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陽間篇 第1037章 大亂將起邊荒

陽間篇 第1037章 大亂將起邊荒

  月夜無光,原本潔白的光輝都被陰霧遮住,整片山林都顯得有些冷冽,山中的各種兇禽猛獸都安靜,再也沒有一絲聲息。

  “去睡覺!”冬青吩咐道,她要做法聯系自家小姐。

  楚風看她這么嚴肅,知道現在肯定問不出什么。

  九盞黃金燈浮現,懸在虛空中,將神廟映照的一片朦朧而燦爛,九燈對照,彼此交相輝映。

  冬青在殿中做法,口中念念有詞,然后她一聲輕叱,九盞燈的燈芯都各自騰起一朵火苗,在虛空中凝聚在一起。

  九簇火苗歸一后,金黃耀眼,最后化作一面鏡子。

  起初鏡子模糊,但很快又清晰起來,映照出那位仙子的身影,此時她身著銀色戰衣,并非長裙,正站在一片懸崖峭壁上,周圍是殘破的古殿,還有一些干枯但卻發光的神尸,成片成堆。

  她在探索一片非常荒涼的地域,在那里竟有大量神尸。

  “小姐這邊情況異常!”冬青稟告。

  楚風雖然站在殿外,但是卻聽不到聲音,那片光幕將他隔絕在外,保障那種對話的隱秘性。

  清晨,楚風迎著朝霞活動筋骨,接著自己煮礦物,然后爬進蒸籠中,完全是自己蒸煮自己的節奏。

  原本是兩三天熬煮一次,但近期已經改成一天一次,他一點也不抗拒,而且越來越主動。

  現在他已經知道,就這么一鍋的礦物,遍尋數十萬里都難以收集全,這可是成片河山凝聚出來的精粹。

  別說是一鍋,就是扔出去一滴湯汁,都可以讓深山中的大妖打生打死,流血爭奪。

  這是濃縮的山河精華。

  冬青走出神廟,等楚風呲牙咧嘴完畢,從蒸籠中爬出來,這才開口,道:“今天教你一套拳法。”

  “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楚風張嘴就來,平日間跟她磨嘰很久,想學各種法,結果都被拒絕。

  “怕你進龍窩被人一拳擊敗,丟我們的臉。”冬青面無表情地說道。

  楚風一怔,看來進龍窩的日子不遠了,而且很危險?

  “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你們在天坑底部有什么發現?”他忍不住問道。

  冬青神色嚴肅,銅鈴大眼中神芒綻放,顯得有些兇猛,她盯著楚風,道:“你怎么對那里很了解?”

  “我了解什么?”楚風一副發懵的樣子。

  “你不是對那個老家伙說了一通話嗎?進行了各種判斷。”冬青神色凝重。

  很快楚風知道發生了什么,冬青他們進入天坑底部后,那老者依據在異荒人族遺址看到的手法,解開福祿地部分封印。

  他們闖入一片仙霧與星光并存的地窟中,看到一些烙印,是昔日舊景的再現。

  那里有一株藤,盛開三朵花,第一朵花結成紫金葫蘆,破天而去,第二朵花結成一個陰冥葫蘆,沉入地下。

  當楚風聽到這種陳述,頓時目瞪口呆!

  他當時可是滿嘴胡謅,在忽悠那個老頭子,根本未當真,結果居然應言?!

  雖然事后琢磨,在極端情況下,他滿嘴的胡話有可能成為現實,但也就那么千萬分之一的幾率。

  “我胡說八道,也能成為現實?!”楚風叫道。

  他心中翻起駭浪,仔細思忖,覺得當時也不全是瞎說,應該是本心的一種反應,畢竟他精通場域,潛意識中在推演。

  冬青講述詳情,她與老者深入地窟,最后在十萬里深的地下,發現幽冥石門,而且原本就早已開啟一道縫隙。

  “等一等,什么陰冥,幽冥,這些都是什么地方,你給我講一講。”楚風打斷她,不然的話聽的不清不楚。

  “厄土,死者復蘇之地,逝去的天尊、大能重新從墳中爬出來的災難之地!”冬青面無表情地說道。

  楚風凜然,果然是絕地,無愧陰冥的說法。

  冬青補充,道:“當然,這還只是是表象,個別死去的古代大能葬在那種地方后化成邪物回歸,只是陰冥厄土的部分作用,深層次的本質,就是現在活著的強大天尊也說不清楚。”

  “你們推開石門,進了陰冥?!”楚風露出凝重之色。

  地下陰冥之地,石門古樸,雕刻著莫名歲月前的古老紋絡,寂靜無聲,仔細看石門上有一對陰鴉,像是門神般堵在那里。

  “我們進去后,看到一個干癟的葫蘆,放在陰冥地,跟早先看到的烙印那個沉入九幽的葫蘆很像。”

  不過,葫蘆干癟了,縮小到不足巴掌高,伴著陰冥氣息。

  同時,那皺巴巴的黑色葫蘆通體都在向外滲血,相當可怕。

  “這意味著什么?那葫蘆中封印著異荒時代的妖魔,死去的大能要復活?”楚風問道。

  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他昨夜所說成真,一株天藤,道生一,開了三朵花,從而三生萬物,沉入九幽的葫蘆中封印了什么東西?

  然而,冬青的擔憂卻不是這個葫蘆,而是葫蘆下的墳土。

  “那里更可怕,要是有什么東西出來,邊荒都將不復存在,會化成死地!”

  粗獷如冬青,臉寬鼻厚,現在滿是擔憂之色,所以昨天回來第一時間就聯系那位小姐。

  楚風心中繃緊,他才來到這片疆域,還想著稍微長大一些再離開呢。

  現在的他時斷時續會陷入胎中迷,居然遇上這種事。

  楚風有一種緊迫感,很想快速變強。

  “那最小的葫蘆呢?”

  “沒找到,只帶回來一截枯藤。”冬青從空間玉瓶中取出一截水桶粗的藤,不是植物,是而礦物所化,可惜只撿到一小段,不足一米長,其余焚燒干凈了。

  冬青解釋道:“這東西是地脈精華,是煉制原始小天丹的主料之一。”

  她非常欣喜,這是進入天坑最大的收獲。

  “你們進入陰冥石門后,沒在那干癟的葫蘆下的墳土中翻找一番?說不定會有究極至寶作為陪葬品。”

  冬青聽到這種話,一巴掌削在他后腦勺上。

  “干嘛打我?!”

  “幫你訓練!”冬青神色不善,開始教他一種拳法,只是一出手而已,楚風便感覺驚艷,這拳法很可怕。

  一時間,冬青周圍黑霧浮現,冷冽氣息撲面,分明是朝霞普照的時刻,可是附近卻下起綿綿下雨,沙沙落下。

  那是黑色的雨點,接下來所有雨點都變成黑色的小魚,在虛空中游動。

  楚風意識到,這是神技,不弱于少女曦教給他的閃電拳,來頭很大。

  每條小魚都在化成符號,在附近游動,散發至強的陰冷氣息,讓人靈魂都在共鳴,而后顫抖。

  “這是什么拳?”楚風問道,眼中火熱,滿是希冀之光,渴望學到手。

  冬青給他演繹的是只是形,還未展示神,如果不告知的話,外人不可能學會。

  “可以叫它小魚拳!”冬青暗中以精神能量凝聚成一道光,將口訣映照在他的心間,徹底傳給了他。

  “這蹩腳的名字!”楚風咕噥,覺得毫無氣勢,感受不到恢宏磅礴的拳意,有愧其神技的本質。

  冬青無所謂,道:“名字隨便取,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叫他霸皇拳、天仙拳……盡可隨意。”

  還真隨便!楚風也不去計較了,開始研究這種拳法,時間不長,他就開始出拳。

  起初效果一般,徒具其形,不得其神,冬青懶得看,跑一邊去打坐。

  可是時間不長,她感覺有些不對勁兒,絲絲涼氣泛起,然后她看到楚風那里零星的小雨點飄落,化成黑色而模糊的小魚在游動。

  冬青內心大受震動,這小子……太妖孽,比之小姐當年都不見得差多少,領悟力也太可怕了。

  這才接受這種拳法,居然就能悟出其中的真韻?

  “我明白了,拳意成形后,是太極圖中的陰魚!”楚風自語。

  這時,他看到冬青臉上的驚容,覺得有點心虛,畢竟他這種表現可能太妖孽了,故作很不要臉地吹噓,道“看到我這樣千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是不是覺得應該將神廟最高傳承經文——那篇呼吸法教給我?”

  冬青臉色微黑,二話不說,走過來拎起他就胖揍了一頓。

  “比小姐當年差點。”打完之后,她還不忘記打擊一下。

  “黑心冬青!”楚風叫道。

  “練拳,避免在龍窩中被人打死!”冬青嚴肅無比。

  據她講,除卻目前出現的天潢貴胄外,還有幾個天尊級的道統參與進來,要遣出傳人中的妖孽。

  楚風一聽,頓時心頭泛起殺意,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其中有大仇人的道統,他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殺進龍窩。

  “怎么會有其他進化門派的人參與?”楚風問道。

  冬青道:“這里不止一窩幼龍,有一個大族群,離邊荒較近的其他強者得到消息,要求共享造化。”

  楚風點頭,靜下心來,再次開始研究拳法,越是深入參悟越是入迷,他想殺進龍巢中先報個小仇。

  日頭升起很高時,楚風才停下來休息,喝了一碗大補物——六頭獅子的真血,隨后他跑到姬族部落去看望受傷的姬狐。

  他略微一怔,遠遠地看到一道麗影,到底還是遇到了,那是林諾依,站在遠處林地間的行宮外。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