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九十一章 黃金歲月斬新我

第九百九十一章 黃金歲月斬新我

  為什么?楚風靈魂都在顫抖,他有一種體悟,不像是錯覺,這天地萬物,一草一木,宇宙時空都在一幅畫卷中,他們都是畫中人,畫中物。

  可是,又是誰在俯視著他們?

  這讓人驚悚,不寒而栗!

  冥冥中有一雙眼睛,還是有無數雙眸子,透過蒼穹,撕裂萬古,在低頭俯視這一切?

  他用力搖頭,很難相信這是真實的明悟,他在心中自語,這是一種時空錯亂的體驗,并不為真。

  砰!

  在楚風心中不寧,神游虛無間時,外面響聲如雷,震動木城。

  石盒發光,也是在這個時候,他發現這石盒越發晶瑩,迅猛璀璨,并澎湃出白霧,遮攏自身。

  這有些古怪,石盒其形混沌,不可名狀,早先的四四方方,不見得是其真體。

  而今它被霧氣環繞,天物自晦。

  四野,一幅又一幅寂靜無聲的畫面映照,楚風仿佛穿梭于斑駁古卷中,一處景物一紀元,行走于億萬載歲月的積淀間。

  石盒在輕震,發出奇特的聲音,似天地初開,混沌始演,萬物萌芽,又像是重頭開始,古今皆在復輪轉中,指引回歸路。

  轟!

  最終,他在出神之際,一聲巨響傳來,他駭然抬頭,透過石盒的縫隙間,看到時光碎片濃郁之地起伏,而一張枯黃的紙就在眼前。

  石盒跟它即將撞上!

  此時,楚風越發的覺得,人生過往,宇宙時空,都凝練在一張畫卷內,有人在俯視這一切。

  最后一聲大爆炸般的聲響傳來,石盒跟信紙撞在一起,光芒滔滔,震散時光碎片,符文淹沒此地。

  楚風發懵,石盒徹底閉合,留下的最后一道縫隙也消失。

  最后的剎那,他看到了什么?枯黃信箋化熔化,化作流光,跟石盒糾纏著。

  同時,他看到了一道身影,以及波瀾壯闊的大戰,不可想象,無法描述,到頭來他看到那偉岸的身姿,一劍掃出,氣吞古今未來!

  直至,天地靜止。

  這樣的人都在浴血搏殺,不知生死結果。

  接著楚風又看到帝字凌空,劍鼎齊鳴,有后來者打破樊籠,進入那戰場中,那是進化史上另一處節點崛起的強者嗎?

  還是說,一切都是輪回,只有一個人?

  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石盒已經閉合。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界劇震停止,楚風還在閉著雙目。

  一息間,宛若萬古那么久遠,他內心如有狂瀾,眼前浮現一些匪夷所思的殘碎畫面,但又自他記憶中快速消失。

  這是大世的輪回,還是他的輪回?怎么會莫名浮現一切景象?今天之經歷,對于他來說,匪夷所思。

  “是這石盒還是那信箋,想要映照進我心中一些東西嗎?”楚風這樣為自己解釋。

  當石盒暗淡,不再發光,徹底穩定下來后,楚風覺得應該脫離危險地帶了。

  他輕輕開啟石盒,果然脫離木城范圍內。

  石盒依舊,沒有什么變化,回頭遙望,那信箋也不見了。

  嗖!

  他轉身就走,離開這片神異之地。

  在途中,他神游太虛,魂光閃耀,剛才經歷了一些畫面,讓他頗有一番體悟,居然在這個時候捅破了進入神王領域的最后一層窗戶紙。

  他的體內有莫名而復雜的紋絡在交織,從血肉到骨頭,再到魂光,都密布上神秘的紋絡,那是神王之力。

  或許也可以說,那是秩序的演繹,屬于他的明悟在化作道之碎片,體現出來。

  他的身體在蛻變,現在所有細胞活性都在增強,迅猛變化中!

  “不好!”

  楚風第一時間躲避進石盒中,而后駕馭它,以最快的速度沖向混沌,用究極至寶徹底掩蓋自身的氣機。

  因為,他不想在這個時候引起陽間降臨者的注意,也他不想于此時渡劫!

  他還想做大事,干票大的呢,現在怎能暴露?

  并且,神王劫可不是說說而已,真要出現,多半欲仙欲死,哪怕是在陽間,這種劫沒有人庇護,都是要死一片準神王的。

  石盒不發光,很暗淡,如同一粒塵埃貫穿殘破宇宙的星空,極速沖進混度中。

  不久后,楚風選了一個合適的地方,沖出石盒,自身所有細胞活性劇烈增強,瘋狂吸收他當初積淀在體內的神性粒子與道祖物質。

  他在神將巔峰層次時,干掉的神可是不是一兩人,而是先后兩批,也可以稱之為兩群神,包括準神王,運轉小六道時光術,汲取所有,積累太深厚了。

  早先,他用不上的神性粒子和道祖物質現在全面激活。

  這一次,楚風的進化,可不是破入神王那么簡單,而是修為一路飆升,體質有些嚇人。

  他宛若在脫胎換骨,他曾經在異域經歷百年滄桑,而現在在逆生長,險些在回歸少年時,不過最終被他強行穩固在弱冠之姿。

  他可不想再次成為一個偏嫩的少年,他需要一具黃金年齡段的體魄。

  周身細密的紋絡宛若閃電劃過所有細胞,演繹到極致,神王秩序在生長,烙印人體中。

  與此同時,楚風也正視到一個問題,體內有一粒種,那是新我,被滋養,在再生,終究是要化作神胎出世。

  而且,他感覺到了一種無比強烈的渴求,源自那粒種,像是現在就要坡體而出。

  同一時刻,他現在的肉身,原本的魂光,竟傳出一陣哀意,頭皮發麻,像是預感到自身終要被終結。

  下定決心,要走最強之路,這不正是最好的選擇嗎?

  可是為什么,心有哀意,為自己而慟?

  一時間,楚風帶著悲涼的心境,呆呆站混沌中。

  轟!

  天劫來了,尤為可怕,將他劈翻出去。

  還好,這是神王劫,并非混沌中所誕生那種毀滅雷霆,不然的話,就是他再強大,不達天尊境也要化作飛灰。

  楚風開始渡劫,同時帶著一種莫名的哀愁,心中大慟,審視自身。

  那粒種真的要出世了嗎?最強路本就是打破舊的自己,神胎出世,塑造出一個究極最強的新我。

  “忍不住啊!”

  轟!

  到頭來,楚風引天劫入體,劈殺那粒種!

  他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他所練的是殘法,因此心境不穩,到頭來要破功。

  還是說,另有一種可能,這是直覺在預警嗎?在告訴他,必須要終結這條路。

  不管怎樣說,現在他自己動手了,要干掉那粒種!

  不等新我誕生,他只要現在的自己。

  轟!

  神王劫入體,全部轟向那粒種,同時他自身也等于在經歷最為可怕的沖擊,這不是洗禮,而是真正的生死劫難。

  不知道過了多久,附近的混沌都被打崩了,一片虛無。

  楚風身體破爛,重塑了不知道多少次,滴血重生,斷骨重塑,演繹神王之神跡。

  但是,他又一次又一次被轟的慘不忍睹。

  還好,這不是混沌深處地帶,沒有引來那種至強雷霆,只是他自身的神王劫。

  到了最后,他終于熬過來了,那粒種碎掉,在他運轉盜引呼吸法時,流光成片,從碎裂的種中,向外擴張,猶若汪洋起伏,神性粒子與道祖物質太多,融入他現在的肉身與魂光中。

  他在被反哺!

  “最強路被中斷,我還有什么辦法走向最強?”楚風輕嘆,他在感受自身的變化。

  體質在提升,進化路上,一躍而起,他沖向神王中期之上!

  這種進化速度,堪稱修行界中的神話!

  但是,他也知道,這不是最強路,進入陽間后可能會被許許多多的天才壓制,讓他蹙眉。

  可是,剛才他真的無法自制,管不住自己,一種本能直覺讓他干掉了自身那粒種。

  以自己的血肉與魂光為異土,催生一粒種,誕生新我,斬掉舊我,這么做……憑什么?!

  “這是舊我的不甘,從而反噬,還是真正的本能在預警,我……不知!”

  楚風沉默,他不知道這樣做究竟對不對,但是,他的進化路在今天改變了,他要想好進入陽間后的金光大道。

  陽間被稱為天才者,都太可怕,他拿什么去爭雄?必須要走好每一步!

  楚風有驚無險,渡過神王劫。

  在混沌中,他盤坐兩天,體悟自身的變化。

  第三天,他起身,進入殘破宇宙,徑自趕向最后的戰場,最后的試煉地,能否悄然通過,闖到陽間去?

  在這里,楚風看到一些故人,有映無敵、銀發小蘿莉、映謫仙、元世成、元媛、朱雀仙子等人。

  此外還有道族、佛族的故人等。

  陰間天才盡匯聚于此,跟殘破宇宙的本族人,比如謫仙窟、彌陀寺、始魔殿等走在一起,最后闖關試煉,要進陽間。

  對于這些人來說,問題不是很大,九成都要被帶進陽間。

  楚風來了,白衣出塵,展現的修為是圣者境,氣質出眾,正是黃金歲月、指點江山時。

  屬于他的最為關鍵的時刻要來了,一切都將有結果。

  “兄臺,你來自哪一族?”有人上前,熱情的打招呼,看到楚風如此年輕就已是圣人,感覺很吃驚。

  這比殘破宇宙的九小圣還要天賦驚人,可比肩陽間諸道統的那些天才嗎?

  “我是石凡。”楚風平靜地答道。

  “石凡?”有人詫異,因為,早先聽那葉昊提及過,他有個師兄,似乎叫石凡,還真有這樣一個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