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

第九百四十八章 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

  楚風躺在竹筏上,雙目暗淡,無神的看著天空,沒有聲音,隨大江漂泊向遠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空中霧氣漸濃,水流漸緩,他躺在那里,感受到了濃郁的能量與靈氣彌漫過來。

  晚霞很紅,只是有些像血,透過大霧,灑落在這里,殷紅流轉,多少有些凄艷。

  楚風坐起,這是到了什么地方?

  他自己都不知道漂流了多久,現在進入一片湖泊群中,仔細辨認,默默回想,他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了,云夢大澤。

  安靜的坐著,不再黯然仰躺,楚風的心緒漸漸平靜,一身的郁氣在消失,他整個人都在復蘇過程中。

  他知道,自己不能沉淪,該有的傷悲都在今天流盡,以后他沒有時間去軟弱神傷,從此之后,他要做魔王!

  日子還要過,路還要走,但他要有預謀的征戰陽間,對于有些人來說,他注定會被稱作大魔王。

  其實他不想殺人,但是走到這一步,不斬天尊,不去撼動陽間的幾個大教,怎么對得起一直以來被稱作楚魔頭的稱號?

  “其實,我只喜歡當一個快樂的人販子啊。”楚風自嘲。

  不用去憤世,也無需自怨,他驅散傷悲,只想平靜的一路走下去,他要調整自我,做個快樂的魔王。

  他知道,如果父母還在,若是那些人還活著,也都希望他過的安康愉悅。

  “終有一天,我們會相見,不會太遙遠。”

  楚風縱身一躍,來到太空中,既然早已考慮好今后的道路,那么現在就要放手去做,進行一搏。

  看著繁星,看著黑暗,他昂起頭,從此不會再有眼淚,有的只是斗志,還有笑容。

  雖然現在笑不出,但是,他并不想背負沉重,讓苦郁壓在身上,他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起來。

  輕輕拍了拍石盒,楚風喚醒內部的妖祖之鼎。

  “該醒來了。”

  他問妖祖之鼎感覺如何,現在怎樣了。

  一口小鼎浮現,古意滄桑,上面的裂痕愈合大半,但終究還有一些細小的紋絡,還未消除掉。

  當日,太武天尊一指點來,哪怕壓制到映照級,可是多種能量體疊加,也是恐怖的,堪比神祇一擊!

  “還差一些火候。”妖鼎這次近乎解體,遭遇重創,它需要一些稀珍材料修補自身。

  楚風從石盒空間中取出一枚手環,星輝點點,同時上面也有細小的黑斑,如同宇宙黑洞浮現。

  這是星空母金手環,從萬星體徐成仙身上得來,是最為稀珍的母金粗坯武器,還未演繹自身的完整秩序。

  楚風遞了過去,放入鼎中,讓妖祖之鼎化掉并吸收,它自身就有母金的成分,得此手滑的話,其裂紋等被修復不成問題。

  “這……”妖祖之鼎訕訕的,這份大禮實在太貴重。

  “你早點恢復,我們還有些事要去做呢。”楚風不容它推辭。

  同時,他將另一件更為特殊的母金手環——金剛琢,套在自己的手腕上。

  楚風駕馭綠竹舟,以圣人級能量催動,橫渡星空,在某一顆廢棄的星球上尋到一座古老的傳送場域,自此開始再進宇宙深處。

  他尋到星海中的一座古礦,是當初機械族的金剛古祖沉眠之地,這里對金屬生命體是最好的療傷之地。

  妖祖之鼎留在這里,開始抓緊時間恢復。

  而后,楚風只身上路。

  陽間人退走了,最起碼近期都沒有敢再露面,宇宙邊緣恢復寧靜,看不到那恐怖的冒著滾滾陽氣的大船。

  大淵一役,連天尊都殞落了,造成的風波與影響實在太大。

  哪怕過去很多天,依然最熱門的話題,當然關于楚風還有妖妖等,包括雷公、天刀等也在被不斷提及。

  楚風進入陰間宇宙最為繁華之地——廢都。

  史前歲月的龍族始祖、親口提及過陽間種的宇宙第一高手,曾坐鎮在這里。

  數千萬年前,妖祖也曾坐鎮于此,這里是是他的閉關地。

  后來,這里毀掉,成為廢墟,直至五百萬年前,又漸漸繁榮,成為各方星系往來的中轉站,距離宇宙前十大種族所棲居星辰最近,故此再現盛況。

  這里的道統談不上有多強,但是會做生意,聚攏八方財源,多次有神藥成交記錄,更有呼吸法與經文等,當然也少不了秘寶。

  楚風來了,不為藥草,不為呼吸法,只為最后看一眼這片宇宙,更是要了解下當前的一些情況。

  “你們都同情楚風,覺得他與雷公、天刀等人的下場太凄慘,我卻不這么認為,完全是螳臂當車,何苦來哉,如果他們不去進行所謂的血拼與決戰,陰間也不至于這么慘。你們看到了嗎?就是因為這些人不屈服,結果怎樣,陽間來的人,大手探出,直接就掌滅數顆星辰,都是他們惹出的禍。”

  在一片繁華的街區,一座臨街的酒樓上,有人正在高談闊論,這種話語一出自然引發許多人不滿,喧嘩起來。

  “怎么說話呢,你是不是覺得,我們應該跪在這里,等陽間人過來時,看他們的心情來決斷你我的命運,究竟是殺還是剮,或者放過,都不要去抗爭?”

  早先開口的中年人冷笑,道:“打不過還去出手,這是自不量力,實乃不智,不是我說雷公,他老人家真是晚節不保,真不該出手,安心養老多好。還有那楚風,這個魔頭也該本分一些,若是顧全大局,就該被陽間人抓走,結果他不服軟,為了殺他,陽間人大動干戈,傷及很多無辜。”

  頓時,一群人炸了,有人斥道:“我怎么覺得,你天生賤骨頭,在你眼中陽間高高在上,實力夠強,一切都是對的,而我們這邊連抗爭一下都是錯誤的?”

  那人搖頭,道:“本來就是這樣,如果沒有跳出去進行所謂的對抗,陽間來的人即便殺上一批人,或許也就會罷手了,不是我說天刀、雷公那幾位老人家,還有楚魔頭,真是不自量力。”

  這片區域自然無法寧靜,發生激辯。

  同意那個人觀點的進化者雖然很少,但的確有幾人,讓一些老輩人物氣的面皮抽搐,點指那幾人,臉色通紅。

  “敗類,看到陽間強者過來,讓你跪在地上,不殺你的話,你就覺得的是大恩。如果他們扔給你幾根骨頭,你是不是會搖起尾巴?我們這邊的進化者雷公、彼岸花、天刀去征戰,去廝殺,哪怕流血又丟掉性命,艱難與敵人同歸于盡,你覺得不夠強,便不感念其恩。真是奴性十足!”

  “老匹夫你罵誰呢?!”那中年男子羞惱。

  楚風靜靜看著,聽著,了解此地的情況后,無動于衷,生死看淡,都要去陽間宇宙了,這些雞毛蒜皮,根本不放在心上。

  這時,有人說道:“你就嘴硬吧,這樣大放厥詞,楚風不見得死去去,萬一出來,肯定一巴掌拍死你。”

  那個中年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這么多天了,只找到他留下的幾縷所謂的活性血液,估計沒有參考價值,這個魔頭死了,況且,即便他出來又如何?應該也是半廢,況且他也得講道理才行啊。”

  “跟你有什么道理好講?”有人呵斥。

  楚風聽了片刻,覺得聒噪,就這樣走了過去,頓時讓這里落針可聞,喧鬧的繁華之地一下子安靜到極點。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一些人在發抖,有激動的,也有的是嚇壞了。

  他們這般談論,正主居然忽然出現!

  “楚風,你……要干什么?”剛才大放厥詞的人嚇得顫栗,不斷倒退。

  “砰!”

  楚風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向前一按,然后這個人就從雙腳向上開始瓦解,不斷消失。

  這個人驚悚大叫:“你不能這樣,有話好說,有道理慢慢講!”

  “你都說我是魔頭了,還講什么道理,從今天開始做魔王!”楚風平靜地說道,對這種人沒什么可多說的。

  他邁步遠去,離開這所謂的廢都。

  不久后,他逐一拜訪前各大強族,包括前十大保留下的族群,當然都是暗中趕過去的,給予這些進化門派造成強烈不安,都頭大如斗,不知道他為何登門,深感懼意。

  敢跟陽間死磕到底的人,連天尊都死去了,他還能活下來,讓各方忌憚,得悉他登門后都寒毛倒豎。

  有一些道統非常心虛,他們曾去大淵外徘徊,想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如今后背都在冒冷氣,擔心楚風洞悉了,上門收債。

  事實上,他們多想了,楚風只是在追問與了解一些關于陽間的問題。

  陽間曾在混沌宇宙降服很多進化者,其中一部分就是從陰間過去的,去那里尋覓戰神果位。

  一部人屈服,追隨陽間人,成為他們部眾,甚至是奴仆,返回這片宇宙。

  楚風跟最早的陽間大教弟子開戰時,曾用青皮葫蘆中的詭異物質滅掉他們的同時,也覆滅很多這樣的圣者,殺個干凈。

  他相信,在那些人回歸時,曾給自己的族群傳訊,告知過族人一些關于陽間的消息。

  楚風就是為這些而來,他要進陽間,自然要了解那些大教,提前探查太武、渾羿、元始、亂宇等人的根底。

  有效果,而且極佳!

  他走訪一族又一族,誰不懼怕,果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所了解的全都告訴楚風。

  “陽間天尊付出很大代價,甚至有大能的身影,這才開辟出一條穩定的路,貫穿兩界,可以保持一年多的時間?”

  楚風瞳孔收縮,這個消息對他極其重要!

  他原本要離開了,可是現在,得悉陽間那條路徑還能保持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后,他改變了一些念頭。

  他想最后瘋狂一次,怎能這樣放過他們?等去陽間崛起再戰還遠,還不如在這里先收割一番!

  楚風還活著,自然是一件驚人的消息,引起各方震動。

  有些人嚇壞了,曾經披著黑色的斗篷,接受召喚,去宇宙邊緣迎見陽間的人,提供關于楚風的各種信息與資料等。

  現在他們怕走漏消息,引來楚風大魔頭血洗!

  不過,等了很久,他們發現楚風也沒有搭理他們,這才長出一口氣。

  此時,楚風已經進入屬于大夢凈土所統御的一顆秘密行星上,去見自己的孩子——小道士。

  “活著回來就好!”大夢凈土一位老嫗顫聲說道,帶著笑,也含著熱淚,看到楚風就想到秦珞音。

  “爸爸,你還要去哪兒?”小道士一副天真的樣子,胎中迷,他忘記了一切,如今什么都想不起來,只是一個心靈純凈的孩子,不過卻是早慧。

  楚風看著他,心中發酸,這么小就失去母親,而他卻不是一個負責任的父親,沒有時間來照看他,最近都在掙扎,血戰,帶著秦珞音的尸體離去后,如今才回來。

  雖然時間不是很長,但楚風卻覺得,如同經歷了一個世紀那么久遠,最近每一天都是生與死,血與骨,都在煎熬。

  “爸爸要去屠神,祭奠一些人……”楚風說不下去了,無法告訴他,要祭奠他的爺爺、奶奶、母親、叔伯等。

  大夢凈土中的老嫗,還有那位男性老圣人,聞言都心頭顫栗,他們意識到,楚風要去做一件無比瘋狂的大事。

  小道士不解追問,最后又道:“我娘呢?”

  上一次,他雖然看到了秦珞音滿身是血,沉眠不醒,但最后被善意的欺騙了,都告訴他秦珞音去閉關修養。

  他終究是沒有走出胎中迷這種狀態,哪怕早慧,也不知道真相,因此才有這樣一問。

  楚風看著他,說不出話來,唯有傷感。

  此時,他亦想到很多,小道士曾說過,自身上一世是天尊之資,看來不是隨便說,身上的確有古怪。

  這一次,所有人都被太武抓到大淵附近,唯獨漏過小道士,他身上應該是有些秘密。

  楚風上路,他要進行最后的瘋狂,從今天開始做大魔王!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