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楚風的道侶

第七百八十七章 楚風的道侶

  自從普林下令后,這上萬騎兵收斂多了,不敢在強硬的捕殺,這些可都是要送到神靈實驗室的異域祭品。

  這也導致逃亡的秦珞音、釋宏、金鱗等人的日子好過許多,不然的話,到頭來僅有一部分人能逃走,大部分都要被滅!

  楚風慢慢溜達,圍繞幾座血色山峰轉悠,他在觀看地勢,研究圣山的場域。

  因為,他估摸著,強搶神獸血的話難度會非常大,到時候肯定會有大軍壓境,將這里圍堵個的很嚴實。

  他跟歐陽風商量,覺得要么在押解神血的半路上偷襲,要么只能等到澆灌圣藥后,他們能登山從藥圃中取血。

  各種問題都想了一遍,他們開始進行多種準備。

  在此期間,楚風悄然將早先所布置過的場域痕跡都抹除掉,反正眼前普林幾人都不懂這種手段。

  “萬一有懂場域的人過來,發現就不好了。”楚風很謹慎與小心。

  一時間,他與歐陽風無事可做,因為跟普林約定好,等這段風頭過去他再去招安那些陰靈。

  趁此機會,楚風虛心請教普林身邊的騎士,問他們關于這種異術的修行經驗以及需要值得注意的地方。

  可以感覺到,那幾名騎士很敷衍,都是簡單提了幾句,缺少誠意。

  然后,楚風與歐陽風假意請一位騎士陪著,找個地方去狩獵,親身試一試這種異術的威力。

  普林冷眼瞥了那名騎士一眼,在暗中警告他,這名騎士不得不露出笑容答應,但是以楚風與歐陽風的神覺自然可以感應到那種虛假的笑。

  不過,他們兩人并不在意,只是單純的想去試試武神這一系的中級異術的威力到底怎樣,有多強。

  喊上一兩名騎士同行,只是為了讓普林安心,擺明兩人不是想跑路。

  荒原上,并不缺少獵物,走出去不是很遠,他們便獵殺到一頭寒蜥,它張嘴間能將山頭都給冰封,這是一頭餐霞層次的生物。

  這位騎士倒是很配合,親自出手,以準金身層次的能量一矛就斃掉這頭寒蜥,將尸體扔給楚風他們。

  “你們兩個試試看。”

  楚風與歐陽風進行試驗,果然,這種異術效率更高,在相同條件下能淬煉與吸收到的神性顆粒多了一倍不止。

  相對來說,早先的那種法吸收的有限,非常浪費。

  “好舒服,精神力在增長,這種修行的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歐陽風夸張的叫道,這自然是在做戲,他早就體驗過了。

  楚風道:“道兄,我看這片地帶可能有數十頭寒蜥,我們一起獵殺吧,你也可以藉此壯大自身的實力。”

  這名騎士搖頭,道:“我不需要,這個月已經吸收足夠多的神性顆粒。你們兩個可以再獵殺幾頭,但差不多就行了。”

  “啥意思,這么多寒蜥在此,不獵殺多浪費。”歐陽風露出不解之色。

  騎士嗤笑,道:“不掌握武神的最高禁忌異術,誰敢無限制的吸收神性顆粒,別多想了。”

  歐陽風本能的感覺情況不對勁兒,有些事他們沒有提前了解透徹。

  “有什么講究?”蛤蟆心虛地問道。

  “每個月運轉異術次數不要過多,尤其是你們兩個都是陰靈,更不能貪多,我建議你們每人獵殺幾頭寒蜥就差不多了,不然的話會死的很慘。”

  這名騎士倒也不隱瞞,說出過多運轉異術的弊端。

  吸收的神性顆粒越多,遭遇天劫的次數越多,就比如這位騎士自身,他上次吸收過量,結果不到一個月就引來天劫,差點沒有挺過來,幾乎被雷霆轟的魂飛魄散,九死一生才熬過來。

  “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晉階的道路,任何成果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擊殺對手,利用異術提煉他體內蘊含著的部分神性顆粒,說到底有干天和,時間不長就要被清算一次,接受雷擊考驗。”

  當聽到這種話語,歐陽風與楚風臉色都不好看了。

  要知道,不久前他們兩個可是吸收大量神性顆粒,干掉很多對手,估摸著早超量了,肯定要被天打雷轟。

  “當然,剛才那只是一種宿命論。經過神靈實驗室的研究,主要是因為短期內吸收神性顆粒過多,來源過于復雜,不同源頭的神性顆粒相互作用,你要知道,這是一場非常高級的能量物質,各種神性顆粒共振時,很容易吸引來雷霆。”

  這名騎士一番闡述,讓楚風與歐陽風的臉色越發的難看,就沖他們吸收那么多,估計被天打雷劈一次都不行,最起碼也得幾次。

  “經歷過雷劫的洗禮,那些神性顆粒才算真正吸收,屬于自己的。”騎士解釋道。

  “唉,看來無論是哪個世界,哪片宇宙,出現天劫都是有道理的,經過它的考驗才算修成正果。”歐陽風私下跟楚風交流。

  然后,兩人的臉都有點發綠,這可是陽氣很盛的一個世界,那閃電一旦落下來,他們估摸著都受不了。

  因為,他們在這個世界算是鬼魂,是陰靈!

  這可不是他們的宇宙——陰間,這個世界的陽氣很足,原本面對各種有血肉的生物時,他們便覺得灼燒與刺痛。

  那雷霆是什么?真正的至陽之物,被那種雷霆轟擊,即便楚風這么逆天,他也覺得沒準承受不住。

  他與歐陽估量了一番,以他們兩人所吸收神性顆粒來計算的話,每個人最起碼得要經歷四次天劫。

  一次天劫,最起碼也得有數十上百道雷霆。

  一剎那,兩人的臉都綠了,這不是陰間的閃電,而是駭人的蘊含著滾滾至陽氣息的雷霆。

  此刻,楚風有種緊迫感,必須得奪走那桶神獸血,用來小心翼翼的洗禮自身,讓自己褪掉陰氣,這樣才好渡劫!

  歐陽風暗中傳音,道:“楚坑,楚大忽悠,生死攸關,咱倆可能要完蛋,這是典型的自己玩死自己,你趕緊想辦法。”

  楚風道:“按照他的說法,哪怕吸收過多神性顆粒,也有一個月的積淀與緩沖時間,陽雷短時間內還不會來。”

  然后,他們兩個心不在焉的去獵殺寒蜥,虱子多了不怕咬,每人都干掉十頭寒蜥,然后才回來。

  歐陽風道:“道兄,究竟都有什么辦法可以化解,不被天打雷轟,我們剛才可能一不留神煉化的神性顆粒過多。”

  騎士道:“在這片世界你們是陰靈,一道雷霆下來就足以讓你們兩個魂飛魄散,真要吸收神性顆粒過量的話,沒救!”

  “我們吸收的應該不至于過量,不過,我還是想問下,是否有什么辦法可以化解,萬一以后我們遇到這種情況怎么辦?我覺得肯定有辦法解決吧。”歐陽風鍥而不舍。

  “的確有,比如用神獸血沐浴,還比如,你們看到那幾座血色山峰了嗎,上面栽種著圣藥,是以神獸血澆灌出來的,若是能服食一小片葉子,自然能消弭禍患于無形。可惜,憑你們的身份沒資格享用。”

  說到最后,這名騎士露出輕蔑之色,但很快又掩飾過去。

  歐陽風暗中吶喊“瑪德,干票大的,楚坑,我們一定得將那桶神獸血搶走!另外,楚神,你老人家的場域造詣得趕緊提升啊,我們將那些圣藥都采摘走!”

  與此同時,地球東海,不滅山。

  妖族之鼎發光,傳出機械般的聲音,召喚大黑牛、黃牛,告之即將開啟后續更為殘酷的試煉。

  “啥,我們不是過關了嗎,還有考驗?!”大黑牛怪叫。

  “正因為過關,你們才能踏進更高層次的試煉場。”妖祖之鼎告之他們,即將進入一片特殊的世界,那是妖祖當年學究天人、功參造化之際無意貫穿,打出的一條路,發現一片可怕之地。

  然后,大鼎告知,只有靈魂可以過去,肉身它傳送不了,問他們是否要選擇進行這種高級別的試煉。

  “選擇!”黃牛點頭。

  “拼了,去!”大黑牛也一聲嘶吼,嚷嚷著,要去見識一下那片新世界!

  然后,他又喊老驢等人要不要一起去熬煉,不過他也強調,九死一生,高級試煉場太危險。

  血色山峰附近,楚風從普林那里得到確切消息,那捅神獸血明天將被送到,這位小侯爺要帶領人馬去接引,而后護送上山!

  “就在明天啊,必須得干下這票大的!”歐陽風摩拳擦掌。

  當天,派出去的那些騎兵大多數都回來了,讓普林震怒的是,居然有死傷。

  “名為金鱗、釋宏的幾人很棘手,躲避起來,而后聯手暗中襲擊,殺死我們一些騎士!”有人低頭稟報。

  “真是廢物!”普林怒道,但也不好再接著斥責下去。

  不久后,一股很強悍的騎兵回歸,傳來歡呼聲,因為他們帶回來了俘虜。

  楚風與歐陽風感覺情況不妙,他們可不愿意跟俘虜遇到。

  怎么有人被俘了,落在這群人手里還有好嗎?理應果斷回歸原來的宇宙才對。

  “稟報小侯爺,我們抓到俘虜,嗯,不,確切的說,將她圍困后,是她自己主動要求過來一談的。”那個騎兵隊長稟告。

  “帶過來。”普林揮手,終于露出一縷笑意。

  然后,楚風一眼看到,竟是映謫仙還有她的妹妹銀發小蘿莉映曉曉。

  他有些感嘆,這傾城傾國的映謫仙果然不是省油的燈,被圍困后,居然也相當的從容,沒有急著自爆魂體,而是要來見一見這里的主事者,膽子不小!

  “主要是我們圍住了她的妹妹,她調頭回來援救,這才落網,也被困住。”騎兵隊長補充。

  這種說法讓楚風訝異,對映謫仙多了一絲好感,不再純粹的認為她心思太深。

  “你們兩個也在這里呀。”映謫仙頓時笑了,相當的靚麗,豐姿絕世,讓普林與周圍的騎士都短暫失神。

  哪怕這些人認為她是鬼魂,是陰靈,也不得不驚嘆于她的美麗。

  歐陽風則心頭劇震,冷汗都要冒出來了,這女人要是報復他們,估計只能跑路了,他已經準備招呼楚風一起突圍。

  楚風很鎮定,此時對映謫仙露出笑意,表現出驚喜,而后又對普林開口,道:“小侯爺,這是我的道侶。早先那些人裹挾走她的妹妹,她不得不一路追下去。”

  道侶?!歐陽風斜著眼睛看人,不過卻不是注視楚風,直接看向映謫仙。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