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間的刀光劍影

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間的刀光劍影

  深林中間地帶光禿禿,楚風和歐陽風在渡劫,血色閃電與綠色閃電共舞,兩人都呲牙咧嘴,忍受劇痛,飽受煎熬。

  而不遠處,映謫仙與秦珞音她們卻看都不看楚風那里一眼,像是將他給忽略了,自故走向一起。

  “姐,我跟你說,親兄弟還明算賬呢。就更不要說閨蜜了,俗話說的好,防火防盜防閨蜜,今天這問題很嚴重,你不能退縮,不能相讓,一定得好好談一談!”

  銀發小蘿莉跟在他姐姐的身邊,在提建議,小臉繃緊,大眼撲閃,一副很認真與嚴肅的樣子,在那里叮囑她姐。

  映謫仙還沒什么表示呢,遠處,楚風聽的清楚,感覺昏天又暗地,從來沒有想到過,這小姨子殺傷力這么大!

  在他看來,有映曉曉參與在當中,保準會掐起來,到時候他怎么辦?

  就這么一走神,他就付出代價,這雷劫的最后一波血色閃電降臨,最兇猛的與可怕的天罰到來。

  轟隆!

  天崩地裂般,楚風的魂光險些就被擊散,熬過這一波他就算挺過去,渡過天劫,真要扛不住那就是魂飛魄散。

  “姐,你倒是說話呀,心不能這么大,你可都跟他進行魂光的雙人修行了,不是什么秘密,我都知道,你這等于帶壞我這個小孩子了,你可不能半路退出,要堅守到底!”

  銀發小蘿莉絕對是故意的,說話都不背人,就這么直接小聲說出來。

  楚風很想說,你這個所謂的小孩子還用別人帶壞嗎?太早熟,比歐陽風都壞,想到這些他就忍不住咕噥出來。

  歐陽風:“@!%#¥……”

  然后,他就斜著眼睛看楚風,道:“mmp,關我毛事,這都是你們家的事,歐陽大爺渡個劫都躺槍。另外,我看你那兒子就不是善類,原來都是從你這里繼承的,一脈相傳,都不是好貨!”

  歐陽風對于小道士剛才的綠色言論還感覺惱火呢。

  遠處,映謫仙果斷修理她妹妹,捏著她的小臉,暗中一頓教訓。

  此時,映謫仙與秦珞音走到一起,彼此相見,都帶著微笑,一個清麗若仙,一個高貴優雅,都有絕世容顏。

  兩人間沒起什么沖突,都不帶煙火氣,相談甚為融洽,笑語不斷。

  “有殺氣,兩人都是笑里藏刀!咦,剛才珞音姐的的話語中暗帶鋒芒。呃,我姐姐也不是簡單之輩,軟中帶剛,是個高手!”

  銀發小蘿莉在那里解讀,這讓楚風無語,看破不說破,很想說,你摻什么亂?!

  不過,他也有點將信將疑,那兩個好姐妹一樣的閨蜜剛才溫和的談話中真的有刀光劍影嗎?如果不是這銀發小蘿莉解讀,他還真沒注意。

  楚風也是聽映曉曉這樣解說,才覺得那兩人間好像暗藏機鋒。

  不過,這也太隱晦了吧,他覺得,似是而非,開始真的沒有聽出來。

  比如,秦珞音夸映謫仙越發的出塵與空靈,有種出世的飄渺感,離紅塵世間越來越遠。

  楚風覺得,的確如此,映謫仙平日間清清冷冷,素雅而寧靜,的確如同廣寒仙子般,有種超脫塵世上的感覺。

  可是,按照映曉曉的解讀,這是秦珞音在勸誡,讓映謫仙繼續做她的出世仙子,不要被紅塵欲望所迷,別摻和進她與楚風之間。

  再比如,映謫仙夸贊秦珞音優雅,舉止得體,無愧為星空中各族年輕人所向往的女神。

  結果按照銀發小蘿莉的解釋,這是她姐姐的犀利反擊,說大夢凈土講究體面,秦珞音注定與楚風無果,因為,依據該道統的規定,秦珞音肯定無法與她的敵人走在一起,依舊只能是一個高貴的女神,大夢凈土不允許她暴露出與楚風間的關系。

  楚風一陣無語,他覺得自己不笨,甚至相當敏銳,可是最初真的沒有體會出這些東西。

  銀發小蘿莉的解讀真的有鼻子有眼,仔細琢磨,好像還真是那么一回事。

  楚風很想仰天長嘆,前十大到底是怎么培育子女的,這么小的孩子思想就這么復雜嗎?

  旁邊,正在渡劫的歐陽風也是一陣無言,一邊挨雷劈,一邊對楚風講:“你們家的人真厲害,一個個高深莫測,連這么一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都是女人心海底針。”

  “什么我們家的?!”楚風反駁。

  “你沒聽你兒子說嗎,這銀發蘿莉都有可能會進化成小三娘或者小四娘呢!”

  楚風沒空搭理他,因為最后一波血色閃電太兇猛,將他劈翻在地,生死考驗到了,最后時刻來臨。

  “姐,你和秦姐姐其實沒有必要刀光劍影,我覺得這事很簡單!”銀發小蘿莉閑不住,開始出謀劃策。

  映謫仙呵斥,道:“你再敢胡言亂語,當心我封上你的小嘴,我與珞音敘舊,很正常的事,哪里有你想象的那么復雜!”

  “切,你真當我還是小孩子啊,要知道我可得了咱娘的真傳,深諳宮斗之術!當年,咱爹原本要娶進家門九個姨娘的,都是在宇宙中歷練時結識的各族紅顏知己,結果被咱娘宮斗掉七個,爹最后只娶到二娘與三娘。再者說,咱倆一脈相傳,我知道娘也教你了,所以,我看得懂!”

  遠處,楚風石化,直接被雷劈翻。

  歐陽風也無語,對楚風深表同情,這樣的家教,這樣的母女傳承,可謂家學淵源,以后有楚風受的!

  歐陽風深表同情,道:“我覺得,以后你會很慘,而且,我看這小丫頭分明是故意說給你聽的,我一時間沒搞懂她什么意思,只恨我不懂宮斗術!”

  “啊……別打了,姐,好疼呀!”

  映曉曉就被她姐姐狠狠地拾掇一頓。

  “小小年紀,你都在想些什么,再敢亂說,我直接封印你!”映謫仙警告。

  “什么嘛,實話實說都被修理,沒天理!”然后,映曉曉看到映謫仙又瞪她,頓時改口,道:“其實,這事解決起來不難,直接問我姐夫不就行了,到底喜歡哪個,快刀斬亂麻,都不用傷你們好閨蜜間的感情,交給楚風大魔頭去解決!”

  “我@¥%&……”楚風這一刻有想掐死她的沖動,他原本就頭大呢,現在將皮球踢給他,還要明確作出選擇,這讓他……找死呢?還是找死!

  映謫仙臉色微黑,再次警告銀發小蘿莉,不許叫姐夫!

  然后,她就不出聲了,這意思是,不反對讓楚風站出來說些什么?

  同時間,秦珞音也帶著淡淡的笑容,什么都沒說,有意無意間瞥了楚風一眼。

  一剎那,楚風如坐針氈!

  這兩女不見得對他有感,但是,估計卻想看一看他怎么選擇?

  事實上,他的天劫基本算熬過去了,只剩下最后的一片天雷,稍微集中精神就能徹底用妙術擋住。

  可是,就在這最后時刻,他被放翻!

  哧哧哧!

  一道又一道血光降臨,將他淹沒,驚的楚風寒毛倒豎,不得不催動妙術,全力以赴,拼命對抗。

  險而又險,他差點被劈成灰燼!

  還好,天劫結束!

  但是,他趴在地上不想起來,總覺得現在表態的話,當真比對付天劫還可怕。

  因為,一不小心就會“翻船”!

  同一時間,歐陽風在叫:“沒有肉身,爺也快熬下來了,歐陽神王天縱之資,依靠靈體也能硬抗!”

  轟!

  一團碧綠的光芒將他覆蓋,將他徹底淹沒。

  這片森林劇烈顫抖,亂石崩飛,河流干枯,中間光禿禿的地帶在擴大,到最后雷光將地下巖漿都打出來了,這里火山噴發,景象駭人。

  終于,一切都安靜,歐陽風也硬熬過天劫,跟楚風一樣都只是魂光而已,就有了這樣的壯舉。

  “完事了?”歐陽風看自己的魂光。

  他與楚風都比以前縮小一號,精神能量以及神性物質被劈散部分,但是卻也更加凝練與精純,陽氣充沛。

  “姐夫,你來說說唄!”映曉曉在那邊喊道。

  “我頭疼,被雷光劈傷,動彈不得,需要修養一下。”楚風裝作一副虛弱的樣子,然后,他悄然看了一眼自己那個兒子,為什么這么長時間都安靜了,沒再坑爹?

  一看之下,他直接嚇了一跳,因為那孩子眼珠都不帶眨動的,正在直勾勾的看著他,一副狐疑的樣子。

  “什么情況?”楚風感覺不對勁兒。

  “爹,我為啥看你越來越眼熟呢?咱一定在哪里見過!”小道士直接走過來了,圍繞著楚風轉圈。

  楚風盯著這個兒子,也在琢磨,看著這個小子眉清目秀,雖然是魂體狀態,但的確有些像他,同時也有些像秦珞音,他覺得這是他的血脈無疑。

  可是,楚風也覺得這小子有點眼熟,這是魂光的氣質屬性透發出來的,疑似真在哪里見到過!

  然后,他發現這死孩子年齡不大,魂體居然是做道士打扮,以部分魂光化出道袍,一副小道士的樣子。

  下一刻,楚風心神一震,他警醒過來,覺得……真見過這個小道士!

  一剎那,舊事浮現心頭,在輪回路的盡頭曾有個青年道士,手持黑符紙,就是這種裝扮,而且氣質一模一樣!

  楚風記得清楚,當時他沒忍住,對那青年道士下了黑手,在后面拍黑磚,搶走其黑色符紙。

  最后,那青年道士受驚,直接竄進輪回洞……跑了!

  楚風目瞪口呆,真有轉世投胎?那青年道士最后投胎到他家,成為他兒子?這是……找他要黑色符紙來了,還是要來報復他啊?!

  小道士圍繞他繞圈,越看楚風越熟悉,最后實在忍不住,問映謫仙、秦珞音他們,誰有手環,借他用用。

  “來,叔這里有空間手鏈,借給你用。”歐陽風遞過來一條銀白的空間手鏈,因為這貨神覺非常敏銳,感覺這里有事,積極配合。

  然后,小道士就將銀白手鏈給套在楚風的手腕上,接著又道:“爹,你別裝萎靡了,盤坐起來讓我看一看。”

  他請歐陽風過來幫忙,兩人一起將楚風扶起,讓他盤坐在原地。

  楚風明白,這死孩子、這臭道士估摸著也幾乎認出他,因為給他擺這姿勢就是當初在輪回洞那里楚風戴著金剛琢并盤坐的姿勢。

  “無量天尊,居然是你?!”小道士大叫,然后一把拎住楚風魂甲的衣領子部位。

  這個時候,歐陽風很不厚道的唱了起來,道:“天道有輪回,蒼天饒過誰?”

  “無量天尊,特么的,你居然成我爹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