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四十二章 蒼龍與蟻蟲

第九百四十二章 蒼龍與蟻蟲

  石胎說這些話時聲音平緩,沒有一點波瀾。

  幾團血霧飄散在不遠處,那是幾位大妖,皆被他一指點殺!

  此際,太武再次用一根指頭抵住妖妖手中的三尺青峰,連母金鑄成的神劍都無法斬開他的石質手指。

  他平淡而冷漠,超然在上,俯視著所有人,讓人們憤怒而又無力。

  大淵下的楚風低吼,渾身血霧激蕩,義憤填膺,真想殺了太武!

  老喇嘛死了,金鵬大鵬王被滅,老黑熊王被擊殺,還有崆峒的山龜也被一指洞穿死去,這里血液點點,幾縷虛弱的魂光隨時會消散。

  “哧!”

  妖妖美目中流動神華,她并沒有氣餒,帶著怒意,自身信心不動搖,再次催動通天的煌煌劍光,向前斬去。

  大黑牛、黃牛、歐陽風、周全等人還活著,但是也都握緊拳頭,身體顫抖,這不是驚嚇所致,而是憤怒,帶著悲意。

  一丈高的馬王大光頭锃亮,這個粗獷的大漢哭了,西林族、天神族等進攻東海不滅山追殺他們時,他已經失去女兒,現在他又失去師傅老喇嘛。

  “還有來生嗎,有來世嗎?老兄弟們,一路保重!”東北虎飽含感情,看著金翅大鵬王還有山龜等人死去,虎目蘊淚。

  血霧中,幾人的虛弱魂光在瓦解,眼看不行了,即將形神俱滅。

  黃牛小聲哽咽,道:“妖祖之鼎請庇護他們,將他們的最后魂光保住,這一生死別在即,可我還想在來生見到他們幾人!”

  從地球復蘇到現在,他們一路走來,昆侖大妖始終在一起,已經成為彼此的親人、家人,生死與共。

  這樣突然失去幾人,所有人心中都很難受,鼻子發酸,眼睛模糊了。

  大黑牛眼睛通紅,他想到東西方進化者在昆侖山下大決戰時,老山龜、金翅鵬王發威,共同逐敵的過往!

  妖祖之鼎發出光雨,剛要動,結果石胎再次出手,一指點來,咚的一聲,哪怕是妖祖之鼎爆發出刺目的符文,也被擊的倒飛出去,并出現裂痕,擋不住太武一指。

  “我出手,誰能可攔阻?”他開口道。

  然后,他再次輕輕一指點出,砰的一聲腦袋锃亮的馬王化成一團血霧,直接斃命在當場。

  大黑牛喘粗氣,銅鈴大眼充血,怒吼:“臥槽你大爺的太武天尊!說話不算話,一些兄弟已經站出來,甘愿替死,被你殺了,為何還不罷手?!”

  黃牛、東北虎、老宗師吳起峰、周全等人都怒不可遏,這是讓人悲憤的畫面,身邊生死與共的人逐一被殺,太讓人心痛。

  “我說放過妖妖與楚風的性命,又沒有說寬恕爾等,從那最為久遠的歲月到今天又有幾人敢對我不敬,大放厥詞。”

  砰!

  他一指點出,大黑牛立時解體,人形之軀不復存在,那粗糙的牛角寸寸斷裂,那高大的身軀直接轟塌,他摔倒的同時也成為血與骨。

  “大老黑!”

  “牛哥!”

  旁邊,東北虎、老驢、黃牛等人大聲呼喚,全都熱淚滾出,在一群大妖中大黑牛人緣最好,跟誰都能打成一片。

  平日他粗獷,有時候甚至像個老痞子,但其實非常熱心,誰有麻煩都會相助。

  結果,他就這么死去了,只是為自己一方的兄弟出頭,感覺不忿而開口,結果被太武一指點殺。

  妖妖瘋狂出擊,但是,也沒有能夠阻止這一幕悲劇,大黑牛的血霧在飄散。

  “啊……”

  大淵下方,楚風咆哮,心如刀絞,非常的痛,看著這血淋淋的一幕,他實在難以忍受。

  同時,他知道,對方這么做只有一個目的,其實就是想讓他上來,獻上那石盒,雖然沒有直接開口,但絕對是那個意思。

  什么替死,什么不殺他與妖妖,都是托辭,太武渴求他手中的這件古老而粗糙的神秘石質盒子。

  大淵外,太武很平靜,無波無瀾。

  “太武,你給我住手!”楚風怒吼道,因為他看到太武一邊和妖妖動手,一邊再次抬起另一只手。

  轟!

  妖祖之鼎動了,吞納天地,想將黃牛、歐陽風、東北虎等人都收進去,結果遭遇重重的一擊。

  當的一聲,它被打的橫飛,周身上裂痕增多,鼎壁都幾乎被洞穿。

  然后,太武抬手間,哧的一聲將武當老宗師吳起峰擊殺,讓他化成一團血,一代宗師斃命。

  “前輩!”黃牛、歐陽風等都在大叫。

  “我X你瑪德太武,你聽到沒有,給我住手!”楚風目眥欲裂。

  同時,他直接將石盒的蓋子扔進大淵深處,威脅太武,他的心都在滴血,看到在他還沒有崛起時便對他有大恩的老宗師這樣斃命,難受無比。

  “我從來不怕威脅。”石胎冷靜地開口,又一指點出,像是對楚風的回應,砰的一聲,讓東北虎斃命。

  “虎哥!”楚風感覺自己要炸開了,都是共患難、一同經歷過最艱難歲月的兄弟啊,就這么死了。

  曾經沒有氣節與沒有立場的東北虎,后來跟他成為生死之交,在龍虎山共同大戰席勒,昔日的歲月舊景還在眼前,結果他就這么死去。

  “你們都不怕死嗎?”石胎開口,帶著微笑,又抬起手,隨時要殺下一個人。

  妖妖瘋狂進攻,運轉盜引呼吸法,原本她早已身負重傷,但現在能量暴漲,跟太武拼命對決,阻擋他的下一步行動。

  “怕你個毛,兒啊兒啊,你特么真孫子,臥槽你大爺的,太武孫子,你驢爺爺這輩子一直很怕死,被兄弟們戲稱軟骨頭,但是現在,驢爺我站出來了,你來啊,爺爺在這里,怕你孫子個毛!我#¥%*……”

  老驢破口大罵,情緒激動,這一次他很硬氣,沒有任何的退縮,怎么痛快怎么詛咒,將太武天尊罵到祖上十八代。

  他跟大黑牛與東北虎關系最好,見他們先后斃命,被那樣無情抹殺,他胸腔憋悶,忍不住要長嘯,要發泄,要怒吼,根本無懼死亡。

  “砰!”

  太武天尊抬手,老驢斃命,眉心出現一個血窟窿,然后身體寸寸炸開!

  “老驢!”楚風、黃牛、周全等人都在大叫。

  石胎平靜地說道:“還有人不怕死嗎?我想看你們兄弟有多深的情誼,誰如果低頭,我愿留他性命。”

  歐陽風大罵,直接跳出來,道:“你歐陽道祖爺爺在此,怕你個毛,你跪下來求我也不會向你低頭看一眼,你這殘廢面癱的石頭!”

  “若有來生,我發誓,要殺你為所有兄弟報仇!”黃牛早已急眼,以它還算稚嫩的聲音起誓。

  后面,龍女、周全還有剩余的幾位大妖也都站出來,面對太武天尊不低頭,不屈服,怒目而視!

  “太武,你給我罷手,我給你石盒,不然我就徹底扔進大淵中!”楚風吼道,他難以接受眼前的結果,一個又一個兄弟死去,他承受不住了。

  早先,哪怕他早有猜測,預料到自己與一些兄弟會死去,也不想低頭,可是現在,看到他們那樣化成血與骨,他堅持不住了,心中大慟。

  太武天尊屹立在那里,跟妖妖的劍鋒碰撞,以生命古樹向前鎮壓,同時也在開口。

  “難得啊,沒有看到人性中的丑陋一面,我總是在想,當年我的道侶為什么沒有遇到帶著善意的陰靈。”

  他神色泰然,像是在說著一件與己無關的事。

  陽間所有人都知道,太武天尊仇視陰靈,舉世皆知,因為在他年輕的時代,其道侶被陰靈格殺。

  “你們的目光帶著無盡的恨意,對我無比仇視?”他瞥了一眼眾人。

  “你身為一代天尊,自恃無敵,這樣對我們下手有成就感嗎?算什么鼻祖人物!”龍女帶著悲意說道。

  “我殺你們,天經地義。”太武平和的回應道。

  這讓所有人憤怒,同時感覺屈辱,石胎俯視他們,而后又擊殺,還說什么天經地義,實在無比過分。

  “或許在你們的眼中,我恃強凌弱,惡而殘忍,可這些對我來說都無所謂,我只是順乎本心,道法自然。”太武天尊神色平靜。

  他古井無波,又道:“你們見過搏殺于九天之上的蒼龍會低頭俯視地面上的蛆蟲嗎?不同緯度,不同層次,連憐憫之心都難以產生。就像你等,平日間走路都可能會在無覺間踏死成片的蟻蟲,你們會愧疚嗎?不會。”

  “所以,我殺你們,從未在心中留下痕跡,就像是你們踩踏過凡塵蟻蟲,我走自己的路,順應自己的道與本心。”他這樣補充。

  說話間,他砰的抬手,將歐陽風與周全先后洞穿,讓他們結束生命。

  哧!

  接著,他又一指點出,龍女香消玉殞,從此世間不見。

  “你特么的給我住手啊!”楚風大吼,如果血肉之軀還在,他早已熱淚滾落,曾經的一群故人都死了。

  在一起的日子,一直都有歡聲笑語,如果以后沒有他們,哪怕他今天能夠活下去,還有什么意思?想到自身以后孤獨的漂泊在各大宇宙間,楚風會一生都不快樂,想一想曾經的音容笑貌,他心中發堵,難受到痛不欲生。

  楚風魂光在顫栗,將石盒就要向大淵中投去。

  可是,黃牛還在,在那里悲傷而哭,孤苦無依,楚風又忍住。

  太武開口,道:“所有人都還有一點魂光未泯,我為天尊,自有通天的手段讓他們再現出來,你如何選擇?”

  砰的一聲,將他黃牛也點碎,成為血霧。

  楚風目睹這一切,在顫抖,他恨自己為什么不夠強,他咆哮著,魂光上的血液落下,如同血淚般,他難受與悲慟到極點。

  “你讓他們活下來,縱有千般磨難,無盡苦楚,你沖我來!”楚風聲音沙啞,他站立不穩,在搖動,魂光都明滅不定。

  這些兄弟都死了,而且是因為聽到可以讓他活下來后做的選擇,愿意替他而亡。

  楚風頭都要炸裂了,怒與悲在焚燒,他無法接受這樣冰冷而殘忍的結局,魂光在滴血。

  妖妖早已拼命,自身都要支撐不住了,但還是縱劍而行,橫舞于宇宙虛空間,跟太武拼命!

  她一向是超然的,空明的,可是現在也美目發紅,帶著熱淚,不斷從臉上滑落。

  “砰!”

  太武洞穿虛空,開辟蟲洞,探出一只大手,再次進入某一片星域中,直接從一顆不起眼的小行星上拘禁來兩人,扔在大淵前。

  這是楚風的父母!

  關于楚風身邊的人究竟在何方,早已被老黃鼠狼與另一位神師推演出,稟告上去。

  現在,太武也對這兩人下手了。

  “爸,媽!”

  楚風看著自己的父親、母親,忍不住顫抖,怒視太武。

  砰!

  太武什么都沒有說,直接輕輕一震,楚致遠與王靜都在瞬息間化成血霧。

  楚風如同受傷的野獸,仰天長嚎,連自己的父母都死了,被這樣抹殺,他感覺自身要炸碎在在大淵中了。

  最后的關頭,他看到父母臨死前對他在張嘴,在說這什么。

  看那口型,是讓他要好好的活下去,最后關頭了,他們兩人還在這樣關心他,還在擔憂著他。

  絕望之極,楚風仰天嘶吼,而后跪在那里,通體都在顫抖。

  “現在時光無多,再過片刻即便是我也無法留住他們最后的一點魂光。”太武開口。

  楚風感覺屈辱,對方沒有一個字提及石盒,但是卻很明顯,讓他敬獻上去。

  此時,他在笑,他在哭,他與魂光凝結在一起的血在流,如同鮮紅的淚,他的卑微又算的了什么?只要那些人能夠活過來,他愿意付出一切。

  楚風萬念俱灰,他抬起手將石盒舉起,他真的想讓那些人都活過來,但是,他也不甘心,很想殺太武!

  看到楚風舉起石盒,妖妖的劍光更盛烈了,在焚燒自我,她真的希望能夠鎮壓太武天尊,逼他復活所有人!

  太武天尊看到楚風舉起石盒,淡淡的笑了,第一次這么的燦爛,周身綻放祥和的光雨。

  “這就對了,不過是陰間的一個狹縫空間而已,舉世皆蟻蟲,也敢抗衡天命?”他平淡地說道。

  突然,一聲嘆息傳來,帶著腐朽甚至是有腐爛的氣息,就這么傳蕩開來,讓太武天尊身體瞬間發僵。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