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一千零六章 輪回路上的那只黑手出世

第一千零六章 輪回路上的那只黑手出世

  太武來了,這可是一位真正的天尊啊,廣袤的陽間大地上有些區域有他的神廟矗立,供奉著他的法相,讓各族供奉。

  現在,這種傳說中的人物出現,令人心顫,靈魂都在發抖。

  到了天尊這個級數,已經可以在陽間博弈,是真正可以讓天下風云激蕩的強者,高高在上,活過漫長歲月,掌握究極之法。

  別說他們,就是這些人的弟子親臨,都是一場天大的風暴,可讓一個王朝興衰更迭。

  秘境中沒死的人叩拜下去,頂禮膜拜,無比虔誠,有些就是太武一脈的徒子徒孫,見到開教鼻祖到來,激動無比。

  無窮歲月以來,世間所能見到是只是這種生物在各地神廟中的塑像,哪里可見血肉之身?

  太武面無表情,右手掌心中一團血與魂光在跳動,而后他一聲輕叱,將一道身影重塑出來,正是紀鴻。

  紀鴻還沒有死,最后關頭險些形神俱滅,激活了他師尊留給他的一枚古符,召喚來太武的一具化身。

  這依舊不是太武的真身,他沒有時間出現,一年來都在跟宿敵對峙,不可能親自趕來。

  “師傅!”

  紀鴻復活,頓時伏在地上叩首,他既是羞愧,又是憤怒。

  他可是半步天尊,幾乎被殺死,迫不得已驚動他的師尊,這讓他臉膛發燒。

  要知道,這并未是同階的對頭造成的,而只是陰間的一個小土著,竟讓他險死還生,當真是丟臉到家。

  “師尊,給您添麻煩了!”紀鴻跪在那里,輕聲低語請罪。

  他知道,自己的師尊跟那位宿敵斗爭到白熱化,不然也不會無比渴求失落在陰間的那件至寶,現在無暇分身。

  今天能夠顯化一道化身來救他,著實不易。

  太武天尊點了點頭,無比的遺憾,因為他已經知道,不久前那個土著出現了,帶著陽間的究極瑰寶。

  可惜啊,這次又差了一點點,擦身而過,依舊無緣!

  再次親臨陰間?他是說什么也不會這么做了,如果再損失一具化身,他陽間的真身都會不穩固,會被對手所乘。

  眾人看著半步天尊都跪伏在地上,對太武那么恭敬,越發感覺到壓力,超然在上一教鼻祖過于恐怖。

  隨后,太武消失,回歸陽間。

  “我去殺敵!”

  “我會為師尊取來那件瑰寶!”

  紀鴻開口,連說兩句話,他要前往陰間宇宙,徹底豁出去了。

  刷!

  天空中降落下一張法旨,這是太武留給他的,可庇護他橫渡陰間的混沌海,這是支持他過去走上一遭。

  那件秘寶對太武來說至關重要。

  眾人震撼,誰都沒有想到會發展到這一步!

  轟!

  紀鴻動身了,從這片秘境消失,無數人心悸,瘋狂追了出去,恨不得跟著前進,想要看一看最終的結果。

  但是,憑他們怎么追的上,只看到他進入星空,步入通向陰間宇宙的混沌中。

  哧!

  不過在他離開前,他從的天靈蓋那里飛起一團真血與幾許魂光,他也是做了防備,怕遇到意外徹底死去,留下后手。

  “紀鴻天尊等一等,我們愿意隨行!”

  有神王大喊,但是早已來不及,這是剛從陽間過來的強者,想要見證接下來發生的大事件。

  紀鴻渡過混沌海,成功過來了,他壓低自身境界,怕引爆大淵那里的危機!

  他的真身在站在混沌中,眸子陰冷無比,今日遭逢奇恥大辱,他怎能忍受,必須要殺了那個土著,奪走至寶。

  “你走不了,我已經觸及過你的本源氣息,我相信走遍這片宇宙終究是能將你尋到,讓你生不如死!”

  紀鴻英俊的面龐上寫滿森冷,他曾發誓,要折辱楚風一萬載,不可能讓其簡單的死去,不然何以解心頭之恨。

  半步天尊來了,還沒有真正踏足陰間,就已經引發這片宇宙的轟鳴,劇震不已,許多生命星球上的秩序在和鳴。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變故,小陰間宇宙相對于大陽間進行對比的話,不過是滄海一粟,非常渺小,猶若塵埃。

  紀鴻親自趕來后,他確定,這只是一處亂葬崗,不像傳說中的大陰間。

  “我來了!”他冷漠地笑著,帶著無邊的殺機。

  哧的一聲,一具化身從他體內沖出,并被他壓制到映照層次,就這樣走入的陰間星海中,要去殺楚風。

  嗡的一聲,第二具化身出現,也進入小陰間宇宙,一步邁出便是星斗轉移,瀚海星空倒退在后方。

  他的真身屹立在混沌海中,沒有過去,他相信,哪怕真有變故,有意外發生,自身也不會出事。

  真身無恙,一切就安好!

  他心中有一團火在焚燒,很想血洗陰間,若非忌憚大淵,沒什么不敢做的!

  “楚風出來吧,我已經失去耐心,寧可舍棄化身,今天也要大開殺戒,血洗四方,除非你出來,不然我豁出去了!”

  紀鴻喝道,震動星空,他的兩具化身在各地行走,在許多生命星球上出現影跡,其音隆隆。

  于此之時,大陽間世界,即便是一隅之地都有億萬里疆土,廣袤無垠,山岳雄渾,大河滔滔。

  這片洪荒大地上,精粹流淌,道祖物質偶見,仙霧繚繞,山河無比的壯麗與瑰美。

  今日,一則消息傳來,在各地間引發熱議。

  陽間排位在第八的神祇赤銘死了,折落在陰間,被那里的土著扼殺。

  不僅如此,太武的親傳弟子半步天尊紀鴻也險些被人轟殺,最后靠他師傅救場。

  “真的假的,不是有消息傳回來,說那里只是一處亂葬崗嗎?居然能殺陽間神級進化天才,甚至連紀鴻都吃大虧了!”

  陽間一些地方熱鬧起來。

  當然,更多的地帶很平靜,便是這種消息都沒有驚起什么風浪,相對于無邊無沿而又壯闊的陽間來說,這點事不算什么。

  比如,有些強大的進化門派,根本不在意這點小事,他們關注某片山河中埋葬的大墓,可能是史前某位女帝的安息地,或許那地下的棺槨中還有人活著。

  也有人在關注,天上那扇金色的天門又要開啟了嗎?這次會引出怎樣一番大動靜。

  還有人在矚目大能的棲居地,是否會有究極戰?

  亦有人在關注陽間的一些榜單,某一負有盛名的進化研究機構,最新發表文章,一夜間登上進化學術報告排行榜前三甲內,闡釋出進化路上一關鍵性問題,疑似攻克了。

  陽間多姿多彩,有存在億載歲月的皇朝,有活過漫長歲月的大能,還有敢攻打陽間禁地的進化門派,都有自己獨特的運轉軌跡,并不在意陰間的事。

  不過,在某些特定范圍內,陽間人馬在陰間折戟還是引起一番波動。

  楚風還未進陽間,便引發一次波瀾,在小范圍內有一定的知名度了。

  殘破宇宙內,各方進化者都在關注。

  “你們說,紀鴻天尊能成功嗎?”一位神祇開口。

  紀鴻雖為半步天尊,但是許多人對他開口稱呼時,都很恭敬,直稱天尊。

  “不管能否帶回來至寶,紀鴻天尊多半都會在陰間出一口惡氣,不會善了!”

  在人們議論時,陰間宇宙氣氛緊張。

  各族都知道,陽間又有大人物來了。

  然而,紀鴻天尊興師問罪而來,自身也在驚悚,路過大淵時,他寒毛倒豎,一語不發,遠遠地繞行而過。

  他師尊的一具道身就死在那里,現在他怎么能不發毛?

  早先,他還想動手呢,血洗一些地地方,可是真正過來后他又沉默了,不敢再有早先的念頭。

  地球,楚風正跟石狐說話,告訴他究竟鬧出怎么樣的動靜。

  石狐天尊道:“嗯,他要是敢過來,哪怕他的真身不踏足,藏在混沌海中也沒用,一旦引發大淵中那位出手,必死無疑,形神俱滅。”

  小朱雀通體鮮紅,跟石狐都在地球上,最近它很悠閑也很愜意,感覺這片世界沒有詭異物質,連呼吸都舒暢了。

  “他沖地球來了,大淵怎么沒有動靜?”石狐驚異,神色凝重,畢竟它狀態糟糕。

  楚風一嘆,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大淵沒什么動靜,他現在只能上路,去輪回!

  “前輩就此別過,我或許該去陽間了,不知道還有沒有轉機!”楚風嘆道。

  石狐道:“放心,我雖然殘廢了,但是面對一個半步天尊還無懼,他不敢血洗地球。”

  “楚風,你給我滾出來,再不現身我便血洗這顆生命星球!”紀鴻來了,強大的化身掠過星海,抵達地球外太空中。

  而且,他的兩具化身齊至,并非只來一具。

  “你要血洗這里?”石狐開口,真身就在昆侖山上,遙望外太空。

  “嗯?是你,狐天尊?!”紀鴻震驚,怎么能在這里見到此人,感覺不可思議,這當中包含的信息太多了,也太恐怖了。

  很快,他發現石狐的狀態,嘴角露出一縷笑,輕松了不少。

  “看在狐天尊的份上,我不會血洗此地,但是那個土著,我必須要帶走!”

  “紀鴻,你爺爺在這里,滾過來吧,不然爺爺走了,不和你玩了!”楚風大喊,聲音從那昆侖山下的煉獄空間中傳出。

  轟!

  紀鴻的一道化身直接沖進去了,沒入煉獄中,剛一進來他就覺得渾身發冷,冰寒刺骨,他頓時心頭沉重。

  瞬息間,他就來到光明死城前,看到這里的一切,倒吸冷氣。

  即便他沒有親身經歷過,但也聽說過煉獄,不曾想居然來到這里。

  楚風手持石盒,已經通過石磨盤,站在輪回路上,肉身完好,正在那里挑釁,道:“紀鴻小兒,爺爺走了,他日咱們陽間再戰,不過你要小心啊,我此去轉世,你們太武一脈的好日子都要到頭了,全都要死!”

  紀鴻臉色陰沉,他對于可轉世者非常忌憚,自然不甘心看著楚風去轉世。

  同時,他也很詫異,楚風肉身無恙,這就去轉世了,有點講不通。

  紀鴻眸光陰冷,看到楚風還站在石磨盤近前,覺得可以一試,或許能活活震死對方,讓對方樂極生悲,死無葬身之地,最好能將石盒震飛出來。

  想到這里,倒退出去足夠遠,甚至都快脫離煉獄空間了,然后,他轟的一聲攻擊那光明死城中的石磨盤,想引起它反噬,從而波及楚風,將他震成齏粉。

  紀鴻的想法很歹毒,真要讓他成功,楚風自然很慘。

  但是,紀鴻低估了此地,哪怕他是半步天尊,也對煉獄與輪回路了解不多,試想連石狐天尊都此地恐懼,知道的不多。

  一位半步天尊又怎能了解的透徹?若是他的師傅太武在這里,一定不敢這么行事。

  這一掌,他打的舒暢了,飛出去無盡的符文與光芒,沸騰的能量沖擊在石磨盤上,震動了整座光明死城,讓輪回路都出現莫名動蕩。

  楚風寒毛倒豎,第一時間躲避進石盒中,保護自身。

  事實上,紀鴻高估自己了,他一掌打出的能量并不能對此地造成絲毫損傷,只是稍微的輕震,連楚風那里都不能波及。

  可是,最終造成的后果的卻是恐怖的級,震動古今,發生了足以嚇死神魔的異變,一只漆黑大手從輪回路上探出,通過光明死城,緩緩向外抓去……

  “啊!”

  紀鴻頭皮發麻,轉身就逃!

  這一刻,楚風稍微掀開石盒,通過一道縫隙正好看到這一幕,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昆侖山上,石狐原本很平和,但是現在它突然間通體發毛,然后……果斷跳了起來,開始跑路,它覺得頭皮都要炸開了,內心惶恐無比。

  小朱雀看的目瞪口呆,傳音喊道:“石狐爺爺,你怎么會動了,而且跑的這么快?”

  石狐一把抓住它,一齊帶走,跑的更快了,喊道:“戰戰兢兢,惶惶恐恐,嚇得我一下子就會動彈了!”

  小朱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