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

第九百二十六章 又一部究極呼吸法

  老黃鼠狼像是退化了,不再講人語,而是在吱吱叫,發出獸類的野性叫聲。

  旁邊的人都嚇壞了,這個神師地位很高,來陰間還要仰仗它的推演之力呢,怎么發生這種狀況?

  老黃鼠狼眼睛都很紅,耳朵也在淌血,樣子有點嚇人,身體越發的佝僂,都坐不住了,這是要被打回原形?

  “前輩!”一群人急了,非常焦躁。

  老天狗快速出手,向黃神師體內注入旺盛的生命能量,幫它應對厄運,這要是徹底獸化,占卜領域的一位神師歸回為野獸,那損失不可估量。

  “吱吱……”黃神師叫著,野性氣息十足,略顯光禿禿、只有少許獸毛的尾巴甩來甩去,身體都在抽搐。

  好長時間后它再次吐出一口血,這才漸漸平靜下來,并長出口一口氣。

  “前輩你沒事吧?”那白衣青年關切地問道。

  老天狗、黑烏鴉現在雖然依舊老邁,但都如出鞘的天刀,氣機凌厲,都被驚人的神光與能量包裹,依舊向黃神師體內注入了大量生機能量。

  “好厲害,差點著道!”

  老黃鼠狼心有余悸,它說自己大意了,利用占卜領域某一容易出現問題的秘法推演,結果竟引來這樣的反噬。

  就在那一瞬間,他萬念俱灰,居然險些就被打回原形。

  一個小小的陰靈而已,按理來說根本不可能這樣!

  不過,黃神師沒有什么惱怒,反而有些興奮,暗淡的雙目漸漸亮了起來,這意味著什么它很清楚。

  “那個陰靈身上有非凡之物!”

  其他人聽聞都露出驚容,這可是占卜領域的神師,不去討論進化,單以推演而論,那可真是高深莫測。

  有什么非凡之物能讓這種人吃大虧,險些被打回原形?一時間在場的人眼睛都熠熠生輝。

  “幸好這里是陰間,還無法和陽間的一隅之地相比,秩序殘缺不全,不然的話我還真不敢推演。”

  黃神師敢來這片宇宙,就是因為法則有缺陷,疆域不夠廣袤,所以他才敢在這個池塘宇宙占卜。

  若是在陽間,他沒有任何辦法,強行推演這種究極器物的天機,估計會死的很慘。

  它換了一種推演之法,擺弄幾片龜甲,然后再次開始占卜,這次的方式較為穩妥。

  然而,接下來他又開始大口咳血,并且是七竅流血,再次吱吱叫了起來,且眼神略微渙散。

  “神師!”旁邊的人又驚又懼,這是怎么了,它不是說無妨嗎?怎么又遇險,這要是被打回原形,估計只能請天尊子嗣出手相救。

  “沒事,這是應有的反噬,還不足以致命!”老黃鼠狼甩了甩頭,恢復過來。

  “怎樣?”站在船舷的老烏鴉羽毛沒有多少根,眼睛為猩紅色,小聲而謹慎地問道。

  “大致估量出在哪個星域,但是無法確定準確坐標。”黃神師答道,但是卻一點也不氣餒,反而很高興。

  早先單純去推演那一兩件器物,他想被反噬都不行,因為根本就沒有一點頭緒,找不到所在的方位。

  現在,居然因為一個陰靈而真正開始接近!

  “我們很幸運,我推測那件器物還沒有復蘇,還沒有真正屬于那個陰靈,不然的話我真的無能為力!”

  眾人凜然,沒有復蘇就能庇護一個人的天機,而且是在陰間這殘缺不堪的小宇宙空間中。

  若是到了陽間,哪怕沒有復蘇,黃神師也無能為力啊。

  “盡早找到他,避免出現意外!”老天狗道露出冷冽氣機,要親自動身,身為太武天尊一脈的進化者對陰靈最為仇視。

  宇宙深處,楚風手持石盒研究。

  它總共有六個面,此時其中一面上的少許晶瑩暗淡下去,再次粗糙,他便收了起來。

  因為,這時亞仙族再次聯系他,讓他深感意外,該族的三位遠古圣人居然答應,可以給他觀閱呼吸法。

  這是什么兆頭?他相當的懷疑,對方居然答應了,想伏擊他嗎?

  楚風無懼,一手持青皮葫蘆,一手持紫金竹,直接就上路趕過去了,他倒要看一看亞仙族是否吃了熊心豹子膽。

  他倒是沒有自大,并未踏足飛仙星,而是讓該族人進入星空中。

  亞仙族的圣者老嫗出現,看到楚風全副武裝,一張老臉頓時就綠了,這是在誆騙他們嗎?其實要打殺她們三人?

  另外兩個頭發稀疏的老頭子也都身體繃緊,從頭涼到腳,他們也認為楚風要對他們下死手。

  “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老嫗臉色難看。

  “你們真帶來了呼吸法?”楚風詫異,他忽然覺得這三人不像設下殺局伏擊他的樣子。

  可是,這三個老家伙也太軟骨頭了吧,被他威脅一通便真的就范了?

  這讓楚大魔頭相當無語,原以為這三個遠古圣人多有氣節呢,沒有想到這么慫,直接低頭服軟,愿意獻上前三甲的呼吸法!

  楚風心中火熱,因為據他所知,亞仙族在陽間都是排名前十的族群,這種經文太逆天!

  哪怕在陰間流傳的不過是殘缺法,最高只能修到映照諸天,甚至還會有一些瑕疵,有少許失誤處,但也足夠了,稱得上世間瑰寶級傳承!

  楚風眼神綠油油,那可真是放綠光。

  可是看在亞仙族三位老者眼中,那相當的可怕與危險,這魔頭是要變卦嗎,即將血洗他們?三人悚然,心中忐忑。

  “唔,拿來吧,希望不要讓我失望。”楚風道。

  老嫗一陣猶豫,但最后還是遞過去一個玉石匣子,在當中有一張非常古老時代的獸皮,記述該族的呼吸經文。

  “真帶來了?”楚風一看就知道,這應該是真的,獸皮太古老,而且上面所記述的呼吸法極其玄奧,粗略掃了幾眼就讓他入迷。

  三位圣者心中腹誹,你特么的連滅天神、西林、尸族,誰不害怕?將三顆星球都打沒了,敢不送來嗎?

  若非三族被滅,他們不可能這么痛快,非常擔心楚風將亞仙族也給打殺干凈。

  楚風斜著眼睛看他們,很想說,你們三個老家伙以己度人,我是那樣的人嗎?

  三位圣者看著他,心底深處卻在說,這個魔頭心狠手辣,絕對是那樣的人!

  “怎么還有一張獸皮?”楚風問道,在匣子底部還有一張,也很陳舊。

  “這是改進的呼吸法,更適合在陰間宇宙修行。”老嫗如實答道。

  “好!”楚風心頭大喜,這樣說來第一份算是從陽間帶過來的一部分原版?

  如果不是擔心映曉曉對楚風太親近什么都說,顧忌她以前泄露過這些,三位圣者打死也不會考慮這么“周到”。

  “你得遵守諾言,在陰間宇宙不能再傳給其他人!”老嫗強調。

  “放心!”楚風點頭,一臉嚴肅之色,道:“法不傳六耳!”

  他迅速將兩張獸皮古卷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記住,又還給了他們,然后轉身就走,現在他不想在一個地方久留。

  就這么完事了?三位圣者原本心中惴惴,怕他翻臉不認賬,直接打殺他們,脊背上早已冷汗流淌,現在卻發現一切這么的簡單。

  三人面面相覷,感覺這次慫的太果斷,太徹底了,從方才對方的表現來看,分明還能談判啊!

  噗!

  三人吐血,捶胸頓時,臉色煞白,這個魔頭恫嚇他們,誆走了鎮教經文,好心痛!

  楚風一溜煙就跑沒影了,難得的在這種壓抑的大環境下心中美滋滋,這真是意外之喜,他沒有想到居然真得到一樁無上呼吸法!

  在異域時,他的得到了佛族的部分呼吸法,不久前他干掉一群陽間人,將他們收集上來的九耀、不死等十幾部呼吸法都尋到,全部記在心中。

  楚風心頭有股沖動,這是要給他一個重新進化的機會,他絕對要走最強路,不留下一點遺憾,修正野路子。

  手中掌握這么多頂級呼吸法,再加上異域那頭老狐貍的“最強筆記”,楚風只是想一想就激動,有些亢奮。

  在陽間沒人敢打亞仙族、佛族呼吸法的注意,可是楚風現在都有了,勝過陽間一些不朽的道統,此外他還有盜引呼吸法!

  開啟蟲洞后,楚風換了一片星域,沒回原來那顆小行星。

  宇宙邊緣,黃神師想再占卜一番,爭取能確定更進一步的范圍,結果它吐血發現,楚風不在原地了。

  它臉色頓時發綠,這又要重新推演一遍?

  每次認真推算都要吐血,它有多少精血可以咳?萬一真的被打回原形,那樂子就大了。

  “咦,我這次無恙,大體而模糊的測算出他在這片星域!”黃神師用爪子指向提前準備好的水晶體,在上面呈現一片星空。

  這一次它推演時,楚風并沒有催動石盒,它重歸粗糙,其中一面不再略微晶瑩,因此老黃鼠狼沒有被反噬。

  黃神師略微思忖,猜測出什么情況,頓時更加有底氣。

  這是它自負的占卜領域,換成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推演到那個陰靈,會被蒙蔽天機。

  在場的人了解這一情況后也都放心了,露出笑容,只要黃神師推演時不用總是耗去血精,那一切都好說。

  他們相信,楚風逃不出他們的手掌心。

  “喊他過來吧。”身穿白袍的年輕男子微笑,這樣開口建議。

  至于老天狗以及站在船舷上的黑烏鴉,也都從容鎮定多了,沒有打算親自去尋找。

  突兀地,黑血平臺上出現一則消息,引發各族心驚,陽間人出現,利用這個宇宙的平臺發布消息。

  一個白袍年輕男子很俊朗,溫和的開口,邀請楚風去陰間宇宙邊緣喝茶。

  “產自陽間元始天尊閉關地外的玉石山峰上的神茶,口感極佳,可遇不可求。”

  他邊說邊泡茶,動作美觀,如行云流水,舉止非常優雅。

  同時,他說出一個星域,點出楚風所在地,說那里太冷清,可以來宇宙邊緣相聚,一起暢聊。

  隨后一個青衣男子出現,自稱太武天族的后輩弟子,也在笑,十分的燦爛,也平和的邀請楚風過去。

  星空中寂靜,所有人都意識到,陽間人這是有恃無恐,極有可能發現楚風的坐標地,這是在逼他自己過去請罪!

  “來吧,我熱忱相請,楚風,我想你不會給臉不要臉吧?”青衣男子帶著淡笑,留下這么一句話。

  今天情人節?后知后覺,祝大家快樂,翩翩成雙,肯定不是失散多年的好兄妹^_^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