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云飛揚

第七百一十九章大風起兮云飛揚

  “風蕭蕭兮易水寒,老牛一去兮不復還……”

  臨別之際,大黑牛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對著天上的明月高歌,跟眾人分別。

  一群人皆默然,雖然說大老黑還未進不滅山深處,但是,或許結局正如他自己所唱的那樣,此去之后再也見不到了。

  “老牛別悲觀,我們相信你能活著回來!”

  “牛哥,實在不行別去了,聽你這樣對月當歌,老驢我心都碎了,想流淚啊。”

  一群人開口,東北虎難得的義氣一次,喝的醉醺醺說,可以代替大黑牛前往,腦袋掉了不就是磨盤那么大一個疤嗎,沒什么大不了!

  “你們沮喪什么,哪里用的著嘆氣,老牛我這是覺得臨別之際不來一段詩歌,顯得我略輸文采,稍遜風騷,來,來,來,再來一段。”大黑牛清嗓子,而后高聲道:“大風起兮云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怎么樣,剛才一去不返,現在不就唱回來了嗎?老牛我必然活著回來,保證再現世間!”大黑牛道,而后猛灌了一壇子酒,砰的一聲摔碎酒壇,道:“上路!”

  然后,他跟黃牛、歐陽風就上路了,走進山門深處。

  “牛哥,這個帶著!”

  一群人追來,將一個玉罐子塞進他手里。

  “不行,這種大藥還是留下吧,別浪費在我身上!”大黑牛拒絕。

  “老牛,你就拿著吧,你要去干大事,必須得保住命!”一群人都讓他帶上。

  就是黃牛、歐陽風也一致點頭,最終老牛收起一罐金色的藥液,這是從無劫神體周尚體內提煉出來的。

  別看這么一小罐,全是精華!

  無劫神體周尚被放凈數十次血液,不斷熬煉與提純,最后得到這么一罐大藥,眾人給老牛帶上了!

  然后,老牛、歐陽風、黃牛深入不滅山試煉地。

  一剎那而已,當他們走進迷霧中后,宛若滄海桑田,斗轉星移,什么都改變了,身后的送行人與聲音剎那消失。

  在他們前方,北風卷地白草折,地上枯骨都在跟著飛起,這是一片戰場,盡顯蒼涼之氣,有些殘破的大旗插在地上,在風中獵獵作響。

  更多的是尸骨,一望無垠,暗紅色的土地上空發出嗚嗚的風聲。

  此外,還有影影綽綽的身影,從遠處走來,而后嚎叫著,向他們三人殺來。

  那些都是活死人,皮包骨頭,此時他們的眼窩中流動著刺目的光芒,沒有清醒的神智,但卻有殺戮意識。

  “殺!”

  三人大吼,一路向前上去。

  這里也有月亮,高掛天空中,但是卻有些凄冷,甚至隨著戰場中的激戰,那輪圓月染上血色,有些猩紅。

  當當當!

  火星四濺,哪怕黃牛、歐陽風不止一次進來也不敢大意,各自拎著一口長劍與大戟,在這里猛烈出手。

  “什么妖魔鬼怪,牛爺爺來了,今天要闖進去,跟小黃、歐陽一起搬動那三足妖鼎,從此可以長棲不滅山,掌握此地,而不是成為所謂的過客!”

  大黑牛吼著,已經拼命,時間不長,他身上已經染血,在他的手中出現兩口圓月彎刀,那是他的犄角,化成刀體,被他拎在手中,瘋狂劈斬。

  可是,這片古戰場,無數的黑影密密麻麻,穿著甲胄,不斷殺來。

  “吼……”活死人在大吼,非常密集,成千上萬,如同一群厲鬼從地獄中闖出,向這里殺來。

  天空中,更是傳來兇禽猛獸的咆哮,震耳欲聾。

  可以看到,幾頭翼龍拍動破爛的翅膀,吐出大片的黑霧,向下俯沖而至。

  此外,還有西方的黑龍、銀龍等,帶著腐朽的氣息,張嘴吐出一道又一道符文光芒,從高空殺來。

  而地上還有骨龍,還有饕餮、窮奇等,都是古代的亞神獸尸骸,此時宛若復蘇,崩開大地,煙塵彌漫夜空,嘶吼著,如同驚雷震世,無數的怪物出現,眼眸血紅,向前殺來。

  黃牛、歐陽風、大老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禁地深處,一座三足妖鼎。

  這是他們反復認真研究后得出的結論,那是妖族圣地的關鍵器物,需要三個生靈各自抱住一只鼎足,進行血祭,才有可能掌控,并得到此地認可。

  因為,這些天他們研究了不滅山的很多石碑,依據前人遺刻等,推測出很多東西。

  “殺啊!”喊殺震天,殺到后來時,這片戰場上的活死人、各種怪物等都仿佛真正復活了,可以開口大喝、長嚎等。

  并且,刀鋒砍在他們的身上,也不再如同砍木頭般,而是真正會濺起血液等。

  激烈廝殺,黃牛、歐陽風身上都出現傷口,染血了,但是他們卻也在一路推進,向前猛攻。

  至于大黑牛有些慘烈,胸部被鐵矛洞穿,肩頭插著斷劍,后背盯著骨矛等,腹部更是有巨獸的齒痕。

  他渾身是血,但是卻很勇猛,殺紅眼睛,拎著自己的大犄角化成的圓月彎刀,向前猛殺。

  終于,他們脫離這片戰場,進入一片生機勃勃的地帶,但是在月光下,卻也有種冷冽的氣息。

  “這里有異果,但也有殺人的植物,以及各種可怕的生物,小心!”黃牛提醒。

  它剛說完,一只拳頭大的金色螞蟻就極速飛來,牙齒很鋒利,如同寒光閃閃的兩口刀子,要夾碎人黃牛的喉嚨。

  砰!

  黃牛一拳打出,將之震碎。

  但是,嗡的一聲,叢林中一群金色螞蟻騰空,向著這里殺來,而且不遠處還有許多噬金獸,如同豺狼,但是渾身銀白,喜歡吃金屬,也喜歡殺生,瘋狂撲來。

  “噗噗噗……”

  當從這里殺出去時,大黑牛踉踉蹌蹌,渾身上下多了十幾個血窟窿,是被一種名叫地龍的怪物刺透的,它們不過一尺多長,周身堅硬如利劍,能輕易洞穿金屬、山體等。

  三人面對上萬只,大黑牛終究是不如黃牛、歐陽風,遭受重創。

  “老黑,實在不行我們將你送出去吧!”這一次,連歐陽風都不在斜視,很認真的開口,他擔心大黑牛支撐不住。

  大黑牛搖頭,執意前往,道:“不行,按照石碑上的記載,那三足妖鼎需要三個人才能催動,我不去的話,你們實力再強還是少了一人。”

  “喝點無劫神體的血藥。”黃牛讓他療傷,不要吝嗇手中的大藥。

  大黑牛搖頭,道:“不行,這東西先留著,我總覺得那三足妖鼎血祭時可能會用上一些特殊的神血。”

  歐陽風道:“老黑,不要太拼,你喝吧,歐陽神王大爺的血也是神血,到時候可以獻祭一些。”

  大黑牛點頭道:“先留著,實在堅持不住我會喝的。”

  “老黑,你別沖動,我知道你藏起來一塊石碑,上面有前人推斷出的血祭三足妖鼎之法,說是要獻祭自身,你別相信。”黃牛嚴肅無比,讓他別沖動。

  事實上,它偷看到了那塊石碑,雖然被大黑牛給藏了起來,但其實早就被黃牛看到了。

  歐陽風聽到后吃了一驚,道:“老黑,真有你的,別犯傻,你要是把自己給獻祭了,讓我們怎么能接受,能眼睜睜的看著兄弟去死嗎?還有,楚風也不會答應的,你想讓我們內疚一輩子嗎?”

  “我這不是覺得總是拖后腿嗎,終于有一次可以發光發熱的機會了,就想試試看,放心,老牛我皮糙肉厚,血最多,死不了!”大黑牛大咧咧地說道。

  “不行!”黃牛與歐陽風一起搖頭。

  “走,上路!”大黑牛恢復過來后,一揮手,當先向前沖去。

  昆侖,楚風舌燦蓮花,口吐白沫,總算是跟老圣樹將道理講通了,從它這里得到一大罐的花粉。

  “小心點,別沾染在你身上,不然會把你自己熔煉,化成一塊人肉兵器!”煉兵圣樹提醒。

  嗖!

  楚風直接消失,瞬間沒影。

  “小兔崽子,得到好處就跑,說好了陪我老人家嘮嘮嗑的,人呢?!”老樹叫嚷。

  楚風早已在千里之外,他實在受不了,陪老樹聊了大半夜,唾沫都要干了,嗓子都冒煙了,結果老樹還是聽的津津有味呢,他已經要吐血了。

  尤其是,老樹自己還是個話嘮,跟著一起說,沒完沒了。

  江寧,紫金山。

  楚風又來了,直接深入地下找到楚霸王,然后讓他帶著來到地心深處那片混沌氣繚繞的小世界中。

  “你來了,但你想好了嗎,我一旦從這里走出去,將不可預料,或許我再也回不到過去,將從此殺伐無邊,血洗星空,將成為災難源頭,尤其是對于這顆星球而言……”

  那低沉的聲音,沙啞的話語,從古棺中傳來,帶著一絲瘋狂,還有無邊的暴虐,像是一只惡鬼在等待脫困。

  這一刻,楚風猶豫了,他一陣心悸,他這是在救母星,還是在釋放血與亂?

  甚至,他在懷疑,自己是否被那腦子出了問題、只剩下暴虐與殺戮意志的老人給欺騙了,其實他自己想脫困?

  “考慮好就給我,這種花粉可熔煉母金,但是卻也需要時間,尤其是陽間的母金更恐怖,而且當中有無上大能的符文,最少需要半天以上的時間。”古棺中傳來低沉的聲音,還有劇烈的喘息聲,如同一頭史前兇獸在積蓄力量,想好沖破牢籠。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