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真相一角

第八百四十四章 可怕真相一角

  一口漩渦漆黑如墨,不知道怎樣形成,它的背后仿佛是一頭混沌未開辟前的巨獸,張著巨口,有些瘆人。

  楚風上來了,魂光即將回歸,不是被人打爆回去,而是自主離開。

  最近這段時間,他都已經快控制不住自身,不斷被一股莫名的空間之力牽引,總想將他排擠出墮落之地。

  現在,離開的時間到了。

  他帶著小朱雀,沖進漆黑的漩渦中。

  “啾啾!”毛茸茸的小家伙傷心的哀鳴,大眼清澈含淚,看著下方的母親還有幾個姐弟,不斷落淚,悲咽著,在這里哭泣。

  它算是背井離鄉,進入一片陌生的世界,如果沒有意外,可能跟母親永遠不能再見了。

  而正是它的母親,親手送它離開,只是為了給它一條生路,讓它活的更好,而不是在這個沒有希望的世界呆下去,最后被灰色物質侵蝕。

  “別傷心,等以后你跟我足夠強大了,可以再來這個世界,看望你的母親。”楚風勸道。

  其實,他也知道,小朱雀不可能再見它的母親了,自此一別應該就是永別,陰間宇宙一天的時間,這里可能就是百年!

  整片墮落之地被陽間的大能煉為時間至寶,時間流速太詭異與恐怖。

  哪怕真有一天,小朱雀再回來,這個世界恐怕也是滄海桑田,那曾經存在的都消亡,那號稱最強的神祇也早已化作塵埃,一切都將腐朽。

  那時,甚至連老朱雀的墳都可能傾塌、倒下,歸于平凡與普通的土地,不復存在。

  真要回歸,那應該只剩下傷感,以及最后的嚎啕大哭,什么都不會找到。

  “孩子,你要堅強的活下去!”老朱雀的聲音傳來。

  “啾啾,我……很傷心,會永遠想念你!”小朱雀發出虛弱的聲音,然后,它就跟著楚風消失了,進入漩渦最深處。

  “好孩子,去吧!”黃毛狐貍也開口,在下方嘆道,揮了揮爪子。

  魂鐘發光,護住小朱雀,它躲在當中,而楚風也在鐘體下,他還真怕自身記憶不復存在,遺忘所有。

  黑色的漩渦幽邃,緩緩轉動,讓人天旋地轉,在這里發懵,有一股莫名的能量涌來,要侵蝕人的魂光!

  “真的來了!”楚風發毛,他不能接受記憶被斬,忘記這里的經歷,他想完整的回去。

  然后,一股莫名的霧靄飄散過來,看著柔和,但是到最后觸碰到魂鐘時卻爆發出萬鈞之力,重重的轟在鐘壁上。

  當!

  響聲震天,讓魂鐘劇烈顫動,鐘壁發光嗡嗡作響,一時間鐘壁上居然浮現圖案,都是復雜的云紋。

  這讓楚風驚異,他深知,這是一枚種子,并不是真正的金屬器物,居然浮現紋絡?

  可以想象,此時魂鐘遭遇了多么可怕的能量轟擊,原本是要侵蝕楚風魂光的,結果現在被鐘壁擋住,那些霧靄變得剛猛霸道起來,對他進行猛攻!

  轟!

  鐘體發光,云紋密布,仔細看應該都是天然的,一枚種子而已,不可能是雕刻上去的,都是自然形成的玄奧紋絡。

  “有些門道,像是秩序?!”楚風訝異,只是種子啊,居然有規則秩序紋絡隱藏。

  當!

  魂鐘再震,讓楚風與小朱雀在鐘體內都感覺要炸開了,被莫名的能量攻擊。

  “你這不是弄死我不罷休啊,這是什么鬼門道,難道有生物控制?!”楚風心驚。

  在鐘體外,纏繞著一層潔白的仙霧,看起來神圣祥和,但卻是可怕的,能磨滅一切,可斬人記憶,滅人魂光。

  “你憑什么剝奪我記憶,到底是什么東西?!”楚風哪怕是精神魂光狀態,也感覺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感覺這雪白的霧氣的背后仿佛有一雙眼睛。

  “啾啾!”毛茸茸的小朱雀輕鳴,渾身火紅,它怯怯的,躲在楚風的后面,離開母親,離開原本的世界后,它充滿不安,內心虛弱。

  雪白霧氣從魂鐘底部沖來,想要接近楚風,不磨滅他的記憶誓不罷休。

  “哧哧!”

  黃毛狐貍所留下的咒語、能量現在起作用了,發出黃霞,彌漫開來,阻擋這種妖異而神秘的霧氣。

  然而,以黃毛狐貍那般強大,它留下的后手居然也不能抵擋,霧靄向上蔓延過來。

  這有些可怕,非常瘆人,要知道,黃毛狐貍自號天尊,哪怕被廢,可它既然敢施展這種妙術,自有把握,可還是擋不住霧絲。

  當!

  最后,楚風猛力捶打魂鐘,震出一縷又一縷鐘波,阻擋白霧,居然將它成功抵住,然后排擠出去。

  轟!

  魂鐘劇震,那白霧不甘心,依舊在沖擊,化作萬鈞之力,轟砸過來。

  不過,整座魂鐘都封閉,蕩漾漣漪,對抗白霧,使之不能被侵蝕。

  漩渦如同一口海眼,倒吸這個世界,楚風他們深入進去了,周圍一片漆黑,什么都不看到。

  “當!”

  一聲劇震,一團白霧再次猛烈沖擊過來,當中像是有一只青色的眼睛,凝視魂鐘內部,不放過他們,非要斬記憶。

  楚風看清,白霧中真的有東西,血淋淋的眼球,無比的瘆人,很呆滯,不像是神智,但卻在嚴格執行某種命令。

  楚風頓時有種要窒息的感覺,他覺得魂光都一陣陰冷,毛骨悚然,居然能發現這種真相。

  一時間,他從頭涼到腳,因為無意間而已,他發現這所謂的通道都可能是某位大能布置的,留下的后手。

  據他所致,這條道路最起碼存在數十上百萬年以上了。

  某些存在,他的布局動輒就是數百萬年,這是多么久遠的事,他想干什么?

  他一下子想到黃毛狐貍的師傅,曾想煉化墮落之地,將整片世界化為時間至寶,這是他的手筆嗎?

  楚風感覺不像,依照荒漠狐貍所言,應該沒有那么久遠呢。

  還有其他大能在這里留下后門,甚至,是更久遠年代不可考證的事?所圖什么?

  然后,楚風想到詭異物質——灰色霧靄,讓整片世界都病了,走向毀滅,是否會跟這里的后門有關。

  “可是,按照黃毛狐貍所說,即便是陽間的大能想要跨越混沌界壁,來到陰間宇宙都十分艱難,不到身死關頭,他們不會消耗自身珍貴的血精,自保壽元還來不及呢,這里是怎么回事?”

  “轟隆!”

  鐘壁劇震,那白霧中的青色眼球在滴血,非常呆滯,直接沖擊魂鐘,要破開能量漣漪,從底部鉆進來了。

  “不好!”楚風大叫。

  而拳頭大的小朱雀更是瑟瑟發抖,躲在楚風的肩頭上,輕語低鳴,金色的大眼中寫滿不安,非常害怕。

  “別怕,我保護你!”楚風低語,既然答應老朱雀保護好它的孩子,而且還拿了人家的神藥,說什么也不能讓這個小家伙受到傷害。

  楚風將它藏在背后,自己擋在前面,阻住那只青色眼睛。

  那眼眸原本非常巨大,比山體還要恐怖,宛若一顆星球,但隨著接近鐘體在急驟縮小,撕開漣漪,滴著血,徹底進入鐘體內。

  最后,它化成臉盤那么大,流淌的血鮮紅中也夾雜著黑血!

  “無量天尊,彌陀佛,擋不住了!”楚風毛了,他最多應該是被洗掉記憶,可是小朱雀的肉身怎么辦?!

  他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小朱雀遭劫!

  嗡!

  呆滯的眼球顫動,發出虛弱的光,向著楚風斬去,果然一剎那間,他的有些記憶要被剝奪,要被磨滅。

  楚風怎么甘心,奮力對抗,他將一些負面的情緒,這百年來的一些無用的記憶,拼命傾瀉而出,抵擋眼球。

  這很有用,擋住它的去路!

  同時,鐘壁發光,魂鐘激蕩,漣漪陣陣,也消弱眼球的光芒,對楚風造成的威脅沒有那么強烈。

  “不行,這樣下去,不見得能順利回歸大夢凈土,小朱雀可能就會遭遇危險!”

  楚風心中一沉,他發現自己賭不起,大不了他被磨滅記憶,而小朱雀則可能會付出生命與血的代價。

  他果斷帶駕馭魂鐘,拼命掙扎,逆著來路,向著墮落之地沖去,這無比地艱難,因為整片世界都在排擠他,而如同海眼般的漩渦也在旋轉,將他吸住。

  楚風耗盡能量,真的拼命了,他怕小朱雀慘死,那樣的話太對不起人,想要殺回去。

  最后,鐘聲悠悠,魂陣劇顫,連鐘體都暗淡了,不再釋放烏光,楚風自己則也魂光暗淡,昏昏沉沉,漩渦中沖出,從高空中跌落下來。

  “啊,怎么會?!”黃毛狐貍吃驚。

  “孩子!”老朱雀更是心顫,沖上高天,不僅接住小朱雀,也保護住楚風,將他們帶了回來。

  小朱雀很好,安然無恙,被楚風保護的沒有負一點傷,倒是他自己非常虛弱,差點耗盡魂光,逆著來路回歸太艱難,他險些活活累死。

  不過,有老朱雀與荒黃毛狐貍在這里,他只要還有一縷生命波動,顯然就不會出大問題。

  即便如此,楚風也足足修養三天三夜,這還是吞了一滴神藥液的緣故,可想而知,他的傷多重,魂光將崩,差點干枯而死!

  “前輩,對不住,有負重托!”楚風介紹情況,說他到最后不敢冒險直接帶走小朱雀。

  “謝謝你,這么在意它,保護它回來。”老朱雀很感激,楚風這樣拼死回來,這說明非常負責。

  楚風道:“我帶走幾根朱雀羽毛,還有幾滴朱雀血液,去試驗,看一看回歸我的世界后,這些能否保留下來,如果沒有問題,我再回來,反正還有不滅山那條路可以走!”

  他真不想小朱雀發生意外,所有才這樣謹慎與小心。

  “好,謝謝你,孩子!”老朱雀點頭,表示同意,它也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意外受傷。

  最后,楚風獨自上路,這一次有些異常,非同一般。

  等他進入黑色漩渦深處后,那只青色眼睛,從星辰那么大迅速縮小到臉盆到,直接殺過來,沖進魂鐘,要磨滅他的記憶。

  而且,楚風看的清楚,整顆滴血的眼球上,還連接著許多絲線,那是秩序之力。

  “這難道是規則形成的?”

  若是別人,早已眼前發黑,但是,楚風用魂鐘硬抗住了,在此過程中,他也在釋放自己的記憶,留給眼球去磨滅。

  比如,這百年來的無用經歷,一些瑣事等,還有各種負面情緒,都被他丟出去,讓那青光磨滅。

  一時間,楚風發現,這樣對他很有利,整個人都輕靈了,魂光漸漸清澈如水晶,不再斑駁,不再雜亂。

  雖然以前不在意,但是,他的確感覺到自身有一絲暮氣,畢竟在這個世界生活了百年,說心態一點都不蒼老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眼下,他借助這個機會等于在清洗,在淬煉,將無用的記憶都主動斬掉,魂光變得純凈無暇。

  “難怪古代對強大的修士形容時,會說如同赤子之心,果然有其道理,我想他們也在主動斬盡暮氣,洗盡沒用的記憶,隨時斬掉負擔,保留心中一份純凈。”

  楚風恍然,一時間悟透進化的一些本質。

  有魂鐘幫助,他成功抵擋住的青色眼球的光束,無論是成為場域大宗師的體驗,還是跟那些人恩怨情感,都不曾消融,保留下來。

  “咦,那是什么?!”記憶得以保留,有選擇的丟棄一些,楚風精神振奮,睜開火眼金睛,他忽然看到某種可怕的真相。

  漩渦轉動,它其實是有裂痕的,或許可以說,這所謂的黑色漩渦是由很多黑色裂縫組成的,只有中間的一條通道。

  那漩渦裂縫的后面,有一個可怕的世界,是一片宏大的宇宙,灰蒙蒙,帶著霧靄,死氣沉沉,陰冷讓人發瘆。

  那是詭異物質灰霧嗎?那是源頭嗎?

  楚風震驚!

  然后,他的火眼金睛發揮到極盡,透過黑色的裂縫,看到漩渦中的世界,那像是一片死宇宙,太寂靜了。

  “不,有生物,有東西!”

  楚風看到,有巨人,眸子比星球要大,緩緩的邁步,手中提著石斧,在前方開辟道路,轟擊混沌!

  而且,不止一位巨人,是一群,是一片,確切的說,他們可能是神魔!

  他們的體形太龐大了,最小的神魔其手指肚都比星球大,若非用火眼金睛,用秩序之力,楚風都不可能看清他們的全身。

  他們的身上帶著枷鎖,是囚徒,或持巨斧,或持鐵劍,在開辟混沌,在挖掘什么東西。

  在這片死氣沉沉的宇宙中,沿途倒下很多那樣巨大的神魔尸體,都死了,一動不動。

  那些還在移動的,眼眸也是呆滯的,滿身是血,分明失去神智,在機械的動作著。

  灰霧翻騰,詭異物質濃烈,他們在向混沌中開辟,沿途倒下一具又一具尸體。

  楚風心頭顫動,無比震撼,他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有一種感覺,看到了某種最為可怕的宇宙真相,這在將來似乎非常重要,涉及到了禁忌,可惜,他現在不明白情況,不理解。

  他真想回去,向黃毛狐貍請教,或許這個這個自號天尊的狐貍都要被嚇到。

  然而,他眼下沒有機會,也沒有力量再一次逆轉回去。

  在裂縫中的世界,噗的一聲,天空中一輪金日炸開,竟然是一頭金烏,血液四濺,在灰霧中墜落下來。

  “快點,繼續挖!”突然,那森冷的宇宙,灰霧翻騰的世界中,有人呵斥所有與天齊高的神魔。

  楚風瞳孔收縮,他看到一個同樣高大的身影,穿著古老而破爛的甲胄,背著一口制式長刀,刀鞘都爛掉了。

  這是……

  楚風心頭發顫,這道身影有些眼熟,他背著的居然是制式武器——輪回刀,甚至他身上的甲胄都跟楚風在輪回路上見到的那些身體干枯、眼神呆滯、思維停頓的守護輪回路的人相似!

  不過這里的人明顯還有意識,居然與天齊高,如同神魔般。

  通過側面能看到,那人眼窩深陷,血肉干癟,整個人缺少靈性,眼神也已經略顯呆滯。

  “這是什么情況?!”楚風在心中吶喊,這里,也跟輪回背后的人有關嗎?

  同時,他曾聽少女曦提及過,輪回刀很可怕,跟陽間有關。

  “那些大能想做什么,所謂的陽間大能,到底有多強?!”楚風心頭悸動。

  嗖!

  最終,他從這里消失,踏上歸程,向著大夢凈土沖去。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