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八章 斬陽間狗頭

第九百二十八章 斬陽間狗頭

  一頭老馬瘸了一條腿,但是動作飛快,穿梭星空中,極速趕向宇宙邊緣。

  而且它的狀態在飛快發生改變,一身暗淡沒有光澤的雜毛全部脫落,露出精壯的身體,連形態都變了。

  這不是一匹馬,而是一頭夔!

  它狀如牛,蒼身而無角,此時發出吼聲,雷霆噴涌,劃破黑暗的宇宙,變得熾烈刺目無比。

  這是一頭兇獸,威震古代,舉世罕見。

  而且,正常的夔牛只有一條腿,而這一頭進化出三條,就是第四條腿都也都長出一截,異象非凡!

  四足若成,它便是神獸,而且屬于自己進化成功的初代神獸!

  同時間,在夔牛身上那個背著柴刀的老人也在發生著驚人的變化,體貌魁梧起來,成為一個大漢。

  他長相粗獷,面貌有些丑,但是卻難掩那種沖天的神武氣概,背后銹跡斑斑的柴刀光華暴漲,鐵銹全部脫落,化成一口雪亮的長刀!

  “彌……陀佛!”

  佛族正在關注宇宙邊緣的一位遠古圣者心中震撼,一臉活見鬼的樣子,這是當年的那個人,居然還活著!

  “天刀,他居然沒有坐化,騎著他的夔牛再次出世!”道族的一個遠古圣人也震驚,話語都略微帶顫音。

  在他們這種遠古圣人剛成名的年代,在那輝煌的遠古時期,這位被尊為天刀的吳興坤已經映照諸天漫長歲月,極盡絢爛,留下太多的輝煌,威震寰宇。

  那時,天刀吳興坤壽元無多,即將坐化,最后騎著陪伴他一生的夔牛獨自上路,去找埋骨地,一個人哼唱著自己的葬歌,相當的超脫。

  誰能想到,時隔這么多年他居然又出現,還沒有死,依舊活在個世間,再次背刀出世!

  “天刀斬情,他一輩子孤苦無依,青梅竹馬的戀人意外死在他自己的天刀下,他一生都未娶,連當初星空中前十大麗人中有人鐘情于他都被婉拒,一生融情于刀中,關于他當年有太多的話題,有太多的傳說,就是這個人原本該死去了,壽元早已盡,居然又出現!”

  人們才激動,那一人一騎就消失了。

  天刀吳興坤太恐怖,手中雪亮的長刀猛然一斬,劈開宇宙,這位容貌有些丑的威猛大漢直接劈開宇宙,馬踏虛空,從原地縱天而去,趕赴宇宙邊緣。

  混沌外,大戰非常激烈,就這么一瞬間,陽間宇宙過來的一艘大船被就彼岸花覆蓋,他擊殺兩人。

  這可是映照級的進化者,在陰間最高成就者也不過如此。

  可是現在一人尸首分離,一人被秩序神鏈全面刺穿,徹底死亡。

  “啊……”

  彼岸花一聲大吼,轟的一聲,植物軀體覆蓋整艘大船,使之徹底解體。

  這艘船上最后一位映照級的強者也被他的根須勒住脖子,被他的枝蔓洞穿肉身,迅速干癟。

  所有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別人想救援都來不及。

  老天狗一聲怒斥,犬吠聲震散附近的混沌,讓虛空更是崩開出無數的黑色的裂縫,它血氣滔天。

  此際,它雖然老邁,但是散發出的旺盛生機比許多壯年強者還可怕,附近,血海澎湃,都是它的身體逸散出來的,淹沒陰間宇宙邊緣。

  它的身體變得很可怖,張開血盆大口,看著不過幾丈長,但是卻將附近的行星都生生吞進嘴里。

  法相吞噬星球!

  它不僅對彼岸花露出猙獰而雪白的獠牙,向前吞去,而且揮動出一只寒光閃閃、無比可怕與鋒銳的大爪子,向前拍擊。

  虛空炸裂!

  別說彼岸花近前,就是他身后遠處的一些星體被這股可怕的能量沖擊的爆碎,一顆接著一顆解體。

  附近,彼岸花各種化身都寸寸斷裂,化成粉末,他的真身自然被發現,老天狗鎖定了他!

  彼岸花想避開它的鋒芒,深知這只老天狗的恐怖。

  但是那只大爪子太瘆人,覆蓋蒼宇,已經將他籠罩,自成一方小乾坤,空間秩序交織,鏗鏘作響。

  “哧!”

  就在這時,虛空裂開,一道耀眼的寒光出現,一道刀芒仿佛劃破了宇宙的永恒,照亮人間。

  伴著血光閃現,老天狗發出一聲悶哼,身軀顫抖,一只大爪子被天刀生生斬斷,血液四濺在星空中。

  這一刀太霸道,無堅不摧,強大如老天狗,號稱半神,積累無數歲月,道行高的嚇死人,曾很輕松的屠掉一些映照級強者。

  可是現在,卻被人一刀劈掉右前肢,這讓它大恨,同時一陣慌亂,它感覺劇痛無比,鮮血不斷噴涌。

  “吼!”

  它一聲大吼,震動這片宇宙,血盆大口張開,想將天刀吳興坤吞進去,天狗吞月是民間傳說,真正的該族強者是能夠吞星空的!

  “喀嚓!”

  這時,吳興坤坐下的威猛夔牛周身皮毛雪亮,發出刺目的的電光,尤其是它有三條腿,在加持其雷霆威勢。

  轟的一聲,夔牛張嘴,噴出的雷霆帶著絲絲氤氳仙霧,轟進那血盆大口中。

  噗!

  老天狗慘叫,后脖頸都被擊穿了,從嘴里沖進去的閃電太強大,將它的血盆大口打的焦黑,血液四濺,還將它貫穿。

  若非這個級數的強者一滴血就可以復生,它這次絕對危險了。

  不過,它也因此而陷入被動,天刀吳興坤手中雪亮的長刀太快,再現當年他縱橫宇宙無敵的刀勢。

  噗!

  老天狗的的左肩胛骨那里被化開一道血痕,深可見骨。

  哧!

  刀光激蕩,有幾道在老天狗的胸膛部位留下可怖的痕跡,血流如注。

  “找死啊,我是陽間映照極巔的進化者,號稱半神,一個陰靈也敢對我逞兇!”老天狗怒極,它曾說過,這片宇宙的修士必須得高上一個大境界才能跟陽間的生靈爭鋒,結果現在有人無視這一法則,就這么提刀狂劈它。

  老天狗氣勢變了,身體變得不過正常人那么長,它直立著身子,周身灰黑色的皮毛發出淡金光澤,而后氣息暴漲,被金光淹沒!

  “殺!”

  它徒手跟天刀碰撞,當然沒有敢碰刀鋒,不斷擊打刀體側面,火星四濺,聲音刺耳,極其駭人。

  在它的淡金色的爪子與天刀間,密密麻麻都是秩序紋絡,都是規則符號,激烈碰撞,星空都在龜裂!

  兩人怒戰,巔峰對決。

  周圍的陽間人都驚呆了,老天狗在陰間宇宙居然遇到敵手?在他們的心中,理應碾壓,橫掃一切敵人才對。

  至于星海各地,各族人馬更是發呆,天刀吳興坤再現,讓各族都震驚,想不到不僅沒有坐化,還這么強大,擋住了陽間的大高手。

  還有彼岸花也再次出世,橫殺陽間映照級高手,簡直讓星空中沸騰。

  “呱!”

  黑烏鴉眼睛赤紅,如同寶石,射出赤霞,它瞬間俯沖了過去,要跟老天狗一起合擊天刀吳興坤。

  喀嚓!

  數十上百道粗大的閃電從夔牛的身上發出,全部轟向黑烏鴉那里。

  同一時間,彼岸花也在動,漫天都是晶瑩的花瓣,藍色藤蔓密布,其中幾條化成神矛,藍瑩瑩,飛射向半空中的烏鴉。

  轟!

  劇烈的碰撞,老烏鴉滿身黑色羽毛齊張,噴薄出濃烈的烏光,絞滅閃電,并且震開藤蔓。

  “彼岸花生長在陰間宇宙,制約了你的上限,也敢跟我動手?”老烏鴉烏光暴漲,向著彼岸花噴出成片黑色的火焰,然后又一次沖向天刀吳興坤那里。

  “傻鳥,你彼岸爺爺生長在陰間才最適合,拿你的鳥命來吧!”彼岸花大喝,他周身藍光沖霄,陰霧暴漲,將所有的黑色火焰都擋住,并且真身撲殺過去。

  “彼岸花,你父親是逃犯,你是囚徒之子,也要歸案,納命來吧!”

  這時,其他三艘大船上的九名映照級高手逼近,其中一人大喝,是一個中年男子,手持一口三尖兩刃刀,直接撲殺過來。

  彼岸花心頭一凜,這是九名映照級強者中的頭領,實力非常強大,不弱于老天狗與黑烏鴉,且人在壯年,血氣滔天,是一個人族高手,就這么殺過來,直接以刀鋒劈開宇宙虛空!

  彼岸花大吼,周身突然冒出藍幽幽的光芒,那是一種火焰,跟他自身交融在一起,對于一株植物族進化者來說很痛苦。

  但是他的確融合成功,周身氣息暴漲。

  “毗鄰陰雀族有一個星球,上有九幽禁地,為這片宇宙最可怕區域之一,這彼岸花成功進去過,取出部分九幽火種!”

  道族有人驚嘆,他們的族群太古老,知道那處禁地的秘密。

  彼岸花神威大漲,跟那映照級頭領大戰,生死搏殺。

  噗!

  突然,一條藍色的藤蔓飛出,將遠處四教年輕弟子中的一人擊殺,當場被洞穿眉心,而后整個人炸開。

  “你!對一個小輩動手,算什么英雄好漢?!”陽間人喝斥。

  彼岸花不為所動,道:“我去你大爺的,我父親是英雄好漢,結果被陽間人給陰死了,我正常殺敵,你也好意思滿嘴噴糞?來,來,來,你家彼岸大爺最喜歡殺陽間的崽子,包括你們這種老崽子!”

  轟隆!

  大戰激烈,夔牛嘶吼,噴吐雷光,獨自去迎戰老烏鴉,吼聲震耳欲聾。它身上有很多傷口,深可見骨,雖然很強,但畢竟受陰間等階所壓,沒有進入神境,對上陽間的這只兇鳥處在下風。

  另一邊,天刀吳興坤跟夔牛分開后獨自大戰老天狗,已經到了白熱化。

  殺!

  刀光如雪片,漫天席卷,茫茫光束照亮宇宙邊緣,吳興坤太強大了,無愧天刀威名。

  老天狗很可怕,每次揮動大爪子,都是金色符號綻放,密密麻麻,它在催動法則,要鎮殺天刀吳興坤。

  在當當中聲中,兩人生死搏殺,能量澎湃,血氣壓蓋這片宇宙!

  噗!

  到頭來,天刀吳興坤手中雪亮的長刀一閃,噗的一聲,將老天狗的脖子剖開,一顆淡金色的狗頭飛了出去,血液長流。

  天刀吳興坤刀斬半神老天狗!

  狗身瓦解,在無盡刀氣中被絞碎,化成血霧,包括那魂光。

  然而,在憤怒的犬吠聲中,老天狗再現出來,重組真身,它張開血盆大口,兇猛猙獰無比,道:“我有替死符,擋住了這必殺一擊,接下來該你上路了!”

  這個級數的替死符,那最起碼也都得神級巔峰的進化者才能煉制,顯然陰間宇宙不會有!

  “替死符能救你一次,還能救你兩次、三次嗎?我再斬你狗頭!”吳興坤大吼,這個魁梧的大漢橫刀向前,眼神也如同刀鋒般犀利懾人,狂霸無比,整個人都要化成一口無堅不摧的刀鋒!

  “殺!”

  一剎那,他猛然倒揮刀,噗的一聲,給了身后空中的黑烏鴉一擊,使之翎羽凋零,血液灑落。

  夔牛剛才遇到劫難,險些被黑烏鴉撕裂,被吳興坤一刀解決危機。

  “殺!”

  天刀吳興坤再次揮刀,向著老天狗撲殺過去,想斬殺他第二回!

  “臥槽你二大爺的,真疼啊,新一代彼岸王我怒了!”彼岸花大叫,他一截根須少了一小段,被對面那個頭領用三尖兩刃刀劈斷,他滿身藍色火光沖霄,澎湃起來,讓遠處的混沌都在激蕩。

  噗!

  彼岸花不顧一切沖向旁邊,將一位映照級高手覆蓋,徹底包裹,而后怒吼著,汲取此人渾身能量。

  后方那個頭領追殺,彼岸花則不斷改變方位。

  在此過程中,被包裹的映照級強者也憤怒掙扎,法則符文無數,全部轟出來,導致彼岸花許多葉片與較小的枝蔓斷裂,漫天凋零。

  但是噗的一聲,最終這個人被彼岸花給滅了,并被吸干生命能量。

  “你家王爺第四殺了,已經不賠本,生命本源得到補充,再來!”它大吼著,根須生長,向前殺去。

  另一邊,天刀吳興坤魁梧的身軀也在展動,刀光如瀑如汪洋般向前洶涌,雪亮懾人,道:“再斬你一次狗頭!”

  狗年到,大過年的這么虐狗,有點擔心啊,回頭燒香拜黑皇去。除夕夜祝福大家,闔家歡樂,圓圓滿滿,幸幸福福,來年大運,財旺學業旺,祝福所有書友!

  另,大過年的,就這一章了,看晚會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