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九章 帶血的真相

第八百一十九章 帶血的真相

  附近,巖石與砂礫遍地。

  風卷起沙塵,形成旋風,楚風站在這里一動不動,怎能接受,這樣的噩耗太殘忍!

  最后,他發出一聲大叫,如同受傷的野獸般,狂奔而去,這種殘酷的結局讓他渾身都在顫栗著。

  楚風低吼著,加快速度,帶起一陣猛烈的狂風,頓時飛沙走石。

  瞬息間他就消失,離開這片地帶,而后來到外部區域!

  楚風在荒原上尋覓,無論是從情感上,還是與嚴酷的現實間,他都不愿相信,他想弄個清楚,探個明白。

  荒原上有生物,但是很少,不過楚風以敏銳而強大的神覺很快在外部區域就鎖定一頭四翼飛犀,他剎那沖了過去。

  那頭通體金黃的四翼飛犀很警覺,看到一道帶著砂石的人形狂風席卷而來時,它發出一聲嘶吼,展開黃金羽翅迅速沖天而上。

  嗖!

  楚風后發先至,擋住它的去路,一只手向前按去,直接降服。

  “不要殺我,我很可憐,族人都被人斬盡,九死一生逃到此地,我如果死了,我們這一族就滅族了。”四翼飛犀顫聲道,這是一頭餐霞層次的生物,實力已經算不錯,但是遇上眼下的楚風,那就差遠了。

  楚風盯著它,掩蓋自己悲傷的情緒,道:“我問你,武神如今是否還在兇獸高原上?”

  “武神?很古老的名字,這似乎是一位死去很久的神祇,應該被有數百年了。”四翼飛犀戰戰兢兢,小心謹慎地答道。

  當聽到這一信息,楚風身體搖動,險些從半空中一頭栽落下去。

  他感覺心中莫名的痛,原本還抱著幾許希望,認為那石碑上的刻字不是真的,但是,這才出來求證,他就遭遇當頭一棒。

  他多么希望武神還活著,哪怕是仇敵!

  若是那個神明還活著,就能推翻早先的猜測,一切悲劇都不會上演。

  現在,金色的飛犀簡單的一句話,就撕裂他心中的希望,讓他萬念俱灰,悲痛欲絕。

  楚風伸出的那只手都在哆嗦著,不在壓制金色的犀牛,他魂光搖動,道:“現在是什么年代,你可聽說過楚無痕?”

  “現在是魔神歷一百二十一年,魔神陛下統馭兇獸高原一百多年了。”金色的四翼犀牛答道。

  同時,它很害怕,聲音略帶顫抖,道:“楚無痕,死去應該也有一百多年了,他是被魔神親手斬殺的神祇,晚年時……死的很慘!”

  一剎那,楚風雙目神芒暴漲,忍不住握緊拳頭,而后仰天咆哮,他感覺到了一種痛,撕心裂肺。

  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早先,他還在告訴自己,一切都是虛幻,都是假的,不該如此,不能如此!

  可是,現實是殘酷的,真相是殘忍的,讓他的心都在滴血,他已經要發狂了。

  兒子楚無痕絕筆,那幾個字又浮現在他的眼前,竟是如此的刺目,小道士最后一次來祭奠他,留下絕筆!

  “爹,七百五十年,這應該是我此生最后一次來看你,我的生命即將走到終點……”

  “父親,再見,或者說就這樣再也不要見,兒子楚無痕絕筆!”

  楚風雙目中不斷有淚花翻涌,他在想那些字,那些留言,那個時候楚無痕已經老了,知道自己要死了,要被新神取代,被殺死。

  “魔神殺了楚無痕?!”楚風問道,言語間很激動,整個人在哆嗦,恨不得要撕裂蒼穹。

  他在巖石上看到那些過往,他的兒子曾說詭異、衰敗已經發生在自己身上,步入暮年后,血氣干枯,要去自己了斷,選一個沒人的地方終結這一生。

  可是,到頭來楚無痕還是被人殺了,被那個魔神吞噬!

  “是的,魔神提前鎖定那位實力驟降的老神,未容他逃走,雷霆出擊,將他轟殺在一片深淵前,當場煉化他所有的神性顆粒與道祖物質。”

  飛犀頭皮發麻,在這里低語,不敢看楚風,嚇到幾乎要癱軟。

  “小道士……”楚風低語,真的很心痛,盡管這個兒子一再和他作對,但是,終究是他的子嗣,而且從那些巖石上的刻字看,楚無痕很重情義,居然死的這么慘。

  “楚無痕是什么神?”楚風忍著悲痛問道。

  “他自稱天尊,不稱神,所有人都稱他為天尊。”金色犀牛謹慎地答道。

  “魔神,我要擊斃你,滅你全族!”這一刻,楚風近乎魔化,雙目無比的幽邃,近乎黑洞洞。

  他發出的聲音不是很高,但是卻冰冷刺骨,侵入人的骨子與靈魂中。

  太傷痛,小道士死的非常慘,最后想自己了斷都不行,被新神盯上,被活生生的吞噬。

  “我的兒子!”楚風低語,而后突然仰天大聲咆哮,狀若大魔王!

  “我要血洗這個世界,滅掉整片兇獸高原,你們這些神都該死!”這種宣言,這種可怕的聲音,震動這片地帶。

  地面山石滾動,土層崩裂。

  四翼飛犀嚇的渾身顫抖,直接跪伏下去,很惶恐,低聲道:“不要喊了,萬一被人聽到,被魔神陛下知曉,我們都要死,活不下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楚風才漸漸平靜下來,帶著金色犀牛降落在地上,問道:“你聽說過秦珞音這個女子嗎?”

  “聽說過,好像是天尊的母親,死的很早。”

  “映謫仙呢?”

  “也聽說過,當年與天尊的母親并稱為絕代麗人,名動天下。”

  ……

  楚風隨口詢問,聽著昔日的舊事,想著那些人,在他度過的幾天中,這個世界已經過去八百多年,他感覺無比的遺憾,傷感,物是人非,心中悲愴。

  楚風扔下四翼飛犀,轉身沖向石磨盤區域,剎那從荒原消失,穿行過丘陵地帶,再次來到這片寂靜之地。

  站在這些巖石前,看著那些鐫刻著歲月風霜的字跡,楚風感覺情難自控,整個人都恍惚,心真的太痛了。

  不久前,他從這里沖出去,還在懷疑,還抱著一些希望,想要證明發生的那些事是虛幻的,是假的,然而現實卻這么殘酷,揭開傷疤后血淋淋,更痛!

  無論如何,楚風都難以接受,太突然,他沒有任何心理準備,對他的沖擊實在太大。

  淚水模糊他的雙眼,恍惚間,那些人的音容笑貌再次浮現眼前。

  可是,他們都死了,都已逝去,讓楚風心中劇痛,像是被大型猛禽鋒利的爪子劃過心臟,他在顫栗,魂光劇烈起伏,明滅不定,他想嘶吼,想要大聲的呼嘯天地間。

  怎能如此?那些人,那些事,仿若還在昨日。

  可是,短暫分別,等他回來,卻已是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一個人都沒有了,連總是跟他對著干的兒子都已經魂殤,而且下場是那么的慘。

  再也見不到,一經離別,就是八百年,成為死別,那些人從這片天地間徹底消散。

  楚風低吼,隨后又大聲咆哮,震動這片天地,而后他舉拳轟向天空,忍無可忍,他恨不得立刻殺向兇獸高原,殺了魔神!

  同時,他也很想親手擊斃武神,然而連這種仇人都死在歲月中,再也見不到。

  “你們一個都沒有活下來,回歸我們自己的宇宙的漩渦為什么不見了?!”楚風喘息急促。

  如果那個漩渦還在,這些人哪怕死去也能回歸,還能再現原本的宇宙中。

  然而現在呢,一旦死去,那就是真的永遠消失,這一生都見不到了。

  這種痛苦,這種黯然獨愴的心情難以言表,楚風想大吼,想與人戰斗,殺到地老天荒,不想沉浸在這種傷悲中。

  整片天地間都是他的嘶吼聲,如同一頭孤狼在悲吼,在嘯月,最終他顫抖著回來,站在這些留下刻字的巖石前。

  他用手去摩挲,仔細的觸摸著冰冷石塊上的文字,像是撫到一張又一鮮活的面孔,那些人又浮現在他的眼前。

  很長時間,他都不語,沉默著,臉上掛著靈魂淚痕,最后石屑紛飛,他在每一塊巖石下方都刻寫文字,回應當年的留言。

  每一篇都凝聚著他的心血,蘊含著他的感情,仿佛間,他又看到那些故人,在和他們對話。

  清冷寧靜出塵的映謫仙,調皮而又古靈精怪的銀發小蘿莉,總是斜著眼睛看人的好兄弟歐陽風,還有一生都不快樂、生命最后一刻在遙望石磨盤這個方向的秦珞音……

  楚風在巖石上刻字,在跟他們對話,講述心底的一切,同他們交流,他覺得仿佛跨越了生死,斬開了陰陽,再次見到他們。

  一時間,淚眼婆娑,楚風大悲。

  他真的很傷,很痛,感覺整片世界都枯寂了,再也沒有歡樂,沒有笑顏,天空都灰暗了。

  石屑紛飛,他在此這里一一對那些留言回應。

  到了最后,看到小道士的字跡,想到他死的那么凄慘,楚風心中發堵,忍不住一嘆。

  他不斷刻寫,地上滿是石粉,像是隔著時空在進行父子對話,他將小道士念念不忘、一直在惦記的家傳至寶寫了出來,告訴他藏在星空中的何地。

  突然,楚風感覺異樣,散開神覺,發現遠空有一片云霧漂浮。

  “兒子,既然你這樣惦記至寶,我便是刻寫出來給你看也沒用,你泉下感應不到,我都給燒給你!”

  然后,楚風果斷焚燒,魂光跳動,陽氣沸騰,將剛才刻寫給小道士的幾大塊巖石都燒成紅色的巖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