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五十六章 匆匆十年

第九百五十六章 匆匆十年

  一片金色的生物,像是成片的云壓落,壓抑而讓人呼吸都困難,這是密密麻麻的蟲子,都不過三寸長,長有翅膀,振翅聲刺耳,如同金屬板在摩擦,讓人牙酸。

  咻咻咻!

  楚風手中劍氣如虹,這是在異域繳獲的一柄圣器,現在激蕩金光,如同烈焰焚燒,他在斬殺古怪的蟲子。

  這些蟲子太密集了,居然有五成以上都在金身層次,就這樣俯沖下來,常人怎么可能擋得住?

  楚風手中劍器舞動間,數不盡的蟲子碎裂,簌簌墜落下來,哪怕成片成群,且都是金身層次的蟲子,也擋不住圣者的攻擊。

  不多時,這片地帶蟲尸堆積成片,實在太多了。

  他一劍就能斬殺很多,但是,架不住蟲群海量,從那大峽谷中如同金色的云朵般沖來,源源不絕。

  它們像蠶,但通體都為金色,而且背后都長著金翅,此外最為可怕的是,張嘴時牙齒鋒銳,寒光閃閃。

  噗噗噗!

  在楚風他們附近,有些蟲子俯沖下來,將禁地中堅固不朽的巖石等都洞穿了,啃食成為粉末,千瘡百孔。

  這讓人悚然,小小的蟲子,一次沖擊而已,讓大山消失,讓地面出現一片深淵。

  楚風倒吸冷氣,那所謂的大峽谷蟲巢多半是這些蟲子啃食出來的,并非天然峽谷,它們敢在禁地中折騰?

  “小朱雀,趕緊吃蟲子!”楚風喊道。

  正在專心跟漫天金色飛蟲大戰的小朱雀聞言氣鼓鼓,瞪著紅寶石般的大眼,想要調過頭去啄他!

  海量金色飛蟲在楚風發威后,于煌煌劍光中化成飛灰,但是,依舊密密麻麻,天空都被遮蔽了,向這里撲殺。

  “這種蟲子沒有盡頭嗎?”楚風皺眉。

  小朱雀道:“這是秘境飛蠶,相對來說還算較為普通的一種,但是很多萬年沒有人闖進來了,沒有消耗,它們的數量肯定已經無窮無盡。”

  所謂的秘境飛蠶,生長于禁區的秘境中。

  在這第一禁地內,看著普通的山谷,或者一座山頭,其實都可能自成一界,里面廣袤無邊,另有乾坤。

  平日間很危險,有些莫名生物棲居在當中,不顯山露水,直到有人闖入禁地中,秘境才會大敞大開,由得它們嗜血而狂。

  這種飛蠶在史上出現過,什么都吃,什么都吞,從巖石到草木,再到泥土等,無比的兇殘,簡直要吞噬整片天地。

  “當!”

  楚風揮劍時,有金色光點飛來,撞在劍體上,火星四濺,有圣級的蟲子出現,這很糟糕。

  難怪石狐貍說,到了圣者層次后,就有機會進禁地中闖上一闖,這其實也是在告訴他,最弱的威脅也是圣級的。

  “你來我身邊!”楚風對小朱雀喊道,怕它出現意外,不知道有多少圣蟲,萬一也是鋪天蓋地,別說小朱雀會被啃的骨頭都不剩,就是他也沒辦法跑路。

  當當當!

  一瞬間,楚風遭遇數十次猛攻,有八頭圣蟲出現,振翅時,聲音極其可怕,讓人靈魂都疼痛,它們發出莫名的沖擊波能量。

  哧!

  楚風怒殺之,將一頭圣蟲斬成兩截,又將一頭圣蟲洞穿,釘在劍上,圣血流淌。

  “嗡!”

  同時,他震動肋部化生出的一對劍翼,橫掃四方的危機,劍光如水,在噗噗聲中,除卻海量的普通飛蠶斃命外,還用另外三頭圣蟲被殺死。

  “嗯?”

  楚風驚異,在看到圣級蟲子后,當他動用異術時,發現所吸收到的神性顆粒比以往密集很多,道祖物質也多一些。

  這讓他驚訝,而后瘋狂出手,在這里激戰。

  嗡嗡嗡!

  殺到后來,他的前后左右足有二十幾頭圣級金蠶盤旋,不斷飛舞,楚風一個不慎都肩頭都被啃咬出一個血洞,手臂都差點被洞穿,讓他幾乎遇險。

  “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多?”楚風忌憚,心中發毛了,因為這飛蠶殺之不盡,就跟潮水似的從大峽谷中沖出來。

  大多都是金身層次的,這可不算是尋常的戰力了,完全不符合一個族群的進化現實,得消耗多少資源?

  “它們吃神骸,或者吃混著神骸的泥土等生長起來。”小朱雀告知。

  楚風聞言,面色變了,他已經了解到,自古到今也不知道有多少神祇殞落在這里,數之不盡,都被禁地吸收了。

  這種飛蠶敢吃神尸,不怕詭異物質糾纏嗎?他一陣凜然,這飛蠶當真特別。

  不過,他當想到這里是第一禁地后,他又釋然了,所誕生的生物肯定都很特別,況且還有傳言,誰能活著走出去,就能活得新生,解除灰霧的威脅。

  這樣看來,第一禁地中有化解之法!

  “嗯?”

  突然,楚風悚然,他吸收大量神性顆粒,但是也感覺到一陣不安,除卻神性粒子外,還有一絲灰霧進入他體內。

  “這里的生物蘊含的神性顆粒多,但是體內的詭異物質也更濃郁!”

  楚風足足殺了三天三夜,滿身都是血,看見蟲子都都想吐,都快崩潰了,有幾次都想躲進石盒,但他堅持下來。

  因為,按照小朱雀的說法,如果第一關都過不去,那就沒有必要闖禁地了,接下來必死無疑。

  直到第四天,他滿身傷口,周圍蟲尸如海,世界終于清靜了,大峽谷中的秘境不再有蟲子飛出來。

  僅是圣級蟲子他就殺了數十頭,這要是傳到普通人耳中,一定會目瞪口呆,圣者死了數十位?

  在此期間,楚風曾嘗試捕捉了一些蟲子,想要探究它們的魂光,結果發現,他們的精神體十分特殊,蘊含著秩序符文,彌漫著殺意,但卻沒有自主意識。

  “這只是生物型工具?”他從頭涼到腳,與其說是生物,不如說是以莫名可怕手段造就出的海量殺戮工具,絕非正常的生物。

  小朱雀擔憂地看著他,眼睛像是水晶,純凈中帶著不安,小聲提醒楚風,修煉小六道時光術后患無窮。

  事實上,哪怕傳說中完美無缺的六道時光術,修行是否有隱患,在瘸腿天尊看來,那也是兩說,目前無法求證。

  “走吧。”

  楚風不以為意,既然當初已經考慮過,有所決斷,且留下一條退路,那就沒什么可后悔與猶豫了。

  “嗯?”

  忽然他回頭,感受到來路方向有些動靜,他帶著小朱雀沖上一座高山,睜開火眼金睛向回眺望。

  “有人在外徘徊,看起來像是兇獸高原的那些神的后代。”楚風悠悠說道。

  他跟這些人打過交道,在昔日的百年時光中,殺過一些人。

  “他們尋到這里,看來已經知道我的母親逝去了。”小朱雀黯然,很傷感,母親死去了,兄弟姐妹也已去陽間,生死未卜。

  “日子還要過,路還要走,想那么多做什么。”楚風道,故意輕描淡寫,讓它擺脫那種情緒。

  “他們要來殺我們!”小朱雀道。

  禁地外,那些人在觀察地勢,在以手摸地上的血跡,不久前楚風殺了武神的一位后人,留下痕跡。

  “有映照級人物!”楚風凜然。

  現在決不能出去,被堵在這里了,沒有退路,唯有在這里前行,迅速變強,逼著他要迅速進化。

  “小武死了,朱雀族的小丫頭找來了幫手,還是它自己殺的,不簡單啊。”

  禁地外這這些人從青年到中年都有,一個個器宇不凡,的確都來自兇獸高原,屬于神祇的后人。

  這些人近期都在深淵附近,跟神獸陣營的對頭交鋒很多次,更是十分想屠掉朱雀族最后的傳人。

  老朱雀屠神,對這些人來說是大恨,影響極其糟糕。

  “它如果不出來,肯定會死在里面,而一旦半途而廢,逃出來的話,交給我吧,我需要一個擁有神血的侍女。”一個藍發青年微笑著,看起來陽光燦爛。

  “這一次,你們不要和我爭,我需要一只籠中鳥,敬獻給神上大人。”另有一位白發青年開口。

  一位中年人則什么話也沒有說,滿頭金色發絲發出光芒,他猛然擲出一桿短矛,轟的一聲,讓虛空炸開,直接投擲向禁地中。

  他們不敢深入這片古老的魔土中,先輩血的教訓讓他們膽寒,無窮歲月來那么多神祇都死了,現在沒有人將這里當成復活之地,根本沒有人可以新生。

  這支短矛太懾人,繚繞著漫天的光彩,洞穿一切,虛空炸開后,能量滾滾激蕩,沒入禁區中。

  “快走!”

  楚風悚然,頭皮都發麻了,他在對方抬手的剎那就知道是沖著他們來的,帶上小朱雀沖向禁地較深處,自山峰上消失。

  轟!

  這才邁步離開,短矛飛落,那座山體發生大爆炸!

  山頭消失了,能量肆虐!

  以映照級進化者的手段來說,別說一座山頭,就是一顆星辰被擊中,都要化成齏粉,根本攔不住。

  不過,在這里情況特殊,只有一座山頭碎掉,在能量繼續蔓延時,被地面騰起的符文光擋住。

  不愧是禁地,很難被毀,連映照者都不行。

  畢竟,這樣的山頭密密麻麻,無邊無際,雖然是在地下世界中,但是這里跟地表沒什么區別,祥和光輝普照,山河壯麗。

  噗!

  楚風吐出一口血,雖然帶著些小朱雀及時避開,但還是稍微受到沖擊,映照者太恐怖,遠超圣者。

  他臉色略微蒼白,咔吧一聲,將脫臼的一條手臂接上,可以看到后背上有很多傷口,肩頭都差點炸開。

  “你……沒事吧?”小朱雀很擔心。

  “沒事,這老小子還真狠,敢對禁地胡亂下手,就不怕遭劫難嗎?”楚風咬牙,等他成為映照者殺出去,非剝了他們的皮不可,神人的后代又能怎樣。

  “禁地邊緣不是重要地帶,一般無礙,若是敢觸動禁地深處,或者特殊地勢,那將是死路一條。”小朱雀解釋,讓他快走。

  然而,前方有特殊地勢攔路,想要繞行有些麻煩。

  楚風極速飛遁,然而還是受到攻擊,又一根短矛飛來,轟的一聲將他附近地面擊穿,能量肆虐,差點將他覆蓋在下方。

  楚風翻飛出去,嘴里都是血沫子,回頭看了一眼那些人,帶上小朱雀從這里消失。

  楚風他們遇到大麻煩,不斷遭受映照者的飛矛阻擊,不得已迅速遁走,結果闖入莫名地帶。

  成片的劍光向前殺來,那是一柄又一柄神劍,有些是殘缺的,斷裂的,可有些也完好無塤,威能無窮。

  嗡!

  虛空顫抖,更是有大戟等從地面拔地而起,向著這里飛來,猛然轟向楚風與小朱雀,帶著神威!

  這片地帶光華刺目,氣氛壓抑,讓人要窒息,超越映照級的能量在彌漫。

  哪怕還隔著很遠,楚風都已經是滿身裂痕,在溢血,小朱雀也哀鳴,大口咳血。

  漫天都是神虹,在交織,這是神祇的能量,那是他們的兵器,縱橫交織,封鎖這片山地,景象太可怕了。

  嗖!

  楚風沒得選擇,開啟石盒空間,帶上小朱雀沖了進去,迅速閉合蓋子。

  即便如此,他們也被那絲絲神威壓制的身體龜裂,渾身血紅,但總算關鍵時刻蓋上盒子,隔絕氣息。

  楚風眉頭深鎖,這不愧是絕地,還不是深處呢,外部就已經如此,難怪老朱雀死在落凰坡。

  “這是昔年那些神死后留下的兵器,現在被禁地激活,全面飛射,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小朱雀很緊張。

  當!當!當!

  石盒遭受攻擊,那些沖擊過來的神劍,那些大戟、長矛等,全都落了下來,或斬或刺在石盒上,將它打的飛出去。

  楚風與小朱雀來回翻滾,因為石盒在被攻擊,在翻滾,甚至被打的破空而去。

  楚風心頭沉重,這禁地果然可怕,沒有石盒的話就他就死了,被神祇的兵器斬殺!

  他暗嘆,瘸腿狐貍太坑爹,這簡直是讓他送死!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終于安靜下來。

  楚風讓小朱雀躲在石盒中,他小心翼翼的出去試探,并沒有感受到威脅。

  這里是一片草原,一望無垠,神劍、大戟等不知道將石盒劈的破空到了怎樣的地域,這禁地的山川中居然還有這么廣袤的草原,真是太大了。

  這里肯定不是最外圍了。

  四野很安靜,綠油油的草甸,長到大半人高,清新的空氣,柔和的光芒,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突然,一陣風吹來,所有蒿草都劇烈起伏,接著向兩邊分開,宛若形成一條道路,然后楚風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他看到,一條直徑足有五六米的青色大蛇,比閃電還快,從大草原深處沖來,張開血盆大口,向他撲殺過來。

  圣級大蛇!

  噗!

  楚風揮劍,全力以赴的搏殺,將大蛇斬殺,劈落頭顱,血液滾滾。

  突然,他感覺惡風撲面,猛然橫移出去十幾里遠,并抬頭看去,一只銀色的翼龍俯沖過來,將大地撕碎了,這是圣級巔峰的存在。

  吼!

  地平線盡頭,一片森林中,一頭金色的暴龍躍起,橫渡長空,直接也向這邊殺來,撲殺楚風。

  “這是什么鬼地方?”楚風凜然,這些兇獸都是圣級后期的強者,全都很強。

  然后,他展開了激戰,這一戰就是十年!

  因為,他沒有辦法脫離這片草原與森林所在的廣袤土地,到處都是兇獸,殺了一頭還會出現另一頭,兇獸聯手對他追殺。

  在匆匆歲月中,楚風一邊帶著小朱雀修煉,一邊殺敵,自身不斷進步,在迅猛進化。

  當第十個年頭結束后,哧的一聲,楚風斬殺一頭萬丈高的金色怪獸,血流如河,染紅草原。

  他已經成為圣者極巔的存在,他所積攢的神性粒子早就夠了,肉身不弱于映照者,所欠缺是就是對天地秩序的最后一步領悟。

  只差一點,他就成為映照級的高手!

  連楚風自己都吃驚,并有些害怕了,修行小六道時光術太逆天,讓他強烈的不安。

  每次斬殺一位敵手,所吸收的不僅有神性粒子與道祖物質,還有部分秩序碎片,不然的話,想觸摸到映照級的門檻,怎么可能?!

  沒有人可以在十年間有這么大的進步!

  只能說小六道時光術走的是捷徑,稱得上無比逆天。

  “任何事都是有代價的,修行這么快,我所吸收的詭異物質不知道有多少。”楚風心中發寒。

  但是,現在沒有退路了!

  在此期間,小朱雀也在進化,修為穩定增長,它沒有練異術。

  “終于殺出這片大草原與森林交匯之地!”斬殺金色巨獸后,楚風離開這片區域。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