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三章 陽間天尊

第八百二十三章 陽間天尊

  “在下面看到了什么?”歐陽風探著長脖子,偏著天鵝頭,朝黑暗的深淵中張望。

  “走,先離開這里再說!”

  楚風神色凝重,明確告知他們,這地方不一般,外界的猜測有誤。

  直到走出去很遠,楚風才詳細述說。

  “什么,一頭毛都快掉光的老朱雀,感應不到呼吸,沒有生命波動,最為重要的是還有幾頭小紅鳥,我次,天大的機緣啊!”歐陽風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你沒聽到重點,那幾頭小朱雀在啃食一頭亞圣級蟒蛇的血肉!”楚風嚴肅無比。

  這意味著,那頭老朱雀看似沒有生命,但必然還活著,而且相當的可怕,為子嗣所選的食材有些離譜。

  “哇哦,亞圣猛獸作為食材,我平日都很少吃到。”銀發小蘿莉叫道。

  楚風手撫額頭,覺得鈞馱他兒子還有銀發小蘿莉神經太大條,他們兩人都在關注什么?

  秦珞音開口:“老朱雀進入晚年,這毋庸置疑,它在節省體力,類似冬眠般,將生命消耗降到最低點,只有需要為幼鳥捕食時才會復蘇。”

  她道出本質,那頭老朱雀生命真的不多了。

  小道士被痛揍過后,這幾天都沒精打采,現在終于來了精神,道:“大造化啊,等老朱雀坐化后,我們下去領養神禽,到時候一人一頭朱雀當坐騎,無量天尊,想一想就激動,要知道,這種神禽太稀有,血統高貴,這可是敢跟神明放對廝殺的存在!”

  小道士越說越激動,道:“到時候我自巋然不動,盤坐朱雀背上,騰飛于九天之上,那時我就初步具備天尊格局與氣勢了。”

  “有道理,到時候我讓朱雀幫我拉車!”歐陽風點頭。

  銀發小蘿莉眨巴著大眼望向他,道:“你自己不就是神禽嗎?對了,你是母的吧?到時候找頭小公朱雀,給你當道侶,你一定會很開心。”

  歐陽風:“#@¥%!”

  他真想跟映曉曉掐架,可是看到那個死黑臉、戀姐控正對他虎視眈眈呢,一副要為妹妹出頭的樣子,他又忍住了。

  “爺是男的,還有,映無敵你以前是個小白臉,最近吃死孩子了嗎,一張臭臉天天那么黑。”

  映無敵一臉嚴肅之色,道:“有你黑嗎,從頭黑到腳。”

  “擦,不想跟你說話了!”歐陽風邁開天鵝步,氣的扭頭不搭理他了。

  “有難度,那里非常危險。”秦珞音開口,她對那片深淵忌憚,對于他們說的領養朱雀這種想法不怎么看好。

  楚風點頭,表示認同,這可是一頭老朱雀,強大的離譜,肯定會為它的子嗣鋪好后路,不然怎么會放心離世?

  歐陽風心頭一動,道:“咦,我想起一件事,最近有其他人馬頻頻打探朱雀深淵的事,上次有伙人路過我們的棲居地還問過呢。”

  這讓幾人都一怔,預感到事情的嚴重性。

  “其他深淵的神獸,亦或是兇獸高原的神祇對這里有所覺察,多半在收集消息,很有可能會對這里動手!”映謫仙做出推斷。

  一位神禽將死,它身上的好東西太多了,再加上它的府邸中收藏的神藥、經書等,就是神明也要動心。

  最為關鍵的是,神禽幼崽,這種生物一旦收服并培養起來,戰力不可想象,比之神祇自身最后都有可能強大。

  “這么說,我們直接出局了?”銀發小蘿莉不甘心。

  “怎么可能,事在人為,創造機會也要抱走一只朱雀崽!”歐陽風摩拳擦掌。

  “無量天尊,這種事我們還是有機會的,以本天尊縱橫一世的經驗來看,這頭老朱雀不簡單,說不定會給所有神祇、神獸一個驚喜,到時候我們不見得一定能領養朱雀崽,但是肯定能收集到不少神血!”

  小道士做出判斷,認為這里多半要發生神戰,神獸血、神靈血會灑落大地上。

  映謫仙點頭,道:“老朱雀有可能會詐死,或者提前主動引爆危機等,我想,在它臨死前多半會拉上某些神獸、神明一起上路。”

  一副未來畫面浮現在眾人眼前,老朱雀有了子嗣,且自己將死,這是大事件,會引發一場流血大亂。

  歐陽風叫道:“糟了,我們得趕緊回去,告訴妖妖姐,千萬不要來深淵附近洗劫,現在這里即將成為是非之地!”

  按照他們早先的聯系,妖妖可能會來深淵,雖然還沒有確定究竟要洗劫哪家的神獸子嗣,但是,這里的神藥絕對有很大的誘惑力。

  在路上,楚風道:“時刻準備著,到時候神明與神獸、神禽爆發大戰,肯定會殺的人頭滾滾,神血四濺,我們得好好琢磨下,看一看究竟是蟄伏在這里收集神血劃算,還是直接去抄神明的老巢或者其他神獸的深淵更合適。”

  “爹,果然姜是老的壞,你從頭到腳都是犯罪基因,從頭壞到腳了,我們還在想怎么在這里折騰呢,可是你卻高瞻遠矚,已經用你那明銳的犯罪視覺洞察于千百萬里外,佩服。”

  “逆子,你給我過來,我打不死你!”楚風追趕。

  “無量天尊,小道先走一步!”小道士撅著屁股,邁開一雙小短腿,撒丫子狂奔,他掌握有前世秘術,一直很自傲,自認為哪怕剛出生也不弱于人。

  眾人見狀,只得在后面追趕。

  “這大侄子可真不含糊,一雙小短腿跑的真快!”飛了大半天后,歐陽風累的跟條老黃狗似的吐著舌頭,大口喘息,有點受不了。

  小道士可以借助地氣,一步邁出去,動輒就是數十里,實在太快了,別看小短腿不長,但是賊快。

  其他人很疲累,映曉曉如果沒有她姐姐的五色神光帶著,肯定早掉隊沒影了。

  一路上,他們追追趕趕,同時也伴著小道士的慘叫聲,畢竟這一世太年幼,后勁不足,被楚風捉住后免不了被吊起來打。

  等他們回到原本的棲居地時,已經是六天后,比去時要快。

  他們決定等在這里,跟不滅山的人碰面,告知深淵的近況,不能妄動,坐收漁翁之利才是正途。

  “不對,有什么東西在這里!”歐陽風警覺。

  然后,他們看到一頭瘸腿的老狐貍,一條前腿消失,一條后腿剩下半截,一雙眼珠子金黃,但皮毛暗淡,獸毛都快掉光了,而且后半部軀體近乎石化,某些部位成為巖石,包括那條瘸腿。

  “什么妖怪?!”小道士跳了起來,憑著本能,他感覺這頭毛都要掉光的老狐貍不一般。

  “無量天尊,貧道有禮了。”這頭瘸腿黃毛老狐貍一張臉滿是和善之色。

  小道士這叫一個膩歪,他也是道族的,但是,眼下一頭瘸腿狐貍,雙眼金黃,也跟他誦一樣的道號,讓他膈應。

  “胡大仙,你改念彌陀佛吧!”小道士牙疼,看著這頭黃毛狐貍,他自己都沒好意思念無量天尊。

  “貧道苦啊,現在……連道族身份都要被剝奪了。”老狐貍嘆氣。

  說到這里,它眼圈都紅了。

  什么情況?幾人一時間摸不著頭腦。

  “行,別哭,我允許你念天尊。你跟我說說,你到底什么身份,怎么跑到我們的棲居地了,有什么目的?”小道士詢問。

  “唉,我的身份不說也罷,說出來你們也不會相信。”瘸腿狐貍搖頭。

  “說,道爺我神經粗大,在不著調的言論,小道我都可以微笑面對。”

  “也罷,信與否隨意,貧道乃是道族一代天尊,曾俯瞰世間沉浮,坐看蒼生爭渡,沒有想到有朝一日,自身也成為紅塵間一螻蟻,可悲可嘆。”黃毛老狐貍一副很傷感的樣子,滿臉滄桑之色,尤其是一對金黃的眸子更是盡顯歲月氣息,仿佛歷經過萬古那么久遠。

  “說人話!”歐陽風第一個叫出來。

  “胡大仙,你是不是想對我們用魅惑之術?沒用!”小道士也不干了,天天念無量天尊,結果今天一頭老狐貍跑他到他面前說自己就是天尊,這是不是踹他臉嗎?

  “貧道就知道你們不信,不提也罷,往事隨風去,天尊也有化作泥土時,有什么看不開的。”瘸腿老狐貍搖頭。

  小道士、歐陽風自然不信。

  但是,楚風卻震驚,因為他看到這個瘸腿老狐貍背后除卻一條石化的斷尾外,還有八個傷疤,這意味他最起碼是九尾天狐?!

  因此,楚風開口,道:“既然你是天尊,為何落到這一步?”

  “棄子啊。”老狐貍慘笑。

  “為何被棄?”

  “何止我是棄子,連這片天地都被遺棄了,生在這個世界是你們的苦,落在這個世界是你們的難,如果長久棲居在這里,晚年都會死的很慘。”

  小道士撇嘴,道:“神棍,你這種手段都是貧道當年用剩下的,不值一提,誰不知道修煉異術晚年沒有好下場,你就別裝天尊了。”

  “也罷,相見即是緣,貧道算上一卦。”黃毛老狐貍瞇上眼睛,一番琢磨,突然抬頭道:“不好,深淵附近將有大亂,三天內會有神戰,波及甚廣,諸位還是避禍吧,到時候多半會有絕世神禽橫掃天下!”

  幾人都發怔,如果是六天前,這瘸腿狐貍敢這么算卦,他們打死也不相信,可是楚風親眼目睹深淵下老朱雀的狀態后,現在不由得心驚。

  “唔,小居士今天多半會有血光之災。”瘸腿狐貍盯著小道士說道。

  小道士昂著頭,不屑道:“騙誰呀,接下來你是不是要說,幫我化解,然后讓我給你一些香火錢?這種事我門清,也不看一看小道我前世是誰,專業知識比你精湛!”

  “貧道從不說謊,在陽間時,各方神王欲向我求一卦都不能,今日主動獻卦卻被你怠慢,罷罷罷,緣分已盡,就此別過。”

  說到這里,他艱難的移動后半截石化的身軀,就要離開這里。

  “哞!”

  就在這時,天邊傳來一聲巨大的牛吼聲,震動四野。

  “兒啊兒啊,南江水鄉書香門第世家一代天驕呂飛揚在此,試問天下,誰與爭鋒?蟊賊們都過來叩首!”

  大地盡頭殺起來了,很明顯是不滅山的那些人。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