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

第八百二十一章 重逢

  楚風承認小道士是個人才,差點坑壞他,居然騙他落淚,有此逆子真是欣慰……不起來!

  讓兒子給折騰的淚眼婆娑,楚風臉頰發燒,對這個兒子真想一路暴打到底!

  “無量天尊,爹,咱得說道說道,你這樣是不對的,你說你,沒養過我,見面就打,這叫什么事?虧我還猶豫了一下沒有立刻勸我娘早點嫁人。”

  “逆子!”楚風又打。

  他們回到石磨盤區域,楚風搶走小道士的空間手鏈,并將小道士刻上字跡的巖石都給收了起來。

  “你想干啥?!”小道士發毛。

  “這些不都是你描述出來的嗎,說你娘生命最后一刻,還在呼喚大夢凈土的名字,也在念叨我的名字,給她去看一看。”

  “不行!”小道士像是被踩了尾巴般跳起來,這些都是他自己搞出來的事,平白拉上那幾人背書,現在要是揭穿,他肯定不止挨楚風一個人打,而是要挨秦珞音、映謫仙、歐陽風的一群人狂毆。

  因為,他寫的那些東西太蕩漾。

  比如,在他的描述中映謫仙最后白發如雪,愛的深沉,但性格內斂,最后一刻一語不發,只是呆呆出地望著某一個方向出神。

  “不錯,寫的很好。”楚風從頭看了一遍,滿意的點頭,說很符合映謫仙的性格。

  “無量天尊,爹,你不厚道,你是想借我的手筆去撩撥我娘與映仙子,這……不行,黑鍋都讓我背了,好處都讓你得了!”

  小道士急眼,他越品味越是覺得,他這個爹太不要臉了,這分明是要去撩仙子,結果還不用自己多說,拿出幾塊石碑就足夠了,還顯得深沉,穩重。

  他跳腳,怎么就沒有想到這茬兒呢,太坑人了,坑了他自己。

  小道士叫道:“無量天尊,爹,你不能這么坑,我會被打死的!不說映二娘,單是那個舅舅吃醋就能吃死,會活剝了我!”

  “你說啥,贏家的老二戀姐之心依舊不死?”楚風問道。

  “是啊,經常一個人在那里慶祝,說你回不來了,一路走好,逢年過節給你燒紙!”小道士一雙大眼撲閃著說道,轉移仇恨值。

  “你在刻字時提到不滅山,那批人真的來了?”楚風詢問,他有些懷疑。

  “真來了,妖祖之鼎打通的一條路,這群人真邪,我們都沒有想到他們能夠遇到他們。說起來,他們相當厲害,一直在廣積糧緩稱王,沒有暴露,除卻我們意外相遇,其他人都不知道。”

  不過,依照小道士的講述,那些人可不是真安分,最起碼妖妖曾出手,將靈威侯府給洗劫了,把神獸血都搶走,將寶庫中的稀珍物件一個沒剩的搬個干凈。

  靈威侯差點瘋掉,這實在是奇恥大辱,現在還不知道是誰做的,只是懷疑是月亮女神系這邊的不要臉的戰將作案。

  “一直這么低調,不泄露身份,這是所圖甚大,要在這里映照諸天?”楚風懷疑妖妖這是想拼命,瘋狂提升自己。

  “對了,為什么你每次提不滅山都是一筆帶過,沒怎么細說?”楚風狐疑,不滅山的人這么厲害,尤其是妖妖敢洗劫他們的仇人靈威侯,小道士居然都沒怎么提。

  “這個,他們喜歡低調,而且我也不喜歡在背后議論別人。”小道士一本正經地說道,但臉色多少有些不自然。

  “說吧,到底怎么回事?”楚風問他。

  小道士扭捏,講述隱情。

  第一次見面,他就看出妖妖不凡,直接上前套近乎,叫了一聲大娘,結果被收拾的半個月不能生活自理。

  楚風無言,難怪小道士一副忌憚的樣子,不愿意提妖妖,這是被收拾怕了,對她犯怵。

  現在小道士還不忿呢,道:“我好心給予她足夠的尊重,將她排列在映謫仙二娘之上,尊她為大娘,結果……說多了都是淚。”

  “你傻啊。”楚風教育兒子,道:“昔年她不僅實力傲視各族,還被稱為星空下第一美女,你張嘴就叫大娘,這不是容易引起誤會嗎,明顯將她叫老了,你應該直接叫親娘,稱呼她母親大人!”

  小道士看著他,一臉鄙夷之色,道:“爹,我發現你怎么這樣不要臉啊?你自己也不敢套近乎吧?又想通過小道我去探險、探路,幫你去撩,替你背鍋!”

  “胡說,我不是看你吃虧了嗎,在認真教育你呢!”楚風義正言辭地說道,叮囑小道士下次不妨試試。

  “下次我怕一個月生活不能自理!”

  ……

  他們一路離開這里,楚風問小道士他們這最近一年的經歷。

  “這一年,我們苦啊,當過雞作過鴨,顛沛流離,體會到了半世蹉跎的無奈與凄涼感。”

  “說人話!”

  “簡單說,起初很慘,我們經常被人追殺,神魂躲進過大公雞、野鴨的體內去棲居,躲避大敵,這是常有的事,我們在艱難困苦中懷著對美好生命的向往,一路苦熬下來。”小道士得瑟,氣的楚風想踹他。

  四翼飛犀跟下來,被當作坐騎,很是聽話,早已被小道士收服。

  不久后在荒原上,小道士又召喚來一頭火紅的鳥雀,羽翼亮麗,很醒目,毫無疑問這也是一個托,是為楚風準備的。

  楚風神色不善,又想揍他了。

  十天后,楚風他們接近秦珞音、歐陽風、映謫仙暫時的棲居地,并非兇獸高原,就在這片荒原上。

  而且,這片區域毗鄰深淵。

  在這個世界,有兩股最強大的勢力,一個是兇獸高原上的神祇,其次就是深淵中的神獸,雙方經常發生沖突。

  “最近我們都很低調,隱居起來,處在兩大勢力的夾縫間。”小道士介紹。

  荒原,一望無垠,地域廣袤。

  “金鱗道子、釋宏佛子、羽化神體、白鳳族少主、黃金天蛛等一批人也在這片區域活動,偶爾能遇到。”

  小道士告知,來自同一片宇宙的人都不好過,如今一年過去,很多人都化成光雨,沿著漩渦回到大夢凈土。

  其余的人都在躲藏起來,積蓄力量。

  “活下來的人都不簡單,有可能跟神獸系的人有了聯系,甚至,有人用我們那一界的呼吸法、妙術等交換到神獸血。”

  “最近,我們準備轉移,不再這里呆下去了,因為,妖妖親娘可能要駕臨,我們嚴重懷疑她要洗劫神獸的子嗣,這片地帶多半會大亂。”

  楚風聞言,一陣無言。

  按照小道士所說,妖妖目前精神力提升迅猛,上一次連渡五次雷劫,這已經追平了歷代神祇的紀錄。

  而這還是在沒有肉身的情況下,端的是逆天。

  楚風聞言,眉頭深鎖,他現在對異術很忌憚,尤其是小道士的巖石刻字,讓他驚悚。

  雖然說都是小道士自導自演,可是,這小子也卻不是亂寫,夾雜著他的擔憂,晚年的詭異物質讓父子二人都不寒而栗,有些發毛。

  不久前所經歷的事,哪怕只是一出鬧劇,可還是觸動楚風的靈魂!

  即便得到了小六道時光術,他現在也猶豫了,到底要不要練下去。

  楚風沉聲道:“現在大家都練異術,提升實力很快,難道就不怕那些神明的可怕晚年也發生在我們身上嗎?”

  “是,我們也擔心,這一年來很慎重,沒怎么敢用異術,按照我們的推演,在這里提升部分實力,問題不大,只要別深陷進去就行。另外這一年來,我們在這里一直在探索深淵的虛實,準備告訴我那……親娘妖妖,她實力足夠強的話可以動手,采摘神藥!”

  這個世界的神藥,那肯定無比逆天,因為陽氣充沛,藥性剛猛霸道,超過陰間的神藥一個等階都不成問題。

  “可是,妖妖這么瘋狂運轉異術,她以后怎么辦?”楚風擔憂,他知道妖妖是想盡快提升實力,回歸自己的宇宙后,去跟映照諸天級人物決戰。

  “深淵這里有個傳說,漫長歲月前,神獸中的至高神獸首領留下一團九色血液,能洗禮盡所有灰色物質。”

  這個傳說讓兇獸高原的神祇都動心,以前曾經殺過來很多次,但都無果。

  “到了!”

  一路上很順利,他們來到目的地,這里是一片丘陵,距離深淵區域不是很遙遠,平日間兇獸高原的人很少過來。

  “哎呦,人啊,鬼啊?”才剛接近這片區域,一頭黑天鵝就跳了起來,原本還故作風雅,悠閑的邁著天鵝步,現在則渾身黑色羽毛炸立,撲棱著翅膀,看到楚風后相當的激動。

  他這一咋呼,另外幾人也都出現。

  “爹,你回來了,氣色不錯,我娘想死你了。”最積極的就是小道士的真身魂光,滿臉是笑,說著肉麻的話,完全是想將她娘拉下水,轉移可能會鋪天蓋地而來的傷害。

  他相當的心虛,看到楚風跟自己的身份金色幼鳥回來,他就撅起屁股,隨時準備跑路。

  “兒子,過來,為父甚是想念你!”楚風向前跑,恨不得立刻掐住他的真身,使勁毆打。

  “爹,等會兒啊,我去給你挖一株大藥,就在后山生長,咱們回見!”小道士特別滑溜,轉身就跑。

  然而,嗖的一聲,被映謫仙直接用五色神光給定住。

  小道士立刻慘叫,道:“娘啊,救命!”

  然后,楚風上前,張開手臂,向著映家姐妹還有秦珞音那里走去,此外映無敵也在那里。

  映無敵眼睛冒綠光,看著他時神色不善。

  “小舅子,麻煩靠邊站!”楚風直接不客氣的將他給扒拉到一邊。

  映無敵:“¥%&@#……”他覺得太缺少存在感了。

  “姐夫,你終于回來了,我們都以為你發生意外,我哥經常給你燒紙,說讓你在下面過的舒心。”銀發小蘿莉說道。

  然后,她直接躍起,跟楚風來了個熱情擁抱。

  旁邊,映無敵的臉直接綠了,一個姐姐還不夠嗎,妹妹也這么黏楚風大魔頭,讓他眼中綠光油油,殺氣騰騰。

  “能夠看到你們太好了!”楚風飽含感情地說道,想到小道士的刻字,他太有感觸了,最起碼那一刻他體會到了生離死別,以及無盡的悲慟與傷感還有遺憾。

  然后,他臉皮賊厚,直接向前走去,要跟映謫仙、秦珞音也來個熱情擁抱。

  兩女斜睨,快速倒退。

  而映無敵果斷插隊進來,瞪著眼睛看他。

  “嘿,楚風你見色忘友,你都帶回來了什么好東西了?”歐陽風問道。

  “帶回來的東西太過驚天動地,我們不見得敢修行,不過,我這里還有些小禮物送給你們。”

  楚風說罷,從空間手鏈中向外取刻有字跡的巖石,而且是一個一個來,私下送給他們,伴著交流。

  “啊……”小道士見狀,頓時慘叫。

  本來想請假的,涕淚長流,重感冒下,頭疼身體酸,感覺被陰間宇宙侵蝕了。第二章大家就別等了,因為我不知道今晚還能不能寫出第二章,重感冒特難受。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