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九十五章 懷疑人生

第九百九十五章 懷疑人生

  凌晨的心情糟透了,他讓陰間的土著先動手,對他先隨意出擊,結果對方真是不客氣兼且兇猛,一腳將他撂倒!

  而且,很端正的踹在他的臉膛上,他整個人咳血、倒飛、慘叫、墜地!

  這簡直是……讓他覺得嗶了狗,太特么丟人,簡直是上趕著求人家踹他一臉!

  然后,他才感覺到疼痛,整張臉都變形了,他的顴骨、鼻骨、頜骨都碎掉了,涕淚長流,口鼻飛血。

  “嗷!”

  眾人聽到,他發出一聲凄厲的叫聲,這不像是人喊出來的,有點像受傷的野獸,略帶驚悚之感。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陽間的天才不用說了,都沒有料到,刀王凌晨被人一腳撂倒,噴血橫飛,這畫面讓人覺得有點不真實。

  殘破宇宙的人也都石化,葉昊他師兄真兇殘,果然是一脈相傳,這師兄弟兩人遇上陽間天才都沒吃過虧。

  銀發小蘿莉無語,這石凡也太干脆了,就這么一腳踹在那人的臉膛上,真是……痛快啊。

  姜洛神、金鱗、映無敵、映謫仙、元媛等,也都是看的無言,這畫面還真是“清奇”!

  蕭紫韻、白衣文士陳涵等人,臉色木然,沒什么可說的。

  金川騰則面皮抽動,很是不滿,刀王凌晨是他親手降服的人,是他手下第一號戰將,結果被人一腳就給踹飛了?

  凌晨滿臉開花,全是血,他嘶吼著,真想活撕了那個石凡,現在太丟臉。

  楚風開口,道:“別叫了,你畢竟低我一個境界,挨我一腳也在情理之中。”

  哎呦!凌晨差點被氣死,正常來說,他在陽間都能以下克上,可以屠圣,他的血肉中藏著多顆圣者本源。

  楚風又道:“抱歉啊,這腳踢的有點重。不過,是你自己要求我踹你的。”

  這簡直是二次傷害,刺激的凌晨真受不了,想要跳腳。

  凌晨很想糾正,他只是說讓對方先出擊,怎么現在由對方說出來,意思徹底變味了?

  “殺了他!”金川騰開口。

  嗡!

  凌晨自身也覺得屈辱,體魄發光,虛空共鳴,臉部的血肉重塑,骨骼重生,瞬息間而已,他就恢復了。

  他手持一口長刀,其刀王名號的由來自然是因其擅長刀道領域中的神術!

  陰暗的沼澤地,瞬間被一股冷冽的寒光籠罩,刀王發怒!

  “等一會兒,是你自己讓我踹你的。”楚風再提這句話,這簡直是三次傷害。

  緊接著,他又迅速開口,道:“是不是覺得你自己實力低微,要跟我拼命,便再也不敢讓我先動手了?”

  在說這些話時,他露出鄙夷之色。

  凌晨暗氣暗生,這還真是不拿豆包當干糧,太可恥可恨了,什么時候陰間的土著可以這樣蔑視陽間的天才了。

  他們有過估量,正常來說,陽間的天才來了,足以震懾陰間同代人,不可能遇到抗手。

  現在,他一而再地被鄙夷,不能忍啊!

  “我依然讓你先出手,來啊!”刀王凌晨的確被氣的不輕,一怒之下,這么冷聲喝道。

  “好嘞!”楚風答應的太痛快了。

  凌晨鼻子都快氣歪了,對方還真敢答應,而且還一副很振奮的樣子,那副姿態,好像是要撿便宜,捏軟柿子一般。

  這一次,他做好準備,手中提刀,隨時準備劈殺對手,再也不可能給對方機會。

  “來了!”

  楚風喊道,然后果斷再次下腳,直接來一個飛腿,砰的一聲,再次命中目標,他的鞋底子跟對方的臉膛狠狠地來了一次親密接觸。

  刀王凌晨面孔變形,在這一腳的撞擊與擠壓下,面部全面開花,骨頭斷裂,整個人仰躺、噴血、倒飛、撞在泥沼中摔倒。

  四野,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又被一腳撂倒,踹在臉上了?

  這一刻,刀王凌晨發懵,都忘了痛了,他開始有點懷疑人生,他手中持刀,隨時準備劈出去,可是到頭來還是中招,沒有砍中對方的腳掌,自己再次被人踹了一臉!

  “啊啊啊……”他慘叫,真是受不了,翻滾出泥沼,帶著璀璨的刀光,向著楚風斬去,他已暴怒。

  “你這人不講究!”楚風喊道。

  刀王凌晨聞聽后,想吐臟話,被人真正“蹬鼻子上臉”,還被說不講究。

  “轟!”

  一刀劈出,虛空斷開,泥沼沸騰!

  這是遺跡,泥沼下有法則碎片,有秩序符文,不然的話,這地方就毀掉了,不復存在。

  嗖!

  楚風橫移身體,躲向一旁,手中拳頭放大,砰的一聲,再次轟在對方的臉膛上,快到不可思議。

  因為,他是神王,哪怕壓制境界,表現的只是圣者層次的能量,可也不是刀王凌晨所能避開的。

  不久前楚風渡劫,成為神王中期層次的進化者,全方位的提升自身,實在是超然在上。

  砰砰砰!

  刀王凌晨不斷中拳,體內的骨頭在炸碎,化成骨頭渣子,這還是楚風有意壓制的結果,不然的話,一根指頭就按死他。

  神王碾壓亞圣,根本就不是一個數量級的戰斗。

  許多人動容,包括陽間的天才都發怔,他們這群帶著傲意而來的陽間天才進化者居然這么吃癟?

  這有點匪夷所思。

  “砰!”

  當楚風又一拳轟出后,刀王凌晨周身骨頭都碎掉了,整個人癱軟在那里,滿臉震驚與不甘。

  他真的有點懷疑人生了,陰間的土著,哪怕是最頂尖的奇才,在殘破的宇宙修行,所感悟的秩序等都是有缺陷的,居然能壓制他?

  他一臉發懵的樣子,滿心痛苦。

  楚風大剌剌地開口,道:“知道這是什么拳法嗎,流光雷電拳,號稱宇宙第一神速拳,跟我比快?你的刀不如我的拳。”

  他一副教訓的口吻,道:“你只是亞圣而已,跟我這樣的圣者比起來,自然差的遠,敗的理所當然。”

  刀王凌晨,那可真是心中劇痛,扎心了,在陽間他都能伐圣,可越階大戰,在這陰間反倒被教育了一頓,讓他情何以堪?

  金川騰看不下去了,讓一個陰間土著在那里裝大尾巴狼,而且是踏著他手下第一戰將的傷體上位,他怎么能容忍。

  他剛要說話,楚風瞥了他一眼,露出不屑之色,道:“你該不會也是亞圣吧,一邊呆著去,不是我的對手。”

  陽間一群天才:“……”

  他們都相當詫異,反被鄙視被人輕蔑,這畫風有點不對啊。

  “半年前,我已經成圣!”金川騰冷漠地看著他,很想說,你連我的進化層次都看不出來,也敢大言不慚?

  “剛成圣半年,能成得了什么氣候?”楚風完全是俯視的姿態與口吻。

  金川騰,體內金色血液激蕩,周身如同黃金鑄成,他沉著臉,不怒自威,虛空都在共鳴,秩序之花在此地綻放,異常絢爛。

  “你們這群人,好多都是亞圣,有點弱啊。”楚風群嘲,針對陽間所有天才。

  白衣文士陳涵,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剛想開口,結果楚風首先盯上了他,道:“你笑什么,你這樣的,我可以一個打十個!”

  陳涵儒雅的笑頓時凝固。

  “唔,這位紫衫麗人,修為不錯,剛才有人議論你有三凰之潛能?但我一個人可以打你三個!”

  眾人無言,這牛皮吹的,想說自己有九凰之力嗎?

  蕭紫韻,風姿世間罕有。

  她一百七十五公分,亭亭玉立,身段曲線驚人,面孔無暇,美麗的如夢似幻,現在紫瑩瑩的眸子凝視楚風,居然敢這樣挑釁她?

  “各位,好自為之,都且去好好修行吧,不要妄自尊大,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楚風說罷,轉身就走。

  “還想走,給我站在這里吧!”白衣文士陳涵喝道。

  金川騰更是冷漠的堵住去路,一句話也不說,就要下死手。

  其他天才也都露出冷意,帶著譏誚之色,這樣招惹陽間的人馬,還想有好下場?

  “怎么,還要跟我斗?”楚風昂首,一點也不擔心,依舊在向外走。

  白衣文士陳涵譏諷道:“殺雞儆猴,你就是那只雞,還想活著離開,真是可笑!”

  “留下性命吧!”金川騰像是在宣判,聲音很冷。

  “想跟我一戰,還有誰?都站出來,我石凡一個人打你們一群!”楚風大聲喊道。

  “速戰速決!”這時就是蕭紫韻都沉不住氣了,讓白衣文士陳涵動手,留著這個人做什么?殺之就是。

  “還有沒有人想與我一戰,敢跟我動手?”楚風喊道,這可是真的挑釁,蔑視陽間的一群天才。

  當然,一群人回應。

  “我!”

  “區區一個陰靈,殺之!”

  “留著他作甚,斬!”

  ……

  一群人冷笑,都是陽間年輕的超級進化者,不加掩飾地要滅楚風。

  就是蕭紫韻也都目光冷冽,盯著楚風。

  “來,來,來,石某人跟你們大戰三百回合,都一起上吧!”楚風叫板。

  “滅了他!”一些人面孔森寒。

  剎那間,許多人向前逼去,原本不屑于聯手,覺得一個人上去就夠了,但現在很多人在動。

  “既然如此,各位,欲仙欲死吧!”楚風輕聲道。

  他抓出兩大把紫晶天雷,在說話前,他就全部扔出去了。

  “紫晶天雷,圣級的?不對,我@#¥……映照級的!”有人怒罵,想活吞掉楚風。

  這片地帶簡直要發生湮滅性的恐怖事件,紫晶天雷如雨點,在這里飛落,而后狂炸。

  若非沼澤地特殊,內蘊至強符文,這片地帶就要被毀掉了。

  “啊……”

  頓時,成片的慘叫聲響起。

  別說其他人,就是蕭紫韻、陳涵、金川騰都恨不得從這里消失,結果被雷光給淹沒。

  “我@#¥!”有人吐臟話,在那里大罵,自身要完蛋了。

  遠處,洪玄、菲靈等人面皮抽搐,看這架勢,看著那紫晶天雷……他們真不想去回憶,覺得葉昊的師兄太可恥了,師兄弟兩人果然是一脈相傳!

  顯然,蕭紫韻、金川騰、陳涵等來自陽間的一群天才都中招了,要出大事。

  “誰還要與我一戰?”在雷光中,楚風大喊,接著又補充道:“不好意思,全部放翻了,我已無敵,再無敵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