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

第八百三十六章 整個世界都病了

  百年時間,這個世界的普通人都已經很徹底的更換一批,甚至一些較弱的進化者都生老病死而去。

  在這片墮落之地,尋常的進化者生命短暫,隨著修為增長,壽元才會有些增加,然而就是成神也不過六七百歲就走到一生的盡頭。

  “百年歲月啊。”

  楚風輕嘆,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滄桑感,一個年代逝去,百年來的凡人更新換代,曾經的許多生命印記再也不復存在。

  “生靈太微渺。”

  抬頭仰望蒼宇,這日月長存,天穹依舊。眺望遠方,這大地厚重,承載億萬生命,任時光荏苒,歲月磨滅,它始終就在這里。

  甚至,地上的一塊石頭,都可長久下去,遠勝各種生命。

  生命是奇跡,可它也是脆弱的,放眼整片天地間,稍微不留意,它就不在了。

  “一百年了,應該只剩下我與妖妖了吧?”

  楚風早已了解到,沒有經歷過神獸血洗禮的靈魂,無法在這片陽氣充沛的世界久留,會被侵蝕,會被陽氣焚燒,哪怕不斷修行鍛煉,最多二三十年也就差不多了,再多也就四五十年。

  現在想來,元世成、不死蠶公子、元媛等人,自從在這個世界分開后就再也沒有見到,應該早已回去了。

  就是映謫仙、大黑牛、秦珞音他們都回去數十年了。

  雖然知道,在原本的宇宙可以再見到他們,可是,楚風現在卻有種滄海桑田之感,在這個世界,體會到了生離死別。

  “值得警醒,回歸原本的宇宙,要懂得珍惜。”

  楚風魂光強盛,他幾乎觸摸到亞圣領域,在他的身體外圍有一根又一根晶瑩的絲線,那是規則,那是秩序,殘缺不全,跟他相連。

  這是亞圣之道!

  但是,楚風卻不敢真正捕捉,不敢將它們融進身體中,他怕萬一自己頓悟,成為亞圣,回歸大夢凈土時,將自己的肉身灼燒成一團灰燼。

  換作其他人都是拼命修行,感悟天地至理,捕捉秩序的紋路,以期成圣,而他卻在克制,怕自身真個突破。

  生命魂光絢爛,連著許多晶瑩剔透的秩序線條,這不是楚風最大的收獲。

  他現在最強之處是場域造詣的穩步提升,百年歲月,他大多數時間都在這一領域參悟,琢磨各種復雜的地勢,布置場域。

  楚風進一步變強,從宗師中期提升到后期,最近更是作出最為關鍵性的突破,成為大宗師!

  場域的境界并不多,從大師到宗師,然后就是大宗師,再后就是圣師!

  一旦到了圣師層次,那就恐怖了,可以有效而直接的干掉圣人!

  現在,楚風是大宗師,已經不怵亞圣,最起碼用場域手段,一番布置后可以屠掉這個層次的生靈。

  當然,他得準備充分才行,畢竟才是大宗師初期。

  楚風站在山嶺中,又是一個秋季,漫山遍野都是黃葉,秋風蕭瑟,每一次掃過,都是漫天葉子凋落。

  楚風魂光很強,但是卻站立不穩,隱約間,一種莫名的空間力量在牽引他,要接引他拔地而起,離開這個世界。

  他知道,那是漩渦的能量!

  這個世界在排斥他,而漩渦那里在呼喚他,時間太長,這個世界在排擠,要將他送回原來的宇宙中。

  “就這樣離開,有點不甘心。”楚風想到,曾說過,要為妖妖采摘神藥,可是現在還沒有付諸行動呢。

  他看了一眼,妖妖還在閉關,沒有出現,那里魂光磅礴,透過場域都能逸散出絲絲縷縷,都跟秩序神鏈糾纏在一起,形成恐怖的威壓。

  妖妖又變強了!

  “神藥!”楚風攤開陳舊的獸皮地圖,他想為妖妖采摘來一株神藥,助她修行。

  他已經是大宗師,這個世界的場域很難擋住他的腳步,但是,一旦采摘神藥,那就很可能會驚動神祇,那樣的話,會無比的危險,想走都難!

  當初,圣藥并不放在神祇的眼中,采摘走也無所謂,可是神藥就不同了,連神明都會關注。

  楚風看了一眼這片山嶺,為妖妖留字,然后他獨自離開這里,橫渡大地,駕馭地氣而行,一個瞬移是數千里。

  他先來到兇獸高原,愕然了解到數十年來發生一件大事。

  月亮女神步入晚年,被人干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新神,自號暗月女神,月亮女神一系都被清洗!

  這就是墮落之地,無比殘酷,哪怕是神一旦步入晚年,下場也很可悲,會被覬覦者直接擊殺之。

  事實上,他們自己也是這樣上位的,任何神座都染著血,背后尸骨萬千。

  月亮女神當初風姿出眾,看似圣潔,可當年也是吞噬一位老神上位的。

  其實,不僅是神,就是普通的進化者也都在廝殺,利用異術,干掉對手后淬煉神性粒子,這樣晉階。

  總的來說,這個世界很殘酷,強者的崛起之路伴著血腥。

  “巫神也已到晚年,只有武神還算強壯,兇獸高原的權杖更迭,果然是血雨腥風。”

  楚風在這里徘徊,了解足夠多后,他覺得巫神晚年已至,他的神藥園子是理想的目的地。

  不過,他沒有立刻動手,又趕向深淵,想看一看那些神獸的情況。

  路徑秦珞音、小道士、映謫仙等人曾經居住過的荒原,楚風稍微駐足,很快,他愕然,在此看到一頭熟悉的生物。

  那頭瘸腿狐貍渾身的黃毛快落光了,后半部軀體石化,但還活著,在一片山崖前曬太陽。

  這是一頭自稱陽間天尊的狐貍。

  它的雙目略顯渾濁,已經風燭殘年,狀況不是多么好。

  “天尊前輩。”

  楚風駐足,跟它打招呼。

  “你是……”瘸腿并石化的狐貍略微一怔,而后很快醒悟,道:“原來是你,還沒有離開啊,這個世界真的不是那么美好,在這里多生活一天,將來就多一份危險,哪里有你自己的宇宙好。”

  楚風訝然,這頭石化的狐貍知道的事情很多,難道真的是陽間的天尊?

  “那前輩為何又不離開呢?”楚風問道。

  黃毛狐貍慘笑,后半部石化的軀體略微挪動,道:“我是一個棄子,有人將我丟在這里,能去哪里,離開這里說不定就是死。”

  楚風道:“前輩,既然敢自號天尊,又有誰敢將你丟進這里,回去就是。”

  對于這頭神秘的狐貍,他很有多好奇,顯然這頭石狐貍有著不一般的身份,有著一段非凡的往事。

  “回去?”瘸腿石化的狐貍略微出神,然后滿臉的落寞,很人性化,可以真實細微的顯示喜怒哀樂,它帶著悵然還有心痛,道:“回不去了。”

  接著,它一陣出神,道:“陽間很大,廣袤無垠,強者輩出,天尊都不敢說一定無敵。那里才是真正的奇才爭霸地,其他宇宙,比如這里,比如陰間,多少個時代培養出的來最強英才到了陽間,多半也只能在一隅之地發光,真正登上大舞臺,跟一些老家伙培養的傳人比,或者跟一些輝煌萬古的道統的弟子爭鋒,還是差的遠。陽間,太璀璨,只有更強,沒有最強,有些大能蟄伏不知道多少世了,有些門派都衰敗了又重建,山門內道統換了一個又一個,可是,偶爾間,從那山門下最古老的土層中,會有初代門派沉睡的鼻祖活著出來,讓人生畏。還有的禁地,亙古長存,連陽間大能都不敢去攻打,有著無盡的神秘傳說,讓人向往,連我都想知道到底蟄伏什么東西或者什么人。”

  楚風不說話,靜靜的聽著。

  石化的狐貍絮絮叨叨,說了很多事,有些太過驚世駭俗,讓楚風都震驚。

  比如,他說一個傳承八百萬年的門派,不缺少神祇,更是幾位神王坐鎮,甚至有接近天尊的人物。可是,因為想去某一不祥之地挖掘遺寶,結果一夜間,整個道統全滅,該族的神祇都慘死,只有一個神王瘋了,活了下來,見人就喊,那遺跡中有他們死去的鼻祖,有大詭異。

  神王啊,怎么可能會懼怕一般的東西與生靈,居然被嚇個半死,最后瘋掉,想一想這些事就可怖。

  “我那師傅好狠的心,最是無情的陽間大能心……”說到后來,瘸腿石化的狐貍竟潸然落淚。

  它很壓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多少年了,比許多神祇都活的久遠,因為他的身上有些東西可以讓他暫時茍延殘喘。

  然后,說到傷心處,他的情緒就失控了,憋郁很久,跟楚風講述了一些事。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吧,若是有機會,就去陽間,或許還能化解你的病根。”瘸腿狐貍勸說道。

  楚風愕然,道:“我有什么病根?”

  “這是一片墮落之地,整個世界都病了,又遑論是你,沒有一個人不病,你那看神祇才能活多久?六七百歲就到生命盡頭,怎么可能!”

  “我病了。”楚風自語。

  “你在這個世界百年時間,病的不算輕了,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去闖到某一處禁地中碰機緣,如果能夠帶出來一張神秘符紙,然后你去轉世投胎,這是最穩妥的辦法,但是,也最不現實,你做不到。就是大能闖禁區都會被殺擊殺,那樣的地方沒幾人可以成功,除非多位陽間大能聯手去求取。”

  瘸腿狐貍向他提建議。

  楚風默然,這個世界如此可怕嗎?呆了百年時光,將來會出大問題?

  “這樣的路你走不通,那就爭取去陽間吧,那里有特殊的山川地勢,有些地方說不定就有稀罕的果實,或者特殊的天尊能幫你化解。”

  “有這么可怕嗎?”楚風不自禁問道,墮落之地,也未免太驚人,在這里不過是生活百年,居然會有這樣的問題。

  “比你想象的還可怕,你知道嗎,這個世界被我那位大能師尊早就預定了,想煉化成時間至寶,可是,最終他又駭然放棄。”

  “什么?!”楚風大吃一驚。

  他已經聽少女曦說過,當初,這里被陽間的人稱作墮落之地,當年諸神曾進攻陽間,撕開一角之地。

  但是,那么的多神祇,甚至神王,結果都被陽間一尊大能帶領弟子給殺個干凈,一個都沒有剩下。

  最后,那尊陽間大能想煉這片世界為時間至寶,這也有可能是此地時間流速如此可怕的原因。

  不曾想,今日楚風有幸了解到,真的有那樣一位陽間大能,他的弟子就在這里。

  “煉化一個世界為時間至寶,這到底是多么驚人的本領?”楚風震驚,看著這個瘸腿的黃毛狐貍。

  他有很多話想問,有許多事想要請教,這太驚人了。

  楚風覺得,遇上一個了不得的生物,這個石化的狐貍太恐怖,是那個人的弟子,應該親身經歷過這些。

  同時,此人應該也真正洞徹,這個世界到底怎么病了。

  “前輩,你是他的弟子?”

  “是的,當年還曾跟我師尊一起出手,殺過這個世界的神祇、神王,可惜啊,也很可悲,到頭來我自己淪落到這個世界,與這里共朽。”

  當說及這些,石化的狐貍幾乎要落淚,想到了一些傷心事。

  “師尊,你好狠的心!”石化的狐貍喃喃

  楚風心中震撼,但同時來了精神,他想詢問經過,了解各種隱秘。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