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全宇宙天才齊聚

第七百六十五章 全宇宙天才齊聚

  山門這里,銀色菩提樹遮天蔽日,滿樹葉片在微風中搖曳,如同一卷又一卷經文在翻篇,在古樹上有模糊的的紋絡在交織,那是秩序與規則,在神樹上體現。

  在這株銀菩提神樹上,有一些果實锃亮,發出銀白光輝,每一顆上都有道紋浮現。

  楚風緩步而行,走進宏大的山門內,不少人跟他同行。

  至于歐陽風則在這里止步,望著那些菩提果,有點挪不動腳步。

  這時,一位老者笑了,道:“擁有霸神體的殿下,你若是需要的話,臨走前我大夢凈土送你一顆菩提子。”

  歐陽風原本聽到霸神體三個字時,差點跳腳,見鬼的霸神體,跟鈞馱聯系在一起的霸體,他打死也不想要。

  然而,聽到后來,對方居然要送他一顆神樹上的菩提果,居然還有這種好事?他閉上了嘴巴。

  附近,有不少宇宙級天才,聞言都是心頭震動,羨慕不已,這種菩提子如果常年佩戴在身上,可促進人感悟秩序之力,進化速度大幅提升。

  大夢凈土的老者開口,道:“鈞馱古圣德高望重,我輩敬仰,老圣人當年曾來求取過菩提子,我們也曾答應,待到成熟時,可以送他幾枚。”

  說是送,其實鈞馱古圣幫大夢凈土出過大力,不然的話,這種道統便是圣人的面子也不會給。

  老者言下之意明顯,歐陽風是鈞馱的子嗣,送他一顆神菩提子也就合情合理了。

  歐陽風這叫一個膩歪,他原本想反擊,昭告所有人的,他才跟那見鬼的鈞馱沒什么關系,不能承認。

  但是,眼下這么大一樁機緣擺在眼前,這可是神菩提啊,能讓體內神血更加純凈,可讓進化速度加快兩成以上,怎么可能放過!

  尤其是,他想要的可不是一顆,而是想要幾顆,反正對方也說了,原本要送鈞馱數枚的!

  所以,哪怕蛤蟆再膩歪,臉色很黑,最后也捏著鼻子認了,暫時不會反駁,不會重提自己的身份來頭。

  “殿下,這邊請!”大夢凈土的人很客氣,對歐陽風另眼相看,但凡神體、霸體等特殊體質者,都可被尊為殿下,因為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還是叫我歐冶吧。”歐陽風這么說道,被稱為殿下,被認為是霸神體,他自然會直接想到鈞馱,有點受不了。

  遠處,楚風想笑,沒事偷著樂。

  他也沒有想到,這下等于坐實歐陽風的身份,它自己都因為神菩提子的誘惑而默認,沒法辯駁了。

  地球上,大黑牛、老驢、黃牛、周全等一大群人全都目瞪口呆,在山門外發生的事他們看的清楚。

  早先大夢凈土允許直播,進入山門內就不行了。

  “我戳,蛤蟆這就成鈞馱他兒子了,是傳說中的霸神體啊,就這么被尊為殿下了!”

  “我說,各位兄弟,以后我們是不是別在拿鈞馱圣人說事了,再怎么著,這也是歐陽風的親戚啊。”

  一群人神色古怪,憋不住笑了起來。

  此時,大夢凈土中,楚風牽著銀發小蘿莉的小手,在人陪同下向前走,此外身邊還有不少天才。

  他們瀏覽周圍的奇景,不得不嘆,這是一個好地方。

  路上,仙山一座又一座,流動的能量霞光色彩斑斕,很夢幻,每一地都有勝景,比如汩汩而涌的金身池,那是為金身級進化者淬煉身體的地方,就在不遠處的青松翠柏間,金色池子發光,霧靄繚繞。

  比如,一株通天古樹數十人都合抱不過來,枝繁葉茂,整體都流動七色彩光,相當的神圣。

  據介紹,這株古樹年齡不可考證,曾經渡劫失敗,無法產生靈識,但是,它開花結果后的藥效太強烈了。

  它可以讓亞圣進化!

  所有人聞言,都倒吸冷氣,這簡直是一株神樹,價值太高了,在一些人眼中這比神藥都誘人,價值更高。

  楚風在這里駐足,盯著地面,那里土質特殊,居然是陰陽二氣流動,地面上只有黑與白兩種土質,土壤晶瑩透亮,能量濃郁。

  他真恨不得立刻下手,在這里開挖!

  然而,樹下坐著一些老者,都在金身層次,常年在這里下棋,修身養性,防守太嚴了。

  “大夢凈土的底蘊驚人啊。”楚風嘆息,這都是明面上看到的東西,暗中的那些東西就更不用說了。

  這時,銀發小蘿莉氣鼓鼓,被楚風牽著手,她鼓著腮幫子,不情不愿,因為早先被這個“女裝大佬”騙了。

  現在嘛,她只是想靠近此人,了解這家伙到底什么來頭,師承何人,有什么秘密,所以跟他走在一起。

  然而,映無敵和映謫仙卻追了上來,尤其是映無敵,本能的認為這個吳輪回不是好人,調戲他的姐姐,現在又拉著他的妹妹的小手,怎么能容忍!

  但是,他也不好意思真個撕破臉皮,畢竟剛才他姐姐映謫仙默認了,這是她的干弟弟。

  “曉曉,來哥哥這里,我有話對你講!”映無敵開口。

  然而,映曉曉大眼撲閃,一雙銀色長發,直接留給她一個后腦勺,平日間就喜歡跟這個古板的哥哥唱反調,好不容易來到外面,她才不愿在被這個“老古板”來管。

  楚風微笑,道:“映兄,不要擔心,有我這個干哥哥在,不會讓她亂跑惹禍的。”

  去死,哪里跑出的來哥哥!映無敵很想這么說,眼前這個俊美清秀的不像話的吳輪回,讓他有種想毆打一頓的沖動。

  “沒事,都是一家人。”楚風對他揮手,然后又沖著映謫仙溫和的笑了笑。

  一家人,想死呢?還是想死!映無敵張了張嘴,真是覺得不甘心啊,但還真說不出什么。

  “映家的神子你放心好了,義薄云天吳輪回,這可不是說說而已。”旁邊,有人開口,讓映無敵簡直要嘔血。

  此時,不僅楚風這里被一群人圍著,另一邊歐陽風也成為中心,霸神體的血脈昭告出來,四方動容!

  歐冶的體內既有神血流淌,也有霸血復蘇,尤其是后者,只有在傳說中的龜類、蠻龍中才偶爾能誕生,雙重體質驚世駭俗。

  這種進化者必然能走到進化路的盡頭,成為孤峰上的少數幾人之一,自然會有很多人拉攏。

  “歐冶兄,咱是一家人啊。”旁邊,探出一只大黑腦袋跟歐陽風套近乎,讓蛤蟆的臉頓時黑如鍋底。

  因為,這是一只有玄武血統的進化者,龜身上滿是斑紋,探頭探腦,湊到他近前,跟他熱絡的交流起來。

  歐陽風的嘴巴一向很毒,且動輒就會噴人,口水四濺,可是今天卻有苦說不出,現在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誰跟你一家人?他想罵娘,但是,這些話都沒法說出口,被大夢凈土的神菩提子封嘴了。

  “鈞馱古圣是我族的楷模,一向是我崇敬的目標,老人家晚年得子,在圣級層次居然有了歐冶兄這樣的子嗣,注定要讓我族昌盛、輝煌起來啊。”

  這只有玄武血脈的黑龜不吝嗇的贊嘆著。

  “好說,好說,幸會!”歐陽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應付的,感覺鼻子都要氣歪了,心中火大,詛咒楚風,陷他于這種境地中。

  然后,他果斷跑路了,真不想跟鈞馱系的人交流,這種親戚讓他肝疼。

  大夢凈土,飛瀑流泉,古樹發光,靈石堆積成山,這里十步一景,亭臺樓閣到處都是,而神草、圣藥等也隱約可見。

  這地方靈氣濃郁都快化成液體了,讓人沉醉。

  一路上,楚風心癢癢,真想將這里給挖干凈,他看到不少地方有能量濃郁驚人的異土,比如有跟彩虹般絢爛的土質,還有發出九色神光的土質在一片藥圃深處的禁地中隱現。

  他估摸著,這里的異土絕對能讓陽間種生根發芽許多次!

  “人都已經到齊,雖然各位都是俊杰,早已名動星空中,是當世最強大一批年輕翹楚,甚至有些人早已家喻戶曉,但依舊不能例外,要在這里檢驗骨齡等。”

  大夢凈土的人很客氣,將眾人帶到一片廣場上,附近一座又一座靈山環繞,有古松扎根,有銀瀑垂掛,有紫霧彌漫。

  而這片廣場在群山間,卻也很開闊,容納數萬人演武都不成問題,當中立著一座塔。

  超過三十歲的人不允許參加這次盛會,這是提前告知各方的,可是歷屆都有人弄虛作假,想要蒙混過關,為此身上帶著奇異秘寶,故此必須得檢測。

  “元世成,二十六歲,過關!”

  “黃金天蛛族的神子,二十九歲,沒問題。”

  “映無敵,二十三歲,骨齡附和要求!”

  廣場上的七層石塔發光,每個人走到近前時都會被映照的近乎透明,骨質、血肉等等被檢測的清清楚楚。

  此外,身上如果有特殊秘寶,也會被照耀出來,沒什么秘密可言。

  楚風暗自慶幸,提前將身上一堆見不得光的東西藏在星空中,真要帶進來肯定會出事。

  “吳輪回,骨齡檢測結果為:十四歲半!”

  這個結果一出,頓時引起轟動,這是接到金色請柬的宇宙級天才中當下年齡最小的一個。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個人很強,而且是彪悍的離譜,敢跟那個臭名昭著的人販子叫板!

  “英雄出少年啊!”一位老嫗點頭,看著楚風,越看越滿意,那簡直像是在看女婿。

  廣場上有不少大夢凈土的人,比如一大群金身層次的老怪物,此外還有很多年輕弟子,都在好奇的盯著。

  “唔,不錯,能力壓楚魔頭,我心甚慰,好孩子,老身看好你。”另外一個老嫗點頭,滿臉笑容。

  “那個楚魔頭屢次冒犯我們,出言不遜,也妄想進大夢凈土?讓他去做夢吧!”也有人這樣說道。

  毫無疑問,大夢凈土的人對楚風缺少好感。

  “吳兄,希望你能在此有收獲,即便不能悟道百年,也要悟道數十年,到時候去真正壓制楚魔頭。”大夢凈土的年輕弟子有人也開口,對吳輪回釋放善意。

  因為,到時候大夢凈土年輕一代幾乎都要去那座特殊的神殿,如果跟某些種子級宇宙天才挨著,就有可能會共享到悟道數十年的機緣!

  不然的話,大夢凈土不會這么開放,他們有巨大的利益可得,借外面的宇宙天才來造就自己的弟子,每次他們才是最大的贏家。

  “好說,不過,我跟楚風對決時,并沒有壓制他,最多也就平手而已。”吳輪回謙遜。

  “哈哈,過了今天,等吳兄在此悟道后就不一樣了,可憐那楚魔頭總是想來此地,但就是沒機會,吳兄你的成就注定會遠超他!”

  大夢凈土一些年輕人示好,站在楚風身邊,不吝恭維。

  “mmp……”楚風也想說這句話了!

  隨后,輪到歐陽風上場,被七層石塔發出的光籠罩。

  “歐冶,骨齡……”負責盯著這件事的老人發懵,怎么檢測結果為……兩三歲,似乎出了問題,不太準確。

  “嗯,骨齡十二載!”最終,他這樣宣告。

  因為,歐冶的檢測確實可上下浮動,骨齡疑似兩三年,可是靈魂波動等,又像是更大一些,所以他折中,按照歐冶自己早先說的十二載報了。

  事實上,歐陽風在上古年間就在蛋中有了一絲靈智,聽大能講道,后來被詛咒,又被封印,所以很不好界定他的真實年歲。

  “好孩子,真是了不起,年齡這么小就有了這般非凡本領,鈞馱后繼有人了。”一個老者上前,拉著歐陽風的手越看越喜歡。

  歐陽風這叫一個別扭,他很想罵人,被楚風坑死了,怎么走到哪里都要活在鈞馱的陰影下?這又鬧哪一出戲?

  “老夫當年跟鈞馱是好友,想到一起叱咤風云的年代真是懷念啊。歲月催人老,可惜,我沒有成圣,而他成圣了,不過老夫也是有大機緣的人,曾經意外服食一株長生草,所以勉強活到現在。”

  這個金身級老者年齡大的嚇人,從遠古活到現在,有可能是史上活的最為久遠的金身級進化者。

  “來,叫叔叔。”這個老頭子說道,滿意的看著歐陽風,摸著他的頭顱,滿臉慈愛之色,看得出,他跟鈞馱關系莫逆。

  “我艸!”歐陽風心中有一萬頭草原馬呼嘯而過,真受不了,但是,他硬著頭皮,且臉上堆滿笑容,昧著良心在這里喊道:“叔叔好,叔叔萬壽無疆!”

  “好孩子,看到你我就想到鈞馱了,你看看,這眼睛多像啊,還有這龜殼敲起來都發出神音,且道紋密布,比鈞馱當年強多了。”老者慈祥地說道。

  歐陽風:“@#¥%……”

  特么的,他詛咒連連,哪里跟鈞馱像?!

  但是,他也只能在心中呼嘯,表面上卻得堆笑。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