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19章 陽間再生

第1019章 陽間再生

  <!-->熱門推薦:

  風起石山,天胎孵化而出,驚動八荒。

  這一天,東勝神州劇震,九竅石人竟出世,氣沖斗牛,火眼金睛,光束射九霄,著實引發巨大轟動。

  這是天尊之資,或許還可以成為大能,未來足以睥睨洪荒大地上,以后注定可以守護一方,讓道統輝煌之光普照四方。

  “我東勝神州孕出天胎,乃大興之兆,會澆落下大道碎片,如甘霖普降,接下來山川間異果激增,花粉飛揚,或許又將引來一個進化鼎盛時期。”

  有人贊嘆,聲如洪鐘,震動蒼宇,這是東勝神州某位大能的弟子,也算是一個古老的存在,實力深不可測。

  “嘿,禹州有難了,它毗鄰東勝神州,此消彼長,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天尊覺醒,雙目幽邃,望向禹州方向,做出這種判斷。

  一時間,天地虛空中出現許多道閃電,交織在禹州與東勝神州間,這都是眸光,是一些深不可測的存在復蘇,在關注兩州。

  這種級數的進化者,實力恐怖無邊,掌握強大的呼吸法,一旦出世而行走在大地上,需要各族朝拜。

  有的天尊蟄伏無窮歲月,早已被世間遺忘,在等待衰敗之體蛻變,不敢輕舉妄動,不愿消耗生機。

  但是,今天一些可怕的生物覺醒,關注兩州間的事。

  “真是不簡單啊,生而具有火眼金睛,這是絕世天賦,連老朽都在惜才,恨不得收它為關門弟子。”

  到了這個層次,想找個能夠真正傳承衣缽的人很不易。

  有些存在自身老邁后,很希望有一個中意的弟子崛起,成為同級數的強者,這樣他則可以安度晚年。

  不然的話,哪怕你高高在上,一旦遲暮時,也可能被人盯上,成為獵物。

  弱肉強食,哪怕是頂級的進化者,所要面對的生存環境也很殘酷。

  便是天尊也要防老,縱為大能,一旦有血氣衰敗跡象也需留后手,不然的話會很危險。

  若是自身始終足夠強大,誰還會去爭搶什么弟子?靠自己就是!

  “禹州那個老家伙,一定在沉默吧,守在那里很多年,太心慈手軟,結果如何?毗鄰的東勝神州崛起,他沒好日子過了。”

  “唔,無需多想,禹州的那位不妙了。東勝神州的那位,向來心黑手辣,一二十年后,兩州平衡打破后,他必然要動手。”

  一些大人物在談論。

  貧瘠的禹州有個老人,一直守在那里,曾私下提及,預感該州將來必然要走出一位震古爍今的進化者,會俯瞰天下。

  而他的衰敗,說不定也會因此后起進化者的出現而出現轉機。

  當時,東勝神州棲居著數位強人,曾有人奚落禹州的老者,不知進退,不懂天機,一味庇護禹州毫無道理。

  現在,東勝神州出現天胎,相比較而言,這是轉運的開始,而禹州會越發的貧瘠。

  “羽尚,你衰敗太快,看不清形勢,都不能明悟自己的身后事,后知后覺,有些遲鈍啊。”

  果然,東勝神州有強人開口,對禹州的老人羽尚奚落。

  “羽尚,我勸你早些將禹州當作祭品,放到供桌上,我等多少會對你手下留情。”更是有人這般開口。

  這簡單的話語,透露出部分殘酷而可怕的真相,若是傳到陽間洪荒大地上,會引發海嘯般的波瀾。

  “天胎還未出師,不一定能崛起,不見得可以打遍附近各州無對手,我羽尚一生從不低頭。”禹州的老者開口。

  “呵,你還要庇護禹州?那好,你繼續吧,一二十年后,我們見分曉。”

  “哈哈,你該不會認為禹州還真會走出一個震古爍今的進化者吧?羽尚老兒,你真是衰弱到一定程度了,對大道與未來的感應越來越弱。”

  禹州,羽尚老人沉默,這種關頭沒有話語可說,自身也感覺無力,充滿疲憊感。

  “拭目以待,我與幾位進化道友,靜待禹州復蘇,走出一位猛人,哈哈……”有人大笑嘲諷。

  ……

  事實上,沒有人看好禹州。

  附近疆域,但凡關注此事件的進化者都在嘆息,覺得羽尚老人生命之火飄曳,一二十年后多半就要熄滅了,其早年預判出錯!

  東勝神州有石卵孵化,天胎出世,這是大興的跡象,可能會多出一位大能,禹州本就貧瘠,拿什么來比較?

  所有人都不相信禹州會出現一個強力猛人,不具備那樣的“進化土壤”。

  “不要輕易下結論,我聽聞羽尚老人的師傅可能還活著,沒有徹底死去,關鍵時刻說不定可以拉他一把。”

  有人說道,但是聲音不高,帶著不確定的語氣。

  “算了吧,此中有隱情,涉及到古代大能的流血禍亂大戰,少提及為妙,而且不用報什么希望。”

  然后,天地寂靜了,沒什么人再談論,多有忌憚。

  ……

  此時,楚風略顯渾噩,于朦朧間,他嘗試睜開金睛,可是魂光搖動,非常暗淡,隨時會熄滅下去。

  他驚悚的發現,自己沒有肉身,這是哪里?

  周圍寂靜,一片黑暗。

  他像是被關押在一個牢籠中,宛若沉睡了幾個紀元那么久遠。

  很快,他摸清自身狀態,只剩下一團血精,還算晶瑩,這是他最后的肉身精粹,其他都被磨滅了。

  “這是石盒內部嗎?”他自問。

  他漸漸集中魂光,凝聚在那團燦爛的血液中,自身狀態好了不少,發現的確在石盒內部。

  或許現在可以稱之為石罐,三寸高,古樸而略微像鼎。

  他沒有輕舉妄動,回憶起投胎的經歷,帶著肉身轉世失敗了嗎?為何沒有出現在母體中,還在究極至寶內。

  想到輪回路上以及終極之地的種種,當真可怕與玄詭,這轉世的過程太驚悚,那些畫面,那些片段,實在匪夷所思。

  毫無疑問,那些事若是被大能感受到,或是親身經歷一遍,一定會推演出部分恐怖的真相。

  楚風輕嘆,到底在哪里出現問題,因為帶著肉身,所有沒有辦法順利轉世嗎?

  他記起一件事,從輪回盡頭闖出來后,最后的剎那,他又挨了一擊,將他打爆在石棺中。

  當時,三十三重天草、六道輪回血等從終極地帶出來的東西幾乎都消耗一空,所剩很少,很難讓他迅速恢復過來。

  而且那一刻,石罐的蓋子松動,所剩不多的造化物質因此而溢出去一縷,讓他差點就沒辦法活過來。

  “嗯,那一刻,我透過石罐縫隙感應到,像是要去投胎了,朦朧間,透過半透明的罐子看到一個九竅石胎孕在奇石中,那是我要投胎之處?”

  楚風狐疑,魂光組成形體,臉色越發的難看。

  因為最后關頭時,那里有究極場域將他震開了,事實上石罐也因為被符文轟擊,再次被震飛。

  “石罐中的造化物質外泄,被那石胎得到一縷?”楚風自語,道:“害得我差點身死,你欠我一個大因果。”

  甚至,他還懷疑,若非有神秘場域阻擋,他可能就投胎石卵中了。

  楚風打了個冷顫,他還真不想變成一個九竅石人,哪怕其看起來天資超絕,很是恐怖與非凡。

  “我降落在什么地方?”

  他覺得,肯定遠離那孕育九竅石人的那座山了,當時石罐被震飛,直接消失在虛空中,橫渡過浩瀚疆土。

  事實上,當時守護天胎的那些生物都曾有感,看到一團朦朧的光,帶著混沌氣俯沖下來,然后發生大碰撞,最終一抹流光遁走。

  那抹流光便是石罐!

  “我這算是偷渡到陽間來了嗎?”楚風笑了,雖然魂光劇痛,但還是忍不住開心,誰能想到,從輪回終極地投胎,居然可以這樣!

  他沒有進入母胎中,而直接以肉身形態出現。

  他沒有開啟石罐,需要趕緊修復肉身,想要再現出來。

  然而,在魂光閃耀時,在滴血再生的過程中,楚風忍不住驚叫,原本穩如山岳、面不改色的他,現在失態。

  “我是誰,什么情況?!”

  他簡直不敢相信,現在的他正看著自己復生的一雙手,使勁兒搖頭,在石罐內覺得風中凌亂。

  本章說很熱鬧,但好像都猜成猴子了。另,再推下,圣墟和遮天,狠人大帝的弟子,濃縮一篇中,想看的話可以在微信里搜索公眾號:辰東,加上我后,對我發送異域兩個字就能看到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