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血光之災

第八百二十五章 血光之災

  放心才怪?楚風盯著他,總覺得這就是個坑爹貨。

  “我跟你說,有些話你得想清楚,現在是真的不能說了,你能明白?”楚風警告他。

  “無量天尊,小道我縱橫天下第一禁地時,爹你還沒出生呢,什么樣的女人我沒見過,不朽皇朝的公主、神王的女兒,都曾結交,就更不要說這個……”

  小道士吹牛,但最后愣是沒敢說出妖妖兩個字,主要是上次被收拾慘了,現在還害怕呢。

  “行,一會兒我將這些告訴妖妖姐,看你怎么解釋!”銀發小蘿莉開口,笑嘻嘻。

  “別,小姨,親姨,你別害我!”小道士臉都綠了,終于放低姿態。

  嗖!

  天地盡頭,一道斑斕彩光飛來,太快了,像是驚天長虹橫貫荒原上,眨眼間就到了這片地帶。

  妖妖來了,帶著不滅山的人,比如老宗師吳起峰、周全、老喇嘛以及昆侖大妖等,降落在地。

  此外還有少女曦,她最為活潑,現在經過此界陽氣滋養后精神多了,身材修長窈窕,略顯慵懶,笑嘻嘻,水靈靈的大眼撲閃著。

  “哎呦,這是……楚大魔頭,你復活了?!”少女曦最先喊叫,驚愕的睜大美眸。

  “兄弟!”周全等人更是跑了過來,跟楚風相見,很激動。

  “兄弟活著就好,你的膽子太大了,下次千萬不要亂闖輪回磨盤。”

  ……

  一群人無比熱情與熱烈。

  楚風跟少女曦等人相見后,抬頭望向妖妖,多日不見,她越發的絕代傾城,除卻依舊美麗驚艷外,當年那股大變宇宙同代無對手的自信風采完全綻放出來。

  在這個世界一年多,妖妖沒少戰斗,每次都是越級大戰!

  此時,她雖然亭亭玉立,婀娜挺秀,宛若仙子臨塵,但是也有一種飛揚的氣質,惟我獨尊,美眸斜瞟,簡直就是一副女王范。

  “妖妖……姐!”楚風打招呼,想叫妖妖的,可是怕挨揍,想了想還是加個姐字吧。

  “這還是臉皮厚到的離譜的楚大魔頭嗎,怎么這樣拘謹?”少女曦笑嘻嘻,在那里擠對他。

  “妖妖姐風華絕代,一看就是女皇范,我不由自主的就鄭重起來了,換成是你,嗯,也就這樣。”楚風走過去,快如閃電般出手,揉了揉她一頭光滑柔順的秀發,那是魂光所化。

  “楚蘿莉,你敢對我動手動腳,找滅吧!”少女曦頓時跳了起來。

  后方,眾人都無語,尤其是秦珞音、映謫仙嘴角抽搐,覺得楚風也太悲催了,當著他兒子的面就被人喊成楚蘿莉。

  銀發小蘿莉映曉曉笑的開心,道:“哇咔咔,曦姐,你總結的太到位了,返老還童后的楚大魔頭真的能跟我比嫩。”

  小道士眼珠子轉動,他是看出來了,他爹對妖妖不敢放肆,但對其他人都不怕。

  “曦小娘,你父親說了,一直很想念你和妖妖公主。”小道士開口。

  楚風頓時神經繃緊,這個坑爹的逆子果然閑不住,他有點后悔,應該先將他給封印起來,讓他閉嘴。

  少女曦叫道:“呸,小家伙,我看你是想坑你爹吧,真當我看不出來,敢叫我曦小娘,哇咔咔,你的小臉肉呼呼太玩好了,妖妖姐你捏捏看。”

  她將妖妖給扯進來,令小道士硬是沒敢躲避,任少女曦捏著他的小臉,接著被揉成豬頭狀,他相當的不滿,但是只能忍著。

  周圍的人都想笑,已經意識到,這小道士果然沒憋好主意,想坑他爹,可是在妖妖的強大氣場面前,居然不敢多語。

  “這一年來你還好吧?”妖妖看著楚風,帶著微笑,她很從容,也很鎮靜,更有一種源自天性的自信氣度。

  “挺好的,就是有些想念你們。”楚風答道。

  小道士大眼珠子嘰里咕嚕的轉動,他看的稀奇,他爹這個大魔頭居然這么本分,不敢在妖妖公主面前“現原形”。

  他越發確定,只有妖妖能降服他爹,可以狠狠地揉搓,他當時就興奮起來。

  “嗯,小道士你有什么話想說?”妖妖瞟了他一眼。

  “這個……”小道士組織語言。

  楚風則不言不語,再見妖妖,連娃都有了,他能不規規矩矩嗎?

  “真言術!”妖妖輕語道,一道魂光飛出,落在小道士的身上,頓時讓他大驚失色,趕緊去捂自己的嘴巴。

  他前世根腳驚人,自然懂得許多秘法,這真言術很罕見,屬于稀有神術,但是他也會,曾經研究過。

  這種神術練成后,打在進化者身上,肯定會讓他口吐真言,不由自主向外吐露秘密。

  然后,小道士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心里想說什么就直接開口,道:“大娘,狠狠地揉搓我爹吧,將他按在地上,虐他千百遍!”

  “我%@!”楚風臉色不善,這坑爹的兒子果然毫無懸念,一直在憋壞水呢,實在欠毆打!

  “天尊,救命,這個大娘也太厲害了,要掏小道我心中最深處的秘密,我怎么什么都說啊,回頭還不被我爹打死,這怎么行,鎮言術給我壓制!”

  小道士想催動一種神術——鎮言,抵抗與鎮壓真言術。

  妖妖娥眉直接微跳,這小子又叫她大娘?

  “天啊,大娘,你別動怒,啊,好疼,大娘只是一種尊敬的稱呼,難道真要按照我爹教的那樣喊,你才不會動怒,可是,我確定他是在坑我啊,打死我也不會那么叫。哎呦,忍不住了,心底有一種魔音,非要讓我那樣喊出去……親娘,母上大人!”

  這一刻所有人都石化,一齊轉頭看向楚風,對他真是佩服五體投地,敢這么教兒子,調戲妖妖,不知死活吧?!

  楚風面皮抽搐,他覺得,這坑爹兒子是故意這樣喊出來的。

  關鍵時刻,妖妖意識到不對,第一時間祭出一道光幕,包裹住小道士,讓他的聲音與外面隔絕,同時妖妖再看向小道士與楚風時,笑容越發燦爛,但是卻讓小道士想哭。

  旁邊,楚風頭大如斗,這見鬼的真言術一出來,他得有多凄慘?

  他看向小道士,發現自從有了這個兒子后,他就總是在倒霉,這難道真是投胎來算賬的?

  “你們聊,我去巡山,看看附近是否有敵情!”楚風跑了,第一時間逃之夭夭,很沒義氣的扔下自己的兒子。

  “哇咔咔,楚風大魔頭你膽子不小,竟敢調戲妖妖姐?”少女曦在后面喊道,唯恐天下不亂。

  楚風頭大如斗,這丫頭明顯在拱火,然后更是火燒澆油,他敢停下來,非被打死不可!

  “爹,你別跑啊,都是你教給我的!”小道士在后面喊道,當然被光幕所阻,只能由妖妖聽到。

  嗖的一聲,然后人們就看到妖妖帶著小道士沖天而起,后發先至,攔住楚風,并直接將他也掠走,帶向丘陵地帶深處。

  “嗷,無量天尊!”

  “啊……小道都招了,全都是我爹威脅我這么干的,我坦白!”

  丘陵深處,小道士痛叫,有問必答,所有一切都推他爹身上去了。

  但是,有真言術在,他偶爾撒謊還行,長時間進行肯定破綻百出,各種露馬腳,結果招致更為嚴厲的懲罰,頓時鬼哭神嚎。

  “哎呦我的無量天尊,救駕啊!那瘸腿老狐貍算的真準,我今天果然有血光之災,沒有想到應言在母上大人身上!”小道士慘叫。

  旁邊,楚風很想說,準個毛,為什么沒有替他算出來也有血光之災,早知如此,他保證提前溜掉。

  “砰!”

  “啊……叫親娘不行,叫母上也不行,你總該不會讓我你叫姐姐吧?”小道士欲哭無淚。

  楚風也很慘,但硬挺著,同時開口,道:“妖妖,姐,我這里得到六種神級異術,此外還有小六道時光術,反正你也深陷進去了,都教給你吧,由你去完善。以你的驚才絕艷之資說不定就琢磨出完整的六道輪回術,最終解決晚年難題。同時,上窮碧落下黃泉,我肯定不允許你被詭異物質糾纏,到時候,天上地下,為你護道,保你平安!”

  小道士很想鄙夷,他這個爹太慫了,居然才開始就妥協,用各種神術交換也就罷了,還發那種誓言。

  然后,他就看看到,他爹被放走了。

  接著,小道士眼暈,且開始慘叫,因為妖妖開始專心修理他,沒人幫忙平攤傷害了。

  他頓時急了,再這么下去,這次肯定要被打到一個月生活不能自理。

  “姐,小道我也服了。”叫親娘不行,他學他父親,也去叫姐,結果被修理的嗷嗷慘叫。

  “公主,小道我也有神術,前世天尊之資,天上地下矚目,我的收藏很厲害,傳你一種神術。”

  “兩種,我要最強的!”妖妖終于開口,始終都笑盈盈。

  真言術有效,但是涉及靈魂最深處的秘密,也是會遇到阻礙的,同時妖妖也不想真對他那樣施展,又不是仇敵。

  “姜果然是老的壞!”小道士詛咒,他爹第一時間就慫了,看來選擇非常正確,他苦苦支撐管什么用?平白被痛毆,最后還是要交出神術!

  不久后,小道士充滿怨念的出來了,眼睛四處踅摸,在找他爹。

  歐陽風上前,語重心長,道:“大侄子,看來你對你爹還不夠了解,能打的過的他絕對要打到底,打不過的他肯定要第一時間逃之夭夭,替你爹背鍋了吧?”

  “除卻我爹,還有一只瘸腿狐貍呢,你們看到沒有,趕緊找一找。”小道士呲牙咧嘴說道。

  “你總算明白了,最終將你爹跟壞狐貍并列在一起,懂得不算晚!”大黑牛哈哈大笑。

  到頭來,就是妖妖都被驚動,去找那頭石化的黃毛狐貍,結果一無所獲,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兩位妹妹,這邊來,有些禮物送你們。”妖妖很溫和,面對映謫仙與秦珞音時,面帶笑容,相談融洽。

  然后,少女曦也湊過去了。

  遠處,楚風見狀,果斷轉身就跑,那幾人湊在一起,絕對要亂啊!

  他可不認為眼下能夠建立一個大大的后宮,敢稍微傻呵呵的湊過去,保準被打死。

  “嗚……”遠處,號角吹響,驚天動地,兇獸高原的人馬出現,在向某個方位殺去,正是朱雀深淵那里。

  小道士道:“邪門了,瘸腿狐貍說,三天內必有神戰,又被他蒙對了。各位叔伯,我們該出動了,究竟是洗劫兇獸高原神祇的老巢,還是去深淵神獸的老窩采摘神藥,大家決定。”

  所有人都意識到,這片地帶最動蕩與可怕的時光來了,要有血流神戰發生!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