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

第九百二十九章 血染星空

  “無量紀元,諸神灰飛,唯我彼岸主!”彼岸花激烈廝殺,同時在大叫,道:“我希望第五殺是個狗頭!”

  他干擾同吳興坤大戰的老天狗,不時激射出幾片藍幽幽的葉子,割裂宇宙,針對老天狗。

  事實上,他自身相當不輕松。

  虛空中,藍色葉片凋零,在那個頭領可割宇宙的恐怖刀氣下,彼岸花許多枝蔓都斷掉,藍色液體灑落。

  宇宙邊緣,情況非常危急。

  夔牛嘶吼,雷霆瀑布,跟黑烏鴉纏斗,但是這只來自陽間的兇禽太可怖,黑色羽毛齊張,烏光暴漲,阻擋雷霆,而每一次劃過半空,都會在夔牛身上留下一些可怕的傷口,血光涌現。

  天刀吳興坤很強,可是老天狗也非常可怕,兩人針尖對麥芒,殺到白熱化。

  “吼!”

  老天狗嘶吼,淡金色的身體一人多高,就這么直立著,跟人類般出手,一雙大爪子跟天刀持續碰撞,火星四濺,溢出的能量將附近的小行星都震成齏粉。

  噗!

  它周身金光璀璨,如同來自黑暗深淵的邪惡神祇,一爪子格擋出去天刀后,在吳興坤的肩頭留下幾道可怖的傷痕,鮮血淋淋,險些割裂天刀吳興坤的脖子,血液四濺。

  哧哧哧!

  刀氣沖霄,白茫茫,如同一片恒星在焚燒,凝聚在一起,化作永恒之光,向著老天狗激射而去。

  噗!

  終于,一道可怕的刀光再次斬中老天狗,幾乎將它的一條前肢斬斷下來,而虛空更是布滿裂痕。

  兩人殺到眼紅,激斗不止,都在拼命。

  只是老天狗有替死符,這種底牌無形中增加太多的勝算,讓它自負而有底氣,此地氣氛壓抑的讓人窒息。

  “汪!”犬吠震天,整片星空都黑暗下來,天狗吞乾坤,它在施展可怕的大神通,一張血盆大口吞噬一切。

  剎那,天昏地暗,伸手不見五指,神通驚世,老天狗動用最強的本命神術,要活吞天刀吳興坤。

  “老刀!”彼岸花大叫。

  那個頭領冷笑,手持三尖兩刃刀擋住他的去路,拼命進攻,不讓他救援。

  另一邊,夔牛長嘯,徹底發狂了,跟天刀吳興坤一起走到今天,生死與共,它渾身都是雷霆,每一寸肌膚都沐浴閃電,身體帶著混沌氣,要去救天刀吳興坤。

  “呱!”黑烏鴉大叫,紅寶石般的眼睛發出可怖的光芒,不斷撲殺,阻斷夔牛的前路。

  喀嚓!

  閃電交織,在夔牛發瘋般的拼命進攻中,黑烏鴉被打的黑色羽毛凋零,在宇宙虛空中飛舞,帶著電弧,非常刺目。

  “哈哈……”老天狗笑聲很大,震的虛空轟鳴,并龜裂開來,它吞掉了吳興坤,嘴角還帶著血。

  有吳興坤的,也有它自己的。

  “吳!”夔牛怒吼。

  “哧!”

  突然,熾烈的刀光撕裂黑暗,斬破這片星空,從老天狗的身體中發出,它的笑容凝固,天狗身迅速四分五裂。

  最后,砰的一聲,老天狗解體了,而天刀吳興坤殺了出來,手中雪亮的長刀若天日般璀璨,照耀宇宙虛空。

  天刀吳興坤踉蹌,滿身是血,毫無疑問,被那種神術壓制,被吞進老天狗的“腹中世界”,是一種可怕的折磨,換一個人可能當場就被碾壓成血泥了。

  他滿身傷口,有的地方都深可見骨。

  哧哧哧……

  他不斷揮刀,一刻也不停留,向著老天狗碎掉的身體殺去,想多殺他一次,廢掉它體內的替死符。

  吼!

  可是,替死符太超凡,出自太武天尊一脈某位神王之手,瞬息間,讓老天狗的殘體與血液重新聚在一起,它被神光包裹,外力打不進去,而后它再次復原!

  “又殺我一次,你覺得很有成就感嗎?我是故意如此,能吞掉你更好,吞不掉你也讓你去掉半條命,我看你接下來如何力敵我!”老天狗露出陰冷的笑容,一雙眸子不再滄桑,而是深邃與可怕。

  情況危急,天刀吳興坤出現頹勢,連殺老天狗兩次,可是對方又都生龍活虎的復活,恢復到巔峰狀態,讓他無可奈何。

  在這片宇宙,他走到這一步已經是極巔,終究是沒成神,而老天狗也在這個級數,且陽氣滋養的軀體堅韌而強大,很難殺死。

  現在此消彼長,吳興坤越發的吃力。

  另一邊,夔牛也陷入險境中,哪怕雷霆爆發億萬縷,但也殺不了老烏鴉,只是數次擊傷對方而已。

  可是,它自己的傷更重。

  而彼岸花情況也非常不妙,除了對付那頭領外,還需要防備周圍的映照級強者,那些人數次襲殺他。

  此時,汁液四濺,藍色葉片飛舞,不斷凋落,他負傷不輕。

  情況非常嚴重,陽間的戰力讓人絕望。

  “殺!”

  這時,天刀吳興坤怒吼,魁梧的身軀爆發刺目的符文,整個人都化成了一口刀,跟自身的雪亮長刀融合在一起,景象可怕。

  他如同雪白的匹練,銘刻著繁復深奧的符文,縱橫過虛空,差點將老天狗腰斬,留下一道可怖的傷口,狗血四濺。

  天刀吳興坤以身化刀,縱天而起,殺向彼岸花那里,針對其他映照級強者出手了,也算是為彼岸花解圍。

  噗!

  其中一人直接被天刀貫穿而過,而后炸開,形神俱滅。

  哧哧!

  另一人阻擋,結果被天刀劈斷兵器,并且那個人也被立劈為兩半,魂光也被斬殺,徹底死去。

  咻!

  第三人也被天刀貫穿身體,而此時天刀吳興坤也難以保持刀體的形狀了,顯化出真身來,大口喘息,臉色蒼白如雪,提刀的手都在輕顫,毫無疑問這種消耗非常大。

  他身后那個被貫穿身體的映照級高手,盡管憤怒與不甘,但最終還是解體了,被留在他體內的刀氣瓦解,斬盡魂光!

  犬吠震天,老天狗怒極,追殺了過來。

  同時跟黑烏鴉以及跟彼岸花大戰的頭領也憤怒,一起向這邊靠攏,猛烈沖殺,想趁機干掉天刀吳興坤。

  夔牛嘶吼,彼岸花發瘋,跟他們拼殺。

  這片地帶非常可怕,殺氣滔天,混沌都在抖動。

  陰間宇宙一片寂靜,氣氛無比壓抑。

  人們知道,天刀吳興坤與彼岸花多半前景不妙,畢竟對方的三大主力都有替死符,他們則是在不斷消耗自身的本源,不斷負傷,會越來越衰弱。

  一時間,人們都感覺心頭沉重,簡直看不到希望。

  噗!

  果然,天刀吳興坤被一只淡金色的大爪子差點掏出心臟來,胸膛被劃開,胸骨都斷掉數根,整個人橫飛出去。

  他情況不妙,這個級數的戰斗,都是生死搏殺,消耗太大了。

  另一邊,夔牛更是曾被黑烏鴉撕裂過一次,血濺星空,若非天刀吳興坤拼死救援,夔牛的魂光就被滅殺了。

  “啊……”彼岸花怒吼,跟那個頭領糾纏激斗時,被幾名映照級進化者襲殺,身體遭受重創,根須斷了不少。

  情況危急,一人一騎還一株彼岸花即將被轟殺!

  “還有誰能救他們?!”

  星海中,一些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太擔憂,真心不希望他們落敗而死去。

  “陰間真的遠不如陽間嗎,就過來一些人而已,就要滅掉我們這里的最高戰力,真的讓人心痛與絕望啊!”

  宇宙中,一些名宿長嘆,帶著悲意。

  他們都沖上天空,想要去幫忙,但最后又頹然止步,握緊了拳頭,他們這個級數的人根本沒有資格出現在那里,都不夠老天狗一根爪子壓制的,碰到就要爆碎。

  “砰!”

  宇宙邊緣,彼岸花解體,化成成片的藍色光雨,那是他的血!

  不過他沒有死,滴血重生,飛快地凝聚出真身,但是氣息明顯衰弱,大不容從前了。

  “彼岸小王爺,你還是不行啊,呵呵,你們陰間就沒有足夠出色讓人敬畏的進化者,來多少殺多少,還有人來嗎?”那個頭領笑著喊道。

  “呵呵,來啊,誰再敢來?敢出現,都斬殺個干凈!”老天狗也哈哈大笑,猩紅的血盆大口,雪白獠牙露出,眼神很陰冷,讓它顯得十分猙獰。

  “呱,敢來就敢殺個干凈!”黑烏鴉也寒聲道,赤紅的眼睛閃爍冷光。

  他們倚仗替死符,底氣十足,而吳興坤、夔牛、彼岸花卻越發衰弱,隨時會被殺死。

  “可惡,誰能殺他們?!”星空中,許多人不忿,尤其是一些熱血青年都在大叫。

  宇宙,某一片星空中,一顆不出名的生命星球上。

  一片山脈中,有幾家獵戶。

  一塊大青石上,一個老者盤坐在那里,不斷吸氣,他很瘦小,身體也很干癟,但是卻不斷吞咽從虛空中凝聚而來的神秘光束。

  “爺爺,你這是怎么了?”旁邊,一個漂亮的小男孩在詢問。

  “爺爺老了,沒什么力氣了,在拼命吸收一些宇宙精粹,希望時間來得及啊,要去斗壞人。”老者開口。

  這時,涌進他身體中的光束更多了。

  附近的人無覺,可若是站在外太空一定會吃驚,因為發現能量在迅速銳減,朝著這顆星球上的某一片山脈聚去,濃郁的能量化成一道又一道細小的光束。

  “爺爺,你今天好怪,怎么跟以往不一樣?”漂亮的小男孩不過三四歲,帶著不解與狐疑問道。

  “爺爺老了,馬上就要離開了,以后應該再也回不來了,你們姐弟今后要多聽父母的話。”老人一邊吞咽光束,一邊摸了摸他的頭,滿是溺愛。

  “爺爺,你在說什么,你身體硬朗,還可以活幾百歲!”一個白衣少女走來,大眼純凈,露出憂色,她有所覺察,蹲下來,扶住老者的手臂。

  老者也溺愛的摸了摸她的頭,道:“人這一生,只是個輪回,七十歲和一百歲,和一萬歲沒什么區別,該經歷的都經歷了,該體驗的都體驗了,酸甜苦辣,個中滋味,憧憬與苦悶,希望與絕望,都品嘗過了,就沒什么放不下了,我這一站到終點了,該從容離去。你們都是好孩子,以后活的快樂一些。”

  哧!

  他干癟的身體發出微光,漸漸明亮,像是被點燃了。

  “好孩子,你們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希望可以無憂的成長起來。”

  突然,老人消失了,說完那句話就化成一道沖天的光束,撕裂宇宙,沖向宇宙邊緣。

  這時,一對獵人夫婦回來,扔掉手中的獵物,發足狂奔到這里,他們的實力其實都很強,但是卻遠比不上老者。

  他們自幼就是老者收養的孤兒,被指點修行長大,但從來沒有見過老人出手,最后這一次,他們看到了,但也只是最后的送別。

  “父親,母親,爺爺去哪里了?”小男孩天真地問道。

  “爺爺走了!”獵戶夫婦眼中含淚,這樣告訴兩個孩子,因為他們知道,這一生應該再也見不到老人回來了。

  他們有預感,這是永別。

  宇宙另一地,一片寂靜的星空。

  一顆枯寂的星球上,一個中年男子在咳嗽,臉色蒼白,道:“我一個病癆鬼也要發光發熱了嗎?戰力不足啊,只能以血濺星空,希望我的死,能拉上一個同級的人,去也!”

  哧!

  他化成一道光也消失了,沖向宇宙邊緣。

  這一刻,又有數人上路,陰間宇宙最后的映照級強者齊出,明知必死,也殺向宇宙邊緣那里!

  大年初一,給大家拜個年,好運,大運,各種開心愉快糾纏你們,春節快樂!

  另外,說下更新,不會斷更,但是這幾天每天就一更吧,過年期間我也趁機休息調整下,陪下家人。謝謝大家的支持。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