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1016章 九滅重生

第1016章 九滅重生

  楚風兩眼一抹黑,將自己關進石盒中后,一頭撞進朦朧的漩渦捏,相當決絕,就此進入這條古往今來無數人想了解與探尋但卻無所知的極盡神秘的通道中。

  “我轉世了,我在投胎!”

  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哪怕剛才很果斷,可是現在踏上這條路后還是覺得不安,真正的轉生開始了,他要去哪里?

  這涉及到了種族、父母等,他會成為一個新生嬰兒,一切重頭開始,將會有怎樣的天賦,能否在陽間天縱奇才榜中脫穎而出?

  “我怎么覺得,以我之身真有可能會成為大宇級進化者的子嗣?”他雖然心神不寧,但依舊自我感覺良好。

  若是有人在這里,一定會嗤笑他自戀。

  突然,石盒劇震,爆發刺目的光芒,進入星沙籠罩的漩渦中后,石盒劇烈翻轉,遭遇了最為可怕的撞擊。

  這導致盒子中的楚風跟著翻滾,跟一些造化物質碰撞,他呲牙咧嘴,尤其是跟石盒壁觸及后,自身相當疼痛。

  哧!

  就是這石盒內部都騰起光芒,可見在外部承受了怎樣的壓力。

  一時間,楚風看到石盒都漸漸晶瑩了,宛若半透明的琉璃,模糊間看到外部有些朦朧的光。

  轟!

  一剎那,石盒又受重擊!

  似萬劍斬來,像千矛刺來,哪怕是在石盒內部,楚風也被震的頭昏眼花,而后他更是爆碎,化成一團血與魂光碎片。

  一聲大叫,他覺得靈魂在被撕裂,周身痛苦難忍,石盒也擋不住外面的神秘能量?

  很快他知道了,石盒的蓋子被震的略有松動,所以沒能庇護住他。

  “封!”

  楚風的魂光重組,在那里大吼,可是剛將蓋子封上,然后又被外面恐怖的斑斕光束撞擊,再次松動。

  噗!

  他的血與魂光都炸開了,成為光雨,宛若要化作虛無,生命印記要在此消散開來。

  關鍵時刻,三十三重天草的根須觸及他的血與靈魂光雨,帶給他無盡的生機,楚風很快就恢復過來,真身再現。

  三十三重天草驚古今,簡直不屬于人間,扎根之地必然逆天,現在只是一截根須而已,便將楚風瞬間救活。

  而且,它還剩余不少。

  楚風恢復過來,第一時間還是去扣緊盒蓋,保證密封嚴實,然而外界劇震的越發的駭人,天翻地覆。

  隱約間,他透過漸漸晶瑩的盒壁看到外部的一些景物,像是有利爪,有黑影,有火光滔天,各種懾人的景物都在模糊呈現。

  這是在投胎的路上嗎?楚風狐疑,外面光怪陸離,難道于模糊間所見都是虛幻,并未看到本質?

  砰!

  石盒翻騰著,盒蓋那里再次被震開一絲縫隙,強大如他為神王中期,居然都不能保證石盒蓋子扣嚴。

  他雙手破爛,接著身體炸開,哪怕石盒只出現一點縫隙,他也在瞬間慘死,連魂光都在跟著血液焚燒。

  正常來說,這算是又死了一次。

  一息間,楚風像是陷入永恒的黑暗中,就這樣死了嗎?

  在最后的意識消散前,他感覺無比的絕望,都踏上轉生之路,居然還要形神俱滅。

  他很想弄清楚,這條路為何如此抵觸肉身者,有什么大秘?

  這分明是在堵死這條路,敢肉身橫渡,必然要被滅殺個干凈,不會給人一點機會。

  一點溫熱流淌過來,蔓延向楚風毀掉的意識那里,滋養最后一滴血,蘊養炸開的靈魂光雨,使之復蘇,生機勃勃。

  六道輪回血!

  是這種物質,它為天地生養之血,自古至今都是傳說,可讓天驕人物血脈純化,更能進一步異變。

  它的價值沒有辦法衡量,讓各路大人物都眼紅,一旦出現,諸教的鼻祖都要出來殺到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現在它蔓延過來,讓楚風復生自然不算是什么難事,這是逆天之物。

  當楚風恢復時,心頭滴血,這可是六道輪回血啊,舉世難求一滴,他所得到的那一小灘,一下子就耗去了四分之一。

  “啊……”

  在他大叫時,自身又要解體了,他迅速運轉呼吸法,施展法則,將那盒蓋禁錮,使之密封。

  可是,未過兩秒鐘,他承受不住,外界像是有一座大山砸來,石盒顛簸,他被震的翻騰,盒蓋又松開一絲。

  果然,楚風的形體與神魂都炸開,成為一片血霧與流光,非常的凄慘,骨頭渣子還有殘魂都附著在石盒的壁上。

  一團光在焚燒,那是不死火光,也是從輪回終極地帶出來的,跟不死鳥最本源的物質有關。

  在那團火中,楚風的魂光與血霧哧哧消融,要被徹底毀滅了,但是最后關頭他又猛然浮現出來,在毀滅極點時,爆發蓬勃生機。

  那像是一股不死之力,源自火光核心。

  隨著楚風再現,不死火光暗淡,消失大半。

  “我從輪回之地帶出來的東西難道都要消耗在這里。”楚風嘆氣,生死困境,他從輪回古洞中尋來的造化,在持續的消耗,這樣下去什么都剩不下。

  早先他還覺得,以量取勝,哪怕不能得到一株完整的三十三重天草,或者一團無暇的飛仙光,但是各種機緣都截取一點,也足夠了,不弱于人,甚至是超越。

  怎能料到,他這一路上命運多舛,竟數次身死,依靠這些逆天物質在續命,實在是可惜又可怕。

  “又來了!”

  楚風頭皮發麻,即便竭盡所能封閉石盒,可還是在此過程中粉身碎骨,這是要活活將磨死,一次又一次,他身邊的天地造化物早晚會耗完。

  哞!

  一頭莽牛咆哮,屬于異荒獸,其本源之力激蕩,在此散開,化作流光,生機滾滾而無盡。

  楚風被這種本源救活,但是,這頭異荒獸之神秘能量卻也是損耗的七七八八了,在此暗淡下去。

  他滿臉苦澀之色,又損失一種造化。

  他渾身震動,符文密布,秩序化成神鏈粘在盒蓋上,苦苦對抗,想要封死那里。

  隱約間,他看到外面流光成海,神芒滔滔,一頭可怕的禽鳥飛行,張嘴間赤紅盛烈,巖漿如海,要將石盒吞掉。

  “那是大道碎片嗎?”他堅信,這條路上不會有生靈。

  嗡的一聲,石盒越發燦爛,接近透明,他看到那所謂的鳥喙是一團紅霧,包裹石盒,要消融這件究極之物。

  這讓他倒吸冷氣,強如石盒,不知道經歷幾部進化史了,居然也在被攻擊,有東西想毀掉它。

  楚風瓦解了,這一次斃命后,很長時間才在三十三重天草剩余的根莖散發生機時活過來,太艱難了。

  可想而知,那團紅霧的恐怖。

  就這樣,他一路顛簸,翻騰著,不斷死去又復蘇,期間他所帶來各種精粹、各種天地造化物質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起初,他還記得,自己算是九滅重生。

  可是到了后來豈止被滅了九次,遠超越之,楚風從起初的劇痛難忍,到最后的麻木,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幾次。

  這是一場痛苦的旅行,是人生之大磨難。

  身體與魂光瓦解一次就已經算是恐怖大事件,現在他所承受的過多,從痛到麻木,再到重新體會到生不如死,宛若一個苦難輪回。

  “怎么不麻木到底?”他快崩潰了,到了后來,自身的感知越發的敏銳,想麻木渾噩下去都不行,一次次被驚醒過來,真切體會到生死間的轉化與厄難。

  不知道何時,他仿佛聽到海嘯聲,感受到萬丈紅塵氣,這是要到目的地了嗎?

  楚風驚醒,通過半透明的石盒,他看到無盡的汪洋,這是到了哪里?

  然后,一朵浪花濺起時,紅塵萬象迎面闖來,他像是進入一片國度中,在霎時間,楚風宛若經歷了一世,感受到人間種種。

  轟隆!

  又一重大浪打來,將那朵浪花震散,有一片大世界浮現,闖入眼簾,映入心海,他像是又接受了一次轉生,在那世間行走。

  楚風大受觸動,輪回果然可怕,涉及到這個層次后無小事,他在經歷什么,這還是在投胎的路上嗎?

  一朵浪花一片紅塵世界,這實在可怖。

  隨后,他震驚了,石盒在變形,早先他居然無所覺,現在才突兀的發現,石盒跟以前不一樣了,不是盒子?!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