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變革

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變革

  什么機緣,什么造化,有命拿到才算是真的,沒命享用那就是虛的。

  這里簡直是一片絕地,一頭金身大圓滿的銀色暴龍,咆哮間,周身騰起遮天的血氣,直接就震碎一片片進化者。

  轉眼間,兩千多人現在不足一千兩百人,被滅掉將近一半,這才多長時間?再這么下去必然全滅,沒有人可以活下來。

  銀色暴龍太快了,雖然高達五百多米,但是一旦動起來跟銀色閃電般,從地平線盡頭追殺到近處。

  “吼!”

  張開血盆大口間,巨大的咆哮聲,伴著赤紅的血氣在這片地帶鼓蕩,又有兩百多人炸開。

  許多人頭皮發麻,面對這個龐然大物,根本就沒有一絲勇氣對抗,誰上去誰死。

  現在只能逃,銀色的暴龍血氣很盛烈,如同烈焰般,而他們則像是生魂、陰靈,觸之必然解體。

  有數股人馬沖到血色山峰附近,就要沖上山,可是這里繚繞著可怕的赤色閃電,哧啦一聲,數十人直接抽搐,靈魂四分五裂,被雷霆毀掉。

  前有血色山峰擋路,后有兇獸追擊,簡直讓人絕望。

  可是,其他地方又沒有辦法躲避,也只有幾座山峰或許能震懾暴龍。

  果然,暴龍一陣低吼,不敢距離過近,它張嘴噴出一道又一道細小的光束,都是銀芒,攻擊眾人。

  “一群弱小的陰靈,也敢接近圣山,打圣藥的注意,都得死!”

  轟!

  像是秩序飛矛,成片的銀色光束飛來,眾人快速躲避,沒有避開的,全都慘叫著,周身冒煙,然后化成光雨,從此地消失。

  眾人備受打擊,感覺絕望,他們可是宇宙級天才,怎么來到這個世界后居然這么的脆弱?

  剛一進入新世界,就遇上這樣一頭怪物,根本沒有辦法對付,彼此間差距太大!

  不過,那頭怪物也不敢過來,似乎對這里非常忌憚,在遠處徘徊,最后它突然猛力張嘴一吸,形成一個銀色的漩渦,對準一個山頭,想將那里的人拘禁過去。

  然而,這個龐然大物似乎被特別針對,自從血色山峰感應到它臨近時,就已經熾盛起來,在彌漫電光。

  這時,它的動作稍微一大后,其中一座血色山峰轟的一聲飛出一道無比粗大的雷霆!

  轟!

  血色閃電太快,擊穿虛空,而后轟落在銀色暴龍的身上,打的它一聲慘叫,大片鱗甲脫落,血液濺起。

  這雷電最起碼也是金身層次甚至接近亞圣級的能量,能夠重創暴龍,讓它踉蹌倒退,原地留下一大灘血液。

  “該死!”

  銀色暴龍發火,它對這里覬覦很久了,但是一直沒有能夠登上血色山峰,無法吞食到那些圣藥。

  噼里啪啦!

  遠處,一座血色山峰發光,有不少電弧飛出,將十幾位進化者電死,成為大片的光雨。

  “都小心一些,我們的生物能以及靈魂磁場等,都可以引起血色山峰感應,波動過于激烈,或者離山體過近,都會遭雷擊。”

  進化者中,一位精通雷道秘術的人喊道,提醒所有人。

  同時,一頭滿身紫色鱗甲的獨角獸也走出,道:“那頭暴龍生命能量更加磅礴,它只能站的更遠,而且不敢大肆攻擊,我們在山體與兇獸間選擇一個適當的位置,可以保持平衡與安全。”

  “哼,一群陰靈,我無法登上圣山,量你們更不能采摘到圣藥,敢接近半步,注定會被閃電毀掉。”

  銀色暴龍聲音冰森,在這里徘徊,它依舊想毀掉所有人。

  突然,遠處傳來刺耳的叫聲,聲音密集。

  銀色暴龍頓時露出驚容,而后轉身就走,他居然像是受到驚嚇。

  然而,有些晚了,幾道金色的閃電飛來,相對暴龍來說,這幾個的生物個頭都不大,只有十丈高。

  這是幾頭形體有點像山羊般的怪物,粗壯的犄角如同闊刀,身體兩側長著金色肉翅,而且身體外不是皮毛,而是金色的鱗片。

  它們飛行速度非常快,截住暴龍的去路,每一頭的犄角都在發光,飛落下來一道又一道雪亮的刀光。

  這讓眾人神色都變了,那是粗糙的秩序之力,凝聚成刀光,從它們的山羊角中發出。

  “吼!”

  暴龍驚怒,同時很忌憚,它咆哮著,周身鱗甲發出銀輝,并且它沖天而起,舞動巨爪,且口吐銀光,跟幾頭怪物激斗。

  一時間無比激烈,不時有鱗甲脫落下來。

  哧!

  同一時刻,幾座血色山峰被激活,有大片雷霆飛出去,攻擊山羊般的怪物與暴龍,導致它們都飛快倒退,將戰場撤后。

  單獨任何一頭山羊般的金色兇獸都不是暴龍的對手,可是,這是一種群居生物,一下子來了六頭,聯手進攻。

  它們每一頭都有金身后期的實力,聯合在一起,配合默契,構建秩序符文,刀光一重接著一重,將金身大圓滿的暴龍劈的滿身是血,吼嘯連連。

  最后,暴龍落荒而逃。

  可是,突然間,一座山嶺背后無聲地沖起兩頭金色的怪物,震動金色肉翅,速度太快了,將從山嶺越過的暴龍的肚子剖開,大片血液流出。

  “你們都該死!”

  暴龍發狂,周身都是符號,所有銀色鱗甲張開,眉心更是沖出靈魂虛影,跟它們拼命,因為它知道逃不了。

  接下來的戰斗很慘烈,血光四濺。

  最后,一頭山羊般的怪物被暴龍的爪子拍中,一頭栽落向地面,銀色暴龍猛然探頭喀嚓一聲,伴著秩序符文,將那頭怪物咬斷。

  但是,它自己也遭受重創,全身都是傷口,都是被刀光劈開的,轟隆一聲,它摔倒在地上,渾身是血,頭蓋骨被掀開,精神光團被擊散。

  共八頭金色怪物,一頭戰死,一頭眼看也活不成了,另外六頭無大恙。

  血色山峰前,所有人都沉默,他們才來到這片世界,就看到如此血腥與可怕的景象,接近亞圣的暴龍剛才何其可怕,那么的強大,可是轉眼間就被屠殺!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六頭有幾分像山羊般的怪物接下來的舉動讓人驚訝,所有人都盯著那里。

  它們將暴龍還有最終死去的兩名同伴的尸體都擺在山嶺上,而后六頭怪物降落在那里,開始吞吐,有規律的震動,在施展一種異術。

  無論是五百多米高的銀色暴龍,還是兩個十丈高的金色怪物,都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暗淡,失去光澤,有大片的光雨飛出。

  那是……生命本源能量,以及精神力!

  六頭活著的金色怪物,張嘴間將那些光雨吸收,有的沒入它們的肉身中,有的沒入它們的精神光團內。

  很長時間后,它們的實力都有所增長,向著金身大圓滿進軍!

  最后,六頭金色的怪物滿足的起身,在天空中盤旋,但是沒敢接近所謂的血色圣山,盯著楚風等人看了片刻,化成六道閃電,剎那離去。

  雖然是靈體,是精神狀態,但是眾人都感覺像是出了一身冷汗,這個世界太可怕!

  不過,許多精神堅韌的人也在眼露異光,剛才他們看的清楚,那六頭金色的怪物動用的本領十分厲害。

  它們居然能汲取暴龍與死去的同伴的生命本源,以及靈魂中蘊藏著的最珍貴的精神源力,從而讓自身在最短的時間內實力增長。

  這種手段有點逆天,在戰斗中變強,而且居然無副作用。

  在眾人所來的宇宙中,也有類似的禁忌法門,但是都有很可怕的副作用,最終將自己練的人不人鬼不鬼。

  剛才那幾頭金色怪物做出那一切后,太自然了,根本沒有什么不適的反應。

  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一個念頭,難道這個天地的生物掌握有不可思議的異術,讓他們能有效的汲取對手的生命源能,而自身毫無害處?

  這如果是真的,那就太逆天了,意味著,有些生物可以在戰斗中不斷變強!

  很長時間,都沒有人說話。

  到了最后,一些人嘆氣,這可能是一個充滿機會的世界,但是太危險了。

  隨后,一些人盯著血色山峰,保持一定的距離,且避免出現能量波動。

  “這是類似鯤血草、麟血草一樣的大藥,看樣子都有數萬年藥齡了,對亞圣都有效果,可以稱之為圣藥!”

  有人驚嘆,無比震驚。

  幾座血色山峰上都是一種植物,長勢極好,每座山峰上都有兩三株通體赤紅如血的藥草,芬芳濃郁。

  須知,這種級數的藥草,能出現一兩株就很驚人,可是這里的四座山峰上加起來不少于十株。

  顯然,這幾座山峰曾經被某種神獸的血精徹底澆淋了個透徹,有成年并且實力登峰造極的神獸殞落在這里才導致這一結果。

  接下來的三天,這群人都沒有敢離開此地,因為對周圍不了解,覺得太危險。

  一組又一組人都在嘗試登山,想盡辦法,可是全都失敗了,付出生命代價,沒有人可以接近山頂的圣藥!

  就是楚風琢磨了三天三夜,一時間也沒有沒轍,沒有辦法破掉這亞圣級的場域守護之力。

  “所謂的一夜夢道百年,我們該不會真的要在這里呆上一百年吧?”歐陽風犯嘀咕。

  “我們應該出去探一探路,被困在這里的話,到頭來終究會一無所獲。”有人建議。

  但是,卻沒有人愿意行動,誰知道那六頭金色的怪物走沒走遠,真要脫離血色山峰說不定立刻會成為獵物。

  楚風眸子中有點點金光閃過,他在小心的施展火眼金睛,哪怕是靈魂狀態,他居然也具備這種能力。

  片刻后,他雙目內的點點金輝消失,來到眾人面前,道:“我去看一看!”

  所有人都露出驚容,這個吳輪回還真是膽大包天,敢做出頭的椽子,要知道這可是苦差事,動輒就會有性命之憂,沒有人愿意打頭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歐陽風道。

  兩人上路,一口氣奔出去數百里,到了無人的地方后,楚風可以不掩飾了,眸子中金光熾盛,能夠看透的地帶更遠了。

  “有情況,躲避起來!”

  他看到了,遠方,有兩頭金身層次的猛禽在激戰,血染長空,有一頭猛禽身上的紅色羽毛不斷凋落。

  最后,一頭兇禽被擊殺。

  楚風看的清楚,另一頭抓起它的尸骸落在一處山峰上,而后施展一種異術,周身鼓蕩起來,讓那尸骸騰起大片的光雨,被它所吸收。

  然后,他明顯感覺到,活著的那頭兇禽的氣息變強了,這種進化之路實在可怕。

  殺的越多,實力越強,者等于在截取對手的道行、進化根基等,這樣的異術有些逆天!

  “不是個例啊,似乎所有生物都會某種異術,看樣子還沒有副作用,這簡直是顛覆性的,會導致強者越變越強,活著的生物戰斗力都會不斷增長。”

  楚風不寒而栗,這片天地似乎無比殘酷,很多生物靠戰斗修行、進化。

  而且,他明顯感覺到,在同級別的生物中,這片天地的怪物比自己所在的宇宙的進化者戰斗力強,都太兇悍了。

  這可能跟總是在戰斗有關,實戰經驗與技巧等都在不斷磨礪,越來越強。

  “這個世界太變態,連成年的神獸都會死,歐陽大爺我心中沒底啊。”歐陽風咕噥,那幾座血色山峰讓他發怵,明顯是曾經的神獸血染紅的。

  他們兩個謹慎而小心的前行,又發現十幾處戰場,親眼目睹了血淋淋的場面。

  楚風確認,這片天地中的生物進化之路很可怕,有捷徑可走,能吸收對手的生命源能等!

  不過,不同的生物,所掌握的異術是不同的,有明顯的強弱之分,效率差別很大。

  就像是呼吸法,層次不同,產生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別。

  “這簡直是顛覆性的,在進化道路上,這是一種大變革,還只是一條小捷徑?我們如果能夠掌握……”

  兩人對視,眼神火熱,他們意識到,如果掌握某種較強的異術,前路將無比寬闊,會化作金光大道。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