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九百一十五章 喜歡過

第九百一十五章 喜歡過

  秦珞音的聲音衰弱下去,聽不到了,昔日靈動的眸子也暗淡,沒有一絲光彩,死氣浮現出來。

  楚風低吼,握緊拳頭,掀開水晶棺,催動自己旺盛的生命元氣瘋狂向她體內灌注。

  她雙目無神,看著楚風,努力想露出柔和的笑,但是卻失敗了,曾經美麗無暇的面孔有些僵硬。

  她跟楚風爭斗過,對決過,最后又平和相處,走到一起,盡管曾經從未想過會選他為道侶,但是異域百年,那些記憶浮上心頭,曾經舍命相救,曾經朝夕相伴,回歸后他更是敢只身殺到大夢凈土來娶親,她心中怎能沒有漣漪?終究是有歡喜,有溫柔,有感情。

  這一生,她喜歡過!

  可是,現在她生命無多,連意識都模糊了,如那秋風掃過的花蕾,褪盡繽紛,迅速凋零,黯然墜落。

  最后關頭,秦珞音回光返照,對楚風艱難地點頭,露出柔和之色,然后她再也無力,眸子失去所有光彩。

  “珞音,我對不起你,沒有保護好你!”楚風像是一頭受傷的孤狼,滿腔悲愴。

  他竭盡所能,想要挽留一切,但是任他催動所有生命氣機進入秦珞音的身體都改變不了什么。

  而且,他驚恐的發現,她的魂光失去活力,將要崩開,就要消散在這片天地間。

  同時,還有那金光在糾纏著,要跟著一起蒸發掉。

  楚風施展各種神通,用出各種神技,想要鎮壓此地,封鎖一切,不讓她魂光潰散,要保住現有的一切。

  可是,從古至今,還沒有一個人可以逆轉宇宙法則下的生死,人死不能復生,怎能改變?

  “珞音,你沒有死!”楚風在今天竟然哭了,過去,經歷各種困苦,面對再多的磨難,他都微笑著面對。

  但是,今天,身為一個男人,他竟忍不住,鼻子發酸,眼睛模糊,他低吼著,不愿、不想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

  秦珞音死在他的眼前,他卻無能為力。

  尤其是,想到她說的那些話,說他從來沒有喜歡過她,她從未走進他的心中,在一起只是為了孩子,盡一種責任。

  這讓楚風心中刺痛,感覺愧疚還有酸楚,他有些恨自己,那一刻為什么不大聲喊出來,說出哪怕一句話,滿足她的心愿。

  而她,最后時卻柔和的看著他,能夠看出,她有笑過,有釋然,她這一生曾經喜歡過。

  而他到頭來卻什么都沒有說,此時他有中撕心裂肺的痛,狠狠地捶了自己一拳,滿嘴血腥味兒,愧與遺恨讓他感覺血液都在焚燒,想要大吼大叫,他難以接受這么殘酷而可怕的事實。

  旁邊,一個幼小而無助的孩子在呼喚自己的母親,傷心大哭,撲倒在那里哭聲不停。

  楚風心如刀絞,他難以忍受,但也只能低聲嘶吼,額頭上青筋都突顯出來,雙手捏的咯吱咯吱響。

  秦珞音魂光暗淡,熄滅,同時在潰散,要徹底消失在整片天地間。

  楚風眼睛通紅,全力阻止,直到他心神劇顫,祭出魂鐘,竟定住秦珞音那失去生機的魂光。

  她是暗淡的,沒有生機,如同一幅黑白畫卷,失去往昔所有靈性,一陣風吹來就足以將她毀掉,煙消云散。

  “這是什么,擋住了魂光化雨、歸于天地的趨勢?!”老嫗悲傷的同時,還很吃驚,幾乎不敢相信。

  她親手照料過秦珞音,從秦珞音小時候進入大夢凈土時就開始了,她很傷心,很悲慟,現在渴望奇跡,可是最后又失望。

  楚風也只是將秦珞音的肉身與暗淡將崩的魂光定住而已,已經感覺不到她的活力。

  “沒有魂光逃散出去,沒有任何物質外泄,她還在,她還沒有離開,外人覺得她逝去了,但是我相信她還在!”

  楚風臉上帶著淚水,用力握緊雙拳,帶著希冀之色,不愿放棄。

  大夢凈土那位被腰斬的遠古圣人恢復部分傷體,來到這里,看著秦珞音失去活性、只有死氣沉沉的暗淡靈魂物質,他搖了搖頭。

  “靈性已散,只剩下構建魂光的能量,這是一種材質,珞音……她死去了!我們都不希望她離開,不想她逝去,但是,她真的不在了,節哀!”老圣人聲音發顫,很痛心,但卻在安慰楚風。

  “你不懂,她還在!”楚風說道,淚光模糊雙眼,他用力擦凈,他堅信,還有希望。

  然后,他轉身,沖出此地,拎著紫金竹還有天道傘,來到外太空,開始用力碾壓石盒中的種子。

  一顆種子如今化成魂鐘,定住秦珞音,還有兩顆種子在手中。

  當初,他從昆侖山腳下撿到石盒,里面共有三顆神秘種子,其中一顆幫他不斷進化,還有兩顆從未發生過變化。

  現在魂鐘有這么大的作用,他想試試另外兩顆,想要研磨碎掉,讓秦珞音服食下去!

  不管不顧,他總覺得,這三顆種子來頭大的逆天,也許磨碎一顆,抵得上仙丹妙藥。

  然而,讓他憤怒,連紫金竹都敲不碎區區一顆種子,動用天道傘后竟然也無能為力!

  這一刻,楚風顧不上驚嘆這兩顆種子的妖邪,而是滿臉悲愴,還有什么辦法可救秦珞音?

  再次俯沖回地面,來到房間中,看到大哭的幼子,還有秦珞音一動不動的身體,楚風心亂如麻,痛苦無比。

  他讓自己冷靜,關心則亂,現在要想盡辦法相救才好,不能焦躁。

  “去地球,請映照諸天級人物救助!”楚風覺得,自己心亂了,所以忽略了這一切,地球還有高手,還有人可以相救。

  他用魂鐘定住秦珞音,拜別大夢凈土幾個老人,將孩子托付給他們照料,接著借這里的傳送場域離開,選擇一個坐標后,進入一片遙遠的星空中。

  楚風在無人之地,聯系通天蟲洞公司,開啟通向地球的道路。

  刷!

  接近地球,沖出蟲洞后,他第一時間俯沖下來,直接沖向西部地區的沙漠,尋找彼岸花。

  如今靈氣復蘇,地球上地貌大變樣,已經沒有沙漠,有的只是廣袤無緣的綠洲。

  “彼岸花前輩,請現身救人,我愿承受任何大因果!”楚風喊道。

  “沙沙”聲響,成片藍幽幽的彼岸花浮現在地表,一眼望去,藍瑩瑩,近乎醉人,望不到盡頭。

  一聲嘆息傳來,道:“看來,地球不能呆了,我將遠行。”

  “前輩!”楚風大喜,真的呼喚出彼岸花,讓他激動無比。

  他直接說明來意,沒有任何隱瞞。

  一條灰暗的橋梁浮現,載著他通向天際盡頭,進入地球上的一小塊冥土中,這里自成一方空間,在原來的沙漠中。

  現在,楚風進來了。

  “居然是這種物質,我……無能為力,而且,她已經沒有生命波動。”

  彼岸花居然沒有辦法,連他都覺得無解。

  “前輩,你不是映照諸天級進化者中的絕頂人物嗎?難道還無法煉化掉這種物質?!”楚風不相信。

  “這種金色物質跟她那暗淡沒有活性的魂光凝結在一起,我若煉化掉金色物質,她的魂光也會跟著溶解,跟著被煉掉,不復存在,這種物質最難纏,一旦魂光超過大半被它覆蓋,那就很難對付,近乎無解。”

  彼岸花無奈地說道,他無能為力。

  楚風如墜冰窖,連彼岸花都無能為力嗎,他可是映照諸天級強者,當下陰間宇宙最強大的幾人之一!

  楚風失魂落魄,真的不能看著秦珞音死去,心中傷感,依舊想極力挽救,他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還有希望,還可以相救!”楚風喃喃,但是臉色蒼白,他真的要絕望了。

  “我要走了,你也趕緊離開吧,陽間的人過來了,早晚會尋到這里,我當年殺過陽間的崽子!”彼岸花告訴他這樣一則消息。

  楚風木然地點了點頭,落寞地帶著秦珞音離開西部地域。

  轟隆!

  藍光沖霄,彼岸花離開,最后一聲嘆息傳來,道:“我有預感,我多半要應劫,但是,我會干掉一些人,就是死也不虧!”

  “保重!”楚風抬頭,目送他消失在虛空中。

  這時,一頭黑色的神犬正在宇宙中狂奔,早已離開黃澄澄的葫蘆,正是那頭小天犬。

  說是小天犬,但是正常狀態下,它也有兩米多長,很強壯,周身黑色皮毛發亮,眼睛很兇,非常懾人。

  它的目標竟然是地球,正在自語,道:“我的天賦神通告訴我,地老鼠在這片星系,再加上得到資料,他的母星也在此,想來躲在這邊,沒有錯誤,我會第一時間將你揪出來!”

  而此時,楚風正在踏昆侖,他來到“地獄之門”,此地得名是因為常伴雷霆。

  昔日,楚風第一次登昆侖山時,曾被一只紫金啄木鳥王陷害,差點死在雷光中。

  這片地帶常年遭受閃電襲擊,靈氣復蘇后,雷光更恐怖了,事實上這里的地下有連接著煉獄的路。

  楚風來了,他想進絕地!

  “當初,我連輪回都闖過,今天帶你進去試試看!”他想帶著秦珞音,進入煉獄看一看,能否有活路。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