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刺天穹

第七百一十一章 刺天穹

  原本我是想將兩章一起寫出來的,但一看時間不能再晚了,好吧,就算一個大長章吧,回頭再寫一章去。

  高臺很開闊,一只三足金蟾正在挺著肚子,鼓脹著腮幫子,瞪著眼睛,盯著眾人,十分不忿。

  它算是瑞獸,有非凡本領,可以口吐金錢,落人秘寶與兵器等,實力很強。

  它以為蛤蟆上來后也會跟老驢、東北虎一樣,仗著和本家長得像,前來胡說八道,哄抬價格。

  “我跟你不一樣,我是瑞獸,在宇宙中我們這一族數量稀少,無論誰將我請走,都得當成供奉。”

  三足金蟾鼓腮、瞪眼,在那里生氣,冷笑著開口,非常自傲。

  的確如此,進化者的大型戰爭中,這種生物經常會被請到陣前,一旦開戰,必然有圣級的恐怖三足金蟾口吐漫天金錢,將對方的進化者大軍的兵器給強行收繳。

  由于這種生物及其稀有,即便沒有組成進化門派,也都地位很高,被各族所看重。

  所以現在三足金蟾一點也不擔心,反而自傲,在那里生悶氣,斜睨歐陽風,一副無比自負的樣子。

  然而,它多想了。

  歐陽風登臺后,滿是金色斑紋的臉有些陰沉,上來后二話不說,對三足金蟾哐哐一頓亂踹,然后又將它拎起來,噼啪一頓痛毆。

  “不爭氣的東西,我叫你成為俘虜,瑪德,你還敢斜著眼睛看本大爺,看到你這慫樣爺就來氣,我讓你是金色的,我讓你也有金蟾身,這不是敗壞爺的名聲嗎,以為你和我同族,你這個孬種,我打不死你!”

  歐陽蛤蟆連踹帶削,打的三足金蟾嗷嗷直叫,實在受不了,徹底懵了,它以為歐陽風上臺后會拼命夸它,哄抬價格,到頭來卻是這么一個結果。

  “誒呦我去!什么情況?”

  一群人看到發懵,這次不是哄抬價格,怎么是胖揍啊?

  所有賓客都無語,有人估摸著,這是抬價的最新手段,不走尋常路。

  然后,有人起哄。

  “再踹兩腳三足金蟾也是那個價格!”

  砰砰砰……

  高臺上,三足金蟾鼻青臉腫,通體金光都被打的暗淡了,它渾身抽搐,痛哭流涕,在那里求饒。

  “別打了,都是蛤蟆,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三足金蟾被打口吐白沫,嗷嗷大叫,還有能量化成的落寶金錢一枚又一枚,灑落的滿地都是。

  歐陽風沒有停下,道:“還拽文?我打死你這個死蛤蟆,我叫你變身成我的樣子,我告訴你,爺是神獸,不是你們這一系的怪物,目前只是暫時處在這個狀態。”

  “我哭,這是我的本體啊。”三足金蟾大哭,然后,果斷的變化為一個人。

  相對來說它殺傷力不足,因此沒有被禁錮,無神鏈洞穿肩胛骨等。

  此時,他成為一個滿臉都是金色銅錢印記的青年,委委屈屈,在那里承受歐陽風的老拳。

  眾人看的相當無語,尤其是后面等著被拍賣的那些圣子、圣女,覺得化形有風險,登臺需謹慎。

  “行嘞,兄弟,原獸平臺上一群人為你點贊,全都夸你呢,趕緊收手吧。”大黑牛趕緊勸阻,怕萬一打廢三足金蟾就沒法賣了。

  東北虎、老驢頓時不高興了,都吵嚷著。

  “這叫什么事,我賣只貓而已,就被人罵死,歐陽兄弟毆打一只蛤蟆反倒有人夸!”

  “兒啊兒啊二啊,真是不公啊,驢爺不過賣了頭騾子,原獸平臺上那群孫子就喊打喊殺,說我驢眼不識金鑲玉,阿嚏!”

  原因很簡單,進化者的大戰中,三足金蟾作用很大,也導致他們一向傲氣,走到哪里都被人供著,頤指氣使,動輒就挺著肚子,鼓著腮幫子,不拿正眼看人。

  所以,現在看到有人痛毆這一族的天才,自然一群人叫好。當然,真要等到某個門派將它競拍回去,那態度又是另一回事了。

  嗖的一聲,歐陽風跳下臺去。

  最終,三足金蟾跟天馬圣子一個價格成交,大林寺的老猿三棒子落下后定音!

  “發達了,想不到這些貨居然這么貴,早知道楚風兄弟當時就該手下留情,少燒死幾個圣子,這可都是六道輪回丹啊。”

  不過,接下來的幾個拍賣物就沒那么搶手了,成交價格并不高。

  “喂,那只雙頭金獅,看你這么威猛,實力也不算很弱,連一顆六道輪回丹都沒有賺回來,你怎么這樣便宜?!”老驢喊道。

  周全、老熊王等也表示無法理解,說參與競拍的人壓價。

  金色獅子王頓時有種想哭的沖動,被人俘虜拍賣也就罷了,已經夠丟人,現在還在被人嫌便宜。

  它真想一口咬死那頭驢子,一巴掌拍死那四根犄角的人形怪物。

  夜晚的東海,波瀾起伏,一輪明月高掛,映照在海面上,不時被浪花拍碎成一片又一片碎銀。

  山岳般的大船上燈火通明,拍賣會有條不紊的進行。

  楚風走出來了,他剛才跟金剛聊過,也意外發現四大異人中的銀翅天神,跟他談了很久。

  銀翅天神提到林諾依,詢問楚風是否知道她的下落,自從林諾依消失后,天神生物每況愈下,別說跟域外進化者比,就是在財團中都墊底了。

  一番相談后,楚風離開,獨自一個人站在甲板上,仰頭望向星空,皺著眉頭,心中略有悵然。

  林諾依離開很久了,最近以來竟有些淡忘,不過當真正想起時他又嘆了一口氣。

  因為,他有點懷疑,林諾依是否還在這片星海中,現在回想起來,她掌握的可是一座超星傳承塔。

  那座塔很特殊,居然能分成兩半,如同陰與陽對立。

  為此,他曾詢問過妖妖,也問過明叔,那是地球上古時代最重要的能量塔之一,據悉曾被研究很長時間都沒有弄透徹。

  甚至,某位大人物還曾專門參悟它很多年。

  直到楚風在紫金山地下發現妖妖的爺爺的秘密,再跟明叔通話時,明叔才告訴以前所提到的那個研究超星塔的神秘大人物就是妖妖的祖父。

  妖妖的爺爺意外得到、研究很久的一座可分成兩半的陰陽能量塔絕對不是凡物!

  楚風覺得,林諾依能夠意外獲得上面的傳承,肯定觸發了某種因素,不然的話難有所獲。

  而且,他甚至懷疑,此時的林諾依不見得在這片宇宙中了,或許在混沌中的殘破宇內?他不禁胡思亂想。

  因為,妖妖的爺爺所研究的東西,都跟陽間有關,他想打回陽間去!

  然后,楚風發現了亞仙族的映謫仙,牽著她妹妹的手,也來到另一邊的甲板上,過來觀看復蘇后的地球海景。

  顯然,她們不是單純的細賞美景,旁邊還跟著一位老嫗,在眺望夜色下的東海,在觀看靈氣濃郁度。

  “唔,當年的海底洞府不少,估計最出名的幾座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才有可能出世。”

  老嫗嘴唇翕動,無絲毫聲音傳出,但是楚風火眼金睛,看的真切,能通過她的動作讀懂宇宙通用語。

  “啊,楚風大魔頭你也在,要知道,人嚇人嚇死人。”映曉曉叫道,他們發現楚風。

  楚風很自然的走了過去,套近乎,拉近關系,他很快還會進入星空中,如果能避免的話,他不想舉世皆敵。

  前十大中有一個天神族就已經夠他忙活了。

  “楚風,你洗劫過我們,搶我零食。”銀發小蘿莉叫道,哪壺不開提哪壺。

  下一秒鐘,她的嘴巴就被楚風像變戲法似的用某種零食給塞上了,嗚嗚說不出話來。

  然后,楚風跟映謫仙交談起來,一副相見恨晚的樣子,無比的熱情。

  旁邊的老嫗相當的古板,站在那里面無表情,直到最后數次看向楚風,一副防備大尾巴狼的樣子。

  這讓楚風相當的無語!

  “楚風,你解開過我姐姐的腰帶,那條秘寶呢?!”銀發小蘿莉口齒不清,一邊吃東西一邊叫嚷。

  “這個,還你們。”楚風在空間手鏈中翻找,然后,有點冒虛汗,因為里面有好幾條,忘記哪跟是星空下第三美人的了。

  銀發小蘿莉手疾眼快,一下子都給抓出來了,哇呀呀直叫:“這么多,都是女士的束腰帶,你這個色狼,壞事做盡。”

  正在這時,朱雀仙子正好走出,就是沖著楚風來的,一眼望到自己的那條腰帶。

  在她身后,還有始魔族的元媛。

  這兩位來頭都很大,也是排位極高的麗人,一起盯住楚風!

  “我還有事,咱回頭聊!”楚風一把奪過幾條用捆靈繩煉制成的特殊腰帶,塞進空間手鏈中,轉頭跑了。

  他可不準備同時應付幾個女人,哪怕冰釋前嫌,化解誤會,也得一對一的慢慢來,都堵在一起的話,那估計會出事,會被人一起討伐。

  “兄弟,你要的天涯咫尺、神足通、縮地成寸,分別都有人提供了前三卷!”大黑牛看到他,帶著笑容傳音。

  楚風頓時大喜,他有天涯咫尺前兩卷,也曾在其他圣子身上繳獲到縮地成寸第一卷,星空中出名的與速度有關有的妙術就是這幾種,每一種若是齊全的話,都堪稱神技!

  他想都研究一遍,找機會相互印證,希望可以提煉幾種妙術中的精華。

  此時,楚風眼中神芒隱現,在掃視所有賓客,他一直在提防,避免有域外的人進來摻亂,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因為,這次來的人中有些真正的絕頂年輕高手,比如元世成、映無敵、天命仙體、不死蠶公子、孔雀族的紀呈等。

  這還是明面上的,那些隱藏身份的人就不必說了。

  “嗯?!”他火眼金睛,能看透一切虛妄,此時眉頭一皺,還真要出事不成?

  他感覺到有幾人的能量氣息很古怪,表面看起來很普通,但是,他用火眼金睛可以看清,他們的體內如同大火球,又宛若太陽,很璀璨,藏著恐怖的能量!

  在拍賣會進入熱烈階段后,楚風找了個機會,背對他們,給他們一個很好的出手的機會。

  而暗中,他手持從元磁圣體那里奪來的瑰寶——神磁山印,時刻準備發難。

  這東西異常稀珍,以神磁為主,同時還粘著部分磁髓,對于場域研究者來說這相當于一件最犀利的兵器,能控制與加持場域,更能增強元磁能量等!

  他早已在這艘大船上布下大量的元磁石,對船體進行過改造,就是為拉防備域外有人來搗亂!

  “天啊,居然是一顆天神舍利!”有人驚叫。

  拍賣會進入到高潮階段,天神族圣人殞落后所遺留的精華骨珠被稱為天神舍利,居然被拿出來拍賣。

  “可惜,這顆天神舍利子中的精華早被吸收干凈,對于我等來說沒有大用,對于天神族來說紀念紀念意義不小,因為天神舍利一般都是絕頂圣人殞落后所留。”

  此時,大黑牛開口,道:“這破珠子沒什么用,是我們打掃戰場時從天神族一個老梆子的尸體上找到的,只是個紀念物。誰想競拍?很便宜,底價也就八顆六道輪回丹而已。”

  眾人都沒法說話了,暗中詛咒,太心黑了。他們知道,這是為坑天神族而準備的底價!

  大黑牛道:“沒人要嗎?太可惜了,那就算流拍吧,回頭我鑲嵌在戰靴上,這么锃亮的珠子多好看啊。”

  這跟好看有什么關系,眾人腹誹,一族之內自古至今又能出現多少位絕頂圣人,其舍利子就等于那位圣者的尸骨。

  天神族這樣的道統,怎么可能容忍外族尤其是被他們掃滅與征伐過的對手的后人這樣折辱?

  “老夫參與競拍!”

  最終,星際網絡上,天神族有人開口,出價八顆六道輪回丹,這絕對是在咬牙吐血開價。

  這頓時引發轟動!

  也就是在此刻,在拍賣會讓各路人馬情緒高漲時,楚風感覺到,身后那幾個人有三人動了!

  他們有人悄無聲息,像是暗夜中的狩獵者,逼近楚風!

  也有人跟其他競拍者一樣,表現出劇烈的情緒波動,大聲吵嚷著,但是卻在不經意間已經臨近楚風!

  還有一人,不小心跟將手中的紅酒灑落一些,假裝整理儀容,事實上取出大殺器,那是一堆紫晶天雷,要轟向楚風!

  嗡!

  一剎那,大船搖動!

  場域符號密集,那幾人被隔絕,一座黃金爐出現,全都是由金色的符號組成,將那三人包在當中。

  接著,他們一瞬間騰空而起,隨著黃金爐浮現在夜空中,矗立在離大船很遠的上方天宇中。

  三人愕然,身體都僵住了,因為被困場域符號構建的神爐內,無法脫困,最為可怕的是,其中一人手中的紫晶天雷有一枚被引爆了。

  轟!

  下一刻,天空上發生大爆炸!

  “啊……”三人慘叫,因為幾顆紫晶天雷相繼被引爆,在那狹小的場域黃金爐中,他們避無可避,被恐怖的能量吞噬。

  到了后來,黃金爐也解體了,可見能量之強!

  三人在瞬間變成血肉碎塊,成為殘尸,都被炸死了。

  “怎么了,發生了什么?!”

  許多人驚叫,一片慌亂。

  “楚大魔頭對我們下手了,諸位快出手反抗,我們一起逃出去!”有人趁亂大吼,蠱惑人心。

  楚風看的明白,正是被他盯上的那個團火中的另外兩人在鼓噪,想要扇動所有人一起出手。

  畢竟,這里還有映無敵、元世成、天命仙體等一群絕頂年輕強者,真要拼死一戰的話,未嘗不能滅掉楚風!

  楚風開口,聲音震動東海,道:“各位不要慌亂,幾條雜魚而已,想要攪亂拍賣會,而現在更是想趁亂興風作浪,不必驚訝,都請坐好,我拿下他們!”

  嗡!

  就在此時,人們發現一座火紅的神爐浮現,將一男一女籠罩,裹帶著他們藤上高空。

  此時,楚風手持神磁山印,面孔冷漠,盯著高空,道:“你們找死!”

  他動用全部手段,以場域煉化天空中的兩人,其中那個女子慘叫著,當場化成飛灰。

  所有人都駭然,因為感應到了,那是一位餐霞境界的高手,結果都沒有支撐片刻間,就被滅殺。

  一時間,眾人都對楚風忌憚不已!

  場域符號構建的火紅爐體中還有個黑袍青年男子,此時,他仰頭咆哮,背后浮現出一對黑色的羽翼,猛力扇動,黑霧滔天,他如同一頭墮落天使般,爆發無量威能。

  “接近金身境界了,這個人好恐怖!”

  “那是……”有人震驚,看到那個黑袍男子的袍袖的標記,那是一根黑色的長矛刺透蒼穹的圖案。

  “天啊,他是刺天穹的狩獵者!”有人震驚的喊道。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凜然,感覺毛骨發寒。

  刺天穹,宇宙中的一個刺殺組織,也是一個無比強大而又歷史久遠的恐怖道統,門人都是殺手,以狩獵者自稱。

  他們平日間接各種懸賞,去刺殺目標,用以磨礪己身。

  他們的恐怖,整片星空無人不知!

  因為,他們連刺殺圣人的任務都敢接,敢殺圣人!

  而且,他們能成功,斬過圣人的首級,這種戰績著實讓各教驚悚,誰不忌憚,哪個不害怕?

  現在,楚風被他們盯上了,有人來獵殺他。而且,看樣子這是一個種子級的狩獵者帶隊。

  果然,這個人無比強大,在火紅的爐體內,他沒有死去,還在對抗,想要沖出來,眼神森冷,盯著楚風。

  不過,數次努力后,他都失敗了,沒有能闖出。

  然后,他抬手亮出一塊青銅牌,對楚風晃了晃,上面寫著一個赦字。

  很多人倒吸冷氣!

  “什么意思?”大黑牛不明其意,忍不住問道。

  “這是刺天穹的種子級狩獵者,那是該族大能賜下的神牌,他們若是被捉,可以出示此牌,保住一命。”

  “特么的,來刺殺我們,還想憑一個破牌子保命,做什么千秋大夢!”大黑牛、歐陽風、老驢等人都怒了。

  “刺天穹的大能,那是宇宙中最恐怖的存在,可以狩獵亞圣,刺殺圣人!”有人小聲道。

  “見此牌當放人,算是尊重刺天穹的大能……”有人在開口。

  正在此時,被困在火紅爐體中的那個種子級狩獵者再次晃動手中的青銅牌,眸子冷冽。

  楚風開口,道:“刺殺我后,還這么冷艷高貴,一語不發,一而再對我搖動銅牌,在命令我,還是在催問我?敢如此輕慢,你是找死呢?還是找死呢!刺天穹,又能如何!”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