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五章 陽間天尊渴求之物

第九百二十五章 陽間天尊渴求之物

  咻!

  一枚金幣被高高的拋起,帶著細微的顫音,在空中翻轉,穿過絲絲縷縷的混沌霧,而后向下墜落。

  正面與反面,分別代表生與死。

  這是在混沌區域的邊緣,朱紅色的大船上幾人很平靜,拋出一枚金幣,以正反面來決定陰間宇宙一些人以及道統的生死存亡。

  袁晨、戚霞等人被殺,確實出乎他們的預料,但卻也不以為意,死去幾人很正常,算不得什么。

  但是,他們要表達出自身的態度。

  嗖!

  白影一閃,船上多了一人,伸手接住下墜的金幣,從容而優雅。

  這是一個年輕男子,身穿素白戰袍,談不上英俊,但很有氣質,風采自信過人,他開口微笑,道:“生死盡在掌中。”

  同時,混沌中露出一艘龐大的船影,又有人過來,屬于陽間的大船,在這陰間散發著滾滾熱浪。

  黑漆漆的大船上人不多,但都很特殊。

  一只老天狗十分衰老,如人一般盤膝而坐,靜靜地飲茶。一只老烏鴉站在船舷上,猩紅的眼睛流動妖邪的光芒,也很老邁,羽毛都快落光了。

  還有一只黃鼠狼,更為蒼老,獸毛略微泛白,佝僂著身子,盤坐在那里,盯著桌面上的龜甲,正在研究卦象。

  朱紅色大船上的幾人起身,迎接這三位老者,因為他們都很有來頭,實力強勁。

  老天狗來自太武天尊那一脈,雖然為一老仆,但卻可對決混沌宇宙的神級強者,道行高深莫測。

  它還不是真正的神,不過修煉歲月過于久遠,一身道行高深的駭人,再加上陽間重器輔助,以半神之體可縱橫這片天地中。

  老烏鴉亦如此,實力跟它相仿,有這兩位高手坐鎮,他們行事無憂。

  只有那只黃鼠狼較為特殊,皮毛都光禿了,雖然年邁,但是并未因進化歲月久遠,而實力高深莫測,他勉強步入映照級。

  但是,沒有一個人敢輕視,甚至連老天狗與老烏鴉都對很恭敬,負責保護它。

  “見過黃神師!”

  朱紅色大船上的年輕身影都起身,沒人敢放肆。

  因為,在陽間時各教長老叮囑過,這是一位高人,是渾羿天尊的第五弟子親自出世,去找來的人。

  而且,亂宇、太武兩位天尊的后人也去請過這個老黃鼠狼。

  “噗!”

  老黃鼠狼咳血,丟下茶幾上的龜甲,閉上眼睛,靠在藤椅上,胸膛劇烈起伏。

  它輕輕一嘆,道:“老了,精力不濟,這才占卜一卦而已,就耗去不少心神。”

  在場的人都露出敬意,內心大受震動,他們很佩服,因為知道這個老黃鼠狼在推演什么器物,關乎甚大,讓天尊都渴求的東西,讓陽間大能都惦記的古老器物,有幾人敢沾惹?

  在占卜這個領域內,最怕泄露天機,觸動禁忌,動輒就會丟大性命。

  那等器物,其他占卜師誰敢推演?會要命的!

  “我覺得,傳言非虛,有些東西的確在這片宇宙中。”老黃鼠狼靠在那里平靜地說道。

  眾人震動,吃驚的同時又無比的欣喜,暗嘆,這位黃神師果然厲害非凡,連那種東西都可推演。

  居然真的在這片宇宙中,讓他們的心頭頓時火熱起來。

  “太艱難,我只是感覺到,但卻無法確定坐標,甚至一時間連大致方位都找不出來。”老黃鼠狼輕嘆,兩道長長的黃白眉毛微顫。

  “其中的最古器物不是高聳入云、宏大無邊嗎?目標應該很大才對,到時候我們用通天鏡照耀,說不定能直接找到。”一人開口。

  剛才老黃鼠狼確定,這件器物應該在陰間。

  其他人點頭,相傳那件器物巍峨磅礴,氣吞八荒。

  “當年,一位究極人物就是因為它而迅速崛起的,這是真的嗎?”一人小聲咕噥,說起那件最古老的傳說之物。

  老黃鼠狼點頭,說出一些隱秘,畢竟這些后輩弟子接觸不到這個層面。

  “嗯,當年有人看到它,是一面巨大的墻壁,橫亙天地間,抬頭仰望,墻壁上滿是痕跡,都是一些終極地勢圖,后來描摹出一些給陽間最強大的場域研究者看,讓其感覺害怕,那些地勢蘊含究極之奧,深不可測。”

  最為關鍵的是,那個發現巨大墻壁的人在墻上還看到一些發光的符號,蘊含深意。

  “可惜了,那位古老的存在藉此崛起,向著究極體進化,最終還是倒在路上,不知道進化成了什么,算一算它的衰敗末端時間,應該死去了。”

  哪怕如此,那位倒下的半究極體泄露出來的消息,還是讓人眼紅,覬覦此墻。

  若是一例也就罷了,后來又有人看到那面巨大的墻壁,也開始向著終極體進化,守著那面墻很多年,可惜他也倒在進化路上。

  后來,陽間一場變故出現,據聞那面墻被打進混沌海,進入陰間宇宙。

  “最為詭異的是,每一個人站在那面墻前,都無法窺到它的全貌,只能一寸一寸的去摸索。”

  老黃鼠狼這般說道,讓在場的人都目瞪口呆。

  大如須彌的一道墻?

  “這件器物只是最古老,沒有人知道它起源于什么時代,而另外幾件或許更珍貴吧?”有人問道。

  老黃鼠狼點頭,道:“是,雖然它可以讓人崛起,走向半終極進化體,但卻也算不上獨步天下,畢竟我們陽間排名前幾的呼吸法只要按部就班的修行,同樣能做到。”

  其他人點頭,說起至寶,陽間排名靠前的幾個超然族群,各自的鎮教至寶同樣可以威懾諸天,鎮壓陽間,比之那面墻只強不弱。

  最為關鍵的是,這些族群中的至寶從來沒有丟失過,始終被那幾族掌握,運轉起來如臂使指。

  傳聞,都是從混沌中培養出來的無上之物,遠超混沌海中成熟的先天葫蘆等。

  “失散的幾件器物都在這片宇宙?”連老天狗都彎著身子,恭敬地向黃神師請教。

  “有一兩件在,有模糊的感覺。”老黃鼠狼做出回應。

  并且,它大致講述了一下根由,在那非常古老的時代,陽間發生過大動亂,一些消逝無數個時代的大能不知道為何突然出現并爆發大戰。

  此外,有些禁地也因此不穩,除卻飛出一些符紙外,還有其他東西出世,甚至有活物走出來,引發不好的后果,陽間大能激戰,血流成河。

  那一戰波及諸天,陽間有幾位大人物垂死,帶走瑰寶,各自去選擇葬地,有人便因此進入陰間宇宙。

  這就是有的天尊猜測陽間至寶可能遺落陰間的根據。

  “那個時代太輝煌了,也太可怕了。”老黃鼠狼在感慨,一役之下諸神哭嚎。

  他又搖了搖頭,陽間的至寶只有一兩件在這里,還有其他失落在未知處,不知道什么時候再出現。

  “在這之前,我們還是處理一下陰間一些較為礙眼的陰靈吧。”老烏鴉開口,它是亂宇天尊一脈的老仆。

  它已經接到消息,教中的戚霞等弟子死去,它覺得有必要清洗一番,陽間天尊的后輩弟子怎能容忍陰靈擊殺?

  “是,幾位師弟的天資雖然算不得驚艷,但入得我教門墻,終究是不可辱。”那白衣青年點頭。

  早先就過來、在朱紅色大船上負責監測大淵的四教弟子聞言也都點頭,主張出手,先清理陰靈。

  “嗯,最為關鍵的是,盜引呼吸法居然意外出現,這是震撼陽間的大事件,屬于超出預料的驚喜,在那個名為楚風的陰靈身上。”

  在場的人一致要求,請黃神師推演楚風在何方,立刻將他找出來。

  宇宙深處,楚風覺得很疲倦,不是身體的勞累,而是心有倦意,秦珞音的死讓他心灰意冷,至今還未想到如何救活。

  他去看望父母,又去看楚無痕,然后再次上路。

  “我們分開吧,我想安靜一下。”楚風對大黑牛、黃牛等人說道。

  “你是怕有危險連累我們?”少女曦斜瞟他,非常敏銳。

  “是,我心中沒底,為了安全考慮,我們分開吧,躲避在不同的星域中,陽間多半還有人會過來。”楚風道。

  最起碼,他殺陽間人時這些兄弟沒有在場,他不想將他們牽連進來。

  “你說什么話,我們怎能退縮?”大黑牛拍桌子。

  楚風搖頭,這種事就是他們想幫忙也幫不上,如果陽間再有人出現,那肯定會興師動眾,有絕大的把握。

  詭異物質已經暴露出來,對方肯定會有所防備,下一次他不知道用什么去對抗。

  任一群人爭執,楚風也沒有同意,果斷離開,獨自上路。

  “楚風,我想和你談一談。”

  出乎意料,映無敵用光腦聯系楚風,這一次不是黑著臉,而是紅著臉,表情非常不自然。

  他硬著頭皮開口,道:“我妹妹一直吵嚷要救你,但被族中三位圣人軟禁起來,我姐姐映謫仙閉關很長時間了,她不知道這次的事。”

  “亞仙族怕我殺過去?”楚風平靜地問道。

  一日間,他滅西林、屠天神、除尸族,自然引發劇震,亞仙族的三位圣人嚇壞,到現在還臉色蒼白如雪。

  “是。”映無敵輕嘆,雖然以前總是對楚風黑著臉,但他也看不慣族中那三個老家伙的做派。

  “你跟亞仙族圣殿中那三個老怪物說一聲,我想看一眼亞仙族的呼吸法。”楚風平和地說道。

  映無敵扭頭離開光腦,這事沒法談,不過他想了想,還是如實去告訴族中那三位圣者了,他覺得這三位應該會拒絕吧?

  楚風找了一顆寧靜的小行星,降落下來,看了看秦珞音,他很傷感,最后以魂鐘鎮住她那暗淡僵死的魂光,收進石盒中。

  然后,他又一次開始研究石盒,他覺得這東西蘊含著非凡的秘密,后續研究透徹后,或許就能用它庇護住秦珞音,穿行過光明死城的石磨盤,去找輪回路盡頭的泥胎。

  石盒的一面略有晶瑩,那里是無盡的山川地勢圖,復雜而難測,都是場域領域中最可怕的終極地勢。

  以前石盒很粗糙,只有暗淡的紋絡,但是上一次煉獄之行后它發生些許變化,當楚風向石盒注入能量時,其中一面可以短時間保持些許光澤。

  宇宙邊緣,正在占卜的老黃鼠狼突然間噗的一聲噴出淡金色的血液,而且是接連咳血。

  “前輩你怎么了?!”周圍的人大驚失色,因為看到它的眼睛都在淌血,情況相當的嚴重。

  不就是推演一個陰靈的下落嗎?何至于此。

  “吱吱……”老黃鼠狼居然發出這種叫聲。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