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

第1054章 蛋蛋的懵與憂傷

  地下,楚風踅摸了一大圈,沒有發現其他器物,僅有兩具尸體都被那頭怪龍帶走了,毛都沒給他剩一根。

  他有點懷疑,這頭怪龍看起來很逆天,講起話來也非常駭人,到底是否如它自己所說那么厲害活了三世?

  “都是它自己說的……”

  楚風越是琢磨,越是覺得不對味兒。

  他之所以被鎮住,都是那頭怪龍自己磨嘰出來的,難道說……他被忽悠了?!

  楚風一陣發呆,他越發懷疑,他可能被蒙騙了。

  “該不會它有所覺察,猜到暗中有人,心中無底,故此真真假假,虛虛實實,故意在那嚇唬人吧?!”

  他越想越是覺得有這種可能,那頭龍說吃了一株三十三天草,還一臉深沉的樣子,說什么誤食,這臉得有多大啊,赤裸裸的炫耀。

  一剎那,楚風就想沖出去,活捉那頭怪龍!

  不過,他又克制住了,那頭龍身上古怪真的太多。

  第一層小世界空間,一顆雪白的蛋骨碌碌,以蛋的形式前行。

  “天上掉下個龍大宇,似一朵輕云剛出岫……”

  它一邊滾蛋,一邊還哼著小曲。

  “有情況!”忽然,它止住身形,躲進亂石堆中。

  遠方,太武一脈的妖孽長嘯,不久前接連廝殺了三場,渾身是血,有他自己的,也有龍族的。

  “混蛋,你到底躲在哪里,別讓我發現你!”狗娃怒吼,跟人戰過幾場,可是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個盜他母金劍、襲殺他的王八蛋。

  地宮中,既然無兵器、經書等,楚風果斷挖掘,一路向下,先把可以入手的造化得到再說,萬一有變也不虧。

  他的第一目標自然是地下的葫蘆藤,不是很長,只有一段。

  時間太久遠,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藤蔓早已斷掉。

  葫蘆藤能有水桶那么粗,殘留著五丈多長,分明是地脈與規則符文滋養而出,但最終居然真的成形,而非能量虛物。

  “好東西!”楚風贊嘆。

  這株葫蘆藤跟冬青得到的那一段不同,色彩呈紫金色,略微帶著光澤,即便同母株斷掉,依舊帶著很強烈的活性。

  楚風仔細端詳,而后果斷收入空間手鏈,又塞進石罐中。

  對于其他人來說,得到這種天物后多半拿去煉丹,或者做藥引子,算是稀世的大藥草。

  但是,對于楚風來說,卻不會這么用,而是當作一種礦物,這是小天丹的一味主料!

  而且,這還是原始丹方中的主料,對于滋養肉身與魂光來說,妙用無窮。

  小天丹的妙用,跟存世億載歲月中的那些世家門派手中的底牌效果相近,都可以培養出最強弟子。

  故此,楚風非常重視!

  “好了,收起這樁造化,我可以在這里嘗試涅槃了。”

  楚風開始布置,但是,他也在皺眉,大造化其實都被汲取走了,那頭怪龍為了復活,再生一世,利用了此地,耗去機緣。

  不過,他現在還很“年幼”,體質提升幅度有限,還能借助此地。

  “不行,得去封住入口,萬一那頭怪龍回來偷襲我怎么辦?”

  楚風沿著原路向外走,這次比來時快多了,畢竟已經探索出安全的路徑。

  當楚風出來后,心有好奇,他很想知道那頭怪龍現在在做什么,打算去看一看,反正只要別來干擾他就行。

  “咦,我遺落在這里的蛋殼呢?”

  楚風露出古怪之色,第二層小世界空間的繭沒有了,他想到了一種非常荒謬的可能。

  嗖!

  楚風沖上第一層小世界空間,謹慎探索,不找到那頭怪龍他還真有點不放心,怕它躲在暗中,給他殺個回馬槍。

  還隔著很遠,他就聽過到了喊殺聲,在遠處非常的激烈。

  “我靠,這是那個王八蛋!”

  這是大白胖小子的聲音,也就是那個小烏鴉。

  “孽障哪……里走!”太武一脈的小妖孽聲音都在發抖,可見多么激動與氣憤。

  接著,傳來那頭怪龍的聲音:“我去,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懂得尊老愛幼了嗎?看到個蛋你們都要打,太特么的沒天理了,氣死你龍大爺了!”

  它有點發懵,這是什么情況,怎么才一露頭就被人追著打?

  一群小妖孽要跟他動手,甚至為此都放棄了另外兩頭龍,直接就沖著它這顆蛋來了。

  遠處,楚風看的目瞪口呆,然后忍不住想仰天大笑,這怪龍居然被人這么圍獵,被人堵住了。

  好大一口黑鍋,替他背上了。

  楚風看的相當愉快,躲在遠處,真想喝上一杯,在那里坐山觀龍斗。

  起初,怪龍還算淡定,只是抱怨而已,認為是幾位幾個小妖孽眼紅龍蛋,想要搶奪到手中去孵化。

  但是,很快它就不能鎮定了,這哪里是奪蛋,分明是要殺蛋,各種猛招一起施展,全都向著它身上招呼。

  “王八蛋,你再跑啊。”

  “小兔崽子,你罵誰呢,什么眼神啊,爺是龍,這是龍蛋,懂?!”怪龍呵斥。

  “次啊,這孫子還敢犟嘴,活煮了它!”大白胖小子喊道。

  “哇呀呀!”太武一脈的妖孽更是氣的聲音都變調了,在那里大叫,橫空而來,一拳轟出,電閃雷鳴,純正的閃電拳,打向這顆蛋。

  “孫子,我看你往哪里逃,給我去死吧!”狗娃怒吼。

  轟!

  怪龍也不含糊,扯開一塊蛋皮,探出一只龍爪子,激射黑白二光,如同陰陽之氣激蕩,殺傷力驚人,將那閃電拳擋住。

  砰!

  可是,旁邊小烏鴉與其他幾人也都殺來,全都出手,轟向龍蛋,這片地帶飛沙走石,光華大作。

  他們施展出各種秘技,實力在這個年齡段都算絕頂,皆很強。

  那顆蛋中招,若非黑白二光交織,穩住龍蛋,肯定被打的爆碎了。

  “特么的,爺怒了,我招誰惹誰了?!”蛋中傳來怪龍的聲音,實在是氣急敗壞,原本最安全的出行方式,結果怎么人人喊打?成為過街老鼠了。

  “打死你個王八蛋,我看你向哪里跑!”小烏鴉下黑手,十根手指頭都發光,烏光暴漲,向前激射。

  他也覺得,這顆蛋太可恨,做了惡事藏起來低調點也就算了,還敢滾來滾去,四處招搖。被發現后,還死不承認,一副囂張的樣子,必須得群起而攻之,拿下它!

  狗娃更是嘶吼:“孽障,你插翅難逃,上窮碧落下黃泉都走不了,沒有你的活路!”

  “你龍爺爺,原本就有翅膀,用不著插翅!”

  轟隆!

  他一巴掌拍落下來,這次動用的是太武神光掌,一時間光芒大作,宛若九日橫空,照耀整座洞府,空氣爆鳴,能量洶涌劇烈。

  “龍戰于野!”

  蛋殼中,探出一對爪子,接著一對后腿也探出來了,尾巴也刺出,它人立在那里,就是沒有露出頭。

  因為,它額骨上的陰陽圖太特別,怕被人盯上,從而惦記上。

  這頭怪龍嘶吼,龍影翻騰,它跟狗娃激戰。

  太武一脈的妖孽惱怒,這家伙典型的藏頭露尾,都暴露是一頭龍了,還用蛋殼蒙面,這是調戲他嗎?太可惡了!

  “殺!”

  幾個妖孽一起向上沖,然后這頭怪龍就撐不住了,被揍的暈頭轉向,尾巴都被人扯住了,龍鱗都要被剝落了。

  “亢龍有悔!”

  它大吼,一甩尾巴,將小烏鴉給抽飛,臉膛立刻腫脹起來,眼部更是淤血很多,典型的烏眼青。

  “瑪德,出師不利,還想收幾個妖孽仆從,沒有想到遇上幾個小瘋子,莫名其妙!”

  怪龍憤慨,原本他覺得化成為龍蛋,別人肯定稀奇,會小心翼翼的收起,留著孵化出來,因為可以成為最強一列的戰獸。

  那時,它就有機會扮豬吃老虎,突然下手收奴仆了。

  結果,它這才一露頭就被胖揍,打的發懵,龍蛋就這么不值錢,不招人待見嗎?找誰說理去!

  “還想收我們當仆從,真是一頭狂龍,一會兒吃烤全龍,干掉它!”一群人喊道。

  砰!

  怪龍橫飛,被打的很慘,若非它的皮肉堅固驚人,換成別的人或龍早就四分五裂了,根本不可能活著。

  “龍爺今天走了,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十八年后再見,到時候男的暖床,女的當仆從,啊呸,說反了……”

  然后,它就說不下去了,被人打的橫飛,結果它駕馭龍巢中存在的海量龍氣,懸空而行,嗖的一聲跑了。

  “沒錯,就是它!”太武一脈的妖孽恨聲道,在后面狂追,早先他還有點懷疑是不是這頭龍,結果現在看到同樣的馭氣而行的逃跑方式,他確信就是這頭龍!

  一群人在后追趕。

  “還我母金劍,死龍,我要將你抽筋拔骨!”

  “我怎么感覺,這里面有狀況?”怪龍咕噥。

  砰!

  突然間,旁邊探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一巴掌將它給拍翻,撞在石壁上,它滾了出去。

  瑩瑩出現,堵住它的前路。

  “好!”

  后面,太武一脈的傳人、小烏鴉等都大喜,這次非要鎮壓這頭龍不可。

  “砰!”

  中間的石壁,一塊巨石被推開,那里還有一條路徑,楚風露頭,沖著怪龍招手,道:“龍兄,這邊走!”

  怪龍嗖的一聲竄了過來,不跑過來的話,還真要被胖揍不可,它現在還有點發懵呢,自己長的就這么招恨嗎?

  那群人寧可放棄另外的兩頭龍,也要追殺它,這簡直是……有毛病!它憤憤不平。

  “好兄弟,你真不錯,深明大義啊,沒有跟他們同流合污。”怪龍沖了過來,拍著楚風的肩頭。

  楚風暗自撇嘴,他有點懷疑,這究竟是不是一個真正的老妖怪。

  但他沒有表露出來,道:“好說,我跟你一見如故,另外我最討厭圍攻這種沒有技術含量也不講究的可恥招數!”

  怪龍道:“我看你很不錯,以后跟龍爺混吧,保你崛起,別看那幾個小崽子自認為是妖孽,其實在本龍看來,就那么回事,以后全干翻,他們屁都不是!”

  “好,以后咱們多多親近,龍兄怎么稱呼?”楚風也拍了拍它的肩頭。

  “我叫龍大宇!”怪龍說道,然后變色變了,道:“快跑!”

  因為,追兵殺過來了。

  楚風嘴角抽搐,這名字也沒誰了。

  “龍兄你先走,朝著這條通道里面沖,在盡頭躲著幾頭幼龍,你招呼它們,聯手殺出來,我先幫你擋住!”

  “好兄弟啊,義薄云天!”怪龍嘴上客氣,可身體相當沒義氣,轉身就跑了。

  楚風喊道:“龍兄記住,跟那幾頭龍講清楚,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把我的面貌用鏡光術浮現出來給他們看,避免誤會而內斗!”

  “我辦事,你放心!”龍大宇喊道,一溜煙就沒影了。

  楚風站在原地嘿嘿直笑。

  然后,他就笑不出來了,女娃瑩瑩一直就守在不遠處呢,氣鼓鼓的盯著他。

  “自己人,你就當什么都沒看見,什么都沒聽到。”說罷,楚風也跑了。

  他可不會真幫怪龍擋追兵,還不容易遇到個背鍋俠,就讓放任它名氣更大吧。

  他跑過來,只是為了跟怪龍結個善緣,以后“共謀大事”。

  嗖的一聲,他從另一條岔路跑了,準備去涅槃。

  與此同時,怪龍在剛才那條路的盡頭大吼:“小的們跟我走,去殺那群混賬,跟我一起去收仆從!”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