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

第八百一十六章 此情可待成追憶

  在結論前還有前言,很短的一行字。

  “你終究到來,你終究要看到,宿命由你打破,前路由你去走!”

  就這么一段話將楚風給鎮住,什么意思,這可是一群神靈,他們難道得見未來,預測到他會在此出現?

  楚風出神,不過很快他又醒悟過來,這多半是籠統的說法,不是針對他一人,而是對后世尋找出路的所有神明述說的。

  他覺得自己嚇了自己一跳,哪怕是神又如何,怎么可能預知他會在此出現。

  然后,他就看到這篇正文,這是整片空曠之地上所刻寫的漫天繁星般的文字最終推演所得出的結果。

  “打破宿命牢籠,擺脫既定命運,我死后人生……”

  就這么一行字,讓楚風感覺到一股壯烈氣息撲面而來,能夠想象到一些東西,進行宏大推演的過程中有些人付出代價,只為找到一條路。

  或許,他們在拿自己的命試驗,或許涉及其他。

  后面有文字提及,推演過程中需要不斷試驗,在消耗他們的原始印記,那是烙印在魂光中的東西,磨滅后無法轉生。

  當然,他們也不知道是否真正有輪回,如果有的話他們注定沒有機會,因為魂光中的原始印記全滅,再也不可能轉世。

  楚風心弦輕顫,這幾位神豁出去了,結局注定很慘。

  不過,他也只知道煉獄、光明死城、輪回路,這有可能是人為布置的,究竟有沒有超脫的自然大輪回,楚風也不清楚。

  “小六道時光術!”

  楚風向下看,洞悉這些人的推演所得,竟是一篇心法。

  “先輩有六道時光術,可解決晚年問題,嘆息,始祖當年被陽間大能圍獵,致使此術失傳,我輩心法殘缺,無法徹底熔煉神性粒子以及更恐怖的道祖物質,這才有詭異之變,晚年之凄景。”

  楚風看的心驚肉跳,仔細閱讀發現,兇獸高原最初始年代有異術,名為六道時光術,完整無缺,藉此修行沒有隱患。

  只是后來失傳,這才導致此界修士慘烈,晚年被詭異物質與神鬼糾纏,晚景凄涼。

  這些人在推演,想要還原六道時光術,聽起來會讓人多想,但其實也只是一種異術,但卻是最終極的,依據古神所說,沒有副作用。

  楚風倒吸冷氣,當年修煉這種異術的人得有多么可怕?實力突飛猛進,還不擔心晚年衰敗與凄涼。

  可以想象,這一界想不強大都不行,絕對可以強勢崛起!

  “最終被陽間大能獵殺……”楚風心中有些涼氣。

  他已經足夠正視陽間的可怕,但是,現在看來還是低估了,陽間的水比他想象的還要深,連此界的始祖級人物,掌握六道時光術都被抹殺,過于恐怖。

  他向下看,有正文也有注解。

  后來,這一界的神明聯手,在某一個無比輝煌的時期,再次進攻陽間,想要找回始祖骸骨,得到六道時光術。

  可惜,他們失敗,所有人都一去不返,全部戰死。

  事實上,這一役正是少女曦所提到的,墮落之地大舉進犯陽間,曾經將一角之地掀翻,血洗各教,結果某位大能出世,帶領弟子與友人,直接將他們轟殺干凈。

  楚風不知道少女曦提及的這些,但是從眼前的記載來看,他能想象當年那群人的決心與可悲結局。

  “估計陽間也有些怕六道時光術,趁早給滅了。”楚風猜測此界始祖級人物被圍獵的原因。

  這片神明進行的推演,是想還原六道時光術!

  其實,它的原理并不是很復雜,需要六種最圓滿的異術有效搭建起來,組合在一起,就能再現六道時光術。

  這些人在此發現太陽神等人的異術,覺得已經算是頂尖,他們便嘗試演繹,希望再現無暇祖術。

  在排列的過程中,相當的可怕,因為異術需要魂光催動,尤其是六種合在一起,若有錯誤,那會非常駭人。

  一旦稍有紕漏,就會消耗魂光中的原始印記,最終會慘死,都不能轉世。

  所以,這種推演代價太大,這些神每一次試驗都是拿命在填,悲慘結局已經注定。

  楚風在這里看到六具殘尸,而事實上按照這里的注釋,應該有二十一位神靈參與,但最后有些人徹底潰散,什么物質都沒有留下。

  楚風倒吸冷氣,為了推演與試驗,這些神付出的代價可真夠大的。

  而最后他們也只得到粗糙的結論,其中還有漏洞,還有缺陷,等待后人完善,他們命名為小六道時光術。

  楚風看了半天,硬是沒敢施展。

  這一推演工程雖然宏大,但是得出的結論還有缺陷,楚風覺得自己還沒有到晚年,依舊有大好時光可以渡過,沒有義務在此殉道。

  不過對小六道時光術的描述,讓他頗為向往,哪怕有缺陷,也很驚人,能迅速捕捉神性粒子,熔煉道祖物質,效率更高!

  同時,在對決過程中,可以直接熬煉敵人,越戰越強,真要轟出至強一擊,敵人干枯,化成飛灰,而自身則瞬間進化,實力增長。

  楚風覺得,這相當變態,因為這種修行功法太詭異,甚至說讓人覺得發瘆,此界最早先的那批人被滅掉,不是沒有道理。

  這種手段太逆天,估計上蒼都看不過去,有傷天和。

  楚風不敢施展,最后只能將默默記下來,以后如果有機會可以去研究。

  “這些人來到這片嶄新的天地后,該不會真的只是尋找幾塊合適的墓地吧?”

  楚風沒有駐足,他再次上路,去尋找接下來的路,看一看是否有其他神靈留下什么痕跡與有價值的東西。

  一路前行,他按照地面上這些神尸前往的方向走,陸續又看到一些發光血跡等,都是殞落在半途的神。

  最后,他在五千里地之外接近終點!

  這片嶄新的天地只能算是一方狹小的空間,從石磨盤光門那里出來后不過五千多多里遠,就接近混沌區域。

  轟!

  遠遠的看到電閃雷鳴,看到混沌罡風怒號,那是一片法則的天地,可怕之極,那種神威讓楚風驚悚。

  他覺得,這種威勢足以誅神!

  這可不是混沌氣,而是真正厚重的混沌地帶,伴有最原始的法則、秩序等,那閃電、風暴等都天地規則的體現,閃耀著符號!

  “看來,這方狹小的空間只是兩個大世界間的縫隙,我來到了真正的宇宙界壁所在地。”

  古書中有記載,大宇宙界壁異常可怕,雷暴如瀑,仙光似海,動輒就會毀滅映照諸天級的人物。

  如果沒有正確的通路,想要強闖的話必死無疑!

  然后,楚風在這里看到大片的血液,銀色、金色、藍色……應有盡有,色彩斑斕,都是神血。

  這里殞落的神明更多,粗略掃一眼,楚風震撼,他最起碼看到數百具尸體,橫陳在這片地帶。

  他一陣無言,連神都可以成片成群的死去?

  不過仔細想一想也釋然,漫長歲月以來,每一代都有神明出,這樣日積月累,這個數字一定很龐大。

  而且,這肯定不是全部,最起碼有很多神橫渡混沌,殺進去了,沒有將尸體留在外面。

  在那混沌翻涌時,在那雷光法則浮現之際,楚風甚至能看到厚重的混沌中有神明是碎骨、殘缺的手掌等浮現,那是被絞碎了!

  當一個世界的進化文明走到盡頭,再也沒有出路時,這些探路者的下場真的很可悲。

  他們是開拓者,也是應劫者。

  楚風默然,他不知道自己所在的陰間宇宙到頭來是否也會如此,因為沒有陽氣似乎也就等于沒有出路。

  不算走進混沌中的那些神明,單是死在外面的就足有數百具殘骸,楚風仔細搜索,他覺得這里應該有更重要的東西。

  畢竟,石林那里數十位神明就讓他收獲豐厚,更遑論是這最后之地。

  楚風即便身上有符紙的紋絡之光,也沒打算進混沌,他覺得那是找死,黑色符紙等適宜輪回路,不見得適合這里可誅神的雷霆法則等。

  “咦?!”他發現異常。

  數百神祇大概圍成兩個圈,留下大片的痕跡,這里果然有“大料”。

  這里也有推演,繁復如星斗,占據大片的面積,不同時代的神明彼此幾乎都沒有相見過,但卻延續做著同樣的事。

  楚風觀看第一處推演地,這是在闡述一種解脫之法,是天機女神提出的,經過她推演,提了一種思路,留給后人完善。

  “保留原始印記,濃縮一身精粹,橫渡混沌,接受開天時代遺留下來的力量洗禮,斬盡詭異物質,得以解脫。”

  大意就是這個方法,但是實施起來太艱難,很難成功。

  因為,那種詭異物質跟自身融合的徹底,不分彼此,除非自身毀滅,不然的話無法分離,不能洗掉。

  后來的那些神進行補充,繼續完善與推演,最后真的找到一條路,那就是以身為種,裹住神道力量,進行某種涅槃。

  這不是自身新生,而是神靈果位的新生。

  但是,這樣做也為自己留下一線生機,當有人繼承其神位,很多年后,這位神也許有機會復蘇。

  但看到這里時,楚風心頭震動,這是很多位神明想出來的辦法,想要擺脫進化道路盡頭的詭異危機,不想有凄涼的晚年,可是,他為什么覺得有點熟悉?

  他想到一個地方,那里不是也有神位嗎?

  他接著往下看,果然最后提及到,橫穿混沌,萬一僥幸成功闖過界壁,那里有一片殘破的宇宙。

  “混沌中的殘破宇宙!”楚風驚醒。

  而后,他訝然,居然是這么一回事!

  在他來的那片宇宙中,一直就有關于混沌殘破宇宙的各種傳聞,因為兩界毗鄰,且有一些通道。

  不久前,那片殘破的宇宙中,還有戰神宮出世的大新聞,神位出現,造成巨大轟動,無數進化者去爭奪。

  楚風這一刻冒出冷汗,心中凜然,混沌中的殘破宇宙中的各種神位居然是這么來的!

  而且據傳這漫長歲月以來,曾不止一次有神位出世,被一些超級大勢力的祖上奪去,造就出神明。

  “神位不見得安全,不說那些灰色物質是否徹底洗凈,單是原本的神還有一線復活的可能就很可怕。”

  楚風驚嘆,他沒有想到,兇獸高原所在的世界跟他所在的世界以及殘破的混沌宇宙有了這樣的聯系。

  這些世界彼此相鄰,不是太遠,同屬于陰間!

  這種濃縮血肉魂光精華造就神位、以身化種的方法,楚風不想效仿,只是默默記下,以后去琢磨,說不定能研究出其他東西。

  然后,他去另一邊,看更為宏大的的推演,這里的神尸更多。

  “嗯?!”他露出喜色,這是小六道時光術的延續,是更進一步的推演,顯然這群神路過石林時也發發了那些。

  他們在進混沌前,有些人傷勢過重,走到這里已經無力,無法再繼續上路,便在此推演,開拓那一異術。

  光是能看到的就有數百神尸,想來參與的人會更多!

  楚風仔細研讀,足足幾天幾夜才看完,這里的神祇得出的結論相對來說較為完善,最起碼可以施展。

  這不會給予自己造成傷害!

  六道時光術,他們沒有還原出來。

  但是,眾神推演出來的小六道時光術,已經很可觀,相對來說較為成熟。

  這一刻,楚風是激動的,喜悅的,當即就開始嘗試,按部就班,將魂光分成六片,每一片上承載一種異術。

  六種異術各占據一道魂光,然后,催動起來,一剎那,六道魂光翻轉,宛若誦經聲,宛若轉經筒,散發恐怖威壓。

  可惜,這里沒有合適的試驗對象,沒辦法剝奪神性粒子與道祖物質。

  楚風可不敢對那些神尸施展,內蘊的灰色物質太可怕,躲避還來不及呢。

  按照諸神的推演所說,小六道時光術可以剝奪獵物百分之八十的神性粒子,而汲取的道祖物質也提升一大截。

  事實上,神級異術最強大之處便是可以吸收道祖物質,這是區別中級、高級、超級異術的最根本所在。

  可惜,哪怕是諸神推演的小六道時光術,依舊無法對道祖物質量化,說不清一次可以吸收多少。

  那東西便是神明也看不見摸不著,只能感應到它存在。

  按照記載,只有真正的六道時光術吸收道祖物質時才可以量化。

  鏘鏘鏘!

  楚風再次運轉小六道時光術,竟剝奪到很多陽氣,進入他的魂光中,讓他暖洋洋,滋養精神體。

  六片魂光轉動,像是六種劍光并起,又像是轉經筒在旋轉,很神秘,彌漫出很可怕的精神能量波動。

  “不能叫小六道時光術,不然的話一旦喊出去,兇獸高原上的那些人立刻知道怎么回事,而且萬一被陽間大能知道,一旦相遇,肯定滅我。”

  楚風決定,給它換個名字。

  他在這里走動,發現很多神祇臨死前都留有遺言,有的在嘆天地殘酷,進化路已斷。

  有的人則在發誓,如果有來生,一定要重新規劃修行之路,打破宿命,殺進陽間,討個說法。

  還有很多神祇如同凡人般在感懷過去,遺憾錯過自己人生中重要的一些人,有早逝的戀人,有沒有夠走到一起的青梅竹馬,有困苦中結識的朋友,可惜在他們成神后,那些人早已先他們而死。

  同時,楚風注意到,這些神明越是到了晚年越發相信宿命論,對所謂的進化產生懷疑。

  “早期有多少歡笑,后面就有多少傷悲與淚水。”

  “年少的灑脫,晚年的大悲,形單影只,抬望眼,一幕又一幕悲劇在我心中上演。”

  楚風愕然,這些神明怎么跟普通人一樣,最后竟帶著感傷逝去,不像是高高在上,冷漠無情的神靈。

  最后,他想了想,看著這些神明的留言,他直接為小六道時光術起了一個新名字:此情可待成追憶。

  因為,他覺得這跟眾神中不少人的心情有些相近。

  只是如果讓其他人知道,估計都無語,歐陽風在這里的話肯定會大喊:“神特么的意境名字,只是當時已經惘然。”

  “不對,得回去了!”楚風驚醒,他突然意識到一個無比嚴重的問題,他在這片天地中滯留幾天幾夜,兇獸高原過去了多少年?!

  “糟了!”他恨不得肋生雙翅,直接瞬移回去。

  須知,大夢凈土可是有一夜悟道百年這個說法,現在幾百年過去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