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

第九百三十五章 無路可走

  隕石橫飛,帶著血,這片區域的行星被覆蓋,有生命星球在四分五裂,被那只大手輕易毀掉。

  這是火猿族的棲居地,是一顆達到七級進化文明的高等星球,足有一百多億火猿喪生,血濺星空。

  而在這片區域,還有兩顆屬于人族的行星,全都生機盎然,碧綠蔥蔥,地面上靈氣濃郁,這是兩顆六級進化文明的高等星球,可是現在也解體,數百億人死于非命。

  大災難出現的瞬間,名山大川如同瓷器滿是裂痕,而后炸開。

  一些負有盛名的進化門派中,不少修士沖上天空,可依舊改變不了命運,跟下餃子似的,帶著血,成片地墜落下天空,在域外不可揣度的能量壓迫下,相繼斃命。

  整片蒼穹都在染血!

  尤其是那只大手落下來,逐漸接近后就更加可怕,隔著很遠的一段距離,山川就在崩壞。

  地上所有人生物,不管是人族,還是其他族的進化者,全都化成一團又一團血霧。

  至于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連聲音都發不出,就在地面消失,留下點點猩紅,被能量擠壓成血泥。

  世界末日!

  這片星空在暗淡,連太陽都炸開了,更遑論是其他,江舟出動一具化身而已,僅壓落一只手,就讓這片宜居之地血淋淋。

  星空被他一掌打穿,什么都沒有剩下。

  “楚風!”

  遙遠的宇宙深處,大黑牛、黃牛、歐陽風等人大叫,這是比噩夢還要可怕百倍的經歷,親眼目睹,那片星空血光沖起,怨魂無數,在天地中哀嚎。

  嗡!

  那只大手輕輕一抹,無論是血,還是數百億生靈的執念等都煙消云散。

  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有的不甘、屈辱都顯得那么蒼白,江舟一擊而已,殺人無數。

  人族數百億人口被殺,火猿族亦被滅族,一片凄冷。。

  “畜牲啊!”有名宿怒斥。

  但是,又能怎樣?

  江舟立身在虛空中,臉上很平靜,沒有任何波瀾,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他在感應,尋覓特殊的物品,他自信在這一掌之下這片池塘宇宙沒有生物可以活下來,都會被格殺。

  事實上,剛才的一剎那,火猿族兩位遠古圣人沖天而起,人族四位亞圣掙扎著闖上天空,結果又都一頭栽落下去。

  這些強者在他面前太弱。

  江舟眸子明滅不定,隨后煥發出刺人的光束,他的天眼綻放可怕的符文,在尋找楚風死后的遺物。

  事實上,他發動這樣一擊的同時,亦發動出最強大的神覺,想捕捉到那件至寶的反應,進一步探查。

  “楚風,兄弟,這就是你的凄涼下場嗎?江舟你這個王八羔子,豬狗不如的冷血畜牲,老子早晚要要打進陽間!”

  大黑牛等人身體哆嗦著,眼睛通紅,很難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一掌而已,那面星空就被打穿,而楚風被推演出就在那里,這樣落幕,讓他們心中難受。

  陰間宇宙死寂,各族進化者從頭涼到腳,連靈魂都仿佛被冰封,墜入地獄下的冰窖中。

  這一天,人們感覺很冷,連一些熱血青年都抱住頭顱,蹲在地上,接近崩潰,這實在打擊人的信念,有些人無聲的哭了。

  一些人是為楚風而感傷,而更多的人是為這一殘酷的現實處境而悲,看不到一點曙光,這一天太黑暗。

  陽間就過來那么有數的一些人,就能壓的這片星空暗無天光,太可悲了。

  “楚風死了?!”

  除卻大黑牛、歐陽風、黃牛等人外,其他各地,許多進化者也終于意識到,大變革時代的風暴非常猛烈。

  在人們的意識中,楚風像是打不死的頑強生物,多少艱難困苦挺過來了,一直死不了,可是現在在江舟面前不堪一擊,相差太遠。

  “嗯?”江舟尋找,居然沒有任何特別的器物留下。

  時光倒流,不久前,楚風心頭壓抑到極致,體會到滅頂之災,他第一時間祭出石盒,將自己收進去,藏身當中。

  在石盒中,有秦珞音的尸體,再加上他自己,堪堪能容下。

  然后,蓋上盒子的瞬間,那只大手就轟到了,虛空粉碎,而石盒劃出莫名的軌跡,沒有一點能量波動,沖進星空裂縫中,就此消失。

  在這一刻,江舟精神魂光暴漲,籠罩萬物,且大手拘禁所有物質,包括虛空裂縫中的東西。

  天物自晦?!楚風雖然在盒子中,但是體會到空間變遷,像是在極速遠遁而去,他心頭很不平靜。

  他一直都知道,石盒很不簡單,而現在不斷被證實,這東西比他想象的還非凡。

  最終,石盒沿著空間裂縫離開,沖進莫名的星域,如同走了一段蟲洞路程。

  江舟無所知,無所覺,強大如他的魂光沒有感應到。

  這讓他詫異,搜尋這片星空很久,一直沒有任何發現。

  混沌邊緣,江舟的真身得到反饋,眼露精芒,覺得超出預料,低頭向那位盤坐在蒲團上的老者請教。

  “天物不顯,至寶自晦,那件器物略微復蘇一點,被那陰靈利用起來。”

  朱紅色大船上,那名老者開口,并睜開眸子,推斷出什么情況。

  讓天尊都渴求之物,自然有其恐怖超凡之處。

  江舟得到提示后,知道自己大意了,若是禁錮那片虛空就好了,而自己一巴掌擊穿,那寶物可能藉此之力遁走。

  “無妨,并沒有真正復蘇,只是稍微有跡象而已,再推演一番!”

  老者說完便開始了,可是很快他就直接大口咳血,周身都在焚燒神輝,形體剎那干枯很多,仰天栽倒在甲板上,面如土色。

  “老神師你怎么了?”江舟大吃一驚。

  老者是一位神師巔峰級存在,超過老黃鼠狼。

  “此物天成,不可捉摸,強行推演,會要人命!”老者艱難的坐起來,滿嘴都是血沫子,心有余悸。

  他再次開口,道:“還好,你們帶來了這個名為楚風的所有資料,甚至有他的殘血,以及他的衣服與發絲等,我以他為主體推演,哪怕那件至寶遮蔽天機,我也能推演出一絲真相。不過,需要黃道友相助。”

  老黃鼠狼聞言,直接起身,他也是被請來的神師,心中不服氣的同時也想盡一份力,賣給天尊門徒面子。

  兩人聯手,在他們的近前,成片的龜甲在發光,而后焚燒,接著他們都大口咳血,剎那間皮包骨頭。

  這驚呆了所有人,捕捉天機竟這么可怕?簡直比生死大戰還驚險,更瘆人!

  “噗!”老神師仰天栽倒,昏厥過去。

  黃鼠狼吱吱叫著,也吐血摔在甲板上,眼神渙散,不斷甩著碩大的尾巴。

  眾人趕忙救治,忙活了片刻,這兩大神師才復蘇。

  “好厲害,那至寶太逆天,推演楚風都差點讓老夫遭遇橫禍,實在可怕,楚風應該是被那神秘器物所覆蓋,所以才不好占卜出來,但有眉目了。”

  老神師開口,說出一個大致的坐標。

  黃鼠狼點頭,一陣后怕,剛才兩人聯手居然還那么驚險,它生出一種惶恐與無力感,真不想繼續下去了。

  “這個位置,不祥啊!”

  幾人面色都變了,無論是江舟還是須宏,亦或是兩大神師的臉色都不好看,因為那里距離大淵不是很遠,就在附近。

  此際,楚風感覺平靜后,第一時間將石盒蓋開啟出一道縫隙,看到是何地后,他倒吸一口冷氣,貫穿星空裂縫后居然到了這里,是大淵。

  他迅速橫渡虛空,接近大淵。

  事實上,他已經意識到,陰間再也無人可戰陽間來人,或許這里是唯一讓神級高手忌憚的地方。

  “豈能讓你們如愿,實在不行,我便將石盒拋進大淵中!”

  楚風站在大淵邊緣,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吸附之力,若非是懷中有石盒在,他直接就要被吞進去。

  同時,這里有強大的放射性物質,以及可怕的能量!

  刷!

  他再次進入石盒中,這片地帶有許多星骸,被大淵的能量同化,懸浮在黑暗的虛空中,被輻射的千瘡百孔。

  此地吸收能量,也有恐怖的輻射。

  楚風躲在此地,若是情況不對,隨時準備沖進大淵,什么都不留下。

  幾乎是瞬息間,江舟來了,動作太快,龐大的身影遠超星體,矗立在那里,但不敢釋放神級能量,只動用映照級的化身。

  “楚風,你的命很大啊,竟逃到這里,但是這一次沒有以后了,我會逐一掃過每一寸虛空,將你抓出來!”

  現在的江舟舉世都在關注,得悉他來到的大淵外后,各族人震驚,還在尋找楚風,楚魔頭沒有被擊殺?

  星空中,頓時一片嘈雜聲。

  一些熱血青年重新抬頭,現在無比渴望,希冀楚風能活下去,這也算是最后的反抗意志的寄托!

  “活著,一定活下去!”

  許多人喃喃輕語,竟是無比的忐忑,這似乎是關乎著他們心中的某種執念。

  早先這些人都絕望了,認為陰間再無希望,信念崩塌,而現在像是抓住最后的一根稻草,盡管依舊看不到曙光,但還是忍不住想伸手抓住。

  江舟的魂光太磅礴,橫掃過這片區域,無遠不屆,沒有什么物質可以瞞過他的靈魂光芒,覆蓋向每一寸空間。

  然而,他訝異,還是沒有找到。

  “天物自晦到極致,我的魂光應該接近了,但是卻依舊被蒙蔽,那我就將所有物質都親手過一遍!”

  江舟臉上帶著笑,沒有失望,而是越發感興趣。

  他抬起手,很多破損的星骸等迅速飛到他的大手中,逐一被他化成齏粉,他在仔細尋找,要翻遍此地。

  楚風輕嘆,他知道藏不住了,很快就會涉及到他這里。

  事實上剛才那龐大的魂光過于謹慎,沒有敢接近漆黑的大淵邊緣處,不然的話,說不定石盒就被發現了。

  但是,楚風知道,隨著時間推移,江舟肯定會犯險,甚至敢向大淵中窺探,必然能發現他。

  楚風將石盒放進懷中,徑自走到大淵邊緣,大半截身子都進入,隨時準備下沉。

  “嗯?!”

  江舟回首,雖然相距很遠,但他是何等人物,第一時間生出感應,發現楚風的生命體征!

  “怎么不藏了?”江舟帶著淡笑,但是有些冷。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