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告別

第九百四十七章 最后的告別

  鼎蓋開啟,內部自成一方小世界。

  血霧伴著濃郁的生命能量在翻騰,迅速溢出,帶著淡淡的血腥味,還有陣陣冷寂的氣息。

  楚風僵在當場,感應到的蓬勃生之能,是妖祖之鼎自涅槃之地吸收進去的,并非血霧發出。

  瞬息間,楚風從頭涼到腳,他感受不到故人熟悉的氣息,沒有他們的印記,見不到他們的魂光。

  他雙耳嗡嗡作響,眼前發黑,冒出金星,嘴角無聲的溢血,直接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的地上。

  楚風如遭雷擊,覺得心頭難受到極致,整個人無法呼吸,要窒息而死,他什么都聽不到了,并且眼前也一片漆黑,他無力的扶著大鼎,身體在顫抖。

  曾經懷著幾許希望,到現在變成絕望。

  他一直心中惴惴,強烈的不安,可是當揭開鼎蓋,這極其殘酷的真相暴露出來后,他還是難以承受。

  他什么都聽不到了,雙耳失聰,并且雙眼也模糊看不到到東西,心中只有痛,他覺得自己被封閉在一個隔絕的黑暗空間中。

  楚風喉結在動,但只能發出嘶啞的聲音。

  他想哭都哭不出來,沒有淚水,只有痛,他的靈魂都要窒息了,魂光暗淡,陷入無盡的漆黑中。

  他掙脫不出來,感覺只有無邊的苦難,在絕望之海中獨行,黑色的空間,幽幽的苦海,沒有盡頭,他覺得整個人都要死去了。

  “活著,我只想你們活著!”

  他的聲音嘶啞,身體發抖,感覺到無助還有絕望,這跟過去的他完全不一樣。

  他還從來沒有這么虛弱過,像是一個孩子,沒有人會想到這是楚魔頭,他雙腳支撐不住身體,整個人都要倒下去。

  而他的肉身承載不了他的魂光,劇烈閃爍,口鼻與雙耳都在淌血,隨后他那雙無神的眼睛中也有兩行血跡滑落。

  楚風想哭,但是卻哭不出來,如同一只受傷的野獸被困在絕望之地,他感觸不到外界的一切,真的被封閉在一片黑暗中。

  他無意識地扶著大鼎,靈魂仿佛已經迷失,找不到歸途,嘴里嗬嗬有聲,不是哭不是笑,只是一種難受的嘶啞叫聲。

  不知道多了多久,楚風才能呼吸,從黑暗中掙脫出來,他在大口喘氣,渾身都是冷汗,衣服都已經濕透。

  大鼎中只有血霧,沒有生命體,無論是他的父母,還是黃牛他們一個人都沒有活下來,都死去了。

  妖祖之鼎沉默,沒有任何話語。

  怎么會這樣?即便有過最壞的猜測,可是真的發生了,他依舊心如刀絞,難受的要昏厥過去。

  “爸,媽,黃牛……”

  楚風呼喚著他們的名字,眼淚終于流下,恢復了相應的身體機能,他想大哭,他想長嚎,所有人都死了。

  “魂光在哪里,他們的真靈呢?!”他拼命的尋找,在鼎中,血霧中尋覓,可是什么都沒有看到。

  楚風如同受傷并失去一切的野獸,被困在自己的孤島上,嚎叫起來,震耳欲聾,心中大悲,難以自抑。

  他單膝跪在這里,他真希望只是一個普通人,跟所有人平安而平淡地度過這一生。

  現在,什么都沒有了,只剩下他自己,父母的面龐,溫暖的話語,關切的目光,還有其他人的音容笑貌,全都浮現出來,恍若在昨日。

  很久之后,楚風踉蹌著,離開龍巢,而后一個猛子躍進東海中,在冰冷的水中他一動不動,隨波而行,無意識的遠去。

  期間,有海獸游來,才張開血盆大口,又嚇得遠去,帶起大片的風浪。

  楚風一動不動,閉著眼睛,想就此長眠,不愿醒來,他又一次將自己隔絕在心中的世界,所思所想都是那些人。

  轟!

  很久以后,海底一座靈山劇震,這是劇烈復蘇的體現,如同活火山噴涌,出現大面積的靈氣能量潮,將漂到這里的楚風都沖擊起來。

  他睜開雙目,暗淡無神,但終究是站了起來,失魂落魄,一個人踽踽而行,無比的孤獨與凄涼,向著龍巢而去。

  他心中有傷,也有悲,可是卻哭不出,只是沉默著,再次走向那讓他神傷與心痛的地方,他不會逃避,但真的很難受,心非常痛。

  龍巢涅槃地,妖祖之鼎矗立,它依舊在這里,對于這個結果它也只能嘆息。

  楚風最早的時候就知道,成功的機會渺茫,太武曾說過,在最佳時間段內,天尊才有辦法救活那些人,而陰間沒有天尊!

  可是,他依舊抱著些許希望,不求都復活,但求能有幾人再現出來,哪怕是殘魂也好。

  現在,什么都沒有了。

  “我們在大淵時,他們的魂光雖然在消散,但還留下些許,現在一點都沒有了嗎?”

  “分解了,變成了能量物質,游離在鼎中,不再是魂光。”妖祖之鼎告知。

  楚風頹然,說不出話來。

  他仔細觀察,感應這種能量物質,心頓時徹底涼了下去,這跟秦珞音死后差不多,沒有真靈了。

  秦珞音的魂光原本也會分解,但被那金色物質侵蝕,粘結在一起,沒有散開,但是真靈已散掉。

  “你們都不在了……”楚風無聲的落淚,就在這幾天間,他的人生大起大落,經歷了最為艱難與困苦的黑暗。

  “留下這些物質,不要埋葬,我要復活他們。”楚風低語,帶著失落還有傷感,失去了昔日的鋒芒。

  魂光消散,分成為能量物質,這些終究沒有消失于天地間,被妖祖之鼎鎮壓在在鼎中,楚風懷著最后的一縷希望,等待曙光。

  最后,妖祖之鼎縮小,跟楚風商量,想進入石盒中沉眠,它覺得這是陽間的至寶,而它是陰間的兵器,想藉此感應一番,看能否讓它恢復。

  楚風點頭,帶上所有,離開這里。

  接下來,他沒有任何話語,連眼淚都流不出,就這樣一個人上路,站在東海中,看不到龍女,看不到不滅山上的身影,他轉身離去。

  只是,他的背影有些孤單,他沉悶,一個人沒有任何的話語。

  楚風回到陸地,安靜而蕭索,這是他自己的孤涼旅途,沒有誰可以陪伴,當年那群插科打諢的伙伴都再也不會出現。

  他回到了太行山腳下那個小鎮,回到自己那個二層小樓的家,當初,黃牛在這里也住了很長時間,現在很清冷。

  夜色已深,楚風沒有開燈。

  他來到樓頂,看著暗淡的星光,怔怔出神,滿是感傷。

  他的童年是在這里長大,隨后跟父母搬離這座小鎮。

  楚風躺在房頂,沒有聲音,想到小的時候,父母在這里照料他,怕他冷,怕他熱,各種關愛與呵護,看著他成長。

  那些溫馨的畫面,那兩張和藹可親的面孔,仿佛一下子又出現在近前,他伸手去摸,像小時候一樣去接近,可是卻什么都沒有。

  雙手空空,只有冰冷的夜。

  楚風眼角滑落淚水,無聲無息,他就這樣躺在這里。

  天快亮時,他回到房間,回到父母的臥室,坐在這里,然后又不言不動。

  他在這里呆了三天,不斷回憶,曾經的點點滴滴,從年幼時有記憶后的所有經歷都在心中回放了一遍,如同陪父母再次走了一程,再次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

  然后,他無聲地離開,沒有人知道他曾回到這個小鎮的家中。

  楚風走到太行山腳下,在這山地中,他與周全第一次遇到黃牛,那時它很神秘,也很能折騰人,氣的周全直喊它牛魔王。

  也正是黃牛,將楚風帶上修行之路,在這天地異變、山河復蘇的初期階段,他就開始跟著進化。

  他的人生命運,是從這里開始轉變。

  可是,黃牛呢,它不在了,周全也死去了,都成為血霧,連魂光都已分解。

  他真的很想再次見到他們,在一起時,總是有歡笑,而現在他連話都說不出來,有的只是暮氣。

  楚風離去,走過山地,穿過山林,一路西行,他來到了昆侖,坐在一座山頭上,一個人在這里靜靜地看日出。

  當初,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跟一群兄弟暢飲,就連老喇嘛、老宗師吳起峰都不能避免,被拉下水,也跟著舉杯。

  可是現在,山風吹過,留下滿滿的孤寂,楚風取出酒壇,倒上一杯又一杯酒,自己喝下一杯,然后都灑在地上,祭奠他們。

  “生死與共的兄弟,你們都在哪里,誰能與我并肩殺向陽間?”

  他的話語在風中被吹散,留下的只是嗚咽聲。

  楚風看著那通紅的旭日,卻沒有感受到溫暖,在這里他很冷,也很落寞,形單影只。

  坐在大山上,他的思緒又回到了過去,東西方大戰時,就是在這片山腳下,獒王怒吼,大戰北極王,鵬王展翅,追擊黑龍王。

  大黑牛聯絡各方,請來東方各路高手,眾人在大決戰后,一路追擊,殺向西方。

  也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沒有節操的西伯利亞虎,不久后虎王幫楚風在龍虎山大戰席勒,成為共患難的朋友,直至后來,關系越來越近,虎王也成為昆侖山的一員。

  還有那呲著大板牙、支棱著長耳朵的老驢,以及總是斜著眼睛看人、不斷噴口水的歐陽風,都是后來加入昆侖的,想到他們,就會讓人要露出笑容。

  然而現在,山中寂寂。

  所有人都已不在。

  而不久前,這里還曾十分輝煌,在陽間人真正跨界過來的前夕,星空中各族盡遣使者,來此朝賀。

  眼看這里繁盛起來,可是終究在一夕間改變。

  厄難來臨前,秦珞音還帶著小道士專門趕到地球,前來提醒楚風,占卜宗師覺察到不對,預測到天裂,果然一切都應言了。

  楚風出神,有心酸,有遺憾,小道士還在,可是秦珞音來這里送完信,提醒他小心后,不久就遇難了。

  這個時候,他真的有一腔的悲憤,坐在這里,用力抓緊拳頭,他黯然神傷。

  父母、妻子、朋友,一個一個都離去,在這蒼茫天地間,雖然還有很多的人,很多的進化者,可是他卻感覺無比的孤獨。

  楚風離開昆侖,眼角掛著晶瑩。

  很長時間后,他站在大江畔,當初他曾帶著秦珞音、小道士沿著長江而下,一路賞景,看遍名山大川。

  走到這里,楚風感覺很疲憊,主要是心累,神傷。

  他躺在一張竹筏上,沿著大江而下,不去管,不去顧,漂泊到哪里是哪里,他仰頭看著天空,眼前再次浮現父母、親朋以及秦珞音等人的身影,他一動也不想動。

  躺在竹筏上,沿著大江遠去,這是他一個人孤獨的旅程,到了最后,楚風雙目中無聲的滑落下淚水,他只是看著天空,什么也不想做。

  他的心很傷,思念那些人,但卻無法大聲哭出來。

  有淚都在今日盡,他覺得,以后沒有時間去落淚,這是他最后的告別。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