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五十四章 瘸腿天尊

第九百五十四章 瘸腿天尊

  朱雀深淵,漆黑而幽邃,如同宇宙黑洞橫亙前方,截斷整片大地。

  附近缺少生機,縱有植物也干枯了,地面是一道又一道裂縫,蔓延出去很遠。

  楚風眉頭深鎖,他第一時間覺察到不對,這塊區域的能量輻射值太異常,高的有點離譜。

  深淵中,如同潮汐澎湃,能量輻射值非常猛烈,導致這塊區域生機俱滅,都快化成死地了。

  他驚疑不定,這跟書上記載的神祇即將坐化前的征兆比較像,他心中頓時一沉,是老朱雀嗎?

  在來這里之前,他就聽到一些傳聞,老朱雀一年前很瘋狂,一路殺進兇獸高原中,將一位神給屠掉了。

  據悉,那個神有一次曾放話,一旦朱雀族衰敗,便殺過來滅掉。

  結果,老朱雀在晚年,生命無多的時光中,先打上門去了,殺進另一大陣營中,直接屠神。

  這種戰績過于可怕,此后老朱雀就沒有現身了,所有人都認為,它即將徹底死去,將坐化在深淵中。

  但是,各方都沒有人敢招惹,不敢在它生命最后的歲月中上門撿便宜。

  誰都知道,老朱雀太強大了,修道歲月久遠,不像是其他生物那樣吸收神性顆粒與道祖物質,而是按部就班進化生來的,因此它的晚年不會很凄慘,真要拼命,依舊可以一戰!

  許多人都在等機會,待它徹底斃命后肯定殺上門,斬草除根,滅它子嗣。

  “真要坐化了嗎?”楚風嘆氣,他在路上得到的消息時,從一年前開始就這樣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朱雀深淵暫時避開了戰火,沒有人愿意招惹一個命不久矣、但卻還可以發瘋而血戰的恐怖朱雀。

  楚風輕聲呼喚,向大淵中傳音,告知他回來了。

  然而,沒有任何回應。

  他心頭一凜,剎那沒入土層中,他在動用場域手段,縮地成寸遠去十萬里,藏身地脈未知處。

  沒有人追擊,這讓楚風狐疑。

  最后,他又回去了,利用地磁等,以微弱不可被外人感觸到的地氣探測,檢查朱雀深淵中的風吹草動。

  一刻鐘后,楚風出現在八百里深的黑色大裂谷下,臉色陰晴不定。

  這里有一具神尸,但絕不是老朱雀的,被人為布置過一番,能量輻射值驚人。

  這涉及到了極其高深的手段,若非楚風場域造詣超凡,接近此地,親眼目睹,很難相信另有神骸。

  同時,他在這里發現重要刻字,而且是屬于陰間宇宙的文字,這是專為他所留,提供有線索。

  不是直接留言,而是暗語,簡單提及最強路手札,標注有第一篇第八十一字,第四篇第十三子,第五篇第九字與第三十九字……

  楚風啞然,這是瘸腿天尊狐貍的手筆,當初它傳給楚風一本所謂的最強路手札,是老狐貍的師傅的心血結晶,號稱極其成熟的訓練之法。

  那個時候,楚風曾遺憾,不是“科班”出身,自始至終都是野路子,許多地方都沒有修行到無暇層次。

  瘸腿狐貍便傳了他這本手札,告訴他,若有機會,不妨試試看,這在陽間是非常成熟的道路,是心血之作。

  楚風破譯出留言,那是一個隱秘地點,有具體的坐標方位。

  他消失了,從這里離開。

  這一次,楚風沒有橫穿戰場,不再去殺敵,而是潛行匿蹤,借助元磁地脈而行,足足耗時兩天,這才趕到地點,一片丘陵中。

  然而這一次依舊撲空,這里沒有人,還只是一段留言,破譯后依舊是一個坐標地址。

  楚風不得已又一次上路,看得出瘸腿天尊狐貍與朱雀一家人很謹慎,這也意味著他們的境況很糟糕。

  若是足夠強大,何需這般小心?

  接連五次,楚風破譯地點后,不斷上路尋找。

  最后這塊地方,是在荒涼的亂石林中,一望無垠,楚風尋到目的地后有所覺察,有進化者蟄伏。

  啾!

  一聲輕鳴,赤紅的閃電飛來,帶著滔天的火光,極速向著楚風撲殺。

  他瞬間橫移,站在數十里外的一塊巨石上,原先立身之地成為巖漿湖,接著地面出現一個地窟,所有巖漿都流進去了,那里化作一個漩渦。

  一頭火紅的小鳥,羽翼鮮紅晶瑩,正偏著頭看向他。

  “楚風?!”它失聲驚呼,聲音清脆,是一個少女的聲音。

  小朱雀!

  絕對是它,楚風一眼就認出了,想不到最后這段路途很順利,直接找對地方,發現了這一族。

  嗖!

  楚風沖了過去,來到它的近前,仔細看著它,摸了摸它頭上的一簇鮮紅的羽毛,結果讓小朱雀瞪大眼睛,直接以鋒銳而鮮紅如玉石般的鳥喙啄了一口。

  “疼!”楚風喊道,有些無語。

  這只小鳥攻擊性很強,連碰都不讓碰,幸虧是他是圣者層次,不然手上肯定要出現一個血窟窿。

  小朱雀警惕的看著他,并警告他不要動手動腳。

  楚風啞然無語,他總算知道犯了什么錯,它發出的是少女聲音,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傲嬌美少女,略帶羞惱。

  “朱前輩與狐前輩呢?”楚風詢問,因為來到這里后,沒有任何其他人的生命波動,只有小朱雀自己的,不見它的兄弟姐妹。

  聽到他這種話語,小朱雀黯然,雙目中蘊含淚光,告訴楚風,如今已是生離死別,再也見不到了。

  楚風聞言,大吃一驚,急忙安慰詢問詳情。

  老朱雀天縱神武,在異域這一代的神級強者中是絕巔人物,一年前還曾殺進兇獸高原中屠神呢。

  而深淵下,那所謂的能量輻射明顯是作假,它理應活著才對。

  “我娘在一年前就死去了。”小朱雀哭泣,周身如同紅瑪瑙般晶瑩,現在大眼中滿是淚水,哭的傷心。

  異域神祇中的佼佼者,接近神王領域了,可終究還是沒有熬下來,已經死去。

  小朱雀邊哭邊說,眼淚如珍珠般成雙的滾落,它娘在一年前屠神后回來沒多久就堅持不住了,壽元即將到盡頭。

  不過,老朱雀倒也硬氣,不想等死,直接又殺進異域第一禁地中,想嘗試最后的逆天之舉,搏出一世未來。

  很可惜,它失敗了,闖如那片禁地中沒多久,它的魂光就熄滅,永遠死在那里。

  “你確定前輩逝去了嗎?或許另有機緣也說不定,只是暫時被困。”楚風安慰。

  小朱雀哭著搖頭,當時它與老狐貍親自相送,遠遠的看到它娘永遠的倒在禁地中,再也沒有起來,的確死了。

  楚風聞言,一聲哀嘆,心中很不是滋味兒,帶著遺憾,當初老朱雀對他很好,送他會陰間宇宙時曾出大力。

  想不到當年一別就是永遠,它所說的再堅持五十年并未能實現。

  “狐前輩呢?”

  沉默很久之后,楚風再次開口。

  在這里并沒有見到它,他心頭浮現不祥的感覺,老狐貍該不會徹底石化,也死去了吧?

  “在這里。”小朱雀帶路,向著石林深處走去,最后在一座石山前停下,這里被開辟出一座流光溢彩的小型洞府。

  楚風見到了瘸腿老狐貍,他愕然,再相見果然物是人非,他所在的陰間宇宙幾個月而已,這里已經過去三十年。

  前方,一尊瘸腿狐貍的石像被供奉在玉石案上,表情落寞,抬首遙望,向著要看透虛空,凝視陽間。

  它徹底石化了,沒有一點血肉,成為一尊巖石像。

  “前輩!”

  楚風心頭遺憾更多了,還想再來請教一番呢,這頭狐貍的出身十分神秘與非凡,若無虛假,那可是一位天尊啊。

  這一刻,他體會到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現實中總有遺憾,跟自己預想的不相符,還以為能與異域故人再敘呢。

  “可憐前輩,晚景凄涼,孤苦半生,落得這般下場。”

  楚風嘆氣,在這里祭奠。

  然后,他又道:“前輩,你放心吧,等我進入陽間后一定會去狐族,照顧好你那所謂的天縱奇才的后代孫女。”

  “賊心不死,我打不死你!”誰知道,那石頭狐貍居然開口,發出聲音,驚了楚風一跳,快速倒退數步,目瞪口呆。

  上一次,提及老狐貍后人時,楚風就曾雙目放光,說狐族多美女,他要去看一看,幫老狐貍照顧它的后人,結果當時就被噴了一臉口水。

  “前輩,你這是詐尸了?不對,你這是還陽了,得感謝我,是我一番言語將你刺激的復活!”楚風磨嘰。

  事實上,他知道,老狐貍肯定壓根沒死,只身如今狀態很糟糕而已,肉身石化了,但魂光依舊未散。

  瘸腿老狐貍瞪著他,最后沒有氣惱,一聲嘆息,道:“看你眉宇積郁氣,不是喪了雙親,就是死盡親故,人生大悲,何其苦哉。”

  一番話語,結果瞬間就讓楚風滿臉傷悲,黯然神傷。

  小朱雀不得不嘆,姜是老的辣,石狐貍沒有跟楚風斗嘴,沒有呵斥他,就這么幾句話,便讓他蔫了。

  楚風心傷后,迅速琢磨過味兒來,這老家伙還真是不吃虧,張嘴間就調動起他苦悶的情緒,老辣無比。

  “前輩,我甚是想念你們,一別多年,恨不得立刻回來,聆聽你的教誨,可是被世間諸事牽絆,沒能及時過來。”

  “說吧,都發生了什么。”瘸腿石狐貍問道。

  它已經坦言,自身狀態不佳,被他師傅下了重手,打落下當初的境界,被困在這片天地中后,一天不如一天,終有一日,靈魂也會僵固,徹底石化在這里。

  楚風嘆息,陽間那位大能也太狠辣了,連自己的弟子都能這般懲罰,毫不留情。

  他雙眼暗淡,簡要說出陰間宇宙的事。

  “太武的一具道身死了,真是出乎意料啊。”石狐貍動容,然后告訴楚風,它現在狀態糟糕,每次溝通的時間有限,所以要說重點。

  “我想變強,我要成神,我要在這片天地中盡快崛起!”楚風說道,然后又問及小朱雀其他的兄弟姐妹去了哪里。

  老狐貍道:“我傾盡手段,最終送他們進入陽間,但是很可惜,我無法保證他們都能活下去。

  楚風頓時來了精神,道:“前輩,你將我也送進陽間吧,我偷渡過去,殺他們個人仰馬翻!”

  “你看我這個狀態還有出手之力嗎?”老狐貍盯著他,道:“居然是肉身過來的?”

  事實上,小朱雀也一直在打量楚風,他肉身降臨異域,這相當的驚人!

  楚風沒敢提及石盒,畢竟老狐貍號稱天尊,還真怕出什么幺蛾子,經歷過太武之事后,他看出天尊對這種究極之物的渴望太強烈。

  他取出魂鐘,道:“有它庇護,我才敢上路,上次你們看到過,也是用它保護小朱雀,差點就成功進入陰間。”

  老狐貍雙目雖然是石質的,但是卻仿佛很深邃,盯著他看了幾眼,道:“總算你還有良心,知道回來接引小朱雀。”

  然后,它又開口道:“不過,既然你修行了六道時光術殘缺版,已經決定在這個世界瘋狂進化,那么就要做好被詭異物質扼殺于晚年的準備吧,會很慘烈,非常凄涼,你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請前輩幫我化解。”楚風神色凝重,向他請教。

  “天尊全盛狀態自然可以解救問題不是很嚴重者,但是,你將修行百年,藉此成神,注定無解。”瘸腿天尊狐貍搖頭。

  楚風不說話,眉頭深鎖。

  “只有一個辦法,你去取符紙。”老狐貍道。

  “什么符紙?”楚風愕然。

  瘸腿天尊狐貍道:“你不是在輪回路上接觸過嗎,這一次我指點你去一個地方,取上兩張,一張送給小朱雀。”

  “這種符紙?!”楚風震撼,先不說要不要走這條路,單是這種東西,就足以讓他心驚肉跳,因為太難得了,哪怕是在陽間,都價值連城,唯有在特殊時期,進入最為恐怖的陽間幾處禁地中,才偶爾可以取出。

  至于小道士自稱天尊之資,在他們那方天地,舉世大教聯手,最后灰飛煙滅,只剩下幾人,才從他們那里的第一禁地中取出來一張黑色符紙,落在小道士的手里。

  現在,瘸腿老狐貍張嘴就要指點他,去取出兩張來?

  幫人做個廣告:《都市至強房東》成為房東,收留各路房客……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