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讓大能吐血的地球

第七百四十二章 讓大能吐血的地球

  天神族、靈族、西林族、機械族等地,幾乎在同一時遭受兇猛攻擊,外敵大舉入侵,一時間被殺的慘烈,幾大族群嫡系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太突然了,多少年了,有誰敢主動殺上門來進攻他們?今天戰斗突然爆發,一群圣人在偷襲,下了狠手。

  幾族的重地,血光濺起,發生可怕的慘案!

  相對地球外的戰斗,明叔等于開辟第二戰場,影響深遠,注定要被各族所銘記,多少年都忘不了。

  因為,這是顛覆之戰,一片沒落之地,時隔這么多年后居然能反殺,進攻前十大!

  此際,地球外,戰斗進入尾聲,隨著南明離火雀被擊殺,幾乎沒有人愿意在此地決一死戰,真犯不上。

  這個女子起初時便有言在先,這是他們逼她出手的,純粹是在找死。

  “各位,老夫先走一步!”

  嗖的一聲,一位宇宙海盜中的巨擘跑了,直接無影無蹤。

  “各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就此別過,我覺得人生的意義不在此地,我去遠方追尋進化真諦!”

  有人這么說道,臉不紅心不跳,相當的自然,很文藝的逃了。

  “星空如此璀璨與瑰麗,你我卻在此爭斗不息,真是大煞風景,本座去也!”有人狂逃而去,頭也不回。

  眾人:“……”

  宇宙各地,觀看直播的人都無語,原來映照諸天級的強者也有害怕的時候啊,居然在光速遁。

  便是映照諸天中逃遁的人,自身也有不少人無語。

  “特么的,懦夫,為什么要逃?!”有強者暗中大罵,腹誹不已,但是,到頭來他這位大能自己也跑了。

  別人都逃,他還真不敢留下,不然的話,直接被兩扇銀色門戶拍爛,成為血泥,實在太凄慘。

  有些人痛心疾首,恨鐵不成鋼,因為他估摸著在場的人如果聯手,哪怕這個女子再強大,也能滅她。

  沒辦法,人心不齊,不來自同一族,彼此間都在防備呢,誰會愿意跟一個原本可以避開的可怕女子開戰?

  所以,轉眼間而已,地球外太空中的人就逃沒了,一個比一個跑的快,很多人幾乎是剎那間就不見蹤影。

  然而,讓一些人吃驚的是,這女子太霸道,居然沒有就此收手,還在追擊。

  哪怕是老牌強者,一個個稱尊做祖很多年,也放下臉面,開始比賽誰逃的快,只要比別人快過一線就行,誰落后誰倒霉!

  轟!

  最終,女子止步的剎那,將銀色的門板砸出去了。

  有些人正在洞穿星空,想要直接橫渡宇宙,消失個徹底,結果倒大霉。

  比如,刺天穹的老祖,雖然一直比較低調,來到地球后不肯做出頭鳥,始終在暗中觀察與尋找機會。

  但是,他居然被盯上,因為他是殺手,是黑暗狩獵者,早先雖然蟄伏,可心底深處的瘋狂殺意一直存在,仇視這顆星球上的一切,竟被那由精神力凝聚的女子感知到。

  當!

  他用刺天穹的至寶血劍阻擋,一剎那,通體赤紅如巖漿的神劍崩斷一截,早先就被妖妖的爺爺用大鼎砸斷一截,現在又毀掉部分,讓他心都在滴血。

  而且,事情還未完,他驚悚的發現,銀色門板砸進蟲洞中后,又拍在他的身上,讓老殺手當場慘叫。

  “啊……”

  最終,赤紅的殘劍發出刺目的光,帶著他小半截軀體消失,原地留下大片的血霧。

  同一時間,幽冥族的老祖也在悶哼,在怒吼,他的坐騎骨龍被擊殺,此時他自己也承受另一扇銀色大門的轟擊,被遠遠的砸中,當場爆開,最后一團血精包裹著他的靈魂,撕開宇宙空間,狼狽遁走。

  地球外的大戰結束,這個女子拎著兩扇銀色大門回歸昆侖深淵,就此消失不見。

  好長時間,星空中都一片寂靜,這一戰的結果太驚人,那群大能都跑了,一個比一個逃的快,讓人實在無言。

  當然,人們也知道,這是他們有意避開,不愿死磕,并非真正的恐慌而逃。

  隨后,宇宙中席卷起一股風暴,各族都在議論紛紛,地球還能被看做沒落之地嗎?絕對不能隨意俯視了。

  這顆古老的星球上,居然出現三尊映照諸天者!

  這個級數的人物,一旦出現三四尊,那就跟天神族、幽冥族相仿,再加上妖祖之鼎這種能跟宇宙前十大兵器媲美的至寶,這儼然是一個超級族群在崛起,在復蘇歸來!

  “曾經在宇宙排位第十一的生命源地,這是要徹底歸位了!”

  “這簡直是要取天神族而代之!”

  星空下,各族都震撼,沒有什么比真實的戰績更具有說服力了,各方進化者莫不震撼。

  終于,黑血角斗場、通天蟲洞公司這種古老而頂級的大財閥,他們的相關評估部門再次給予地球全新評級。

  “地球真正的實力,最保守估計也在前二十內!”

  “或許,可以排位前十八內!”

  這簡直是直線飆升,兩大機構給予全新評價,上調等級。

  這還是因為地球處在青黃不接的時代,進化者斷層的原因,不然的話,如果有大批的金身層次的進化者,有不少亞圣,有一些古圣,那就可以跟前十大比肩!

  他們的評價相對來說較為嚴謹,同時他們自己也說,或許太保守,不然的話地球的排位會更高。

  當然,這兩大組織的評級機構也是讓人信服的,給出觀點,說妖妖的爺爺狀態無保證,而神秘女子疑似只是過客,不見得屬于地球。

  他們將這些不確定因素也考慮進去。

  不然,單看地球高端戰力今日最輝煌的時刻,那實在是嚴重沖擊人的視覺,畢竟將天神族都給打殘!

  此時,圣師悄然離開地球,去接應明叔等人,怕他們出事!

  畢竟,一群映照諸天級進化者剛才可是很沒節操的比賽逃跑,全都撤退了。

  有圣師悄然進入星空中,頓時有了極大的保證,他是拎著妖祖的大鼎前往的!

  事實上,有件事圣師沒有想到,那群一窩蜂跑路的大能比他想象的要堅韌不少,并不是真正的潰逃,只是暫避那個與地球“不相干”的女人的鋒芒。

  最后,有相當一部分人又回來了,站在太陽系中,盯著地球,真的不甘心啊。

  “那個女人消失在昆侖,應該是蟄伏,再次沉眠,我們只要不惹她就行。”

  “真是可恨啊,惹惱了老夫,我一巴掌拍碎這顆星球,引出煉獄,吞噬他們所有人!”

  “老友,戒躁,真要讓煉獄出世,那將是滔天大禍,整片宇宙都有大難,你們難道沒看過出土的史前石碑上的記載嗎,我們這片宇宙以前也是有陽氣的,只因煉獄大禍啊,唉!”

  一群人在地球外,眸子中明滅不定。

  “老夫真是氣啊!”有一個老者實在忍不住,探出一只大手,真的很想拍進地球去!

  “住手,別亂來!”頓時有幾人勸阻。

  “別攔我,讓我出一口氣!”那個老者氣哼哼,但是,那只手掌卻是沒敢用力壓下去,而是很緩慢,輕飄飄的向下按去。

  眾人無語,看出他不敢,只是在發泄而已。

  不過,還是有人勸阻道:“道友,你還是謹慎與小心一些吧,別真砸下去一掌,惹出大禍!”

  那個老者實在有點下不來臺,最后臉色憋的通紅,道:“無妨,我有分寸。”

  他說著,那只手掌晃了又晃,可就是沒敢落下去,讓其他人越發覺得好笑,他惱羞成怒,道:“笑什么,真以為我不敢嗎?”

  他踅摸了半天,最終探下一只手,在縮***近地球內!

  “道友,小心啊!”

  “道兄,你真敢亂來!?”

  老者氣悶,道:“我不打昆侖,換個地方隨便出口氣而已!”

  他找了半天,在地球藏區的西部地域找了塊大沙漠,將手掌按了下去,他覺得,這種荒涼的地方應該沒有什么神秘洞府,最安全。

  事實上,他也算是佯裝生氣,真實情況是有些惡趣味,以后若是說起來,也能跟人抬杠,別人都嚇跑了,唯有他敢打地球一巴掌!

  然而,就在他那縮小的手掌臨近那片金色沙漠時,異象發生,遍地都是彼岸花,藍的晶瑩而瑰美,像是一片汪洋。

  這真是眨眼間大變樣,剛才還是一片光禿禿、缺少生機的大沙漠,結果他的手掌才一臨近,頓時邊岸花開,藍色霧靄彌漫。

  他的手掌頓時僵在半空中,感覺不對勁。

  因為,這場面怎么看怎么覺得熟悉,像是符合某種傳聞。

  很快,他警醒,而后寒毛倒豎。

  “天殺的,我干了什么,我……惹出一片藍色的彼岸花,這不是當年宇宙中的死亡之花嗎,伴著可怕的傳說!”

  老者想罵娘,更想抽自己一嘴巴,他的那只手掌快速倒退,就要收起來。

  “道友,你法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贖罪。”大沙漠中,成片的藍色彼岸花搖曳,傳來一道平和的聲音。

  現在,別說剛才想拍一掌的正主,就是其他人也都詛咒,真是活見鬼了,傳說中某個可能殞落的狠茬子什么時候跑地球上來了?

  地球外,再次回到這里的映照諸天級強者,不少人都跟吃了死孩子似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那種感覺真是無比的難受。

  這些人真是不知道說什么好,簡直就是見鬼,居然在這顆星球上又惹出一尊大魔頭來!

  “道友,你們是看我好欺負嗎,想要跟我開戰?”沙漠中,藍色彼岸花間傳來聲音。

  域外,映照諸天級強者:“……”

  他們真想詛咒,這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嗎?諸事不順,這顆破落的星球到底成什么地方了?隨便拍一巴掌,都能砸出一個狠人,簡直是讓人吐血!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