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40章 九幽只
  冬青將楚風拎起,雙目飛出兩道烏光,盯著他,道:“我現在覺得有必要將你鎖在一片史前地宮中,在我離開的日子里,將你與世隔絕,真是太能折騰,避免你將這塊區域捅一個窟窿。”

  “別啊,青青,姐,咱不能這么殘忍!”楚風叫道。

  青青?冬青聽到這種稱呼,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頓時裂開血盆大口,兇相畢露。

  “欠打!”她闊口獠牙,吐息如雷,差點又毆打楚風一頓。

  “即便要鎖也是該針對那個老尸,你說對吧冬青姐?”楚風小心翼翼,還真怕那面盆大的拳頭砸落下來。

  然后,他陪著小心,勸說冬青,稱那石棺內的傳承不簡單。

  “還用你說,你人不大,想的倒挺多,沒錯,我們的這一脈跟那一脈在史前有些關系。”

  楚風聞聽頓時一震,都上升到史前年代了,這還真是邪性與可怕,更加來了精神,迂回勸冬青去探究。

  “沒什么用,那石棺中的生物早已變質,所學之法多半已失傳。”冬青一臉嚴肅之色。

  “變質,是……腐爛了嗎?”楚風問道。

  “砰!”冬青那砂鍋大的拳頭落在他的頭上,那大包以肉眼可看的速度漲起來。

  “是生命層次變質!”冬青瞪著他說道。

  石棺來頭古怪,有莫名隱秘,冬青講述出一些隱情。

  神廟仙子當初發現時,確認石棺內的生物跟她們這一脈在史前時代有關系,可是在探究的過程中發現已經無法友好的溝通。

  “為什么?”楚風問道。

  冬青道:“即便昔年它多么的不凡,但現在也不是曾經的生靈了,源自九幽,它從死者的國度復蘇回歸。”

  總的來說,這生物昔日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但現在變了,早已不是曾經的自己,而是——九幽祇。

  九幽顧名思義,而“祇”原指地神。

  楚風還是頭一次聽到這個稱呼,依照冬青講,這相當的慘烈與瘆人。

  所謂的九幽祇,這是一種比厲鬼、妖魔還要可怖百倍的生物,是惡毒、仇怨、陰狠的集合體,至邪至惡。

  這種生物從九幽而歸,一旦出現,方圓百萬里內的生物都將死絕,沒有活路,會吸盡生血,生只留皮與骨!

  “他生前應該很強,但是自甘墮落,在臨死前沉入九幽,如今回來早已不是原本的自己。”

  按冬青所說,想成為九幽祇,活著的時候最起碼也是天尊、大能,不然的話根本沒有什么機會。

  楚風聽聞,目光幽幽,想成為九幽祇都這么可怕,來頭大的驚人。

  也就是說,石棺中的生物,當年最差也是個天尊,他現在小胳膊小腿的,想要針對這個怪物,那不是找死嗎?

  “小姐戀舊,覺得它畢竟與我們這一脈有關,想給它一個機會,故此暫時留了下來。”

  楚風訝異,有些不解,那等兇殘的生物還給它什么機會,見到一個弄死一個,留著就是后患。

  “有個別也能洗盡鉛華,重新為人。”

  “打住,冬青姐,這洗盡鉛華說的不太合適。”

  結果,冬青環眼一瞪,楚風瞬間沒脾氣了,只是小聲道:“這么兇殘的生物,留著是禍患。”

  冬青道:“有個別能斬盡自身惡念,傳聞陽間有一位大能就是九幽祇,最終超脫出來,重為霸主。”

  楚風聞聽,感覺陽間的至強進化者,根腳有些可怕,輪回者、九幽祇等,都不是簡單的生物。

  九幽祇,自死者的國度中回來,最喜陰冥氣,懼怕陽氣,尤恐雷劫。

  所以,神廟仙子將它置于雷擊山,進行熬煉,想要磨其戾氣,希望它能復歸真善,但效果不佳。

  有一次雷劫過于宏大,將布置在雷擊山附近的場域全部轟穿,事后導致姬狐、胖墩兒等無意中接近。

  “小姐已經失去耐心,覺得感化不了它,避免它為禍,想要誅之,但很不好殺。”

  楚風相當凜然,神廟仙子這么強大?

  當他將這種疑惑說出時,冬青雙目深邃。

  “小姐自然非常強,你根本了解,更不會懂。”

  楚風無言,他怎么會不知道,那位如同九天玄女般的女子是一個輪回者,想沒有大成就都不行!

  史上這種生物最終都會功參造化!

  “同時,九幽祇生前無論多么強大,死后一切也都廢了,從九幽回歸,他的強弱取決于復蘇后他的成就,跟生前無關,斬斷所有聯系。”

  “哦,這么說石棺中那生物其實不見得多強,我們能挖出來?!”楚風又來了精神。

  冬青冷聲道:“可以吸盡百萬里血液的九幽祇,你說它能弱多少?所說的重頭開始,只是跟它當年活著的時候比。小姐沒開棺殺它,是擔心另有古怪,殺不徹底。”

  楚風估摸了一下,心中惴惴,還真是不好招惹。

  冬青又道:“這只九幽祇雖然不是很強,但是它出現時就被封在石棺中,有些異常。”

  楚風道:“留著它始終是禍患,應該及時處理掉才對。”

  冬青道:“只要不接近它一丈范圍內,不會出事,石棺上被小姐留下了六張天符紙!”

  她又補充,道:“等小姐回來,如果它還是冥頑不靈的話,會將它投向天外的天尊陵園中,永久解決后患。”

  “還有這種地方,那里什么情況?!”楚風非常吃驚。

  “這種層次的事,不要多語,不然就是大禍,實力到了自然知曉。”冬青告誡。

  “不就是一片墳頭嗎,有什么大不了!”楚風撇嘴。

  冬青神色凝重,道:“你不懂,一座古墳便是一座璀璨殿堂,火光通天,焚燒萬古星界。”

  “再具體點!”楚風誘導。

  “砰!”

  又挨了一下,他頓時老實了。

  “好了,我準備離去了,去看小姐是否有什么吩咐,你還有什么要求嗎?我警告你,別去碰那石棺!”

  楚風想了想,道:“那就帶我去天坑底下看一看吧,我想去看一看那個陰冥葫蘆。”

  結果他又差點被修理,這種要求在冬青看來實在太過分,簡直是作死的節奏。

  冬青走了,相當的果斷,都不帶回頭的。楚風有種錯覺,這是想極力擺脫他,不愿天天照料他這個奶娃?

  就這么走了?楚風眼巴巴地望著,確信她短時間內不會回來了。

  不過,他還是等了大半天,怕冬青去而復返。

  直到最后確信,冬青真的走了。

  他又四處觀察了一番,不惜動用沒有金色光束的火眼金睛,探查動靜,最后取出石罐,向里面裝各種玄磁、神磁。

  不久后,楚風一頭扎進草叢里,自身果斷進入石盒內。

  “什么情況?”楚風倒吸冷氣,在石罐中仔細研究一番后,他發現陽間的玄磁幾乎快抵得上小陰間的神磁了,而神磁接近小陰間的磁髓。

  這讓他欣喜若狂,無比激動。

  難怪冬青給他找來這么多磁石時,說已經算是竭盡所能,這都是真正的天材地寶啊。

  接下來,他動用神王級手段,銘刻各種繁復的符文,烙印在磁石內部,他精心制作,所選材料半數為玄磁半數為神磁。

  很長時間他才出來,嚇了一大跳,因為外界雷聲滾滾,有點嚇人。

  直到他站在神廟前,那雷霆聲才漸漸散去。

  什么狀況?楚風有些不安,因為他感覺到了天劫的味道!

  他快速沖進部落中,詢問姬狐、胖墩兒等人,不寒而栗,就在不久前晴空降閃電,在矮山上空交織,非常嚇人。

  “糟了,以后哪怕躲在石盒中都不能輕易動用神王層次的實力了,不然會天打雷劈啊,盯上我了。”

  楚風心頭沉重,冥冥中有莫名法則如那高懸在他頭顱上方的雪亮神劍,隨時可能會落下來,對他斬首。

  “我得變強,不能被它威脅!”

  楚風在部落中溜達了一圈,悄然在無人之地埋下一些磁石。

  隨后,回到矮山上,眺望山脈中,在這里能夠看到一座光禿禿的山,距離不是很遠,那就是雷擊山。

  冬青剛走,他就想去會一會那九幽祇。

  如果冬青知道,保準調頭回來打他個半死。

  楚風擺弄磁石,構建一個小型傳送場域,定位非常精準,目標就是那雷擊山。

  嗖!

  下一刻他從這里消失,出現在一座光禿禿的山體上,離山頂有一大段距離,這是他有意控制所致。

  對于史前的天尊、甚至大能級生物,他很感興趣,哪怕它現在已經成為九幽祇。

  不算很遠,他看到一口石棺橫在山頂那里。

  “嘿,兄弟,自己人啊,我是史前時代的大宇級進化者古塵舟,曾沉九幽下,但我已經掙脫而出,開始新生!”

  楚風對著山上喊道,可惜,再怎么背負雙手擺譜也沒用,不足一歲,怎么看都沒氣場。

  不過場面倒也顯得有些妖邪,畢竟他是一個孩子,這么突兀的出現,自然顯得古怪。

  “老夫來度化你,可愿追隨我?!”楚風又一次喊話。

  他自然不指望將這東西忽悠瘸了,這種生物既陰毒又狠辣,是世間惡念的化身,他只是在測試。

  這里顯得十分詭異,雷擊山光禿禿,一個白白凈凈的小娃背負雙手,自稱是九幽祇中的前輩,來此收追隨者。

  接著寫第二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