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陽間篇 第1025章 冤家路窄

陽間篇 第1025章 冤家路窄

  清晨,山嶺中有薄霧,在晨曦中被染上淡淡紅光,青翠的草葉上有瑩白露珠滾動,被照耀的熠熠生輝。

  楚風小胳膊小腿,這個年歲原本不能滿地跑呢,但是他卻坐在山崖邊上,運轉盜引呼吸法,吞吐天地精粹。

  “咦,真的不一樣,一口陽氣入腹,如同在熔煉金霞,造就金丹。”他驚訝,效果極佳,自身暖洋洋。

  附近,陽氣滾滾,但對來說已經成為正常的氣機,不會傷到己身,跟在陰間宇宙生活沒什么兩樣。

  這片地帶,朝霞穿過山霧,傾瀉在他的身上,他身體雪白,沒穿著衣服,周身都有細微的電弧在游動。

  他結束盜引呼吸法后,又開始練大雷音呼吸法,這是當世陽間排位最靠前的幾種法之一,是佛族的究極傳承!

  一時間,楚風新生而嬌嫩的臟腑齊震,充滿勃勃生機的骨骼內更是雷音激蕩,讓他通體都舒泰。

  他在陰間獲得的的呼吸法皆大有來頭,不止這兩種,有些在曾在進化史上負有盛名。

  比如,大夢呼吸法也曾極盡輝煌,為古代陽間十大呼吸法之一,不過后來出了變故,該族沒落,被究極生物所滅。

  說的難聽一些,即便是被淘汰的古法,那也了不得,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找出來參悟。

  不然的話,太武、渾羿、元始等人的門下也不會在陰間宇宙百般尋覓,不惜屠教,殺人滅口。

  即便是殘法,可任何一部在陽間出世也都會引發大風暴!

  “我身懷典籍,皆來頭甚大,一旦泄露會有大禍,這些足夠我在幼年初步踏出最強路。”

  楚風琢磨,縱然是在那些傳承億載的的進化門派中,也不見得能提供他身上的這些殘缺呼吸法。

  也只有在陰間可以肆無忌憚的收集。

  進入陽間,一旦誰敢這么謀劃他族的呼吸法,必然會引發兩教流血大戰,不死不休,直到一族滅掉為止。

  有血的案例,史上一些野心膨脹的族群、進化門派,有些已位列前十大,何以衰敗?最終滅族,跟此不無關聯。

  “嗯,從掌握的法門來說,現階段我不差于那些世子、天尊門徒,我可以從容制定最強路,一步一步走強。”

  楚風很滿意,在陰間搜刮的法,都將重泛光彩,有些在陽間甚至都失傳了,比如不死蠶呼吸法、大夢呼吸法。

  不過他也皺眉,一旦修完殘法,他前路就斷了,怎么能接續上?是個非常嚴峻的問題!

  “不管了,我先變成最強娃,打遍天下無對手再說!”

  很久后他才結束修行,因為掌握的呼吸法有多種。

  所謂進化,一種呼吸法一天運轉一兩遍即可,他掌握數種昔日富有盛名的法,可想而知,進化將十分驚人!

  滿山青翠,掛著雨滴。

  雖然距離昨夜的危險地數十上百萬里,但這片山林夜晚也降雨了,現在朝陽升起,格外的明媚。

  此時,山崖下,一處古洞中明滅不定,這是一處空間節點!

  一個渾身是血、身體都快斷成幾段的人形生物爬了出來,連頭顱都裂開,他衰竭到一定程度,幾乎要死去。

  石崖上,楚風遠眺,心懷舒暢。

  他看著濕漉漉的草地,站在山崖上,很輕佻,吹著口哨放水,感覺神清氣爽。

  山崖下,那男子爬出山洞,一頭白發都暗淡無光,滿是污血,他正在吃力的移動身體,想去有朝霞的地帶。

  結果,天空中灑落下水滴,他頓時迷茫,仰頭觀看。

  黎九霄張口結舌,震驚了,而后勃然大怒,他又看到那個蠢娃,是他在……放水?!

  并且,這時他也聽到那個死孩子的聲音。

  楚風沒發現山下有人,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一邊噓噓有聲,一邊有感而發,道:“一場雨澆濕了一個季節。”

  黎九霄當場就要炸了,哪怕血液干枯,他也覺得通體熱流激蕩,渾身要爆開。

  又特么看到這蠢娃,而且,他居然以這種高姿態……淋濕了自己,黎九霄氣的七竅生煙,整個人都不好了。

  “真是一個讓人憂傷的雨季。”楚風嘆氣。

  瑪德!

  山崖下,黎九霄九死一生,渾身骨頭都斷了,血肉也只剩下一層皮連著,靈魂都碎掉不知道多少片,這才從大能的夢境中逃出來,處在人生最低谷,有史以來最虛弱狀態,現在還被“雨季”淋濕,他簡直要瘋了!

  尤其是,竟然是那個蠢娃,是那個雷震子,他就更加受不了。

  “我要……殺了你!”他聲音嘶啞,喉嚨都在逃命的過程中被割裂,現在周身無處不破爛。

  楚風愕然,低頭看著山崖下,他一陣警惕,沒有了神王道行,居然未能提前警覺。

  不過,他也非常驚詫,居然又見到這個白毛小子!

  貌似白毛小子狀態十分糟糕,他要死了?這多少讓楚風有些慶幸,喊道:“情敵,你怎么這樣慘?”

  黎九霄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這個屁大丁點的蠢娃也好意思說是他情敵?

  尤其是,這娃居然抖了抖小鵬鵬,又有“雨滴”灑落,氣的黎九霄眼前發黑,差點背過氣去。

  黎九霄奮力揚起手,想一掌拍死他,也想凝聚魂光直接扼殺,但都失敗了,他沒什么力氣,性命垂危。

  事實上,楚風取出石罐,隨時準備釋放神王修為,跟他拼命。

  “砰!”

  黎九霄的手掌落在地上,拍的山面四裂,山林都在搖動,他太陽穴那里怦怦跳動,是可忍孰不可忍,肺葉子都要炸出來了。

  楚風心中略微安定,光腚喊道:“你個偷窺狂,沒事偷看我,十三年后,我告訴姬采萱仙子去。”

  “我攥碎你!”黎九霄顫抖著,再次嘗試揚手。

  楚風將山崖上一塊巨石給推了下去,現在沒什么神通,就是體力遠超其他嬰孩,然后,他光著屁股就跑了。

  轟隆!

  巨石翻落,將山崖下原本就破破爛爛地黎九霄給砸在下面,讓他翻白眼,又幾乎昏死過去。

  換成一般人就成肉醬了,他只是感覺疼痛而已。

  楚風果斷跑路,不是不想干掉對方,而是總覺得對方后還有底牌,不值得他去冒險。

  嗖!

  他進入石罐中,遁飛出去數十萬里,遠離事發現場。

  在路上,他很不滿,憤憤不平,道:“我被人恫嚇與欺負了,居然要跑路,等我修行起來后,什么天縱奇才,全部放翻!”

  如果讓他黎九霄聽到,估計要被氣到渾身痙攣,被人澆濕全身,那位蠢娃居然還抱怨與不滿,覺得委屈,讓他這個苦主情何以堪?

  “光腚的蠢娃,雷震子,我早晚……要拍死你!”黎九霄掙扎著,從巨石下面爬出來,找了一個水潭,一頭扎進去,他氣的身體都在哆嗦,真想一頭憋死在這里算了。

  他是誰?天縱神王,俯視一域,打遍各族翹楚無對手,在一方大地上算是同代者中的頭面人物,結果今天這么慘。

  楚風一口氣跑出去八十幾萬里,在一片山坳中停下,找了安全地帶,又爬上山坡曬太陽,主要是他怕有森林草木的地方突然竄出一頭猛獸將他給吞掉。

  “情況不妙!”楚風一個踉蹌,一屁墩坐在地上,他感覺腦子略微昏沉,各種記憶居然有些模糊了。

  這是怎么回事?他一陣驚悚。

  接著,在靈光不昧前,楚風想到一種可能,這是胎中迷?該死的輪回,影響實在太大了,連他這種偷渡過來的生物,帶著肉身轉世的人都受到嚴重波及,實在可怖。

  “糟糕,我得將自己送出去,得找個神仙姐姐養我,或者找個圣女照看我,不然的話這日子沒法過了!”

  這娃小臉發綠,他要是迷失,陷入胎中迷狀態的話,估計隨便來一頭小獸都能將他給叼走,成為獸食。

  可是,這里是一片大荒,他每次橫渡數十萬里都沒有見到人煙,一時半會兒上哪去找人收養?

  楚風急了,真要一個不慎的話,他會死的很慘。

  “方圓數十萬里內,離我最近的人形生物就是那個白毛小子,可是,打死我也不能去找他啊!”

  楚風皺巴著小臉,一臉衰相,現在怎么辦?唯一的白毛小子發現他的話,非活剝了他不可。

  “遁!”

  他駕馭石盒,又開始跑路,十分焦急,這次找人收養,等于是一次投胎,問題很嚴重。

  “愛是哪是哪吧,投胎找人家去也!”楚風飛遁,在意識模糊前,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隨機找個人家吧。

  希望是位仙子姐姐收留,他還不死心呢,心中碎碎念。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