睡了一覺,天縱如我,險些舉霞飛升,最后關頭我貪戀紅塵,不舍世情,強忍著飛升的沖動,駐留在陽間,現在境界不上不下。”

  看他得瑟成這個樣子,小臉蛋上紅撲撲,笑的像一朵雞冠花似的,冬青沒好氣,險些毆打他,不過總算知道他的經歷。

  得悉他現在的體質比肩逍遙層次的進化者,冬青沒有喜悅,反而在深鎖眉頭,道:“這樣早發,不好!”

  “我又沒有以觸媒進化,這沒什么影響吧?”楚風不解,再者說他喝的是真龍液,最是滋補,應該不至于消耗自身,導致早發。

  冬青很嚴肅,道:“雖說真龍液特殊,號稱滋補天品,但是依舊有前賢大能懷疑,有可能會導致早發,提前消耗掉自身的潛力。”

  楚風頓時笑不出來了,雖然冬青說這只是一種懷疑,并不一定是事實真相,但他還是格外在意。

  這一生,他要崛起,要去殺太武、渾羿、亂宇等幾大天尊,早期的道路必須要扎實,不能留瑕疵,不然如何走出最強路?

  冬青道:“當然,我們這一脈也認為真龍液問題不大,只有個別大能過于謹慎,才那樣認為。你的問題在于,竟利用龍窟地勢又一次涅槃,這么短的時間內不斷突破,接連提升體質,這就讓人擔憂了,過猶不及,數日間三級跳,怎能不憂早發?”

  “怎樣解決這種麻煩與隱患?”楚風皺起眉頭,沒心情嬉皮笑臉了。

  “你最近千萬不要提升體質了,接下里的幾年都要靜養,以真正能夠滋補身體的‘補物’調理肌體。”

  冬青的臉上略帶憂色,思忖一番,她認為楚風必須得調養,而且保險起見的話得找到一種物質。

  “有這么嚴重嗎?”楚風心中沒底,同時也有些狐疑。

  “一些處在金字塔頂端的保守世家,他們寧愿門下弟子十六歲以前碌碌無為,是個凡人,根本不在意有多強,超過十七八歲后才開始龍騰九天!”

  冬青說出這樣一番話,那是一些存世數以億載歲月的進化門庭,異常保守,他們經歷過進化史上的種種大劫難。

  當然,同時期的主流世家則認為,這些保守派太刻板,根本不用有那么多的顧忌。

  所以也就有了小烏鴉、瑩瑩等人,被族人以各種造化物質單純的提升體質,而非掙斷枷鎖,開啟境界等。

  “有一種物質可以彌補你身體之虛,那便是陽泉!”

  冬青提到一種“補物”,算是陽間的頂級稀珍物質,很難尋覓,可以彌補自身虧虛,效果絕佳。

  但是,這種東西太難得,就是有天尊坐鎮的家族也存量不多,不會給弟子輕易動用,甚至有的道統連一滴都沒有。

  這種物質每一滴都陽氣滾滾,號稱陽間之粹。

  “陽河附近,偶爾有現,但是每一次剛有蹤跡,就會被守在那里的人搶走,非常難以收取。”

  陽河,乃是陽間一條極其古老的河流,自古便存于世間,而其源頭更是特別,是從一座石山中淌出。

  然而,從史前到現在,一直就沒有人能可以開啟那座石山,但凡去探查的人不是死了,就是永久消失,再也沒有出現。

  陽河流經數州,常年不衰,很難想象,一座石山內淌出的河流,怎么可以不斷流,始終如一的涌現。

  大河熱浪滔天,可以熔石化金,一般的進化者掉進去就會血肉消失,身死道消。

  而在陽河中,偶爾會冒出特殊的水花,如同地泉涌現,且伴著清香,還有各種神異景象,如同河涌神泉。

  有人采集上來后,發現這種清香物質,對生物來說乃是難得的滋補之物,尤其是對早發的天才有特殊的效果。

  “很有效嗎?”楚風帶著詫異之色。

  這所謂的陽泉很玄乎,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冬青點頭,道:“非常有效,連最保守的進化世家都承認這是治療早發的瑰寶物質之一!”

  然而,這東西太難尋,強如神廟仙子這一脈也沒有存貨,除非跨越數州,去陽河附近守著,而且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才能發現一股陽泉。

  楚風無言,既然得不到,不等于白說嗎?

  冬青道:“有替代物,是另類的陽泉,伴生在陰府附近。”

  “你是說,天坑那里?!”楚風吃驚的睜大眼睛。

  “沒錯,我在那里看到過痕跡,估摸著一年能出現那么一兩次,一般都是天蒙蒙亮時出現,你可以去那里守著。”

  冬青介紹,九幽陰府森寒刺骨,正常的人下去必死無疑,可是物極必反,卻在旁邊伴著些許至陽造化物質。

  “這種物質跟陽泉一模一樣嗎?”楚風問道。

  冬青點頭,道:“幾乎一樣,甚至效果更佳,有人管它叫孟婆湯。”

  “啥,孟婆湯?!”楚風聞聽后相當的無言,怎么會是這個名字,即便能找到,他也有點不敢喝啊。

  冬青點頭,道:“嗯,湯汁很甘甜,不僅能滋補身體,也可讓人忘憂,當然也有點副作用,就是容易健忘。”

  這還是一點副作用?嚴重透頂好不好!

  如果讓他遺忘過去,楚風打死也不想喝。

  冬青看著他道:“問題不是很大,睡上幾天就能恢復過來。”

  孟婆湯這種東西過去一直聽說,只是民俗傳聞,居然還真有,而且還是大補物,讓楚風實在傻眼,也很是發毛。

  冬青嘆道:“這東西,回頭得你自己去尋,我和小姐她們要離開很長一段時間。”

  “我自己尋找孟婆湯,自己灌下去,我這是……有毛病嗎?”楚風咕噥。

  “小鵬鵬你回來了!”

  就在這時,部落中有人喊道,健步如飛,到了近前后直接拍了拍楚風的肩頭一巴掌。

  “大叔,你叫誰呢?!”楚風瞪著他。

  “叫你呢!”這個大漢憨厚的笑著,道:“你不是沒有名字嗎,海山兄與族老一起思忖,終于給你想出一個好名字。”

  姬狐、胖墩兒等人聽到消息,也都跑到村口這里,熱情的喊他小鵬。

  楚風直接炸毛,這還真是報應……不爽,落到他頭上了,怎么被起了這么一個晦氣的破名字,打死他也不能要啊。

  “太難聽,我不接受。”

  “胡說,這名字多好聽,大鵬展翅恨天低!”

  “扶搖直上九萬里!”

  一群人咋呼。

  那位憨厚的大叔熱情的解釋,道:“放心,你的大名叫姬大鵬,小名才叫小鵬鵬。”

  楚風臉頰都在抽搐,帶著烏光,道:“我叫姬大德,已經有名字了,誰在喊我姬大鵬,我跟誰決戰!”

  “什么姬大德,難聽死了,哪有鵬字好聽,寓意深遠,大展宏圖!”

  “你還小,不懂什么是鵬,以后等叔帶你掏一窩座山雕去,給你解釋與比對一下就你知道了。”

  楚風:“……”

  這日子沒法過了,他果斷跑路,跟冬青逃到后山上,呆在神廟中不肯出去。

  然而,就在當日,冬青跟他告別,她要走了,有可能要一去兩三年,從事很危險的事,很長時間都難以回來。

  “要這么久,冬青姐你走了我怎么辦?”楚風還有些不舍,對于冬青,他心懷感恩感激,比對神廟仙子與那位老婆婆有感情多了。

  他看的出,冬青雖然粗獷,動不動就揍他,但是卻真心對他不錯。

  “陽間出大事了,你感覺不到,雍州那位出世,當真是恐怖無邊啊,他居然還活著,誰都無法想象。”冬青感嘆。

  “他能有多強?”楚風問道。

  “其血氣已經透過他沉眠的名山透發出來,沖破蒼穹,而今大半個雍州都殷紅一片,越是強大的人感受越深,凝望那個方向就會感覺神魂刺痛,顫栗不止,無法描述!”

  這是冬青的話語,讓人聽的都發毛。

  冬青嘆息:“而這個人與小姐這一脈消失的那位祖師多少有些關聯,小姐不得不去,要走上一趟。”

  當然,她們不可能貿然接近,而是要去了解雍州那位的一切,探索關于他的所有點滴,然后找出對策,怎么無危險的溝通。

  當日,冬青離去前,給楚風留下足夠多的稀珍礦物,可以讓他熬煮自身三年沒問題。

  最后,她想了想,去尋找神廟仙子,最終返回,送給楚風一個小玉瓶,當中有半顆龍眼大小的丹藥。

  他告訴楚風,這是從小姐那里求取過來的,以半滴六道輪回血與各種稀有物質共煉成十二顆寶丹,都是無價之寶。

  這半顆丹要是傳出去,一定會引發血雨腥風。

  楚風心情復雜,當初他又不是沒有見過六道輪回血,也曾救命用過,可是……都浪費了!

  想不到它這么驚人,半滴就足以改變一切!

  同時,他很感動,能夠感覺出,冬青去討來這半顆丹,完全是怕他出事。

  果然,冬青告訴他,即便尋不到孟婆湯,有這半顆丹在手,研磨成細粉后,慢慢服食,也能撐上四年。

  時光匆匆,一晃眼就過去了四年,而楚風卻一直沒有尋到孟婆湯,讓他緊皺眉頭。

  這一日,天剛蒙蒙亮時,他站在天坑邊聽到古怪的聲音,他謹慎的向下望去,竟看到一口石棺沿著石砬子向上而來,非常辛苦。

  “終于啊,四年了,老夫終于又爬上來了,要重見天日,太不容易了,好艱難!古塵舟,你個小王八蛋給老夫等著,待我日后掙脫石棺,一定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老夫的臉為什么這樣的燦爛!”

  九幽祇在咆哮,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這四年來他氣悶壞了,在陰府中經歷了種種生死艱險。

  “咳,二弟,一向可好?”就在這時,石砬子上方傳來一道年幼的聲音。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