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千零一十章 泥胎出手

第一千零一十章 泥胎出手

  <!-->熱門推薦:

  楚風覺得發瘆,他曾經數次來到過這里,還曾跟這石胎并排坐在一起,享受焚燒的符紙供品,壓根就沒什么事。

  可是現在,它卻在發光,塵埃激蕩,簌簌落下,獸皮袍袖鼓蕩起來!

  楚風頭大如斗,頗有一種體悟,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他數次往來于這里,一直沒遇到什么麻煩,今天終于出事了,目睹一場大變故,泥胎這是要跟他清算嗎?

  他有點心虛,別人來這里都是在膜拜,虔誠叩首,可他壓根就沒有那么恭謹過,甚至還一度產生某種想法,想將這泥胎身上的戰袍給剝下來,將它的手串給摘走……

  雖然最后沒有付諸行動,不曾洗劫,但是那種念頭曾經很強烈。

  現在,他很想說,老兄,你接著睡,我只是路過!

  而且,他身體力行,真的這么做了,就想這么硬著頭皮的溜走,可是,一股莫名的“場能”出現,禁錮了他,走不動了。

  楚風一聲哀嘆,頭皮發麻,看著泥胎。

  光陰流逝,時光長河呼嘯,不知道幾億載歲月了,泥胎身上的塵埃太厚,早已淹沒其真容。

  現在它發光,簌簌落下的塵埃足有幾寸厚,尤其是其中一個袍袖那里,鼓蕩起來,獵獵作響,并且光芒刺眼。

  泥胎的這番動靜,實在有點嚇人,原本平日這里寂寞如雪,可現在塵埃飛揚,有些嗆鼻子。

  “嗯,不對!”楚風心頭悸動的同時,也看出一些異常。

  一切都是因為泥胎的一只手,它的本體并沒有動,所謂的獸皮袍鼓蕩,源于其左手腕那里,流光炫目,符文蕩漾,晶瑩璀璨。

  是那條手串!

  它由獸骨、牙齒、鳥喙等組成,被莫名的生物筋穿在一起,形成一條美觀而又古樸的手串。

  于此之際,那些打磨平滑的鳥喙、獸牙、晶瑩骨塊等,一起震動,發出光芒,整條手串神圣祥和與絢爛無匹!

  起初,它如同朝霞升騰,普照四方,最后宛若神虹驚天,太刺目了,讓人無法正視。

  最為關鍵的是,它有一種無上的“勢”,震懾人心,便是神王在它的面前也感覺自身渺小如同螻蟻,微弱猶如塵埃,根本算不上什么。

  楚風確信,若不是石盒在手,他可能被震懾的不成樣子,根本不可能安然站在這里,不說爆碎于此地,形神俱滅,多半也要軟倒在地上。

  昔日,他眼中的最強者便是映照級生物,根本不知道此上還有境界,還曾一度認為,這條手串便是映照級的獸牙、鳥喙等打磨而成。

  現在看來,那種猜測太可笑,相差十萬八千里,這條手串絕對是究極之物,讓諸天進化者都要發瘋。

  楚風得石盒庇護,漸漸穩定下來,沒有顫栗,但是卻心頭陣陣發毛,總覺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他看的仔細,這泥胎本體真的沒動,雖然墜落下很多塵埃,可是真身上依舊灰塵很厚,不顯露真容,連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看不清。

  唯有它的左手那里,獸皮袍袖鼓蕩!

  那條骨串發光太盛烈了,并且在這個時候,它激射出一道斑斕光束,飛向楚風,根本無法躲避。

  光束帶著歲月的氣息,由各種大道碎片組成,宛若一張神圣法旨橫空,罩落向楚風。

  “不!”

  楚風低吼,他覺得心頭欲裂,魂光驚悸,宛若世界末日來臨,這泥胎真要跟他清算?

  嗡的一聲,那道光將他覆蓋,神圣而磅礴的斑斕光束簡直可以碾壓一切,無所不能,將楚風從頭到腳禁錮,霎時間激蕩起來。

  在此過程中,石盒晶瑩,但是稍微一震后,它又恢復原樣,并沒有阻止手串激射過來的這道光束。

  我只是路過!楚風想大叫,但是卻喊不出來,動彈不得,連魂光都仿佛被冷凍了。

  像是山洪傾瀉,在楚風的體內奔騰,聲音異常宏大,震耳欲聾,讓他的血肉在抖動,魂光在共振。

  這是什么情況?

  忽然間,他像是超脫出來,能夠審視自身的一切了,那斑斕光束在沖擊他的全身上下,從血與骨到靈魂,每一寸都被梳理過去。

  然后,楚風看到了一副讓他驚悚的畫面,怎么有兩個自己?

  一個是他自身,沒什么問題。

  還有一個,雙目滴血,嘴角帶著詭異的笑,跟他自身幾乎重合。

  他驚悚了,第一時間意識到那是什么!

  詭異物質,還沒有除盡?

  “嗷……”

  刺耳的尖叫,宛若厲鬼在哭嚎,太瘆人了,也太可怕了,從楚風自己的血肉與靈魂中發出,打破輪回路盡頭的寧靜。

  是了,楚風自身有一種明悟,這石胎坐在這里,不是單純的閉目沉眠,而是在看守這條路,不允許某些東西踏入輪回。

  雖死寂不動,但卻在默默俯視著一切。

  同時,他也明白了,不是粗糙的石磨盤不夠強,而是他的血肉與魂光始終沒有被徹底碾碎,不曾格式化,他是帶著肉身過來的,所以還有詭異物質糾纏

  而在這里,泥胎坐鎮,不管它是死物也好,活著也罷,它腕子上的那條手串都在執行某種旨意,凈化一切,震懾這條路。

  這是在進行最后的排查,消弭禍患!

  楚風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驚悚,那詭異物質遠比他想象的可怕與復雜,居然還未除盡,需要泥胎出手。

  確切的說是泥胎腕子上的手串被激活了,在此磨滅恐怖物質,輪回中不允許灰霧出現!

  楚風想到,昔日他還想擼下這條手串據為己有,現在看來,還真是……膽大包天,無知者無畏。

  不過,他也暗嘆,這東西要是可以戴在自己手腕上,還怕什么詭異物質,盡情施展小六道時光術,根本無隱患。

  轟!

  跟他真身糾纏的那個“楚風”,七竅流血,滿身是傷,現在直接炸開,被晶瑩的手串激射的斑斕光束徹底絞滅。

  這一刻,楚風如同一個囚徒從陰暗的牢籠中掙脫而出,渾身上下輕靈數倍不止。

  這比在石磨盤那里凈化后,還讓他神清氣爽,他知道,這一次才算是徹底鏟除禍患。

  靈性蒙昧,這是何其可怕的事?若不是在這里斬盡灰霧,他將來怎么能跟陽間的天才爭霸,先天不足,自身會越來越暗淡!

  “嗯?”

  同一時間,楚風發現,那個附著在他血肉與魂光中的七竅流血的“楚風”被轟滅后,化成點點灰色齏粉,并非是徹底消失。

  不過,已經沒有所謂的詭異、不祥等,被徹底凈化后,還原成一種特殊的物質。

  這時,他體內一物動了,在牽引,將點點最本源的灰色齏粉吸收。

  這讓楚風嚇了一大跳,但最后又釋然。

  黑白小磨盤在他的體內緩緩轉動,這東西很特別,也很堅韌,楚風曾經有過很多次危險,肉身都爛掉,甚至化成血與骨,但它始終跟著保留下來,一直未滅。

  它介于物質與能量間,有大用。

  現在,它吸收最本源的灰色齏粉,發生變異,不再那么黑白分明,有些灰暗了。

  楚風心頭一動,這世間哪里有什么絕對的黑與白,許多人都是行走在灰色地帶。

  他很清楚,這灰暗的小磨盤比以前更超凡,在這里吸收的可是一種極其特殊的本源物質,是不祥與詭異被凈化后所留的有形之質。

  甚至,他一度懷疑,這本就是一種驚人的東西,但卻被侵染了,而今返本還源,這才再現原本的形質。

  他很清楚,黑白小磨盤對他有大用,陽間洪荒大地上多靈粹,山川中的危險地帶有各種異果,他需要小磨盤幫他進化。

  原本,進化者吸收花粉最合宜,但是有小磨盤可幫他解決一切,可凈化異果等。

  同時,若是他以場域手段進化,吞食陽間名山大川蘊含的靈粹,小磨盤的作用會更大。

  嗡的一聲,泥胎腕子上的骨串不再發光,暗淡下去,袍袖也不再鼓蕩,此地瞬間恢復寧靜。

  楚風恢復自由,不再被禁錮,他神色復雜,這算是泥胎出手嗎,還是說此地的規則使然,凈化其身?

  他只能感嘆,輪回之地太神秘,這或許不是一部進化史所能造就的,擁有天大的秘密,連接著進化史上一些非常重要的節點!

  多少人曾征戰,多少究極人物顯化與對抗于輪回間。

  究竟有幾多生物涉足這個局中,都在什么層次?

  石狐給他提及的走最強之路的帝,是否涉足當中,跟一些生物比較的話,算是什么層次?

  楚風有太多的疑問,然而,任他駐足,口中喃喃,在此地也得不到任何回應。

  這輪回之地寂靜無聲,或許只是表象,激烈的碰撞不知道在何方。

  他明白,自身層次不夠。

  楚風毅然上路,離開這里,走向那無比神秘的輪回洞!

  那口洞是輪回的終極之地,到底有什么,他內心波瀾起伏,無法寧靜,期待而又忐忑。

  嗖的一聲,楚風一躍而起,化成一抹流光,沒入那口古老而又帶著斑駁輪回印記的洞穴中。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