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41章 史前的大哥

第1041章 史前的大哥

  一陣陰風吹過,將姬狐送給他的那件毛坎肩改成的大衣掀起,楚風頓時覺得下方涼颼颼。

  他小臉微綠,什么情況,不是說不靠近一丈就沒問題嗎?他可是離了足有三十丈遠。

  他安靜片刻,故作從容與在鎮定,心中思忖,嗯,應該是山風,只是攜帶來了石棺散發的陰冷氣息。

  四野寂靜,氣氛沉悶,有些可怕。

  楚風咳嗽了一聲,道:“老夫古塵舟,雖貴為大宇級進化者,但是,因誤墜九幽,也曾迷失,如今超脫出來,今天欲來度你。”

  就在他覺得氣氛太冷清、有些壓抑時,光禿禿的山頂上那口石棺突然劇震!

  連帶著整座山體都顫動了一下,嚇了楚風一大跳。

  那口棺槨中發出聲音,道:“大哥,真的是你嗎,我等了你無數個時代,你終于來了,我是塵海啊,古塵海!”

  一個老邁的聲音傳來,帶著滄桑,盡顯激動,撞的石棺哐哐作響,恨不得要立刻沖出來。

  楚風目瞪口呆,他實在是風中凌亂,什么狀況?

  真要認親了?!

  然后,他醒悟過來,心中詛咒,古塵海,我頂你個肺啊!這頭九幽祇居然反過來忽悠到你楚爺爺身上來了!

  他自稱楚塵舟,必須得是假名啊,信口開河,隨意捏造的,結果這頭九幽祇順桿爬,真的喊他為大哥,這不僅是要追隨,還很可恥的要冒充與認親。

  太惡劣了,遇上個混賬啊,居然要反過來忽悠他。

  不愧是九幽祇,楚風感嘆,還真讓冬青說對了,這種生物最是陰險狡詐與狠辣,他算是長見識了,似乎這種生物也很……不要臉?

  就在楚風愣神的這么片刻工夫,石棺中的九幽祇再次開口,道:“大兄,真的是你嗎?我自墜九幽,不為永恒,不為化天,不為終極路,只為在那死者的國度追尋你的足跡,等你再現,大哥,我思念你萬古了!”

  它帶著哭腔,似是早已熱淚滾滾,連那石棺都在輕微的抖動,它在棺中哀嚎。

  楚風氣的很想沖過去,狠狠地踹上兩腳,這家伙實在太投入了,反過來這么蒙騙他,真當他好騙嗎?

  “大哥,你雖然超脫出來,但是,應該已經忘記史前時代,遺忘了你的崢嶸歲月,那是屬于你的輝煌年代啊。”

  棺槨中九幽祇的蒼老聲音在哭嚎,那真是撕心裂肺。

  “你可能不相信是我們兄弟重逢,但是,你抬腳向前走,仔細看啊,向山上這片巖石區域凝視,寫著一些名字,其中最大的一個字就是古啊!”

  楚風聽到這種話語后,一陣狐疑,四處打量。

  這片地帶有場域,是神廟中的仙子布下的禁制,但是卻攔不住他,術業有專攻,相對來說他在這個領域中的造詣太高深了,信步就走了出去。

  然后,他身體一震,真的看到巖石上有刻字,有一些名字,其中最大塊的巖石上,有一個大大的古字,刻寫很深。

  “有一些迷失的人誤入這里,為替他們指路后,請人替我刻下這個古字,這是我們兄弟的姓,我想牢記!”

  楚風暗叫邪門,還真刻著一個如假包換的古字,難道今天真是遇上一個便宜弟弟,可以收為己用?

  但是,既然為九幽祇,不是應該斬斷生前的一切嗎?

  這時,石棺中再次傳出聲音,帶著哽咽音,道:“大哥你看到這口石棺了嗎,這是我生前竭盡所能煉制的,帶著它一同沉入九幽,為的是什么?一切都是怕遺忘掉你,我在棺中留下諸般烙印,記載著當年的點滴,就是為了還能想起你,愿在九幽與你重逢,兄弟再聚首,再戰洪荒!”

  楚風瞠目結舌,這樣也能行?

  “大兄,你真的忘了,可曾記否,你馬踏星界,長戟裂天的歲月,兵鋒所向,群雄俯首!”

  “遙想當年,你帶著我們打下陽間十分之一的疆土,這種成就震古爍今,罕有人可以占據那么廣袤無垠的疆域。”

  “在那璀璨的一世,你降服蟄伏的巨擘,同時更是敢向禁地開戰,熱血與激情焚燒三十三重天!”

  “你為了身邊的追隨者,一怒間,曾吐氣如雷,轟落諸天驕陽,改天換日!”

  “你收集天下各地呼吸法,登峰造極后還要升華,敢蔑視歲月,斬盡因果,俯瞰大陽間!”

  “當然,你也有缺點,攻克敵對而不朽的進化門派后,鐵血無情,視一教鼻祖為草芥,收對方大宇級進化者為仆從,選侍女都要為天仙子……”

  楚風無言,沒覺得是缺點啊,怎么看都是人生贏家,可能自己對品格的要求……不是那么高?口胡!

  “最后,你沖冠一怒為紅顏,決定怒闖大陰間,可是……出師未捷身先死,出了一場變故,長使英雄淚滿襟。”

  “天見可憐,大哥,今生讓我再次與你相見!”

  石棺中傳來大哭聲,悲傷之極,宛若秋風中的鬼泣,憂傷情緒染滿山間。

  楚風思忖,這還真是一個有故事的九幽祇?錯認他為大哥,或許可以將錯就錯的裝下去,索要史前究極法。

  當想到這一可能,他心頭火熱。

  但是,下一刻,他又差點給自己一耳光,這種念頭想想也就罷了,還真差點當真不成?

  楚風覺得,對方很可惡,這是想將他給忽悠懵了!

  他冷靜下來后,打死也不信這些鬼話!

  他繃著小臉,道:“你大哥我斬斷過去,什么都忘了,你簡單說出一種呼吸法或者戰技,優選當年我生前所鐘愛或研究過的,看一看能否喚起我潛意識中的記憶。”

  石棺中頓時沒聲音了,像是被噎住。

  很長時間后,那蒼老的聲音才響起:“我怕所傳非人,你真是我大哥嗎?”

  “當然,我就是你的史前大哥,要相信你的直覺!”楚風道。

  九幽祇道:“那大哥你探出一縷神念進石棺,讓我感受一下你的氣息,看是否為真。”

  是可忍孰不可忍,楚風小臉發黑,被氣到了,這死老鬼看不起他嗎,真以為他很好糊弄,會那樣作死嗎?

  “廢話少說,拿究極法來,我可以適當的給你自由!”楚風道。

  “大哥,你這是何意?”石棺中傳來蒼老而驚詫的聲音。

  “大你個頭,這山上的名字都是被你害死的人臨死前所寫吧?碰巧有個姓古的寫了個大號的古字,你就敢來忽悠我?”楚風惱羞成怒。

  他又補充,呵斥道:“還有,你一嘴帶著蠻族腔調的通用語,肯定是跟受害人學的吧?你最起碼也要敬業一點,喊幾句史前語啊,真當小爺是個娃?!”

  “嘿嘿……”

  石棺中傳來令人驚悚的笑聲,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宛若一個猙獰的厲鬼站在身后冷笑,吹著冷氣,讓楚風后背發涼。

  這種笑聲很陰冷,帶著怨毒。

  不愧是九幽祇,一旦翻臉后,稍微露出一點原本的氣質,就讓人覺得不妥,陣陣發瘆。

  楚風又道:“再有,大宇級進化者都是怪物,不可名狀,還會有紅顏知己?還有心情統馭洪荒大地十分之一的疆土?”

  這也算是試探,他想了解大宇級進化者。

  “那是你孤陋寡聞。”這是石棺中的回應。

  此外還有笑聲,越發森冷,并再次傳出話語。

  “看走眼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錯認為早慧的孩童,原來遇上一個有來頭的鬼,根腳不簡單啊。”

  略微一頓后,九幽祇又道:“想要史前的究極法也行,等價交換,你這不簡單的厲鬼,去給我準備一百萬進化者,對我血祭。”

  楚風駁斥,道:“等價你個頭,先拿史前最強呼吸法來,不然別怪我收拾你,跟我空手套白狼?你還嫩,不,你老了!”

  “呵呵,恫嚇與威脅我,你以為自己是誰?”九幽祇陰森的笑著,帶著不屑。

  楚風繃著小臉,點頭道:“嚴肅點,這是打劫,勒索,拿出最強呼吸法來。”

  九幽祇被噎的不輕,同時也氣的夠嗆,真想殺人啊,有史以來頭一遭,居然勒索到它頭上來了,想要呼吸法,還敢這么理直氣壯,也是個人才。

  同時,他覺得肝疼,這個小崽子,真是異想天開,做夢去吧!

  楚風又道:“我警告你,不交出呼吸法,我扔你進天坑,埋你進陰冥!”

  “兄弟,你做事不講究啊。”九幽祇冷幽幽地說道,讓楚風感覺到陣陣森冷。

  同時,楚風也覺得,有點古怪,這頭陰冷的怪物語氣越發漠然,這是有恃無恐,無懼天坑,還是故作鎮定?

  管他呢!楚風覺得,先付諸部分行動再說。

  他沒有接近石棺,總覺得冬青說的不靠譜,那所謂的一丈以內才危險的說法不對頭。

  他隔著二十幾丈遠的距離,開始將一塊又一塊晶瑩的磁石扔出去,迅速擺出一個傳送場域。

  嗡!

  下一刻,石棺震顫,沒入密密麻麻的場域符文中。

  “小鬼你想怎樣?!”九幽祇大叫。

  “送你去天坑,入陰冥地!”楚風冷聲道。

  嗡的一聲,石棺消失。

  隨后,楚風快速改變磁石的排列,當然只是進行了細微的改動,還是傳送場域,他踏了進去。

  下一刻,楚風出現在天坑邊緣,距離石棺不過一里地遠,都在黑漆漆的大坑邊緣。

  此時,棺槨中動靜太大了,不斷發出爆響。

  “大哥,我知道錯了,放我出來,看來你真是對我知根知底,小弟古塵海服了!”那蒼老的聲音傳出,嚎叫著。

  什特么古塵海,打死楚風也不信他是這個名字。

  “看來,你很害怕這里。”楚風道。

  “我掙扎許久,受苦受難很多年才從這里爬出去,古塵舟大哥,放我一條生路吧!”

  楚風愕然,這九幽祇就是從這個地方爬出去的?!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