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只傳承

第八百一十四章 遍地神只傳承

  楚風真想沖回去狠揍小道士,剛才他還稍微有些感動呢,聽到自己的兒子在后面撕心裂肺的叫。

  可是,到頭來卻是哭喊著,告訴他還沒有立遺囑呢,真想毆打這個兒子!

  一片光芒灑落,將楚風拉扯進去,兩塊巨大的磨盤將他夾在當中。

  喀嚓!

  他聽到自己靈魂裂開的聲音,實在劇痛,這是靈體被撕成碎片的過程,活生生被扯開,相當于五馬分尸。

  他忍不住一聲大叫,瞬間魂光激蕩,難以忍受,他暗自叫苦,石盒不帶在身邊居然會經歷這般可怕的苦難。

  他意識到,石盒比他想象的還要驚人,可以擋住石質輪回磨盤,而那所謂的符紙雖然神秘與強大,但還是差些火候。

  不過他也沒有太擔心,他的魂光在凝聚,被體內的那些符紙紋絡強行聚在一起,抵住碾壓之力。

  然而,外界的人臉色卻變了,他們聽到楚風的大叫聲,然后那里便沒有掙扎的動靜了,再也沒有他的聲息。

  唯有磨盤轉動,透發出滄桑古意,亙古都如此。

  “楚風,你怎么了?”外面的人呼喚。

  楚風已經顧不上這些,魂光閃耀,被碾壓成碎片后,又被重組,數十次下來,他精神能量差點崩潰。

  這是輪回之力,亦是磨盤之威,任你天大的英雄到了這里也會被“格式化”,要將魂光中的諸多東西磨滅。

  楚風體會到,這跟明光死城中的石質磨盤作用差不多,難道這里也有一條輪回路?

  他暗自感嘆,當初持有石盒多么的幸福,無懼這種磨滅之力!

  “連此界的神明都會被碾碎,這磨盤非常可怖!”

  同時,他也驚嘆,小道士等人的符紙來頭驚天,居然可當輪回,他現在沒有被格式化,不曾失憶,藉符紙之光抵住這種可怕的能量。

  “舉世強者聯手,數個古皇朝與最強大的圣地一同進攻那所謂的第一禁區,直至這些道統被滅盡,才有人帶出一張黑色符紙,果然有天大的來頭,有懾世的玄機,有恐怖的體現。”

  同時楚風注意到,魂鐘無恙,縮小成一粒種子那么大,在他的魂光中沉浮。

  他早就有預感,這是石盒中的東西,應該也超級不凡才對,現在被證實如猜想那般。

  從天神宮羅世榮奪來的所謂的打神鞭早已化成齏粉,不復存在。

  楚風暗自點頭,心中有數。

  當他被碾壓數十次后,精神能量與魂光崩潰又再現,終于穿過磨盤,來到一個光門前。

  嗖!

  他被吸進去,從這一界消失。

  光門略帶淡金色,非常柔和,內部通道并不長,像是一道玄關。

  刷的一聲,楚風迅速就脫離這里,出現在一片空間中。

  他來到一片莫名之地,這是一片嶄新的世界嗎?

  楚風眺望,這片世界有點迷蒙,模糊他的雙目。

  “這是……陽氣?!”他吃了一驚,所謂的迷蒙,那不是霧靄所致,而是從地上騰起的一縷又一縷熱光,那是成片的陽氣在蒸騰。

  在這里,楚風感覺魂體略有灼燒感,這讓他皺眉,然后心中一嘆。

  正如小道士所說,無論是兇獸高原,還是小道士所在的宇宙,哪怕陽氣很濃郁,也都是相對的。

  最起碼這里的陽氣比兇獸高原上要充沛!

  他再聯想到小道士講述的事實,陽間的大能將這些世界統稱為陰間,根本就不認為這邊的宇宙跟陽間有關,都是冥土。

  “看來,陽間比我想象的還可怕,那里的陽氣究竟濃郁到什么地步?或許早先的我一旦過去,就會化成灰燼!”楚風猜測。

  現在他熬煉成的所謂的陽魂,估計也只是相對而言!

  放眼望去,地面干枯,大地上寸草不生,赤地數百上千里無人煙,不過他沒有見到所謂的輪回路。

  楚風眸子浮現金光,最后凝聚出兩枚刺目的金色符號,哪怕沒有肉身他也能施展火眼金睛,極目遠眺,觀察這個世界。

  “嗯,有一團銀光!”他發現特殊的目標,嗖的一聲飛了出去,并將魂鐘懸在自己的頭上,守護自身。

  他所發現的目標在八十里地之外,時間不長就趕到近前,這是一灘銀色的血液,此外還有一具尸體。

  確切的說這是殘尸,頭顱只剩下小半,身子不足四分之一,帶著腐朽的氣息,周圍盡是銀色血液。

  神明!

  楚風心頭劇跳,他覺得這很有可能是一尊神明,死在這里,樣子有些慘。

  因為,唯有神明能有一定的幾率穿過磨盤,而這具殘尸還有銀色血液依舊散發著讓他心悸的氣息,很危險。

  “不過,若是神明的話,他的威能略小,以我的層次無法接近才對。”楚風多少也有些狐疑。

  神明的進化層次非常高深,需要現階段的楚風仰望,正常來說哪怕死掉了,血液彌漫開來,也足以導致天崩地裂。

  “嗯,已經腐爛?!”

  他詫異,現在是魂光狀態,居然能跟肉身般,聞到一種特殊的味道,帶著……惡臭,算是腐殖質的氣味。

  楚風了然,在兇獸高原外圍的血色山峰那里,他也曾聞到過圣藥的氣味,現在看來某些高等級的東西,能透出靈魂屬性的“氣味”。

  “他腐爛了,所以能量驟降,哪怕是神尸也威脅不到我。”楚風圍繞這里轉了一圈,尋找有用的東西。

  這可是一具神尸,真要遺落下什么,不用多想,絕對很逆天。

  可惜,經過石磨盤的碾壓,別說防身的武器,就是他自身都碎掉了,頭顱只剩下小半顆,看的出這是一位男性。

  “何苦來哉。”楚風感嘆。

  兇獸的高原上的神,一旦進入晚年就沒有好現場,此人拼命逃了出來,想要尋找到解決之法,可結果還是死了,而且非常慘。

  與其如此,還不如在兇獸高原葬掉自己。

  楚風嘗試探出一縷魂光,去觸及地上的銀色血液,結果哧的一聲,那縷魂光被一團灰霧纏繞,迅速瓦解!

  他倒吸一口冷氣,快速后退。

  果然有古怪,這位神明死在這里后,無論是肉身還是血液都透發著腐爛的味道,很明顯出現異常。

  現在這不是神物,而是詭異物質。

  楚風多次試探,每次都分出一縷最微弱的魂光,都是一個結果,無論是那肉身還是血液都蘊含著濃重的灰霧,會散發出來,擁有劇烈的腐蝕性。

  “原本有很多神性顆粒,甚至有可能蘊含著道祖物質,都曾屬于一位神明,等級自然高的無法想象,可是晚年后,如同歷代神明一樣,厄難降臨,他發生異變,神性熄滅,被詭異能量糾纏,導致如此。”

  楚風忌憚,如果按照宿命論來講,神明昔年用異術煉化其他生靈來進化,有傷天和,晚年軀體內會有太多的詭異物質,浮現出神鬼都不意外!

  而按照進化論來講,這神明的體內當年因為吸收其他生靈的神性顆粒、道祖物質,到了他們的晚年后,漸漸潰散開來,不再融合為一體,而是劇烈激蕩,發生莫名的生物電反應,導致異變。

  “總的來說,現在他不是神性軀體,而是詭異之軀,沾惹不得!”楚風警醒,他有幸看到神明的晚年。

  總體來說,身為一界之神,這種死法有些可悲,也太凄涼,連個送行、埋葬的人都沒有。

  哪怕他生前極盡輝煌,整片世界都在傳頌他的名,可是死后這樣衰敗、慘烈,也實在有些可憐。

  大地干硬,一縷又一縷陽氣冒出,這片世界死一般的寂靜,沒有植物,也無其他任何生物。

  楚風再次上路,不久后他又看到一句殘尸,這是一位女性,雖然發絲雪白,但是姣好的半張面孔還是很動人。

  可惜,這位女性神靈也死的很慘,僅余的小半片身子破破爛爛,明顯有被磨盤碾壓過的痕跡,最后死在這里。

  她的四周有些藍色的血液,這亦是神血。

  楚風簡單試探,這略有腐爛氣味的尸體與血液中果然也騰起灰霧,會腐蝕魂光,帶著大量詭異能量物質。

  “可惜,一代女神最后也死的這么不體面。”

  這一刻,楚風很有感慨,哪怕你天大的英雄,絕代的麗人,一旦死去什么都不是。

  “人生有輝煌有低谷,如那潮起潮落,看到他們的下場,想到我的明日。”他在輕嘆。

  一時間,他想到自己如果有一天壽元將盡,走到生命的終點,會是什么樣子?

  或許,那個時候會覺得,生前所在意的一切都失去原本的意義,所謂的輝煌不過一灘灰燼,焚燒后獻給死去的自己毫無價值。

  隨后,他用力搖了搖頭,想的太多,他還活著,還朝氣蓬勃,沒有必要暮氣沉沉,無需想身后之事。

  “我還年輕,追逐現階段屬于自己的精彩就是了。”楚風自語,然后他又很不要臉的補充一句,道:“我才十四歲半,小荷才露尖尖角!”

  楚風再次上路,不久后,他接連發現三具神尸,有男有女,全都破破爛爛,都是殘尸,死狀慘不忍睹。

  “能夠熬過石磨盤碾壓,絕對是神明中最強的一列人!”

  楚風在兇獸高原上曾經深入了解過,實力普通的神明,直接就會死在磨盤那里,根本過不來。

  漫長歲月以來,很難說兇獸高原身上到底出了多少代神明,又有多少人走上這條路。

  同時,他想到小道士的黑色符紙,可庇護他的魂光,豈不是說從那所謂的第一禁區帶出來的符紙無比驚人?

  荒涼的大地,寸草不生,陽氣汩汩而涌,像是泉水從地下冒出,蒸騰而上。

  “嗯?”突然,楚風發現一片光芒,映照進他雙目的金色符號間,導致他的火眼金睛爆射光束。

  “一群神靈!”

  他很吃驚,在前方的石林區域看到最起碼十幾位神明,都綻放光華,各自倒在地上,血液燦爛。

  他有些感慨,當年這些神出走,所謂的探索出路,結果變成尋覓墓園嗎?

  這片世界簡直可以稱之為神祇陵園,是一片宏大的神墓區。

  “咦?!”楚風進入石林后,這一次他非常驚喜,滿臉是震撼之色,激動到雀躍起來。

  石林中,有些神明臨死前,在那些巨石上刻字,有的是遺言,有的是彌留之際的心語,還有的是——異術傳承!

  在兇獸高原那么長時間,楚風幾人都已經學會這個世界的文字,現在派上大用場。

  這些人屬于不同時代,并非同一個時期的神祇。

  楚風粗略掃視一遍,最起碼有六位神明留下異術傳承,都是他們在各自輝煌時代的舉世無雙的秘法!

  楚風震撼,真是意外的收獲,劇烈的沖擊他的心神,在兇獸高原上別說神明的異術,就是侯爵的異術都得不到。

  可是眼下,遍地盡是神祇傳承!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