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36章 出大事了

第1036章 出大事了

  老者雙手捧著這顆黑乎乎的大丹,一陣眼暈,這么大個兒,怎么吃啊?

  若非靈魂昔年受損嚴重,始終難愈,他也不至于這么渴望與糾結。

  最后,老者兩眼一抹黑,不管不顧,張嘴就咬了下去!

  別人都是吞服丹藥,張嘴就可以咽下去,可他卻像是啃特大號的黑包子似的,得一口一口的咬著吃。

  這酸爽……別提了!

  這一口下去后,老者滿嘴黑乎乎,這種經歷還是頭一遭,但剎那間他就鼓起腮昂子,瞪大眼睛。

  “怎么……帶著潮濕味兒呢?”他含混不清地叫道。

  楚風鎮定地解釋,道:“剛熬煉的小天丹,自然還新鮮呢。”

  老者瞪著他,臉色陰晴不定。許多丹藥色澤晶瑩,賣相極好,即便有的返璞歸真,看著普通的丹藥,但也都堅如精鐵,可長久保存,不應潮乎乎。

  看他這個樣子,楚風又道:“怕讓你久等,所以收汁時略顯匆忙,不太徹底。”

  老者真是一陣猶豫,深感懷疑,想一口全都吐出去,總覺得自己有些略顯急切,服藥過于草率。

  楚風不滿,道:“不吃就算了,吐出來吧。其實,你吃下去一點,試試藥效不就知道了。”

  老者一咬牙,倒也果決,直接將這一口全咽下去了,他確信即便有問題,自己也能全部排出體外。

  “咦,真有效果,破爛的靈魂舒服多了。”他很驚訝,藥效立竿見影。

  接著,他捧著人頭那么大的黑色大丹,開始快速啃食,真的如同吃饅頭、啃窩頭似的,狼吞虎咽。

  “九爺爺,你慢慢煉化,別一口氣都吃下去。”雪白晶瑩的小女孩提醒,她一直都覺得這么大一顆丹太離譜。

  老者點頭,但很快還是吃完了,他自己估摸了一番,這顆丹最起碼有三斤八兩重!

  他相當的無語,這特么見鬼的大丹,一顆啊,就讓他吃飽了!

  “九爺爺怎么樣,你感覺如何?”小女娃一臉擔憂之色,同時氣鼓鼓,瞪著楚風,總覺得這是個壞胚。

  “嗯,還行,除卻栗花香外,還有一股奶香味兒,不算糟糕。”老者點頭,同時默默體會,自身靈魂相當的舒暢。

  隨后,他又一陣狐疑,盯著楚風道:“怎么跟你一個味兒?”

  兩者都帶著同一種奶香。

  楚風很淡定,道:“廢話,這是我煉的丹,當然跟我一個味兒,我無塵無垢,道體生香。”

  “騙人!”小女娃瞪著他。

  楚風沒理會他,而是問老者,道:“如何?”

  老者不出聲,在那里煉化體內的藥效,烏光點點,蔓延向他的魂光中,部分細小的傷痕愈合,但離痊愈還差的遠。

  “有效,可是和傳說中的療效相比,差距頗大。”老者臉色有些難看。

  楚風點頭,道:“嗯,這就對了,原始丹方失傳,這是后來的簡潔版丹方,你得吃一百顆以上才能見效,抵得上一顆原始的小天丹。”

  “多少?!”老者聞言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這里。

  “一百顆以上!”楚風很嚴肅地告訴他。

  老者目瞪口呆,整個人都傻了,這大丹人頭那么大,足有三斤八兩重,一顆下肚他就已經吃飽了。

  這已經夠狼狽了,這輩子他都不想服食這種丹藥了,哪有需要用雙手捧著啃的大丹?!

  可是現在他卻聽說,得吃一百顆這么大的丹?太可恥了,太荒謬了,他想掐死這小子。

  “你敢欺老夫!”老者怒道。

  “你給我吐出來,不給你吃了!”楚風一副比他還生氣的樣子,逼他還丹,又補充道:“究竟是真是假,你自己沒有體會嗎?”

  老者心虛,他已經深刻體會到,靈魂碎片有部分凝聚,的確效果非凡。

  可是,這么大個兒的丹要吃一百顆,無論怎么看他都覺得有點離譜。

  “丹太大,也太多了。”他說到后面,聲音變小了,底氣不足。

  楚風道:“丹方失傳數次,艱難還原出來,自然與傳說相去甚遠。”

  老者徹底沒脾氣了,臉上陪著笑,只要能治好靈魂之傷,吃上一百顆也沒什么大不了。

  楚風道:“冬青姐,給他列個單子,將煉丹需要用到的一些礦物給他寫出來,我們可供不起他一百顆,讓他自己準備好各種藥材。”

  冬青都沒用寫,就直接給老者一個長長的清單,顯然早就提前準備好了。

  當然,不可能將真正的丹方泄露,但里面的確提及一些稀世的材料。

  有些是原始丹方需要用到的礦物,有些是后世改變過后的小天丹需用的材料,還有一些是劇毒之物,各種混合在一起。

  丹方中可以輕易采集到礦物都沒列出來。

  這是楚風的建議,對老者敲竹杠,如果對方真是異荒人族,多半可以湊齊。

  老者看著單子,有點眼暈,這些材料有些都快絕跡了,特別難找,但最后還是收起來,愁眉苦臉。

  “走,去天坑。”冬青道,對那里比較感興趣。

  “老夫愿意出讓天坑的部分利益與造化,換取剩余的小天丹。”在路上時,老者這樣商量。

  強大如他的族群背景,想要將原始丹方中的各種材料收集齊,也有不小的難度。

  冬青道:“嗯,先看天坑中的造化是否價值足夠吧。”

  一眨眼,他們四人就到了天坑附近。

  最后,楚風與女娃被留在地表,冬青與老者沒有帶他們下去。

  “靜候佳音!”楚風跟冬青打招呼,讓她小心,他對這天坑心有期待。

  “走,丫頭,老夫帶你去踏月飲酒。”楚風招呼那小女娃。

  “哼!”小女娃哼了一聲,不想理他,總覺得楚風不是好人,她膚色雪白,左側臉頰上有個小酒窩,非常漂亮。

  楚風不以為意,自顧去找姬狐與胖墩兒他們。

  月光皎潔,灑落在山地間,遠處傳來陣陣少年飲酒起哄的聲音,很是鬧騰,氣氛歡快。

  “咦,小娃你回來了,來,喝酒!”胖墩兒搖搖晃晃,抱著個酒壇過來,拉著楚風喝酒。

  不遠處,篝火跳動,一大群人圍著一簇又一簇火堆,在這里燒烤各種野味,酒壇擺了不少,有其他部落的漂亮少女在跳蠻荒戰舞,姿態優美中不乏野性。

  楚風接過酒壇喝了一口,但馬上又噴出去半口,這破酒太辛辣,還有點苦,一點也不好喝。

  這引來一群男女的哄笑聲,都調侃他。

  “小娃,行不行,要不我們為你準備點羊奶?”

  其他部落的人都在打趣。

  “來,讓姐姐抱抱,真可愛啊。”也有膽大奔放的少女調戲他。

  楚風發窘,倒不是因為他們的話語,而是自己這具身體現階段對烈性燒酒太不適應了,半口下去就小臉紅撲撲。

  “姬狐呢?”他轉移話題,不想被眾人調戲。

  “剛才跟雷族那小子去談事了,怎么還沒有回來?”胖墩兒說道,然后酒醒了一半,覺得姬狐去了很長時間,該不會吃虧、被那雷族少年收拾了吧。

  “走,去找找看,雷族那小子一看就不是好東西!”姬族部落的人皆是一凜,全都起身,沖向不遠處的密林。

  剛臨近密林,胖墩兒、楚風等人就聽到了清脆的扇耳光聲。

  啪!

  然后,他們看到姬狐滿臉是血,也看到雷族的少年正在暢快的笑,出手的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那是一個青年,坐在那里,帶著陰柔的笑,連著扇了姬狐六七個大嘴巴,打的他嘴巴與鼻子都是血,雙眼都腫的睜不開了。

  “我艸你大爺!”胖墩兒怒吼。

  姬族部落一群十幾歲的少年都大叫,一個個都扔了酒壇,怒吼著,各自沖了過去,直接動手,沒什么好說的。

  然而,胖墩兒等人沖過去的快,退回來的也快,最前面的幾人都被人踹的嘴里噴血,橫飛了回來。

  “一群小崽子,也敢對我們動手?!”

  林地中,光線暗淡,直到這時眾人才發現,除卻扇姬狐嘴巴的那個青年外,還有三個二十幾歲的男子,都早已成年。

  “雷族,你們犯了規矩,以大欺小,還無辜折辱我們,到底想干什么,要挑起兩族間的爭斗嗎?”

  姬族部落這邊,有少年喊道,他們大多都在十二歲到十五六歲間。

  “姬族你們算個屁啊,如果不是部落聯盟間有規定,不能隨意吞并,我雷族只需出動小半人馬就足以滅你們部落三四次!”雷族那個少年冷笑道。

  他名雷凌,早先就是他要跟姬狐談事情,將之引過來的。

  同時也是他在更早時對楚風滿含敵意,曾經針對。

  胖墩兒怒斥,道:“雷凌,你要臉嗎,我們這群人聚會,你居然將你三哥找來,在這里對姬狐下手,真不是東西,你以為我們沒有兄長嗎?!”

  姬族一群少年也都鼓噪起來,很憤怒,說好的部落間的少年聚會,結果雷凌請來幾個青年,在這里欺辱人。

  雷凌皮笑肉不笑,道:“算了吧,你們的兄長打不過我雷族同輩人,當年又不是沒交過手,我三哥來了,你們都過來見禮吧。”

  抽姬狐耳光的青年坐在一塊大青石上,相當的淡定,冷笑著看向眾人,沖姬族部落的少年招手道:“都過來吧,你們的兄長見到我也得叫聲好聽的,今天你們都給我磕個頭,我便不為難你們。”

  “你是雷云,太不好臉了,以前廢過姬狐他兄長一條手臂,現在又跑這里來欺負我們,有種你跟胖墩兒他哥去打一頓!”姬族一位少年怒道。

  此時,姬狐無法動彈,站在那里,顯然被人封住身體,臉頰腫脹的厲害,牙齒都掉了幾顆,被欺負的很慘,血淋淋。

  雷云嗤笑,道:“一群毛頭小子,也敢對我胡說八道,今天雖然不好殺你們,但好好打一頓是沒問題的。”

  他站起身來,跟另外三個青年一起逼過來,同時樹林后方,雷族的那些少年也趕到了,將這里包圍。

  此時,雷族的人看到了楚風。

  “唔,這小崽子也來了,正好啊,聽說雷蛟叔被他淋了一泡尿,今天將他摔個半死!”雷云冷笑道。

  楚風有點膩歪,居然參與到一群少年的斗毆中,同時他也動怒了,雷族的人還真是有點囂張過頭了。

  沒什么可說的,他不想跟一群少年糾纏不清,他丟不起這人,但也不會容忍他們放肆,直接主動下手。

  他手持一塊玉牌跳了過去,正是冬青給他的那塊,映現出一條黑色陰魚,在虛空中游動,綻放符文。

  楚風輪動陰魚玉牌,一頓亂砸,結果符文撞擊,將為首的幾個青年轟的慘叫,被黑色陰魚映現的符號摧殘的橫飛,大口咳血。

  這沒什么懸念,冬青給他的這塊保命玉牌很不簡單。

  雷族的幾個青年倒下了,滿身是血,其他少年也都橫躺了一地,滿嘴都是血沫子,哼哼唧唧。

  “揍他們!”胖墩兒等人嗷嗷叫著,全都撲了上去,也有人解開姬狐的禁制,拉上他一起動手。

  姬狐剛一能動,就怒吼起來,撲向雷云與雷凌兄弟二人,拎起來后,狂摔暴打,這兄弟二人很慘,滿嘴是血,牙齒都被打飛了,相當凄慘。

  “別出人命!”姬族中有幾名少年喊道,怕事情鬧大,讓眾人注意分寸。

  楚風走了過去,來到雷云與雷凌近前,低頭俯視著兩個滿身是血、被姬狐毆打掉半條命兄弟二人。

  “你們說,你族雷蛟一直念念不忘,惦記我,還是中年人呢,居然這么記仇。”楚風不屑。

  接著,他又低頭看著兩人,道:“既然是為你們的雷蛟叔出頭,那就跟他同一個待遇吧。”

  然后,他嘩嘩給這兄弟兩人淋了個滿頭滿臉。

  “我X……”這兩人直接昏死過去。

  “流氓!”那小女娃跑來瞧熱鬧,正好見得到這一幕,頓時羞窘,直接又跑了。

  胖墩兒喊道:“還是小娃厲害,兄弟們給雷族這群王八蛋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淋他們!”

  然后,其他部落的人都目瞪口呆,而雷族一群人怒吼連連,全都要氣炸了。

  楚風手撫額頭,道:“你們真是太……調皮。”

  許多人都很想說,你是教唆犯,壞榜樣好不好?

  呱!

  突然,一聲恐怖的陰鴉鳴叫聲,劃破天地,打破這片山脈的寧靜,與此同時一片黑云遮蔽了皎潔的月亮,也擋住了漫天的星斗。

  所有人都膽寒,抬頭仰望,渾身顫栗。

  天坑那里,沖起大面積的黑霧,化成一只陰鴉,遮蔽了星月,那是黑霧所化,代表著恐怖與不祥。

  “姬狐,胖墩兒,走!”楚風大喝,招呼姬族的人。

  他知道出大事了,天坑有驚變發生。

  轟隆!

  大地震動,然后冬青與老者狼狽的沖了上來,他們眼中竟然滿是驚懼之色,接著大袖一卷,分別帶上楚風與那女娃,頓時虛空。

  “等下,帶上姬狐與胖墩兒他們!”楚風焦急。

  嗖!

  一群少年都被接引過來,隨著冬青風馳電掣,剎那消失。

  “什么情況?”回到部落后,楚風問冬青。

  “邊荒要出大事了,我聯系小姐與婆婆回來!”冬青神色嚴肅,此時已經安然將一群孩子送回部落。

  至于那老者帶著女娃早已逃之夭夭,不知道去了哪里。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