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二一

第八百七十七章 一二一

  燈火通明,一座又一座靈山在夜晚更為瑰麗,從山頂垂落下來的發光瀑布,以及一株又一株奇花異樹色彩斑斕,整片大夢凈土都很祥和,人們推杯換盞,無比熱鬧。

  再加上懸浮在空中的島嶼,霞光繚繞,如同仙境。

  亞仙族的消息太驚人,不僅讓現場的各族進化者震驚,也讓宇宙各地觀看直播的人發呆。

  “最具有仙氣的謫仙子要嫁人了,這……太讓我傷心了,尤其是她要嫁給的是吳輪回,疑似也是楚風大魔頭,天啊,我不想活了!”

  “這世道,還讓人不讓人活了,宇宙排名最靠前的女神,還有仙子,居然都要嫁給同一個大魔頭,我想殺人!”

  “你們瞎說什么,義薄云天輪回王怎么可能是楚風大魔頭,這是兩個人好不好。不過,萬一是同一個人,我真的……不敢想象那種場面!”

  “生無可戀,楚風大魔頭你給我出來,我要跟你決斗,你娶一個女神也就罷了,還想霸占一個仙子,還讓不讓人留戀這世間了,天道不公,這簡直是晴天霹靂,讓吾萬念俱灰!”

  就這么片刻間,宇宙各地的年輕人間已經沸騰,一個個憤憤不平,感覺很受傷,恨不得群起而攻之,將楚大魔頭給滅掉。

  大夢凈土中,亞仙族的幾位長老盯著相關人,一個個都神色不善,心中滿是懷疑。

  大夢凈土的老怪物們無比心虛,不管怎樣說,都要應付過去今晚,決不能妥協與承認事實真相。

  后山很安靜,一座燈火通明的宮殿中。

  這是楚風與秦珞音的婚房,此刻傳來陣陣奇異的聲響。

  遠處,一團霧氣包裹著一個孩子,很幼小,像是嬰兒,邁開小短腿正在吃力的向后山跑來。

  “我已經夠逆天,將胎中迷生生壓后,可終究還是無法擺脫,隨著得自輪回洞的神秘霧氣被吸收,我多半要開始迷失三年,不甘心啊。”

  正是小道士,他體外霧絲稀薄,邁開小腳丫,沖上靈山,向著父母的婚房那里跑去,隔著一段距離他就聽到了聲音。

  他自語道:“楚大魔頭,至今你還欠我一個道歉,還沒有還我黑色符紙,小道我不是這么好欺負的,你雖然是我爹,但也不能這樣!”

  他氣哼哼,在憋壞主意。

  當距離院子很近時,他支棱著一對小耳朵,眨巴著一雙黑漆漆但卻有神的大眼,嘴角帶著壞笑,直接就開始喊口號:“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這死孩子,這絕對屬于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那種。

  暗中,大夢凈土足有六名老怪物在這里守夜,保護楚風與秦珞音,生怕有人夜襲而出現意外,也怕亞仙族來搶婚。

  當然,他們沒有聽墻根,站的足夠遠,避免尷尬。

  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別的勢力都沒動手,最后關頭這個小道士殺出來了,而且如此的“大逆不道”!

  幾位老怪物臉色直接就綠了,同時很想暴打這個熊孩子,有這樣的親兒子嗎?破壞親娘的婚禮。

  在新婚之夜,跑到院子外面喊口號,這也太無良了,同時這么小的孩子就什么都懂了,太妖孽。

  幾位老怪物氣的直接跳出來,這樣喊口號,該不會嚇到楚風出什么問題吧?換位思考,這特么太驚悚。

  “幾位長老,你們攔我作甚,我來看我娘!”小道士笑瞇瞇,這才沒出生多少天,就能滿地跑,言語流暢,讓幾個老怪物都發暈與震驚。

  主要是,他們不了解小道士,秦珞音沒對他們細說過。

  很快,他們臉色煞白,因為,按照他們的理解,這件事是瞞著楚風呢,凈土圣女未婚先孕,這事不能泄露。

  這一刻,他們化成六道光就撲了過去,全都一起去捂小道士的嘴,恨不得將他立刻鎮壓,事情敗露的話會出大事。

  他們認為,楚風大魔頭肯定不能善了。

  “一二一……”小道士死豬不怕開水燙,動作靈巧,嗖的一聲,沖進院子里去了,笑的很開心,也很賤。

  婚房中,頓時沒了動靜。

  事實上,不久前,楚風與秦珞音就聽到小道士的口號聲,心中這叫一個氣,真想掐死這個死孩子。

  不過,方才他們并沒有什么過于少兒不宜的舉動,只是在簡單的交手,主要是因為秦珞音羞惱,覺得楚風沒羞沒臊,胡說八道,居然揭短,提及煉獄的事。

  也幸虧如此,如果真的休息后,這死孩子跑來,估計兩人都要惱羞成怒,打不死他。

  嗖!

  楚風沖出來了,同來的還有幾個老怪物,正在圍堵小道士。

  “哧!”

  最終,還是楚風實力更深,動用陰陽之光將他給定住,然后一把抓在手中。

  “你在做什么?!”楚風露出一口白生生的牙齒,盯著小道士,真是氣的不行,很想將的屁股拍成十八瓣。

  “沒啥,我喜歡夜里跑步,正好來到這里,找我娘……”小道士死鴨子嘴硬,在那里解釋,當然才說一半就被一個老怪物捂上嘴巴,給抓了過去。

  大夢凈土的幾個老怪物簡直要嚇死了,很想怒吼,誰在看守這小家伙?嚴重失職,怎么能讓他跑到婚房這里?要惹出大禍啊。

  “這孩子不懂事,是我孫子,缺少管教,結果跑到這里來搗亂,我立刻帶走!”一位老嫗臉色發白,非常不自然地說道。

  同時,她捂著小道士的嘴,不讓他開口。

  楚風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心中腹誹,大夢凈土的這群老混賬真是夠坑爹的,故意隱瞞真相,太缺少道德了!

  還好,是他自己綠了自己。

  這時,秦珞音也出現,一襲斑斕彩裙,熠熠生輝,將她美好的身軀襯托的越發的完美,曲線起伏,完全是黃金比例,同時盡顯雍容華貴之姿,女神范十足。

  “嗖!”

  小道士瞬間掙脫老嫗的手掌,沖向秦珞音,喊著:“娘!”

  這一刻,大夢凈土的幾個老怪物心臟差點停止跳動,受到嚴重驚嚇,臉色煞白,沒有了一點血色,這還怎么解釋?

  同一時間,又有一些老怪物趕來,得到密報,沖進后山新房這里,正好看到這一幕,一個個臉都綠了。

  楚風臉上帶著淡笑,道:“各位長老,我需要一個解釋,你們能說說怎么回事嗎?”

  他沒有發火,也沒有發怒,可是卻讓一群老怪物越發的心驚肉,感覺大禍臨頭,這個大魔頭被人綠了,肯定要發狂,這里有可能會死很多人,他們心悸,頭皮發麻,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然而,楚風最終卻是一嘆,道:“我早就有所感,你們有事瞞著我,可這么做太不厚道。不過,事情已成定局,傳出去對誰都不好,這樣吧,我這個人很直接,那大夢呼吸法拿來,再取一株神藥,這樣的話一切安好,從此以后,他就是我兒子!”

  說話間,楚風一招手,嗖的一聲,再次將小道士擒到手中。

  小道士瞪大眼睛,心中暗呼,這親爹果然不要臉,不愧是人販子,大魔頭,臉厚心黑,這種關頭都不忘記勒索,也沒誰了。

  大夢凈土一群老怪物愕然,深感吃驚,這太意外了,楚風大魔頭居然沒有翻臉,反而跟他們談條件?

  不過,很快他們的臉色又無比難看,這條件太苛刻,大夢呼吸法是他們的立教根本,是鎮教絕學,怎能外傳?

  此外,神藥那就更稀珍了,是留著為映照諸天級古祖續命用的,價值連城,怎能輕易送人?!

  不過在他們看來,楚風沒有當場翻臉大開殺戒就算是很好的局面,萬一他惱羞成怒,凈土中會血流成河。

  因為,他們不僅見識到他的武道修為,還看到他的絕世場域手段,絕對無人可擋。

  楚風又道:“算了,我退一步吧,只選其一。要么你們傳我大夢呼吸法,我保證不會泄露給其他人,要么送我神藥,我只吃花葉,將根須留給你們,可繼續生長。”

  “這……”一群老怪物遲疑,感覺不是不可以商量。

  “要不讓他發毒誓后,再傳他大夢呼吸法上篇。”

  “不妥,還不如送他神藥!”

  “你們怎能如此,不能妥協啊,這兩樣東西都不能給予外人,這是我凈土的命脈所在!”

  一群老怪物意見不統一,直接暗中爭吵起來。

  秦珞親看不下去了,使勁翻白眼,看向楚風,總覺得他太不要臉了,居然這樣趁機勒索。

  “不給你呼吸法與神藥,你就不認這個兒子嗎?”她給了楚風一個大大的白眼。

  “呃,我覺得,他們不給神藥與呼吸法的話,可以考慮不相認。”這不是楚風的聲音,而是小道士在咕噥。

  “逆子,跟你父親一樣臉皮厚!”秦珞音氣壞了,絕美而瑩白的面孔上浮現幾縷黑線,直接將小道士又給擒了回去,輪動雪白晶瑩的玉掌,對著他的小屁股就是一頓狠拍,響聲清脆。

  “珞音,有話好說。”一些老怪物焦慮,還不明白怎么回事呢。

  “爹,救命!”小道士呼喊。

  然后,一群老怪物看到楚風也過去了,沒有救小道士,反而跟著秦珞音一起揍小道士,打的他嗷嗷鬼叫。

  “無量天尊個彌陀佛,什么情況?!”

  不過,他們都很精明,很快就琢磨出味道,又在瞬間猜測出怎么回事。

  一群老怪物都怒了,點指著楚風說不出話來,這……簡直太坑了!

  他們擔驚受怕,還自以為讓楚大魔頭吃了大虧,留下一生不可說出去的污點,結果真相揭露后,他們都石化,差點出現心臟病。

  “你這惡霸,居然是你……圣女未婚先育,哎呦,老朽的心臟好疼,太特么的憋氣了,被蒙在鼓中這么久!”

  “氣死我了,真是豈有此理,楚風大魔頭你欺人太甚,你跟圣女……噗,我想吐血!”

  ……

  一群老怪物暴躁,氣到渾身哆嗦,實在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楚風反擊,道:“難道你們還想另有其人,這不是最好的結果嗎?你們這群老貨,居然想蒙蔽我,一個個太缺少道德!”

  一群老怪物臉紅脖子粗,臉色陣青陣白,說到底,他們也不占理。

  有老嫗看向秦珞音,眼神怪怪的,事情的真相居然是這樣,難怪圣女從最初時就一直這么淡定。

  “走,走,走,你們都走,別耽誤我洞房!”楚風趕人,順帶著將被胖揍一頓的小道士也給扔出院子。

  最終,這里安靜了,只剩下楚風與秦珞音,兩人進入燈火通明的宮殿中。

  “我們也歇息吧,準備一二一!”楚風道。

  “你臉皮怎么那樣厚,亂說什么呢!”秦珞音羞惱。

  “那就一二三四……”楚風道。

  接著,有秦珞音磨牙與出手的聲音,真的很想教訓他一頓!

  燈火熄滅,一片云朵飄過,將月亮也擋住了。

  “上一次,我那么被動,這次你不會又要欺負我吧?”這是楚風的最后的話語。

  “砰砰砰!”秦珞音出手,但很快又安靜,因為她不是對手。

  同時,這片地帶騰起大片的場域符號,遮蔽整座宮殿,夜色漸深,這里徹底與外界隔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