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五章 活著

第九百四十五章 活著

  楚風很疲憊,雖然心中有一股火光在焚燒,斗志被激發出來,但這場巨大的變故讓他精疲力竭,親朋故友一個一個地死在眼前,怎能不痛苦,怎能不大慟?

  大淵外是無盡的黑暗,他很長時間后才安靜下來,魂光多次搖動,血液也在發光,但是卻無法將肉身再現出來。

  太傷,不只是心,還有身,一場死劫,無盡悲涼,他踉蹌著走向遠方,踽踽而行。

  “找一個地方,復活老黑、黃牛他們。”楚風輕語,他很憔悴,也非常緊張,生怕打開妖祖鼎蓋后,那些人永遠不在。

  此時,妖祖之鼎也陷入沉睡中,它滿身傷痕,幾乎被打穿。

  這一役,這一次的劫難,無論是人還是兵器都經歷一場最大的磨難,能夠活下來,存在于世間,真的很不易。

  鼎壁上染血,但卻暗淡,沒有生命光澤,是誰的?楚風的心在顫,他強烈的不安。

  稍微離開大淵一段距離,在一片幽靜之地,楚風便要去揭開鼎蓋,他的手在發抖,心中竟有惶恐。

  這跟他昔日的果決完全不像,只因為太在意。

  “不要動,我體內自成一界,可暫保現在的狀態,你我皆重傷垂危,現在無力回天。”

  妖祖之鼎被驚醒,這樣提醒。

  它在涅槃,它在醞釀生機,當初將西林星、天神星打穿,并吞走無盡的精粹,它體內蘊含海量的山河精氣。

  在它體內的特殊的生命場中,一切都停止惡化。

  楚風的手停下,他真的不敢輕易揭開帶血的鼎蓋,現在竟有如釋重負之感,心懷希望總比絕望好。

  就在這短短的片刻,他頗感吃力,連魂光都有些暗淡,一陣陣虛弱,剛才他承受了太多的壓力。

  “回家。”

  在身體與心最為疲憊的時刻,他第一次有種孤獨無助感,他想回去,想回到的曾經充滿歡聲笑語的地方。

  地球,昆侖,自家的小院,還有那不滅山,這些都是他所能回憶起溫暖的地方。

  他真的很虛弱,差點就死在這里,雖然得以幸存,但只剩下暗淡的魂光還有一些血,骨骼肉身都被打沒了。

  遙望黑暗盡頭的幾點微弱的星,楚風靜靜地站在這里,以精神運轉呼吸法,穩住魂傷,靈魂之火跳動,漸漸旺盛了一些。

  短時間內他不想與通天蟲洞公司做交易去開啟蟲洞,對之十分戒備,現階段他只能相信自己。

  “姐夫!”

  凄冷的虛空中有人來了,聲音稚嫩,帶著哭腔,嗚咽著,在大淵外這片地帶惶惶然而尋找。

  她是映曉曉,銀發小蘿莉從亞仙族中帶著一位老仆人上路,急匆匆趕到這里,她焦急流淚,在這片區域不斷搜尋。

  “姐夫,你在哪里?”

  漆黑的陰間第一禁地,亙古不變的冷寂,與世隔絕,終年見不到活著的生物,也只有近期這里才有人跡。

  映曉曉哭了,因為找不到,什么都沒有發現,只有她的聲音在飄蕩,輕聲的抽泣。

  過了片刻,大淵外身影綽綽,又來了一些人,借助幾條超級蟲洞迅速趕到此地,在這片區域徘徊。

  可是,大淵非常的廣袤,地域無疆,一般人來到這里顯得非常渺小,哪怕是以神覺來感應,相對來說也不夠看。

  有人在無聲的穿行,駕馭空間秘寶,速度非常快,縱橫于這片大淵外,手中持著寶鏡,發出光束,照耀前方。

  在他們當中,有遠古的幸存下來的名宿,也有全身都被寬大的黑斗篷蒙著的人,還有帶著特殊不可感知的面具的進化者。

  來的人很多,目的各不相同。

  有人在擔心楚風,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否活下來。

  也有人覬覦天尊消逝后是否留下陽間秘寶于此地,想要得到。

  更有人聽到陽間人的言論,知道楚風身上有至寶,讓太武天尊都動心,不惜親身降臨,許多人動了心思,那是怎樣的究極之物?

  大淵外很靜,但是人心不靜。

  有很多人古道熱腸,帶上身邊的朋友等,是為楚風而來,想要尋到他,參與營救。

  發生這樣的大劫,星空中大地震,最后這般落幕,許多人都對楚風生有好感,強烈希望他還能活著。

  但是,終究也有一些進化者,懷著不好的目的而來,人心復雜,無法預測。

  太武都被吞掉,連追隨他而來的幾位神級進化者也死在此地,陰間平靜了,外部壓力直接消失。

  正常來說,楚風哪怕還活著,也已廢去,命不久矣。

  有些人心思不純,想不擇手段地找到石盒,那是連天尊都渴求的東西,這陰間宇宙的一些貪欲怎么能關的住?

  幽靜之地,楚風魂光搖曳,漸漸旺盛不少,他倏地睜開眼睛,手中多了一根紫金竹,而妖祖之鼎也復蘇。

  “來了很多人。”妖祖之鼎告訴他,哪怕再虛弱,它也算是這片星空中的至強兵器之一,超凡脫俗。

  別人看到它滿身裂痕,已經廢掉,但是,它撐住了!

  它問楚風,是否要見一些人,或者開殺戒!?

  “回地球,去救活黃牛他們。”楚風不想節外生枝,時間太寶貴,這一天他有太多的遺憾,希望可以補救。

  在妖祖之鼎發光時,映曉曉終于尋到這片區域,并發現他們,哭泣著跑來,很是擔憂。

  不是家人勝似家人,異域百年,一群人曾共患難,共生死。

  她無比的害怕,在擔心楚風已經死在這里,驟然見到他的魂光,那么的熟悉,頓時哭著笑了出來。

  楚風停下,看她跑來。

  “姐夫,這是以部分神藥的葉子熬煉成的大丹,是我從天字一號藥房中偷出來的,你快服食下去。”

  她獻寶般,臉上帶著淚,小心的捧著一個玉罐,向前遞去,此外還有其他藥散。

  楚風心有暖意,一股熱流在心中流淌,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可是,他現在是魂光狀態,觸及后感受不同。

  而且,他現在也無法吃下去藥散等。

  “這里有治療魂光的特殊藥劑,你快點療傷。”映曉曉滿臉憂色,看到楚風都現在魂光飄搖,心中不安。

  “我沒事。”楚風開口,并告訴她這里不太平,趕快回亞仙族。

  “我要保護你!”她呼喚那個老仆人,讓他跟著一起過來為楚風護法,希望楚風能早些復原。

  “我姐姐隨后也會來,我哥哥也來了,都在尋你,雖然族中的圣人以前……”說到這里,她沒有說下去,不想再提那些不快,那三位遠古圣人以前做出的決定,她無力反駁。

  “嗯,你們族的圣人到了,曉曉你先回去吧,再見。”

  楚風走了,妖祖之鼎洞穿虛空,帶著他直接離開,趕向地球。

  這口鼎能夠恢復到這一步,讓楚風輕出了一口氣,不然的話,他可能要面對一些危機,現在的狀態真的很不好。

  救活父母,救活黃牛他們,然后去陽間,不顧一切的修行,斬殺太武!

  這是楚風心中的念頭,祈禱順利,渴求奇跡,讓鼎中的那些人全都活過來,滿懷著希望與執念。

  大淵外來了很多人,越來越熱鬧,各方進化者,一族的頭面人物等都到了,在尋找楚風的下落。

  他們對大淵敬畏,懷著不同目的而來。

  “希望你能活下去!”紫鸞、元魔幾人在族人的陪同下,來到這里站了很久。

  元世成、元媛、映無敵等人也到了,還有族群被滅的不死蠶公子,都在輕嘆,而有些人更是燒紙,進行祭奠。

  不是所有人都認為楚風能活下來,最后大淵吞掉一切,連極盡遙遠地帶的天眼都消失了。

  一些懷著不好目的而來的人,很低調,表現的沒有什么不同,但是,一時間尋不到什么。

  映曉曉嘴巴很嚴,誰都沒有告訴,沒有說出去楚風還活著。

  不過,紙包不住火,有人在星空中尋到楚風的幾縷血,還有活性,還有生命氣機,這是血精,判斷出他可能未死。

  這里的紛紛擾擾,都暫時與楚風無關,他回到地球,他將自己與妖祖之鼎埋在名山大川間,布下驚天的場域,復活自己,修復大鼎。

  現在,萬物復蘇,靈氣濃郁,地球得到楚風收集來的海量異土的滋養,徹底激活,各地山河如同大瀑布般產生精粹,萬物通靈,連一些石頭都誕生意識,連一些老樹都可開口說話了。

  妖鼎發光,它內部有奇異空間,在這特殊的生命場中,一些血霧在繚繞,在飄蕩,在被強烈的生命能量滋養。

  “你們都要活著啊!”

  楚風每天都在祈禱,過去他不會這樣,而現在因為太在乎,怕再也見不到那些人。

  他在利用名山,利用圣師當年留下的一些特別的場域,恢復妖祖之鼎與他自己,有養兵場域,也有養身大域。

  甚至,他還登上月球,去圣師的行宮中走上一遭。

  到了后來,楚風臉色蒼白,他的血肉浮現出來,艱難的重塑,他還活著,而其他人能否在世間重現?

  最后一地,楚風要去東海,進真龍巢穴,這里奪天地造化,藉海底山川供養,是一處極盡寶地。

  在場域研究者的手札中,提及過鳳巢,在提到過龍穴,如果可以真正布置并利用好,修士盤坐在當中,別人吞異果,而場域強者則能吞山川靈粹。

  在楚風的計劃中,他一旦進陽間,便是要利用起來這種超級手段,尋找古老的仙窟、祖脈等,讓自己猛烈崛起,不然何以斬太武?!

  只是眼下他十分不安,內心忐忑,已經深入東海中,不知道那些人是否還在,鼎中的人,此生還能見到嗎?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