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二十二章 陰間最強

第九百二十二章 陰間最強

  清冷的風吹過,陡坡上到處盡是黃葉凋零,楚風站在山崗上大聲咆哮,恨不得立刻殺到地球去。

  這是宇宙的一個角落,非常偏僻的一隅之地。

  他將妖妖的爺爺藏在那里,埋下那口棺槨,陽間人來了,他擔心發現妖妖的祖父,會惹出當年在其體內栽種母金的可怕存在。

  現在他無比憤慨,怒血直沖天靈蓋,如同一道赤紅的真龍,從頭頂映照出來,在虛空中盤旋,嘶吼著。

  他從未想到過走上進化路會有這么多的不平事,曾經的思維,當年考慮事情的角度等都不適用了。

  這何止是弱肉強食?在進化的道路上各種不忿、不公、殘忍的事太多,與靈氣復蘇前的社會相比,太直截了當,一言不合就是血淋淋。

  就如現在有人蹬著鼻子踏你的臉,還要焚燒你的靈魂,踐踏你所認可的一切,飛揚跋扈,戾氣十足。

  楚風握緊拳頭,額頭上青筋都浮現出來,因為地球,一些不相干的族群都被牽扯進來,下場很凄涼,讓他怒意澎湃。

  飛羽星、百川星、齊云星、南離星在上古時跟地球關系非常好,但是這一世才有來往而已,還談不上密切,就被人這樣針對?太可悲,讓他激憤。

  他覺得自己太天真,心地過于“純善”,還以一個現代人的思維去考慮進化界中的各種恩怨糾纏。

  他是什么魔?所謂的楚魔頭居然心慈手軟,從不趕盡殺絕,對敵人太寬容。

  如果再選擇一次,他確信,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也不論死后他是否會被進行所謂的森羅殿審判,也一定要徹底清洗掉西林、天神、尸族等,留他們作甚?!

  在他近前,石盒一角略顯晶瑩,這次煉獄之行,讓他意外摸索出這件器物的一些特別用處,運轉盜引呼吸法時,居然可以用它收放物體。

  不過,這讓他相當的吃力,石盒收進去的物質有限,最多也就一米見方。

  而且,只能用盜引呼吸法催動,其他呼吸法沒什么用,石盒毫無反應。

  “難道是光明死城中的某些特別的力量導致石盒復蘇?”

  嗖!

  楚風離開,借助超級蟲洞趕向地球外太空,他沒有任何耽擱,體內血液在轟鳴,感覺自身都要炸開了。

  陽間的人真的欺人太甚,那種蔑視,那種高姿態,渾然沒有將這片宇宙的人放在眼中,隨意的殺戮,說屠城就屠,根本未將生命的凋零放在心上。

  “楚風你來了嗎?好戲才剛開始哦。”亂宇天尊的后輩女弟子帶著甜甜的笑,身穿鵝黃長裙,站在星空中,相當的愜意,慵懶的伸了伸小蠻腰,用雪白的手半掩鮮紅性感的唇,張了個小哈欠。

  她輕輕一揮手,兩個老僧被押上來,被按在那里,有人高高舉起雪亮的長刀。

  “住手!”

  楚風來了,從蟲洞中闖了出來,站在地球外太空,一眼就認出那兩名老僧,是地球菩提基因的進化者千迦與千葉。

  “唔,晚了呦,你來的太遲。”亂宇天尊的后輩女弟子嫣然一笑,素手輕輕揮了一下。

  遠處的人得到這種命令后,手起刀落,噗噗兩聲將兩位老僧的頭顱砍下。

  楚風一腔熱血在怒沸,這實在是欺人太甚,如果不是顧忌對面可能還有地球的其他進化者,他早已擲出青皮葫蘆。

  “看你的眼神又驚又怒,很不服氣嗎?”亂宇天尊的后輩弟子戚霞帶著淡笑,攏了攏秀發,鮮紅的唇很晶瑩,不以為意,道:“你的這種態度讓我很不喜歡,地球上應該還有很多你所熟悉的故人,我覺得有必要逐一拉過來,都當眾斬掉頭顱。”

  她輕描淡寫,讓附近的一群被降服的圣人都心中悸動,不少人凜然,都在保持沉默,什么話也不說。

  西林族、天神族、尸族的人則露出笑意,頗感興趣的盯著楚風。

  “不要認為我只是隨便說說,我可是很認真哦,普陀山的這兩個老僧因為距離海域最近,所以被你們地球瀛洲的人提前給我綁來了,我想他們會很盡職盡責的,應該會進入陸地去綁其他人。”

  亂宇天尊的后輩女弟子戚霞笑容燦爛,越發顯得興致勃勃。

  至于太武、渾羿、元始三大天尊的后輩弟子都帶著淡笑,雖然沒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但顯然認可她的所作所為。

  楚風心中震怒,瀛洲這個奴仆島嶼,到頭來果然依舊是白眼狼,跟西林族有的一拼,又一次反噬。

  這一次蓬萊、方丈兩島的人很本分,倒是沒有什么舉動,讓瀛洲的人都很意外,而后冷笑,沒有理會。

  “你這惡心而又惡毒的賤女人!”楚風咬牙切齒,實在忍不住,真想立刻活剮了她。

  同時,他在人群中找到瀛洲的一些人,嚇得那些人不由自主倒退,更有人跌倒,戰戰兢兢,被他氣勢所懾。

  楚風盯著西林族、尸族、瀛洲的人,他覺得過去真的是心腸太軟,如果此役能夠活下來,他不介意化成一個真正的大魔頭,徹底來個大清洗!

  “你這樣說,我很不開心,像我這樣妖嬈美麗的女子,你竟然這樣惡意羞辱,還算俊秀的小陰靈你真不乖,該殺九族哦。”

  戚霞微笑著,舔了舔紅唇,對楚風比劃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你們這群惡毒但卻故作高深與高人一等樣子的陽間雜碎,惺惺作態,讓人作嘔!”楚風盯著對面,在看是否還有活著的地球進化者。

  他又道:“我承認你們很強,但是你們這樣隨意屠城,大肆殺戮,覺得很有成就感嗎?并不能彰顯出你們的強大,只會讓人覺得惡心、跋扈而已!”

  “我想,你搞錯了一件事。”太武天尊第六千九百五十三代弟子袁晨冷冷地開口,道:“我們殺爾等沒有任何成就感,因為在我們眼中你們跟雞鴨豬狗沒什么區別。”

  他冷冷地說道,沒有任何情緒波動,通過眼神也能看出,根本沒有將陰間宇宙的進化者當作同層次的生靈。

  “看破不說破,這樣點出來就沒意思了。”亂宇天尊的后輩弟子戚霞看向袁晨,這樣笑道,依舊相當隨意,而后她又看向楚風,道:“今天也算破例,竟對你說了這么多話,主要是在這片亂葬崗太無聊,看到你后,稍微調節下心情而已,就像逗弄野貓野狗。”

  楚風真想將她劈殺!

  在陽間人看來,陰間宇宙跟他們都不是一個層次的,各種生命體如同野獸、隨意殺戮毫無心理負擔。

  甚至,在太武天尊的門下的弟子看來,斬殺陰靈是功德,該教的開山鼻祖最恨陰靈。

  渾羿天尊的后輩弟子開口,相當的冷漠,道:“其實,你們這些陰靈都是不錯的研究材料,對陽間來說很有用處,可以通過你們了解一片殘缺而畸形的宇宙誕生的法則、秩序等。”

  楚風看到,在他們的身后有一根由魂光化成的神鏈,在那里鎖著一些身影,有千葉與千迦的,還有大罵過太武天尊的飛羽族老族長等人。

  魂光依舊在,尸體更是在遠處,只是肉身斷掉了頭顱,他們還算活著,有救!

  楚風沒有理會陽間四大教弟子的冷言冷語,因為他知道,在那些人眼中沒將他們當成同類,對于這種倨傲、自恃的族群,沒什么可說的,有朝一日打到這些大教跪在地上唱征服就是!

  現在他盯住飛羽星的老族長、千迦等人,想要救下來。

  他覺得要盡快,不然的話地球瀛洲那群狼崽子、那群奴才多半又要從地球送來熟悉的進化者了。

  “你們看這是什么?”楚風將青皮葫蘆取了出來。

  一剎那,高傲而冷漠的天尊弟子,四大教的傳人都不能淡定,吃驚的睜大眼睛,對于混沌海中的先天靈物,他們是知道的,哪怕是在陽間也絕世稀珍,極其罕見。

  霎時間,他們的眼底深處都閃過貪婪,內心覬覦,都想一把抓到手中。

  “先天葫蘆?真是有趣啊,出現在一個小小的陰靈手中,我們怎么分?”戚霞打破寧靜,最先笑了起來。

  “放開他們!”楚風指向飛羽族的老族長等人的魂光,同時,在他身邊出現一口蟲洞,他手持青皮葫蘆,道:“不然的話,我將它直接投入連著大淵的蟲洞,誰也別想要!”

  這些人相當痛快,放開飛羽族的老族長等人衰弱的魂光,這些人返回尸首分離的肉身后,都面色蒼白,迅速退到楚風的身后。

  袁晨、戚霞等人沒有阻止,臉上依舊掛著笑意,在他們看來楚風就是砧板之肉,翻不出什么浪花,同時壓根也沒將他當作對等的生物看待。

  “大人,謹慎一些啊,地球很古怪,有三位映照諸天級進化者!”西林族的一位圣人提醒。

  “什么映照諸天,只是映照境界而已,在我陽間連天尊都不敢說自身的神廟可以顯化在諸天各地間,還沒有陽間一隅之地大的殘缺與畸形的宇宙,一片亂葬崗而已,這里的陰靈也敢大言不慚說什么映照諸天,可笑!”

  “放心,我倒是希望有映照級的陰靈跳出來,統統滅殺,皆是土狗爾!”袁晨輕蔑地說道,俯視地球,道:“可惜,我們已經探測過,這顆星球目前沒有映照級的陰靈,應該都逃走了。”

  通過他們的言語,附近的圣人心中凜然,進一步了解到陽間的可怕。

  “說到底,都是因為這片亂葬崗太弱,規則殘缺,秩序隨時會崩塌。在我們陽間,金身層次的人才能飛天遁地,在這里想要騰空太容易。”金色的大天狗開口。

  它抬起一只大爪子,指向火星,又指向下方的地球,道:“這里的星球,我一巴掌就能拍碎,太簡單了!”

  依照他們所說,大天狗也只是在圣人境界,不過在陽間確切的稱呼為圣域,這個層次的進化者地位并不是多高。

  至于陽間的星球,圣域級的進化者不可能打碎,敢嘗試的話,會被星球意志抹殺!

  此時,楚風已將飛羽星的老族長等人保護起來。

  他掂量著青皮葫蘆,道:“我給你們誰?”

  “給我,此物與我教有緣!”袁晨第一個喝道。

  “呵呵,給我吧,姐姐以后收你為貼身仆從,會對你好一些!”戚霞甜笑。

  “拿來,此物與元始一脈有緣!”另一人冷漠說道,并伸出手。

  這時,西林族的一位圣人謹慎建言,道:“大人,小心有詐!”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蟲子想翻風浪都是徒勞的,你相信大象會被一只螞蟻絆倒嗎?仔細看,這是什么?”袁晨輕蔑的笑著,指向飛行器上的黃色法旨。

  眾人凜然,在四教的飛行工具上都貼著天尊法旨,足以震懾陰間宇宙!

  “別說一只小蟲子,就是映照級的陰靈來了也得慘死,來一個殺一個,來十個殺五雙,整片陰間都只能在我們的腳下顫栗!”

  這時,即便是楚風也凜然,天尊法旨都被帶過來了,這超出他的預料!

  他的身體一陣冰寒,感覺到一股無力感,四張天尊法旨在此,拿什么去爭斗?

  以前不了解,但他現在明白了,天尊太強大無匹,他們的法旨自然有驚天動地的能量。

  不過楚風眼底深處殺意不減,他想到異域的黃毛狐貍的話語,關于灰色物質,便是天尊都忌憚。

  天尊或許可以化解,但是單憑他們的法旨還不夠!

  現在,楚風已經等到最佳時機,不可能浪費掉,可以殺之了!

  轟!

  沒有任何猶豫,他拔起葫蘆賽,竭盡所能,拍動葫蘆底,將所有詭異物質都祭出。

  “嗷……”

  像是出閘的史前兇獸,一頭又一頭咆哮著,散發著滔天的殺意,以及刺骨的陰冷氣息,它們全都在猙獰的笑著,撲向前方所有人。

  “土雞瓦狗,在天尊法旨面前也敢放肆?!”袁晨十分淡漠,絲毫未放在心上,在他看來天尊高高在上,一根頭發落下,都可以割裂這里所謂的強者,更不要說法旨!

  其他人也在笑,渾然不在意。

  果然,四大天尊的法旨發光,散發出可怖的神芒,符號密布,極其駭人!

  然而,灰色的詭異物質還是突破進去部分,讓那些人震驚!

  與此同時,宇宙深處第一禁地——大淵,出現無窮的秩序神鏈,一下子璀璨起來,密集的交織。

  轟隆!

  地球外太空,四張法旨同時發光,都在哧哧聲中飛了起來,被這片宇宙的規則秩序牽引,撕裂星海,直沖大淵而去。

  噗!

  它們焚燒起來,墜落進大淵深處,那里漸漸又變得黑暗。

  大淵附近,有幾只虛空豹,都來自陽間,皆是圣級巔峰的存在,陽氣滾滾,正在監測這一切,看到這一幕后皮毛炸立,迅速向外稟告。

  陰間宇宙邊緣,有一艘大船上面坐著幾人,得到稟告后臉色凝重。

  “果然,陰間宇宙有讓天尊忌憚的東西,就在那大淵中!”

  “這還只是以天尊印璽隨便打上印記的法旨,而非天尊本人親筆書寫,就引起那座大淵做出反應,有些可怕,似乎專門針對天尊!”

  “疑似大宇級進化體!”

  袁晨、戚霞等人顯然都是隨時可以放棄的棋子,讓他們帶著法旨過來,等于在進行試探。

  與此同時,陰間宇宙各地也震撼,四大天尊的法旨飛走,被大淵吞噬,那里疑似有陰間宇宙最強進化體!?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