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淵

第八百二十二章 朱雀深淵

  “這啥意思?”歐陽風看著楚風送給他的巖石,看了又看,琢磨意思,在那里狐疑。

  然后,他收起巖石,邁著天鵝步來到映無敵面前,一臉嚴肅之色,道:“汝妻子吾自養之,汝勿慮也。”

  映無敵先是發呆,而后勃然大怒,一把攥住他的天鵝頸項,要跟他決死一戰。

  頓時,這里雞飛狗跳,兩人掐起來了。

  “我次,你個姐控,醋壇子,給我住手,這是小道士寫的,我只是想跟你請教下,停!”歐陽風大叫。

  兩人掐個沒完。

  ……

  另一邊,楚風正在跟秦珞音低語,將巖石送給她,一副很平和的樣子,噓寒問暖,滿臉都是笑容。

  秦珞音低頭看著巖石上的刻字,先是愕然,而后臉上冷冽之意出現,接著臉色又有些微紅,最后緊要銀牙,一語不發,化成一道流光出現在小道士的近前,拎著他的耳朵就是一頓痛揍。

  “哎呦,疼死我了,娘,別打了,后面還有一群人排隊等著打我呢,你下手輕點!”

  小道士慘叫,他倒是相當明白眼下的處境,知道一群人都不會放過他,已經預料到要發生什么。

  可惜,他被五色神光定住,根本跑不了,不然的話早就撒丫子溜了。

  歐陽風黑色天鵝羽毛凌亂,他撲棱著翅膀,背著黑龜殼,跟只禿尾巴狗似的兇悍,吼道:“楚難,我打死你個小王八蛋,竟敢污蔑我勾引大嫂!”

  旁邊,秦珞音的臉色直接黑了,她想連帶著歐陽風與小道士一起打!

  小道士叫道:“歐陽兄弟有話好說,咱們交情莫逆,你先冷靜,別激動。”

  “啊呸!”歐陽風吐了一口靈魂口水,將小道士按在那里,一頓胖揍,并再次強調,道:“大侄子,我是你叔!”

  “哎呦,疼死道爺了,鈞馱他兒子你給我住手,不然回頭我跟你清算,別以為我打不過你,道爺發威的話,你們都不是我對手!”

  “小王八羔子,你還敢威脅我!”歐陽風按著他,一頓揉搓。

  小道士頓時慫了,道:“歐陽叔叔,停,道爺我服了!”

  另一邊,楚風正在跟映謫仙愉快的交談,很關心的問她這一年來的境況,同時也將關于她的巖石送了出去。

  映謫仙氣質空靈,不染人間煙火氣,但是,現在仔細看完這塊石碑后,臉色居然緋紅,然后將巖石直接砸在小道士的頭上。

  “啊,二娘,你要殺人嗎?疼死我啦!”小道士滿地打滾,在那里裝慫。

  映無敵走來,那可真是臉色黑如鍋底,因為小道士一而再的在巖石刻字說他是個姐控,他認為,這將他的名聲敗壞盡了。

  “舅舅,你還有啥名聲?你問一問,這里誰不知道你戀姐?”小道士死鴨子嘴硬。

  映無敵氣壞了,捋胳膊挽袖子,在這里痛毆小道士。

  “舅舅,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呔,你還不醒來!”小道士居然想給映無敵來個當頭棒喝。

  映無敵臉色頓時黑的發亮,咬牙切齒,道:“你再說一句?!”

  “你再打我一下試試看?”小道士叫板。

  “砰!”

  “哎呦,你還真打?舅舅,戀姐是病得治!”小道士也是豁出去了,死鴨子嘴硬到底。

  然而,很快他就不平衡了,看到他爹正在拿著兩塊巖石跟他娘還有映謫仙在那里溫聲細語,交流著什么。

  小道士氣壞,這個可恥的爹還真用他的刻字去撩人,簡直要氣死他了,他在這里挨揍,他爹在那里風光旖旎,一臉蕩漾之色,太可恨了,太不要臉了。

  接著,映曉曉來興師問罪,道:“小道士,你將我姐還有珞音姐描述的重情重義,生命的最后一刻還在思念楚風,看的人心中漣漪點點,為什么輪到我這里就一筆帶過,沒有細描?”

  然后,一只小拳頭就砸在小道士的眼眶上,讓他慘叫。

  “我#¥%……”

  小道士想罵娘,這叫什么事?沒有編排銀發小蘿莉,她反倒不樂意了,因此來毆打他。

  他真是無語問蒼天,想問一問這世間還有公道嗎?

  “你該真不會想作我小娘吧?”他不知死活的問道。

  然后,海碗那么大的拳頭就落下來了,映無敵還在呢,果斷出手,再次暴打他。

  “嗚……疼死我了,停,我服了,各位娘,各位叔舅,我道歉,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們收手吧!”

  ……

  很長時間,這里都無法平靜下來。

  楚風沒有隱瞞,講述自己在石磨盤那邊的經歷,提及數百具神尸橫陳一地,讓在場的人面色都變了。

  成為神又如何?到頭來還是難逃一死,而且晚年那么凄涼,被灰色物質糾纏一生,死不瞑目,實在慘烈。

  “哇,姐夫,你掌握有神級異術,六位神祇的最高傳承?!”銀發小蘿莉大眼發光,聽到楚風所獲,相當振奮。

  “別忙著開心,我問你們,真的敢練嗎?”楚風神色凝重。

  他現在越來越忌憚,在這個世界所獲甚多,得到最強的神祇異術,可是他卻有點不敢練下去了。

  映謫仙很理智也很冷靜,道:“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需要正視,我們盡量不要陷進去過深。”

  “是不是太遺憾了,神級異術啊,注定可以成神的秘法,就擺在眼前卻不能修行,太鬧心了。”歐陽風抓耳撓腮。

  楚風沉聲道:“這東西能不碰暫時還是不要碰了,等找到解決辦法再學也無妨,況且我們按部就班的修行呼吸法,真要是百年過去,精神能量也能提升到非常驚人的地步。”

  楚風親眼看到過那些神祇死后的慘狀,連神血都帶著腥臭,有腐爛的氣味,灰霧彌漫,他覺得心中發毛。

  “管住我們自己!”秦珞音同意,盡量不接觸異術。

  在場的人都鄭重點頭,其實這片空間的寶貴不是因為有異術,而是時間流速跟原來的宇宙不一樣。

  “對了,你們在深淵附近發現神藥了?”楚風詢問,他有些心動。

  “是啊,那神藥會飛,異象紛呈,濃香撲鼻,太誘人了,可惜我們不敢去采摘,一直在等妖妖到來呢!”歐陽風說到這些就興奮。

  “我決定了,從此以后,開始精研場域!”楚風下定決心。

  他覺得,如果利用這里的時間流速差參悟場域,足以掙脫場域大師層次的桎梏,晉升到宗師領域。

  那樣的話,無論是血色山峰還是深淵這里的藥草,都有可能順利采摘到!

  這樣的話,場域造詣精進,采藥服食,實力也會跟著大進,一舉兩得。

  而且,不會有詭異物質糾纏,不用擔心晚年有大禍降臨。

  楚風越想越是意動,道:“帶我去深淵看一看。”

  他決定,不到萬不得已,暫時不練小六道時光術,他希望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

  “好,一起過去轉一轉。”歐陽風帶路,其他幾人也跟著,小道士終于不再被毆打,他一臉幽怨之色。

  說是毗鄰深淵,但其實卻也需要六七天的路程,因為那深淵中有神獸,他們不敢離的過近,怕被洞察出什么。

  七天后,他們沿著荒原趕到一片奇異之地。

  一口巨大的深淵橫亙前方,深不見底,黑洞洞,仿佛會吞噬人的靈魂,它實在太大了,如同黑色的汪洋,非常浩瀚。

  “這只是六口深淵之一,這里相對來說較為安靜,平日沒有什么人接近。”秦珞音介紹。

  楚風點頭,來到這里后,就已經聞到淡淡的藥香。

  在深淵下,光芒點點,不時有雀鳥啼鳴聲傳來,楚風睜開金睛,仔細凝視,下方竟疑似有一頭朱雀在盤旋,火紅而燦爛。

  據幾人講,那是神藥,自己就能飛天遁地。

  “這里沒有人守護?”楚風訝異。

  “這座深淵較為特殊,沉睡著一個非常古老的存在,它不需要守護,平日不喜外人打擾,所以很安靜。”映謫仙告知。

  其他五處深淵外截然不同,不僅有地下城池,還有藥田與坊市等,平日非常的熱鬧。

  “神獸是否修行異術?”楚風問道。

  “有的修行,所以壽元很短暫,但有的不修行,比如這里沉睡的古老存在,沒有所謂的詭異晚年,它活了很久了,讓各方忌憚。”

  當然,不修異術就意味著要熬過相當長的一段平凡歲月,看著別人沖天而起,而自己只能慢慢精進。

  但是,神獸天賦驚人,到頭來肯定能成長起來。

  “深淵下的神藥偶爾會化成紅色小鳥飛出來,展翅翱翔,彌漫藥香,留下大片鮮紅而晶瑩的光雨,可惜它很謹慎,抓不住它。”

  歐陽風眼神熱切,對深淵下那株神藥都快流口水了。

  其他深淵,最少都是兩三頭神獸共處在一起,唯有這里一頭神獸獨居,據悉,可能是一頭神禽朱雀!

  正是該族常年居住在此,它們的精血與氣息滋養出神藥。

  外界猜測,朱雀一族人丁單薄,血脈越來越少,即將滅族,剩下的唯一一頭老朱雀始終沉睡,就是想盡可能的延續該族的血統,在想辦法。

  “我在這里施法的話,不會驚動那頭老朱雀吧?”楚風問道。

  “別鬧出太大的動靜就行,那頭神禽沉睡很多年了,一時半會醒不過來。”歐陽風道。

  楚風凌空而起,運轉火眼金睛,站在深淵上方,朝下方觀看,兩道金色光束浮現,不過卻沒有沖入地下,化成符號,熠熠生輝。

  他現在動用這種神能已經足夠嫻熟,不一定非要光芒暴漲,驚動四方。

  這深淵太幽深,而且非常宏大,地下廣袤,楚風感覺最起碼有數百里深,然后,他仔細尋覓,終于有所覺。

  那是……

  他瞳孔收縮,在一片石壁上看到一個巢穴,那里有生物。

  仔細凝視,一頭老禽渾身羽毛都快脫落干凈了,露出蒼老的肉身,一動不動,沒有一點生命氣息,伏在那里,像是已經逝去。

  最為讓他吃驚的是,巢穴中還有幾頭紅色的鳥雀,都很小,渾身羽翼鮮紅,步履蹣跚,正在撕咬一頭蟒蛇吃。

  “亞圣?!”

  楚風大吃一驚,那頭蟒蛇已經死去,但是,它頭上的金色犄角彌漫的能量絕對無比強大,疑似亞圣。

  這是說誰的,朱雀一族沒有后代,明顯消息有誤。

  楚風倏地收回目光,趕緊倒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