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五十章 親身經歷輪回大恐怖

第九百五十章 親身經歷輪回大恐怖

  煉獄之地,楚風再一次來了!

  漆黑無邊,廣袤無垠。

  這片地帶像是被截斷的一塊宇宙虛空,無論是高空,還是低空,都懸浮著一些隕石,無規則的排列。

  “老妖我發毛啊……還不想死呢!”妖祖之鼎都快結巴了,它怎么也沒有想到,楚風帶著它來到這里。

  這是什么地方?陰間宇宙誰都不敢沾惹的地方,沒事的話,有多遠躲多遠,誰敢進來放肆?

  可是,楚風來了,而且是帶著希冀與渴望而來,眼神中有莫名的光彩,簡直像是尋長生之路。

  妖鼎不得不鄭重提醒他,當年連妖祖剛進來沒多久就退走了,臉色難看,因為感應到了莫名的大恐怖。

  妖祖,那是突破這片宇宙極限的生物,跟史前歲月中的宇宙第一強者龍族始祖并列,他都害怕!

  “妖祖曾說過,越是強大,越是會對這里敬畏。”

  楚風看了它一眼,自然明白,這是在提醒他呢,說他不夠強,無知者無畏。

  “跟著我就是了,早告訴你了,我走過這條路。”

  看到楚風這么從容,妖鼎實在無話可說了。

  不久后,光明死城到了,哪怕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楚風還是格外的慎重,嚴肅起來。

  光明死城,照亮黑暗的煉獄,讓這片地帶燦爛起來,它雄渾而高大,古老而滄桑,像是存在億萬年那么久遠了。

  城外,那是成片的尸體,從金身到更高層次的生靈都有,有虛空鼠,有金翅天鵬,有蟲王,有不死鳥……種族林立!

  嗖!

  楚風迅速攀上死城,站在這里,城中的景象更為震撼,讓妖鼎都顫抖,感覺到陣陣的不安。

  城中,海量的尸體,從地面一直堆積到城墻這么高,積壓滿了。

  最為可怕的是那個大的駭人的石磨盤,占據整座死城三分之一的地域,緩緩轉動,將落在上面的尸體碾成血泥。

  不一會兒工夫,城池中的尸體就沒了,消失在磨盤中,血水四濺,血泥流淌。

  很快,從無盡虛空中又莫名墜落海量尸體,再次將光明死城填滿。

  楚風曾懷疑過,這些尸體都是陰間的人死去后,匯聚到這里,但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實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如今可以縱橫陰間宇宙星海中,并沒有發覺大量尸體消失的異常事件。

  他嚴重懷疑,在一些可怕的天地中,有莫名的通道,或者有不可揣度的生靈干預了這一切,從其他界送來海量尸體,維持這一切。

  “也許是莫名的法則,周而復始,在執行這一切。”楚風又嘆,這樣猜想。

  他來過不止一次了,研究過這座城池,感覺太古老,總覺得這里存在的歲月以億為單位,太久遠了。

  誰能活這么久?便是天尊都早該死去了,縱然是陽間不出世的大能也該枯竭而亡了。

  既然沒有生物能活這么久,那就只能是天地的一種本能規律。

  “這是先天存在的輪回之地嗎?”妖祖之鼎發出疑問。

  楚風嘆道:“有人猜測這是人為布下的,不是天地自成,可是誰又能活那么久遠,超過億載歲月,誰可以始終默默俯視眾生,坐看宇宙間生物衰老生滅?”

  有些話是異域的老狐貍講的,連那等人物都對煉獄的一切忌憚,曾告誡楚風,不可多說,不可再提,越是強大,越是對這里帶著懼意。

  楚風安靜下來,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想進行最后一次努力。

  妖祖之鼎中承載著楚風的父母、黃牛、大黑牛等人的血霧,而石盒中更是直接存放著秦珞音的尸體。

  楚風沉默很久后,決定來一次嘗試,用石盒帶著上所有人,去輪回路的盡頭,去懇求泥胎相救。

  “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不該驚動那等存在,但是,我真的沒有任何路可走了,我只想他們活過來。”

  楚風開口,請妖祖之鼎進入石盒中。

  然而,這一次,才開始進行,剛要進入死城中,他就失望了,就如同上次,石盒不庇護那些人,進行排斥,要將他們都丟進城中。

  楚風驚出一身冷汗,怎會如此?

  現在,將眾人都放進石盒中了,不像是上次那般,石盒空間還未開啟,秦珞音的尸體還不能放進去。

  現實很殘酷,依舊無法帶這些人橫渡!

  一時間,楚風呆呆出神,難道只有最后一條路可嘗試了?

  但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我送你出去,你等我!”

  楚風帶上妖祖之鼎,極速沖出煉獄,然后以魂鐘定住秦珞音的尸體,也移出石盒,都交給妖鼎看護。

  他一個人上路了,只身去輪回的盡頭,不顧一切的去見泥胎,進行最后的努力與嘗試。

  這一次,他的速度很快,手持小道士的黑色符紙,縱天而行,可以飛,不像是當初時只能徒步而行。

  即便如此,也花費了楚風數天時間,完成一個來回!

  他真的從光明死城借道,去了一趟輪回路的盡頭。

  只是,他回來時,失魂落魄,無功而返!

  他見到了泥胎,但是對方沒有任何回應,只是一尊泥塑神像。

  回來后他在昆侖枯坐了一天一夜,最后才起身,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但不去努力一番,我不甘心啊!”

  其實,經歷過一場死劫,在大淵那里楚風體會到太武的強大,以及天尊最為關鍵的冷酷無情后,他就有種感覺,越是走在進化路前沿,已經無路可走的究極進化者,越是冷漠。

  那種存在進化到后期,近乎古賢所說的大道般,俯視蒼生萬物,無喜無憂,沒有情感。

  他是什么人,而泥胎又是怎樣的存在?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那等存在怎么可能會理會他,對他回應。

  不過,他不甘心,太過在乎,割舍不下父母以及那些親朋,所以才去嘗試,才去努力。

  這樣無功而返,雖然極其失落,但是也不出意外。

  楚風知道,當初第一次見到泥胎時,他只能算是無知者無畏!

  若是那泥胎真的是活著的生物,那么,他曾經那么的大膽,與之同坐高臺上,真的過了。

  而如果泥胎還活著,有感知,或許當時只將他當成是一只飛蟲,落在身邊,不愿搭理。

  越是細思,越是可怖。

  楚風想到異域那頭即將徹底石化的狐貍,連它都對輪回路敬畏,對泥胎不敢多提及,這是何等的可怕?!

  “終是到了這一步。”他帶著傷感,只有最后一條路了。

  他很清醒,認清現實,那些寄托于他人身上的希望終究靠不住,他那樣去做,再次走了一次輪回路,只是不愿放棄,抓住一切的可能。

  “我們再去光明死城。”楚風道。

  妖祖之鼎跟隨他行動,又一次進煉獄,接近光明死城。

  “我們的天地充滿了苦難,像是一個陰暗的牢籠,陽間的人稱它為墳場,亂葬崗,雖然讓人心中不快,惱怒,但是卻也有幾分道理,擺脫這里吧,我希望你們能夠投生到陽間去,我們相約,陽間再聚首!”

  楚風很傷感,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他很疲憊,真的沒有其他任何辦法,只剩下這最后一條路可走。

  “我相信,你們的真靈還在,并沒有徹底消散!”

  楚風開口,如果那些人真靈都已經不復存在,那他真的會感覺萬念俱灰,太過絕望。

  他知道,多拖延一天,就多一份風險,若是隨著時間推移,妖鼎中的血霧也消散,說不定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

  他想嘗試,送他們去往生。

  最終,楚風手持黑色符紙,帶著石盒,帶上秦珞音,并讓妖祖之鼎將內部的血霧還有魂光分解后的能量物質都傾瀉出來,他要親自庇護與送行!

  事實上,接近死城后,石盒便不理會血霧與尸體,只是在楚風身上發出微弱而晶瑩的光澤。

  楚風緊張無比,將黑色符紙放在血霧與能量物質以及秦珞音身邊,他跟隨前行,最后進入石磨盤間。

  “嗷……”

  一剎那,原本寂靜的地方,發出了凄厲的嚎叫聲,打破萬古的寧靜,讓楚風頭皮發麻,身體冰寒,后背上像是趴伏著一具死尸,一個厲鬼,感覺冰冷而森寒。

  “嗷……”

  不止一個聲音,在楚風周圍太多的嚎叫聲響起,從血霧中傳出,他看到一頭又一頭可怕的生物,太過猙獰。

  那不是父母,不是黃牛與秦珞音他們,而是其他,太過恐怖,凄厲的大叫著,咆哮著。

  這些奇異的生物仿佛超越厲鬼,代表著極盡大兇。

  這是什么?

  楚風確信,這不是從其他碾碎的尸體中溢出的,而是妖鼎中的血霧傳出的,以及秦珞音周圍出現的。

  楚風如墜冰窖,身體寒冷刺骨。

  這是為什么?

  巨大的石磨盤緩緩轉動,無比粗糙,周圍的尸體都在碎掉,成為血泥,景象可怖。

  這時,石磨盤上一行金色的符號熠熠生輝,刺的楚風雙目劇痛,光束普照這里,讓他父母、黃牛等人于血霧中發出厲鬼哭嚎聲,更加慘烈了。

  楚風都覺得頭皮要炸開了。

  但是,也就是在此時,他震驚,突兀地喜悅,險些大叫出聲來。

  他看到了幾張熟悉的面孔,很虛淡,從血霧中浮現,有他的父母,有大老黑,有黃牛他們!

  幾乎透明,虛淡的幾乎不存在。

  同時,凄厲的叫聲依舊在,在粗糙磨盤的金色光束中漸漸顯形,那是一縷又一縷灰霧!

  楚風一剎那全都明白了,那所謂的哭嚎,厲鬼叫聲,竟然都是異域的詭異物質,糾纏在這些人的身上。

  他倒吸冷氣,當年他們在異域那些年,已經很克制了,最后沒怎么修煉異術,到頭來竟還糾纏上這些可怕的東西?!

  若非親自來這里經歷輪回,恐怕將來到死,他們都不會明白自身沾染上了多么可怕的東西,太驚悚了。

  楚風頭大如斗,必須得經歷輪回,這實在有些太恐怖了。

  “憋死我了!”這時,大黑牛衰弱而近乎透明的魂光居然發出聲音,很虛弱,也很小。

  楚風頓時顫抖,呼喚大黑牛,又去喊他的父母,心中積聚很多天的陰霾,一下子消散!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