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三十一章 殺個痛快

第九百三十一章 殺個痛快

  臉色蒼白的男子展空年輕時應該非常英俊,現在兩鬢斑白,帶著病態,但也算的上一個年老的美男子。

  現在他一掃頹廢的氣質,雙目深處有熊熊火光在焚燒,這是近古得悉地球被血洗、滅掉后他第一次這般的斗志昂揚,那熄滅的戰意,那上古的戰血再次沸騰起來。

  同時,展空還有一股滔天的怒氣,他強忍著,藏在心底深處,在接近那艘大船!

  他臨近戰場,融入虛空中,等待終極一擊的機會!

  場中,大戰越發的慘烈,讓陰間宇宙所有人都沉默,沒有人可以去幫忙,天刀、雷公、彼岸花滿身是血,如那風中的燭火,生命隨時會熄滅。

  老天狗退出,進入大船。

  可是,卻來了兩名血氣沖霄的半神,這兩名容貌看起來在中年的男子都逸待勞,全都在最強盛狀態,太勇猛。

  再加上黑烏鴉以及早先的那個頭領,共四位映照巔峰的進化者,共擊陰間宇宙的三人,那真是占據絕對優勢。

  就是雷公的身體都被撕裂一次,在吳興坤與彼岸花艱難的庇護下才得以血液凝聚,重組好肉身。

  陰間宇宙沒有神王,無人可以煉制映照級別的替死符,雷公、天刀等人想恢復過來只能靠自己付出很大代價,越發衰弱。

  這樣死的話太憋屈,他們三人彼此相視,無論如何也要殺死一個半神才行,不然太不甘心。

  然后,他們不計代價,拼命血戰,猛攻老烏鴉一人,哪怕自身被攻伐,血跡斑斑,露出骨頭,性命堪危也不退縮。

  “呱……”

  老烏鴉怒鳴,突然間陰間宇宙的三大高手所有攻擊力都傾瀉在它的身上,讓它震驚,憤怒,同時帶著惶恐。

  噗!

  他終于是又被殺一次,體內那枚替死符上又浮現出一道裂痕,再次耗掉一次復活的機會。

  但是在這一次的猛攻中,雷公受傷頗重,被三尖兩刃刀險些立劈為兩片,一條肩膀都脫落下去,血濺星空。

  他略顯頹勢,因為他年歲最大,壽元接近干枯,所能動用的能量不是那么多,這次趕來大戰都是醞釀很久。

  同時,彼岸花也很慘,藍色的葉片飛舞,藤蔓段落很多根。而天刀吳興坤則受傷也非常重,胸膛被人貫穿,那是一桿長矛刺出的,險些讓他四分五裂。

  “殺!”

  天地間唯有這一個字,鏗鏘作響,震耳欲聾,三人不顧一切再次撲殺,誓要斬老烏鴉。

  “你們攔住他們,我不行了!”老烏鴉尖叫,向著后方的大船沖去,逃離戰場,它有些膽寒。

  哪怕有替死符在身,它也害怕了,連著被人干掉,它內心惶懼。

  “陽間人也不過如此啊!”雷公大笑,瘦小的軀體不斷溢出血,嘴角更是猩紅一片,他在嘲笑老烏鴉。

  但是那頭兇禽卻頭也不回,逃向大船,喊道:“在混沌宇宙時,我殺的映照級高手還少嗎?很多都是你們這片宇宙的生靈!”

  它這樣駁斥,帶著惱意。

  這的確是殘酷的事實,他們在混沌宇宙大開殺戒,斬掉陰間不少映照級進化者的頭顱,感覺不是什么難事。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越發覺得,過來幾名半神就足以俯視陰間,不會費什么力氣就能橫掃所有道統。

  怎能料到,遇上硬骨頭,陰間最強大幾人出世,殺的他們膽寒,若非有替死符在身上,已經死去多時。

  在老烏鴉看來,這真的很恥辱,畢竟他們來自陽間,平日間修煉的是頂級呼吸法,且日日夜夜被陽氣滋養,理應高高在上,可輕易擊殺同級高手才對。

  現在這樣受挫,被陰間的幾人追著殺,這要是傳回陽間去,它們還有什么臉面可言?

  與此同時,大船上那最后的兩名半神出動了,接替黑烏鴉,向前殺來。

  這相當的可怕,讓人絕望!

  老天狗、老烏鴉都逃到大船上去,可是,共有四名半神接頂替他們,再加上那個頭領,共五大高手!

  “我真是恨啊!”天刀吳興坤怒吼,陪伴大半生的伙伴夔牛自爆而亡,而他卻不能為它報仇,目前還要慘死在這里。

  “呵,陰間宇宙的人也想翻出風浪,在陽間的天尊做出決斷后,要我等降臨時,你們許多人的命運就已經早已注定!”

  一位半神淡漠地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玉石俱焚吧,哪怕死也要絢爛,不會容你等的臟手觸及我們的尸體!”

  “自爆吧,拉上他們跟著死上幾次!”

  彼岸花、雷公都怒吼起來。

  三大強者,陰間最強大的映照巔峰的高手動了,渾身發光,血氣撕裂這片蒼宇,他們渾身精氣焚燒,要自爆了。

  對面幾名半神驚悚,迅速倒退,全都第一時間躲避。

  哪怕他們神上有替死符,但也不愿意這樣被殺死一次,況且這樣的三大高手自爆,形成的毀滅風暴會非常恐怖,有可能可以接連殺他們數次!

  轟!

  滔天的血氣爆發,驚世的能量波動激蕩而出。

  這一刻,陰間宇宙各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大叫出來,眼睛發酸,看到這三人赴死,都覺得內心劇痛了一下。

  “就是現在!”

  天刀低喝,整個人變薄,身體化形成一口刀,無比的鋒銳,刀氣驚天下!

  他趁著幾位半神逃開,直接向著混沌邊緣的大船沖去,速度太快了!

  同一時間,雷公也怒吼,瘦小的身體淌血,光芒炫目,提著兩柄大錘向著大船趕去。

  此外還有彼岸花,化成人形,是一個藍衣破爛的男子,周身全是傷口,降臨向那宏大的戰船。

  在那上面有老天狗、黑烏鴉以及被庇護在上的黃神師與幾名年輕人,此時這些人悚然!

  “不好,殺了他們!”

  幾名半神驚怒,慌忙向著大船上殺去。

  他們知道上當了,陰間的三大高手不過是佯裝自爆而已,嚇退了他們,目標是大船上的人。

  “保護黃神師,圍困那三個陰靈,格殺勿論!”

  一位半神用精神傳音,形成可怕的風暴,震蕩此地,他真的怒了。

  如果黃神師慘死,他們這些人也活不下去,這些人都保護不了老黃鼠狼的話,那是嚴重的失職。

  在大船上還有二十幾名映照級高手,雖然不是巔峰的存在,稱不上半神,但也都很強,一起殺來。

  相對來說,老天狗與黑烏鴉站在后面有些遲疑,最后只是擋在黃神師身前,沒有親自去動手,因為心中有陰影,怕真的被那三個明顯發瘋的人格殺。

  “哈哈……你雷公爺爺還沒有大開殺戒呢,雖然殺死過半神,但他又活了,那就拿你們來湊數,死前撈夠本!”

  雷公怒極而笑,手中的一對大錘太可怕。

  轟!

  一擊而已,大錘將正面擋住他的一位映照高手連兵器帶人都給砸成一團血霧,炸開在船體上,相當的霸道。

  “殺!”

  旁邊有兩人怒吼,長矛、戰劍一起向前刺來,光芒刺目,耀的人睜不開雙眼,殺氣無邊。

  “給我死啊!”

  雷公怒吼,手中的一對大錘轟出,將矛鋒打的崩碎,將戰劍震成十幾截,整個人沖了過去,將那兩人活活震的四分五裂,同時他再次揮錘,格殺魂光。

  這實在太勇猛了,當年他縱橫陰間宇宙時,就是一個時代無敵的人,活到現在,道行深不可測,再現當年神威。

  噗!

  旁邊,箭羽飛來,有人射出鐵箭,洞穿他的肉身,同時還有一人擲矛,將老爺子的身體穿透,鮮血淋淋,貫穿胸膛。

  此前,雷公不是沒有負傷過,甚至身體都被撕裂成兩片,但都又重組了過來。

  可是現在有些不同,畢竟他血氣干枯,受了這么重的傷,身體劇烈搖動,沒有光澤的血液噴濺而出。

  “殺!”

  雷公怒吼,瘦小的軀體中發出殺聲震的虛空都炸裂了,他猛然投擲出大錘,兩柄都飛了出去。

  噗!

  開弓射箭的人被砸成肉醬,另一個投擲長矛的人也是腦袋四分五裂。

  老人的大錘上蘊含著法則,鎖定了他們,直接殺毀肉身。

  轟隆!

  雷公怒吼,赤手空拳,一雙手攥緊,變成了錘子,直接一路轟殺向前,沖了過去,將那兩人的魂光也滅掉!

  在他的身上有許多傷口,插著一些刀劍,但是他卻無比的勇猛,一路向前沖殺!

  最前方那里,黃神師心膽皆寒,就是老天狗與黑烏鴉都發毛。

  而這個時候,天刀吳興坤也在發狂,自身化成一口雪亮的長刀,斬了過來,在噗噗聲中接連收割數條生命,都是映照級,而他自身最后也踉蹌著顯化出原形,無力保持刀體形態了。

  “夠本了,不賠了,殺的痛快啊,哈哈!”彼岸花大笑,他滿身是血,徒手格殺,在這里連殺幾人,渾身是映照級強者的血。

  雷公也大笑起來:“什么陽間的高手,什么需要我們高你等一個境界才可一戰,都是狗屁,今天殺的你們人頭滾滾,屁股尿流,痛快啊!”

  此時,雷公渾身發光,一雙手化成拳頭,每次砸下,都會打穿虛空,法則密布,雷霆交織,接連格殺強者,當然自身的軀體上也插滿了兵器,很可怕,血淋淋。

  很難想象,這么瘦小的軀體中為什么會有那么霸道而強絕的能量!

  “你們三個陰靈都要慘死,我要折磨一百年才會碾碎你們!”

  后方的幾名半神殺到近前,有人怒吼。

  他們怒不可遏,額頭上青筋暴跳,一個疏忽而已,居然讓自己這一方損失慘重,被殺了這么多映照高手。

  這是不可饒恕的,他們瘋狂,拼命殺來!

  就在這電光石火間,所有高手都擠在大船上,聚集在一地!

  哪怕這艘大船堅固無比,銘刻著大量的陽間符號,可現在也出現裂痕,要解體了。

  沒有天尊法旨庇護,它即將被毀!

  “可以了,三位退吧!”

  這時,雷公、彼岸花、天刀吳興坤的心底深處同時響起一道聲音,告訴他們,時機到了,可以退走。

  西林軍軍團長魏西林的師傅,來自上古地球以罪人自稱的臉色發白的老年美男子展空,此時嘴角淌血,竭盡所能在催動能量,向著青皮葫蘆中灌入!

  早先時,他已經在暗中跟三人溝通過,商量好這樣做,引所有人都集中一地。

  現在,那三人成功了!

  “我這一生太失敗,充滿遺憾,費盡心血教導出一個弟子,卻成為千古罪人,冷血的劊子手,我無臉再見先民,無顏再見死于地下的那些故友,我今天來贖罪,我用的血,我的命,最后來補上一點遺憾!”

  他的眼眸中映照出昔日的一切,過往的青春,那個時候他還年輕英俊,朝氣蓬勃,跟著一群友人闖蕩星海,痛快飲酒,追自己喜歡的女子。

  可是,再看今朝!他還剩下什么?他的那些老友,那些故人許多都死在了他自己弟子的屠刀下!

  在看到雷公、天刀、彼岸花堪堪沖天而起時,展空就動手了,猛然砸出青皮葫蘆!

  這個未成熟的先天葫蘆滿是裂痕,早就要破碎了,被他灌入海量能量,而后這樣猛然打出后,撞入大船中,轟的一聲解體,在這里發生大爆炸!

  這一幕震撼宇宙,絢爛之光直接沖霄而起,撕裂黑暗!

  “會有敵人活下來嗎,我等你!”魏西林的師傅,這位年老的美男子,渾身焚燒,戰血沸騰,就等在外面,他早就不想獨自活下去了,戰死才他是內心的渴求,也是他最后希望的歸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