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筆趣閣(123biquge.com) > 圣墟 > 第六百八十一章 父子齊突破

第六百八十一章 父子齊突破

  一口幽深的石洞,相當的古老,充滿歲月積淀的滄桑感,混沌氣彌漫,還有各種莫名的光偶爾浮現。

  這就是輪回洞?

  楚風狐疑,他吞下這縷神秘的光后,這是產生了幻覺嗎?總感覺很詭異,宛若真的再次來到輪回路的盡頭,站在那口古洞中。

  前路幽邃,很漫長,他當初沒敢進去,是因為不想去轉世投胎,怕進去后就出不來,要去往生。

  現在看來,那洞穴中有好東西,而且不少!

  嗡!

  可惜,短暫的幻視幻聽后,楚風又回歸現實中,退出那種狀態。

  然后,他發現自己跟火爐子似的,別說毛孔,連頭發,眼睫毛,甚至牙齒都在爆射神芒。

  他整個人像是一個正在焚燒的太陽,太盛烈了。

  楚風運轉盜引呼吸法,配合這次的進化,沒有服食異果,也沒有觸及花粉,依靠一縷霞光他在迅猛進化,提升體質。

  “什么人?!”

  遠處,幾道身影趕來,驚怒交加,盯著楚風,他們是追尋那縷光而來,結果看到這一幕,自然第一時間聯想到,有人吞掉自煉獄飛出的那縷光。

  楚風沒搭理他們,現在他在蛻變中,可以明顯感覺到身體的各項生命數值指標在激增,迅速提升。

  餐霞境界,他直接就鞏固了,進化根基被夯實,一身實力暴漲!

  不過,筋骨、臟腑依舊在進化中,還在變強,這讓他皺眉,不想跟人現在動手,他需要安靜完成。

  “少年,你是誰,是否吞掉了那道光?”一人喝問。

  “跟他廢話什么,斬了!”另一人是個暴脾氣,鏘的一聲抽出一柄赤霞繚繞的神劍,向著楚風就揮去。

  嗖!

  楚風動了,施展天涯咫尺,從原地消失,他遁走了,不想跟他們動手,希望進化時能夠平和與安靜。

  “哪里走,你給我站住!”身后的人追殺。

  “快,告知魏長河他們,秘境中的大造化被人得手,快來追殺!”

  這幾人在這里發現同族人的遺物,還有人形的灰燼,立刻知道,有一些同伴被殺。

  然而,他們很快就失去楚風的蹤影,他的速度太快了,尤其是融合這縷光后,身體輕靈而迅猛,如同閃電在移動。

  最終,他消失了。

  在一處無人之地,他祭出磁石,擺下一座場域,藏身當中,安心的進化。

  外面,一群人搜尋,共有九人,殺氣騰騰,怒不可遏,在次元空間中尋找楚風的下落。

  其中一人名為魏長河,簡直要瘋狂了,他是魏恒所看重的人,是族中的隱形天才,在外界沒有什么名聲,但是天賦與實力極高!

  他如今只差一線就進入塑形境界,而在他的身邊,還有幾名老天才,都是塑形后期的高手,為助他而來。

  現在聽說那縷光被人吞掉,魏長河怒火沖天。

  他壓制境界很久了,原本可以進入塑形境界,就是為來這里得機緣,才不做突破,結果卻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他吞掉了那縷光,我便吞掉他!”魏長河吼道。

  九大高手全都是魏恒一脈的人,發瘋般搜索,最后看到出口那里被封,讓他們臉色陰鷙,心頭浮現陰霾。

  “這個小子,難道還想反過來對付我們?竟堵上了出口!”

  “很糟糕,我們與外界隔絕,沒有辦法跟外面的人聯系。”

  一時間,他們心頭凜然。

  場域中,楚風寂靜不動,但是周身陽氣滾滾,太絢爛了,發光發熱,這像是一輪人形太陽焚燒到極盡。

  轟!

  最終,楚風起身,戰血澎湃,能量鼓蕩,他覺得現在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同代人爭霸的話,無懼任何挑戰。

  然而,他的外表卻越發的清秀了,大眼純凈如水晶,清澈的沒有一點瑕疵,整個人越發的人畜無害。

  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晉升入餐霞境界,那種氣韻太特殊了,超凡脫俗,如同不食人間煙火,周身都帶著出世的氣韻。

  啪!

  他破開場域走了出來,頓時像是一座燈塔,在這次元空間中太醒目,能量波動懾人,璀璨的光芒映照而出。

  “那里!”

  有人發現他,第一時間呼喝,叫人圍攻他。

  楚風冷笑,道:“看到我你們還不逃?”

  他直接迎了過去,哧的一聲,像是一道閃電,主動攻殺。

  “小子,你納命來!”一人喝道,他手持一柄天羅傘,起初傘面沒有打開,如同長矛般刺來。

  但是,當他感受到楚風的恐怖氣息后,心中慌了,傘面砰然開啟,進行防御。

  但是,為時已晚,楚風抽出暗紅色的長刀,劃破虛空,如同血色的閃電向前劈去,錚的一聲,天羅傘被劈開,接著,那個人也整體被劈為兩片,帶起大片的血雨。

  一刀而已,楚風就劈掉魏恒的一位子孫后人。

  “這……”其他人驚怒,同時膽寒,這個少年太恐怖了。

  “你是吳輪回!?”終于,有一人認出,因為他們來的較晚,在外界時已經聽到過少年超星高手的傳聞,見過他的照片。

  “你手中的刀……和楚風的一樣!”

  “爺就是楚風,讓你們做個明白鬼!”楚風笑道,然而,面龐稚嫩,大眼清澈,雖然努力做出兇狂的樣子,但卻感覺不到那股彪悍氣息。

  “小崽子,你給我去死!”一位塑形境界的老天才出現,轟的一聲,祭出一口飛劍,通體烏黑,帶著死亡氣息。

  “想讓我死?你在想什么,差遠了!”楚風抬手間,另一只手持神靈化血幡迎了上去,鏘的一聲擊在飛劍上,讓他那口飛劍顫抖,而后直接暗淡,被靈族的秘寶廢掉。

  嗡!

  神靈化血幡,宛若一掛血色長河,橫掃這里,老天才大叫,但是讓他驚悚的的是無法擺脫。

  噗的一聲,他的一條手臂被幡面纏繞上,整個人慘叫,在迅速干癟,他忍痛削斷那條手臂擺脫出去。

  然而,楚風另一只手中,輪回刀則如一道暗紅的閃電般飛來,噗的一聲斬掉他的頭顱。

  這才一交手,就有兩人殞落。

  魏長河走來,每一步邁出,地面都在顫動,他剛才已經突破了,進入塑形境界,因為知道那縷光與他無緣。

  尤其是看到出口被封,他預感到遇上一個狠茬子,要留下他們所有人,故此拋開一切,他利用剛才的時間,順利晉階。

  “吳輪回,楚風,給我滾過來!”魏長河的心都在滴血,只差一步啊,與那縷光失之交臂,被敵人吞下,讓他大恨!

  楚風很鄭重,這個人不凡,非常強大,比當初干掉的西林族神子強多了,需要他認真一些。

  轟!

  大戰爆發。

  魏長河有一個心結,他是魏恒選中的人,曾經教導過他,要讓他有朝一日斃掉楚風,所以現在相遇,新仇舊恨加在一起,他很想割掉楚風的頭顱。

  閃電拳!

  楚風上來就爆發,無論遇上誰,他都不會麻痹大意,全力以赴,這可是陽間神技,自然恐怖絕倫。

  一時間,陽氣滾滾,讓在場的人都駭然,面對這種妙術無比忌憚。

  事實上,魏恒已經傳給魏長河一種禁忌秘術,名為溶血神術,只要鎖定對方的血氣,就可吞噬。

  這是魏恒自創的妙術,傳給魏長河就是為了對付楚風。

  然而,今日楚風周身陽氣滾滾,無論魏長河怎么鎖定,都無法汲取到楚風一縷血氣,毫無用處。

  轟!

  最終,百招過后,楚風一記閃電拳劈中他的手臂,讓他的右臂整體炸開,魏長河直接橫飛出去,有些凄慘。

  “殺!”周圍的人一起動手,攻殺楚風。

  剛才,魏長河心高氣傲,想獨自戰楚風,因為有心結,想證明自己,沒讓其他人動手,結果遭遇慘敗。

  “什么西林族的天才,你們都不夠看!”楚風說道,又補充,道:“如果不是你們進化的層次較高,我抬手就拍死你們全部!”

  他一個人大戰七大高手,絲毫不怵,相當的從容,而且在這個時候,他施展出一種奇異的妙術。

  這是融合那縷神秘的霞光后,他生出的一種感悟,演化出一種詭異的秘術,隨著楚風抬手,向前轟去。

  在他的的手掌前,一口石洞浮現,若隱若現,直接將其中的三人吞了進去。

  這口石洞跟輪回盡頭的那口洞一模一樣,就是楚風自己到現在都不知道這種秘術的威能如何,完全是拿他們練手。

  而且,他臉色古怪,形成的秘術居然是一口模糊的石洞,有點讓他懷疑,靠譜嗎?

  事實上,自從那三個人被石洞吞進去后,楚風便感應不到了,連他都不知道什么情況。

  其他人見狀,發瘋般猛攻,想要救援,就是魏長河也不例外,以獨臂再次參戰。

  終于,虛空中石洞一震,將那三人甩了出來,一瞬間,讓所有人都發呆,就是楚風自己也不例外。

  三人表現不一,其中一人皮包骨頭,生機俱滅,直接死了個徹底。第二人墜落出來,身體佝僂,滿身長毛,額骨靠后,眼眶粗大,下巴突出,簡直像是個大猩猩,這個人退化嚴重,已經不是進化者,有返祖跡象,成為猿人,在那里嗬嗬叫個不停。第三人很正常,沒什么變化,但是卻一動不動了,因為靈魂沒了,精神潰散個干凈。

  楚風咋舌,連他自己都沒有摸清什么情況,更遑論他人,被石洞吞進去后,那三人的下場居然完全不同。

  其他人驚悚,跟見了鬼神一樣盯著楚風,怕遭他毒手。

  “殺!”

  最后,楚風再出手,一番激戰,用閃電拳轟爆魏長河,而再次動用那種古怪的秘術,以石洞對付另外幾人。

  結果,這個地方安靜了,所有人都死了,后收進去的幾人下場也很古怪,比如有個人渾身都是黑手印,像是被厲鬼摸過,死掉的樣子似是受到過嚴重驚嚇。

  “見鬼了!”楚風帶著狐疑,還有不解,就這么離開了,飛出這顆死星,去跟明叔他們會合。

  與此同時,大夢凈土。

  秦珞音與小道士也在進行一場戰爭,數次剖腹,結果腹中的孩子都蹤跡渺然,一縷氣包裹他,可以直接消失。

  秦珞音險些崩潰,因為好幾個月過去了,她的小腹明顯突起,都快藏不住了。

  “道爺我是堅強的,哪怕親娘不親,想除掉我,道爺我也不屈服,堅決要活著出世。”小道士悲憤,然后自語道:“可是,萬一我出生時,她會不會直接掐死我?爹啊,親爹,你在哪里?快救道爺啊!”

  這幾個月,他覺得自己神魂越發的穩固,逐漸壯大,隱約間成為進化者了,到了覺醒層次!

  要知道,這還是在娘胎中,還在發育階段。

  最終,秦珞音硬著頭皮去找大夢凈土那位格外看重她的圣人。

  女圣人得悉后,頓時動容,她上次就聽秦珞音提及,但是因為一些事耽擱了,如今才回凈土,越發吃驚,道:“這是一個神胎!”

  她一陣遲疑,道:“生下來,這個孩子得保住!”

  這時,秦珞音腹中的小道士,已經能感應到外界一些事,他聽到了,頓時大喜,喃喃道:“你真是我親姥姥。”

  女圣人再次開口,道:“不過,如果讓你生下來,多半會影響你的清譽與名聲,我看直接轉接給她人,借腹生子。”

  剛才還叫親姥姥的小道士,直接改口,暗自惱道:“特么的,老妖婆!”

  女圣人走來走去,道“嗯,還有,凈土中那只亞圣級的黑色神犬也要誕子了,到時候可以讓它為此子哺乳。”

  “臥槽!”小道士直接爆粗口,畢竟還在娘胎中,在發育中,聽的不是很真切,他只聽到讓一只狗為他哺乳,當時就怒了,道:“老妖婆,親娘,道爺我跟你倆拼了!”

看過《圣墟》的書友還喜歡

云南11选5杀号技巧