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獸血澆灌

第七百八十九章 神獸血澆灌

  使者小心翼翼,投擲出玄磁旗,有些絕對是迷惑人的手法,故意弄的無比復雜。

  接著,這名老嫗擲出幾桿云霧翻騰的玄磁旗,讓這片地帶騰起霧靄,環繞血色山峰。

  “使者很謹慎,生怕有人窺探這里的場域路徑,用玄磁霧來遮掩,隔絕人的視線。”一位金身級中年騎士小聲道,他帶領上千人負責守護在這塊區域。

  楚風起初也是這么認為的,但是,很快他看出端倪,那老嫗與普林彼此間對視,都露出淡淡的笑意。

  楚風動用火眼金睛后,靈魂中金色符號閃爍,那磁霧并不能阻擋他的視線,依舊可以看的很清楚。

  “這兩人有古怪,難道要監守自盜?”楚風嚴重懷疑。

  跟著兩人上山的幾人都是親信,普林對他們很放心,但是老嫗卻嚴厲注視著普林,最終普林只帶了一個親信上去,負責提著玉桶。

  “在盜取神獸血!”

  這一次,楚風看的透徹,盡管山峰上已經被磁霧覆蓋,徹底朦朧起來,可是他依舊看的真切。

  老嫗迅速動作著,取出一個玉罐,將封印神血的大桶揭開一絲封印,引出一些鮮紅而璀璨的神獸血,注入玉罐中。

  瞬間,她便完成,收起玉罐。

  而此時他們已經來到山頂,這里有五株藥草,彌漫沁人心脾的芬芳,晶瑩而燦爛,蘊含著天地精華。

  接下來,老嫗徹底揭開封印,一剎那,血光沖霄,哪怕山頂上有霧靄籠罩,也遮掩不住這種光芒。

  成年的神獸,其血液果然驚世駭俗。

  顯然,血液是經過煉制的,去掉了當中的煞氣,不然的話這種血液絕非準金身身層次普林小侯爺所能接觸的。

  如果還蘊含著神獸的煞氣,近距離內的生物都要被沖擊的炸開,即便是金身大圓滿的人在此也受不了。

  “吼!”

  此時,血色山峰附近,近萬頭坐騎一起嘶吼,無比的慌亂,全都在敬畏,有一種深深的恐懼感。

  無論是兇獸還是蠻禽,在這種威壓下皆噗通噗通直接軟倒在地上,如同士兵在面對君王。

  它們身上的那些騎士,臉色也略微蒼白,都跳下坐騎。

  神獸血中的煞氣的確被煉化干凈,可是,其獨有的無上獸王氣息等依舊讓所有的飛禽走獸顫栗,忍不住要膜拜。

  所以,此地的坐騎都在哀鳴,哆嗦著,顫栗著,戰戰兢兢。

  歐陽風也渾身繃緊,感覺頭皮發麻,他也是神獸,可是在這種陽氣滾滾沸騰的成年神獸的血液面前,居然有驚悚感。

  他有些緊張,越發明白,他只是陰間的神獸,算是鬼獸,跟這種真正的陽氣十足的神獸比起來,相差太遠。

  在猛獸的低吼中,在兇禽的顫栗哀鳴間,各種坐騎密密麻麻,跪伏在地上一大片,這像是在朝圣!

  最終,山頂上,普林小侯爺臉色蒼白,親自動手,在那里將神獸血倒出一部分,澆灌五株都只有一尺多高的藥草。

  這些藥草經過神獸血滋潤后,一下子爆發出驚人的光團,異常的璀璨,綻放出不同的色彩。

  山頂上一片斑斕,光芒絢爛,有的藥草通體金黃,有的藥草化成更深的赤紅色,有的藥草銀白雪亮……

  五種藥草,被神獸血滋養后,色彩都發生變化,濃郁的神性氣息彌漫而出。

  “武神!”

  這一刻,血色山峰周圍,上萬騎士大吼,震動山河。

  他們在咆哮,贊頌武神之威,知道這種神獸血是怎么來的。

  最近幾日,數頭成年的神獸來報仇,結果險些都被屠掉,其中功參造化的武神只手遮天,近乎徹底屠掉最強大的那只神獸,從它身上剝奪出很多血液。

  “武神!”

  大吼聲震動山河。

  “我艸!”歐陽風忍住罵出臟話,因為,伴隨這種吼聲,他差點炸開!

  那些騎士熱血激蕩,情緒高昂,大聲呼喊武神,那是近乎瘋狂的崇拜,此時他們的血氣與陽氣沖出體外。

  一剎那,這片天空都被眾人的血氣充斥,滔天而上,讓歐陽風、楚風他們都難以忍受,極速倒退出去。

  再這樣被吼上幾聲,他們估摸著都得炸開!

  即便如此,映曉曉也臉色蒼白,靈魂上出現裂痕,她差點被吼死!

  然后,楚風站在足夠遠處盯著山頂,他透過霧靄看到普林小侯爺在偷盜神血,在澆灌五株藥草時,用一個玉罐取了部分血液。

  “中飽私囊。”

  楚風眼神火熱,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可以看到,山頂上璀璨赤霞沖天,那神獸血的藥效毋庸置疑,絕對很驚人。

  他越發渴望得到,這種東西多半真的能徹底洗凈他們身上糾纏著的陰氣,從而讓靈魂蛻變,出現濃郁的陽氣。

  血色山峰不止一座,各自的山頂都有幾株稀世寶藥在生長,平分一桶神獸血。

  接下來,無論是那使者還是普林都不敢再偷盜神獸血,怕出事,開始本分起來,認真澆灌其余幾座山峰的藥草。

  每一次登山,這位使者都要布置一番,開辟出安全的路徑。

  楚風皺眉,因為幾座血色山峰的場域布置不一樣,這讓他壓力增加,若是布置一樣的話,他就可以多次觀摩,從而徹底參悟通透。

  “琢磨透了嗎?”歐陽風暗中傳音,很期待。

  “難度很大,我估計一般的場域宗師來了都很難破解,那個使者并非自己造詣高深,而是應該看過場域圖的詳解。”

  最終,使者走了,心滿意足。

  莫林也滿臉是笑,這次他與老嫗合作的很愉快,每人得到一罐神獸血,這實在太珍貴了。

  此時,幾座血色山峰山頂上都有光,鮮紅晶瑩,熠熠生輝,那是神獸血潤進土壤中后還在發光。

  “時間不等人,那神獸血滲進土壤中了,再這樣下去就要干涸了,我們只能干瞪眼。”歐陽風很著急。

  這時,小侯爺普林走來,春風得意,道:“閻洛,我為你創造條件,暫時退兵,離開這片區域,你抓住機會去招安那些陰靈,我靜候佳音!”

  毫無疑問,他這么急著離開,主要是因為得到神獸血,想要去嘗試下效果。

  楚風與歐陽風很糾結,真想干掉這個小侯爺,搶走他那灌神獸血,可是此人身邊的騎兵太多,血氣滾滾,無法靠近。

  映謫仙應付的很得體,告知普林,數天后必有讓他滿意的結果,可以等待好消息。

  “很好!”普林哈哈大笑,率領人馬離去。

  楚風露出笑意,這些人遠去,他便要準備出手了,試一試能否登上其中一座血色山峰。

  然而,他的笑意很快收斂,三名騎兵去而復返,普林留下這幾名心腹,說是協助楚風與映謫仙,幫他們克服各種困難。

  事實上,普林還是不太放心,怕楚風幾人跑掉。

  “閻洛,何時動身去收服那些陰靈。”一名騎士坐在蠻獸上居高臨下,詢問楚風,眼中有野性光輝。

  他看完楚風,更是肆無忌憚的盯著映謫仙,眼神有些火熱。

  他覺得如果找到一具合適的肉身給映謫仙,她會重塑為一代尤物。

  “不急。”楚風回應他,現在怎么可能離開,他很趕時間,還準備去盜取圣藥,汲取神獸血呢。

  這名準金身層次的騎士呵斥道:“你什么意思?小侯爺離開,為你創造條件,你居然這么怠工,還不速速前去招安!”

  楚風無語,他已經看出,這名騎士看映謫仙的眼神時不對,從而牽連到他身上,現在急著將他逼走。

  “紅顏禍水。”他暗中對映謫仙說道。

  “簡單,擊殺他就是。”映謫仙倒也果斷,因為,在這里采摘完圣藥后,他們就會離開,現在不怕撕破臉皮。

  “還不快去,沒有聽到我的命令嗎?!”這名準金身層次的騎士沉下臉。

  楚風回應:“什么時候去,我心中有數,另外小侯爺讓你留下來配合我們,不是讓你在這里揚武揚威,亂發號施令。”

  他沒有立刻動手,怕驚動剛離開的騎兵,最起碼也得等他們那滔天的血氣徹底從地平線盡頭消失。

  “你還真將自己當成一盤菜了,即便投靠我們,也只是鬼仆而已。”這名準金身層次的騎士斥責。

  另外兩名騎士也笑了,露出輕慢之色。

  其中一人也開口,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你這樣的陰靈始終無法跟我們平起平坐,說話注意點口氣,你只是小侯爺的鬼奴而已。”

  “可以出手了!”映謫仙暗中對楚風傳音,示意她已經準備好。

  另一邊,歐陽風眼底深處也露出兇光,早就忍不住想動手了,暗中告知楚風,他也準備好了。

  就是映曉曉也氣鼓鼓,非常不滿意。

  “殺!”

  楚風眼神森寒,突然襲殺,直接震出魂鐘,噗的一聲,黑色鐘體飛出去后,將那準金身層次的騎士的頭顱撞碎。

  “你……”準金身層次的騎士震怒,他的精神體沖了出來,看著自己破爛的肉身,他驚怒無比。

  他的身體居然毀掉了,如果不是他反應迅速,靈魂也會被轟殺掉。

  噗!

  噗!

  歐陽風與映謫仙也分別出擊,但是沒有能在第一時間得手,他們的魂光轟進那兩名騎士的肉身后,發出哧哧聲,被那灼熱的血氣與陽氣所傷!

  “你們敢!”那兩人震怒。

  “糟糕,有肉身保護,他們的血氣天生克制我們!”歐陽風怪叫。

  “轟!”

  一剎那,楚風也動用魂光,轟向其中一人的頭顱,結果遭遇同樣的后果,哧啦一聲,他的魂力被血肉之軀灼傷。

  他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難怪映謫仙的五色神光會失效,連他這么強大的魂光都吃虧了,被血氣焚傷。

  楚風立時知道癥結所在,喝道:“你們都退后!”

  他催動魂鐘,跟那兩人激戰,事實上,那兩人早已暴跳如雷,沖殺過來,若非有肉身保護,他們剛才就被干掉了。

  同時,他們也很吃驚,他們平日在軍中一直用特別的方法熬煉血肉之軀,專門克制陰靈等,現在居然遇險。

  當……

  最后,魂鐘轟鳴,這兩個騎士如遭雷擊,被震傷魂魄。

  關鍵是,楚風的黑色鐘體不單純是魂器,也有實體,是陽間種所化,對他們的肉身與靈魂都有傷害。

  噗噗!

  這兩人被格殺!

  同時,早先那個準金身層次的靈魂見狀,轉身就逃,他感覺大事不妙,結果魂鐘震動,激蕩出一片恐怖的鐘波,將他絞殺。

  雖然順利斃掉三名騎士,但是楚風、映謫仙、歐陽風都神色嚴肅,遇上軍隊中的人居然這么棘手。

  “他們來自軍中,身上有血煞,還有最濃郁的陽氣,專門克制我們這樣帶著陰氣的靈體!”

  “下次不能用魂光攻擊,再遇上軍中人,直接用魂器進攻比較穩妥。”

  分析出原因后,他們越發堅定,想盡早洗禮掉身上的陰氣,那樣的話就不會這樣被克制了。

  楚風就地取材,從附近的大地挖出一些磁石等,開始布置,不斷接近一座血色山峰,開辟安全路徑。

  他們準備登山,去獲取神獸血,采摘圣藥!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